• 第102章 明月照我心

    更新时间:2017-10-14 20:32:58本章字数:3303字

    “喂,有女朋友了还要收别的女生的情书,能不能照顾一下十几年都不开胡的兄弟们?一个人把整个川江市一中的桃花都摘走了,不地道!”

    彼时陈江川的手里正翻转着爱慕者的手书。粉红色的信笺,藏着少女心事。

    “就是,你那个神秘女友呢?!看见了能不生气?”另一个男生问。

    陈江川看他一眼,又兀自笑了,漫不经心地开口:“不知道,要不再刺激刺激她试试?”

    陈江川的话很快就传遍了校园。

    林婉晴说:“阿月,校草貌似是个渣男哎,这边谈着恋爱,那边还收着别人的情书。那女孩一定不是咱们学校的,不然肯定受不了。”

    张月没说话。

    她的意识仿佛还定格在一个月前的那天傍晚,陈江川的嘴角扬起促狭的笑意问她:“所以……你喜欢我,然后呢?”

    她皱眉,当初怎么能就那么跑了呢?!说都说了,再承认一下又不会死?!还是她从一开始就觉得这场暗恋的结局就是不得善终?

    天气逐渐热起来,她喂的那群猫里有两只好似怀孕了。

    除了日常的猫粮,张月还会给猫咪带一些小零食。最近林婉晴要排练独舞,放了学都不能陪她。

    晚自习铃声响起前,陈江川从窗口看到她的身影在操场上一闪而逝,他直觉她会去喂猫,于是抓起外套就往外走。

    同学拉住他:“班长,待会儿不是要开班会吗?”

    陈江川很不耐烦:“找副班!”

    赶到的时候张月正坐在台阶上,跟他第一次在这里遇见她时一模一样的姿态。他远远地站着,觉得就算是再过十年二十年,自己的脑海里也会一直记得她垂着脑袋喂猫的样子,清晰得仿佛可以看见她的脖颈后缠绕的每一根发丝。

    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张月抬头看过来。

    目光对视的瞬间,双方的心里都有种过电的感觉。

    陈江川的目光顿了顿,抬脚走近,而她也缓缓站起身。

    “陈江川同学,又等女朋友啊?”她明明比他站得高了两级台阶,却好像也只是勉强跟他平视。

    他弯起眼:“是啊。”

    张月踌躇了一下:“我刚刚一直在这儿,没看到别的人。”

    “是吗?”陈江川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是啊。”张月被他看得心里发麻,目光在空中溜了一圈才又看着他开口,“那天……你说得对。”

    他微微扬眉:“嗯?”

    张月深吸一口气:“我喜欢过你。”

    她说完这句话后,挂了满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盯着她的眼睛,深入再深入,然后问:“喜欢……过?”

    那双眼睛,平时看人冰冰凉凉的,可现在完全不同,里面好像有火花,“啪”的一声燃起,接着在她的心里掀起燎原之势。张月莫名其妙就改了口:“喜欢……着……”

    他又笑了,肩头后撤,突然抬手屈指敲了敲她的脑袋。

    张月被他敲得满头问号:“什么意思?”

    他摇摇头:“没什么意思。”又看着她问,“吃晚饭了吗?一起吧。”

    这话题跳脱得有点快啊,张月有点发怔:“哈?”

    他已经转身走了,张月望着那个背影……

    不,她已经不想要一直做一个望着他背影的女孩了。于是她下定决心追上去。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她双手背在身后绕着他问:“陈江川同学,你不等女朋友了吗?”

    “不等了。”他看了她一眼,缓缓地说。

    张月的心小小地雀跃了一下,但还是问他:“为什么呀?因为她不守时吗?”

    他仿佛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回答:“可能吧。”

    “那……她不如我,我要是你女朋友,每次都守时。”

    哎呀,一不小心,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张月说完羞红了脸,偏头看向天边,假装漫不经心。

    陈江川顿住脚步,弯起嘴角看着她,又收回目光笑了笑:“好啊。”

    “哈?”张月愣怔地看向他。

    “女朋友,”陈江川轻笑,“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以后约会都不要迟到。”

    太突然的幸福像是幻觉,但身边的人却是真实的。他们开始每天放学一起走,陈江川同她并肩而行。张月每次走着走着觉得累了,身子一歪,便可以倒在他的臂弯上。

    “陈江川?”

    “嗯?”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什么?”

    “如果每天可以这么挂在你身上,我就不用长脚了。”张月抱着他的手臂抬头笑看他的眼。

    陈江川笑:“闪电。”

    张月:“哈?”

    他伸手戳戳她的脑袋:“《疯狂动物城》,闪电。”

    张月想起来了,那只树獭。什么嘛!她站住,不走了。

    陈江川也不说话,只笑着看她。

    张月气得牙痒痒:“我哪有那么难看!”

    他居然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后问:“很萌的。”

    真是,欺人太甚,张月扑上去要打人,却被他张开双臂一把抱住。

    她如小动物一般在他怀里挣扎,却在精疲力竭时听他在耳边轻声说:“我最喜欢。”

    那一刻,张月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他总是这样,明明可以很轻松地哄她,却非要让她的情绪如坐过山车一般,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出极致的感情。

    然而这样的开心时光也还是有小小的阴霾逐步凸显。陈江川在本校地位特殊,伴随他们的爱情滋长的当然还有流言。

    一个是一班的尖子生,一个是艺术班的学生。不管是同学还是老师,都不太看好这段恋情。

    高三刚开学的时候,陈江川代表学校参加一个很重要的化学竞赛,不管是在全市还是在全省的选拔赛中,他的表现都异常突出,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被推荐去北京参加全国总决赛。

    这是他们确定关系之后的第一次离别,虽然只有一周,却还是成了天大的事。张月悉心为陈江川准备了一个践行派对,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小饭店举行。那天来了不少人,包括张月的朋友和陈江川的同学。热气腾腾的饭菜上桌后不久,学习成绩之间的界限好像忽地被打破了,一群年轻人坐在一起十分开心地聊天。可派对进行到一半,张月却出了问题,她不想惊动大家,所以一个人跑出去,在楼梯间捂着肚子蹲下来。

    陈江川找到她的时候她的脸已经苍白得不像话,满脸冷汗,整个人看上去像要晕死过去一般。

    他手忙脚乱地把她抱起来,在同学的帮助下,打了车送到医院。

    急性阑尾炎,要马上开刀。

    被推进手术室前,张月一直抓着陈江川的手,还记得嘱咐他:“你……早点回家休息啊……”

    张月说完就松开了手,留在他手背上,是她手心的汗。走廊里有风吹过来,竟有种透骨的凉。

    那晚张月的家长没有来,他打不通她家的电话,只能一个人守在她的病床前。给张月做手术的是一个实习医生,阑尾切除只是小手术,整个过程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刀口有点弯弯曲曲。待到后半夜麻药过去,张月整个人都蜷在床上疼得来回打滚。

    她的神志不清醒,眼睛是闭着的,眼泪却不断地掉下来。疼到最后她竟产生了幻觉,一直在喃喃地重复两个字:“别走。”

    陈江川跪在床边握着她的手,五脏六腑都跟着她一起痛,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被她给碾碎了。

    好不容易熬到清晨,张月沉沉地睡去,陈江川这才走出去回拨那些他没有接听的电话。

    张月是出院以后才知道陈江川没有去参加全国大赛的,而更令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病后去上学的第一天,人还没有到教室,就先被请进了训导处。

    陈江川得知消息冲到训导处的时候,张月已经被教育半天了。她垂着头,长长的头发遮在脸前,肩头不时地微微颤动,站在他的角度看过去很像是在哭。

    平时那么冷静的一个人,这时候理智全不作数了。他二话不说冲上去拉了人就走。训导主任一脸惊讶,给他弄得十分下不来台。

    走出去好远他才回头看她准备安慰,还没开口就发现张月的脸上干干的,一点哭过的痕迹都没有。

    他讶然:“你没哭?”

    张月被他的表情和语气逗乐了,半晌才解释:“我还没来得及呢。主任前面铺陈太长了,说了一堆高考对人生多重要的话,刚切到重点问‘我听说你跟一班的陈江川’你就来了……”

    大家正在上课,校园的篮球场空旷到静寂。

    想到自己冲出班级又闯进训导处的事情,陈江川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顿了顿转身要回班上,倒是被她拦住:“这么担心我啊?”

    陈江川垂下眼帘看她,她脸上的那种神情好久都没有出现了,竟然令他有些怀念。

    她脸上笑意盈盈,还想要说什么,发现他的眼睛越过自己的肩头盯住了什么,连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训导处主任追过来了?张月心中一凛,顺着他的目光慌忙回头去看。

    “没有人……啊……”

    她转脸的同时,他的吻落在嘴边。

    那一刻,似乎有蝴蝶从她的心间飞过,翅尖在心脏的表面留下划痕。

    凌月跟陈江川刚恋爱那会儿,连林婉晴都觉得是张月喜欢陈江川多一点,毕竟是张月先倒追的嘛!

    可真正出了事大家才知道陈江川对这段感情的态度有多坚决,他为了张月放弃竞赛的事,最后闹到了学校请家长出面干预的地步。可不管外界有多少阻力,陈江川都不为所动。老师和家长说什么都没有用,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接送张月一起上下学。有段时间张月要为参加艺考做准备,每天在学校练功到很晚,他就一直在教室里自习等她到十一点。

    飞扬是个主意特别正的人,做的决定谁都无法撼动。

    终于,离别将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