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06-01 16:35:13本章字数:4854字

    太阳正沿着山边一点点的沉寂下去,而晚风却等不到白天的余温褪去,便开始肆意向四面的小瓦房冲去,吹的屋前老旧的木门咯咯作响。外面的风绕着屋子打着转,企图吹到里面去,而最后屋内有那么一小丝的风,穿过了缝隙挤了进来,溜到了床头,瞧见了一少女蜷缩成一团。于是便调皮地拂起了她的发梢拨弄着,随后又随意的往脑后一丢,接着捧过少女的脸颊,在两道泪痕上面玩起了滑滑梯,但却玩的太忘我,忘记了屋内光线灰暗是模糊的一片,才一头撞晕在了墙上,这才消停了下来。而少女一直呆在床角,已经缩成了一团,不停的抽泣,还时不时的抓起床单抹眼泪以及失控的鼻涕。

    她想起了早上母亲离开时候的样子,还和自己答应好的,去县城给自己带好吃的回来。可是等了老半天,却只知道了母亲是真走了,再也不会回来的消息。“都是坏人,都是,为什么···”少女呢喃着,还是不住地抽泣。此时,月已挂在了半空,凉凉的,而晚风依旧肆虐着,冷冷的。村里的灯火也挨不过疲倦与黑夜的折磨,一盏盏的先睡去了,少女平躺回了床上,头朝向窗外,夜空在今夜显得十分明亮,却不能见到有太多的星星。

    她忽然记起了很久的以前,有这样一个夜晚,一位妇女模样的女子倚坐在床头,一头乌黑的长发,白皙的肤色,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如诗一般。而有位女孩将头卧在了女子的腿上。她们似乎在对着话,女子一边乐呵呵的说着,一边用手轻轻地拍着女孩,而女孩时不时的抬一下头,将眼睛霎时睁地大大,看着女子然后又低下了头继续仔细地听着。渐渐地,女孩在困意中睡去,而画面也在少女的面前慢慢模糊了起来。

    忽有一阵强风袭来,猛地在窗口撞了下窗户玻璃,少女不由一惊,慌慌张张往被子里缩了缩身子,接下来却又是一阵寂静。似乎把少女吓到了之后,风才像个孩童般,已得逞的躲在了屋外,自顾自地偷着乐,等笑完了之后,它才会想起发动下一波的攻势是势在必行了。

    然而,房门却不知咋的被推了开。

    “咯叽”一声,在空荡的房间里显的意外刺耳。

    房门在窗子的右侧,而床头在窗子的左侧,可此刻少女却是背对着房门。所以,她现在无法看见门口的情况,可门也就这样开被打了开。恐惧往往源之于想象。少女有一些害怕,她能听到自己的怦怦心脏跳动的声响;可以触摸到自己一只躲不进被窝里,正在一点点吹着风的脚踝;还可以知道透过窗户望见的月亮刚好的上弦月。但她却一动也不敢动,因为想象往往叫人琢磨不透。

    她开始记起了小伙伴们经常议论的鬼故事,不过那都是自己偷听到的。比如村里有个老婆子,在她死去后迟迟不肯散去,听说是因为怨念太重,每到了村子的午夜,常常会悄无声色的来到某个人的床前,可她是为什么而死,还有她来到那人的跟前要做些什么呢。他们却没有说清楚,而少女此刻也没有那胆量去瞎想;她还想起了学校守门大叔狞恶的面孔,每每上学迟到,不仅都会被他恶狠狠的臭骂一顿,还要承受他那张在说话的过程中不断扭曲的面部,还有他那自然而然慢慢弯下的身子,然后一股酒臭味便会飘香四溢。少女不明白,学校为什么要找来这么一个人来看守学校的大门。不过之后少女也不敢再迟到,也不敢再瞅他一眼。

    但过了半天也没见得门口有其他的什么动静,而平静的气氛反让少女变得更加紧张不以,现在她只敢小口而又细声地呼着气,因为一直不敢动,她也开始感觉脚开始变得麻麻的。渐渐地背后也开始淌出了汗珠,一道道的顺着她的脊背向下滑落。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那个老婆子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已偷偷的潜到了她的身后,悄悄地爬进了被窝里,透过了自己的衣服用她那冰冷的手指在自己后背阴森森地划弄着。

    少女屏住了呼吸,将耳朵全神贯注于门口,哪怕是有一丝的动静。可结果也只是窗外的风路过的呼呼声。她明白等待将是一种莫名的煎熬,于是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慢慢地侧了个身。但她的身子还是钻在被窝里,只露出了可以看的上半个脑袋。她瞧见门口有什么东西,却无法看清它的模样,只有模糊不定的影子,摇摆不定。但少女能感觉得到它的那一双发着光眼睛正直勾勾地望着自己这儿,然后她看到门又继续被慢慢的打开了。影子的轮廓也开始渐渐的清晰起来,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猛地快了起来,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转过身来,要是真是那老婆子该怎么办。可现在她能做的,也只是观望,带着恐惧。

    正当少女看的入神,身子也慢慢向前面倾斜,一不留神从床上摔了下来。她赶紧揉了揉自己的手肘,用手掌撑了起来,回过身望了望门那边,可门却正关的好好的,并无什么影子在那里晃动着。难道是自己睡着了做的梦,她自言自语道。然后她从地上爬回到了床上,尽量向墙壁靠拢,入睡了。此时屋外的风已经平息下来了,而门外的那一盏灯也因此停止了摇晃。

    一晃几天过去了,午饭过后,少女独自来到了屋后的山脚下,在那长着一棵树,在树下系着一简陋的秋千,它是由一块木板和几条细绳制作成的,她吹走了几片飘落在秋千上的叶子和积攒的灰尘,而后坐了下来,轻轻荡起来。

    她记起了小时候,在一次放完学回到家。进门后发现屋内空无一人,她放下了书包,走进母亲的房门也发现母亲也没有在房间里,她生气的坐在了板凳上,跺着脚。对着水泥面骂道,跑哪去了啊都,最讨厌你们了。

    她拿出了中午母亲让自己带去却还没有来得及吃的苹果开始吃了起来,刚咬了一口,她就一口吐了出来,但酸涩的味道还留在自己的口中回旋,她丢掉了手掌中的苹果突然大哭了起来,“呜啊啊···”。在屋后的母亲听到了屋内孩子的哭声,立马放下了手上的活,跑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哭了啊。”母亲来到女孩身旁,蹲下来,拭去女孩脸上滚下来的泪珠。

    “你跑哪去了啊,你不要不要我啊。”

    “没事的,妈妈刚才在后面有一点事呢,别哭了。妈妈不是已经在你的旁边了吗。不哭!”

    “可是苹果好难吃。我讨厌吃苹果!”

    “这样啊。”母亲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苹果,用手擦了擦,自己小咬了一口,“嗯,这个怎么会这么酸呢。没事的,妈妈再给你拿个吧,保证一定比这个甜。”

    “不不,我不吃苹果,妈妈你不要走。”女孩攥着母亲的裤脚不然其走开离远。

    “妈妈没去哪啊,乖。妈妈去给你拿个苹果就回来。”母亲来到一木柜前,从里面取出了个苹果,用水洗干净后,放到了自己的嘴边啃了一口,满意地颔首。“来,很甜的,妈妈刚刚吃过了。好了不哭了,都是妈妈的不好。快拿着吃。”

    小女孩接过了苹果咬了一口。

    “是吧,妈妈没有骗你吧。”

    “嗯。”小女孩应了声,“妈妈你刚才去哪儿啦!”

    母亲回过了神。“对哦,来跟妈妈到后面来。”小女孩离开板凳跟着母亲来到了屋后,看见在那棵树下散乱着一些东西,待走近了,才看清是一块木板和数条绳子摆放在草堆上,还有一堆的工具。她有一些好奇,疑惑地看着母亲,问。

    “妈妈,你要做什么啊?”

    “到时候你就会清楚了。”母亲便没立刻揭晓答案,而是又开始忙活了起来。过了不多久,绳子就已经在木板上穿好了,然后母亲拿着它其余的两个头爬上了从邻居那借来的楼梯,靠在一最粗壮的枝干上,一步步且小心地往上。

    “妈妈,你小心点,我帮你扶着梯子!”

    “真乖!”过了会儿的功夫,绳子已经牢牢的缠在了枝干上。母亲从上面走了下来,自己先在坐在了木板上面,使劲的晃了晃。

    “很牢固,来,你来试试吧!”

    “嗯。”说着小女孩就跃上了秋千。

    “不急,小心点 。”

    母亲站在她的后面谨慎地推着,小女孩在前面高兴地大笑着。“好好玩啊,妈妈再用力一些。我就要飞起来啦,飞咯,飞咯。”

    “好好好,你可要抓紧绳子啊。马上就飞起来了哦。”母亲用力的一推却还是很当心,“啊哈哈哈,飞咯,飞咯。妈妈,我飞起来啦。”

    “是啊。抓紧了,要飞更高一些喽。”母亲看到她能如此放肆开怀大笑,感到很欣慰。自从她父亲离开后的这一段时间,还从没见她这么笑过,她希望小女孩能多笑笑,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这样她才能放心下来。

    “喂,在这干嘛呢!”就在少女还荡着秋千,回忆小时候的事的时候,一少年出现在了她的身旁。

    “不用你管。”

    “只是问问而已。”

    说话的少年,来到了树下,选了块草地坐了下来。“别想了,都是以前了。”好像他知道少女此刻心里面的想法。

    “不用你来安慰。”少女依旧在秋千上荡着。

    “哎,坐在这儿睡一觉一定很舒服。”

    她撇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当表情有些不高兴,觉得他打扰到了自己。

    “我说,能让我也玩一下吗!”少年问。

    “等会。”

    少年靠在树干上,捡起地上落下来的树叶,将其放在了自己鼻前嗅了嗅,有点相似樟脑丸的味。“你听说了没啊!我刚才在来的路上,可听到了一条大新闻啊。”但少女没有理会他,而且偶有风吹过,抖的树叶唰唰作响。

    “我们隔壁班的那个小熙你应该认识吧。你也知道她那臭美的样,也不知道她从哪弄来的化妆品。在家里没人的时候,偷偷的在自己的脸上抹了起来,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等她洗完脸后,把妆卸了后,发现自己的脸有些发红,不过她也没在意。”少年故意停了下来,他知道少女不会搭理自己,但还是问了她一句废话。“我说你也是女生吧!”是的,对这一问题,少女没有作答。

    他只好继续说:“过了一天,当她起床后,发现自己的脸上凸起了好多的小痘痘。这可吓坏了她,然后她是死活都不肯来上课。不过最后还是被她爸给打了过来,现在她上课脸上就像包饺子一样裹着,你说可笑不可笑。哈哈哈。”他看她没一点的反应,只能自己乐呵。他又接着说,“我还听说了···”

    “你能不废话吗,现在没兴趣。而且我也不想和多说什么话。”

    “没事,我说我的就是了,你可以去干其他事啊。”

    “你在这,我还能干什么。”

    “荡秋千啊,多自在。”少年又看了一眼坐在秋千上的少女。

    “那你就别烦了。”

    “没。我不是有一些累吗,就想躺一会儿。”然后他从树干上滑了下来,躺在了草地上。

    “那你就安静点。”

    他似乎没有理会又开始唠叨了起来,“昨天的节目实在太好看了,可惜了那些还没来得及看的人。我要是没记错有那么几个桥段太搞了。

    ‘喂,小东你怎么还在吃包子啊’;‘哦,刚刚找到的,就快要吃完了’;‘刚才你不是还说就当是喂狗了吗’。

    再让我想一下,哦。

    ‘博文,你看到我的我放在你桌子上的苹果了吗’;‘被我吃了,我还以为这是谁要给我的呢,不好意思啊’;‘哦没事,反正我要扔了,也不知道是谁把我的脸盆拿去洗脚了’。

    哈哈哈,他们实在是太逗了···”

    这时风也愈吹愈大,而树叶却只能任由风把自己摇晃的更加厉害,也飘落下了更多的树叶。不知是不是在秋千上坐久了,有些累了的缘故。少女从上面走下了来,背靠着树干坐了下来。

    “那!你的秋千。”

    “不用,躺在这久了,我发现其实就躺着也是蛮舒服的。所以还是你自己坐在那上面吧。”

    这时枝头也不知在何时飞来了几只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唤着,还在树干之间跳跃着,但听起来却不是很吵闹,反而听着听着就眯上了眼。

    等易柔醒来,看了看手表,是时候该给老人们准备下晚饭了。然后站起身,而秀文她还在那儿熟睡着。她没有把她叫醒,而是小心的退出了房,带上了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王强也刚从床上爬了起来,看见易柔走进来。问道:“怎么,中午没睡一会吗!”

    “有,在她们的屋子里趴了一会儿。”

    “那怎么行啊,要不你先躺一会吧,反正还不急。”

    “不了,我又没那么娇贵。”

    “下次你睡床吧,你老这样把身子睡坏了怎么办!”看到王强有点急切的样子,易柔不觉得有一些好笑。

    “那你呢。”

    “我就不可以趴在桌子上吗?”

    “好了,我又不是天天如此。有时也会和她们挤一挤,你就不要操心了,你先去洗个脸吧,我先去帮你准备着。”说完离开了房间。

    “易柔姐,你怎么不叫我起来啊。”秀文端着碗,嘴里一直在咬着一块肉,可怎么也咬不开。“一起来就可以吃饭了,不好吗!”

    她们一群人坐在饭桌旁,而桌子被摆在了屋外一处有阴影的地方。

    “说是这么说,我就是不好意思嘛。”

    “快吃吧。早一点回家。早一些歇息。”

    “小文,你怎么每次吃饭都这么狼吞虎咽的啊,你上辈子是饿死的吧。”王强每一次看到秀文的吃相都不忘数落一番。

    “你才是!我只是不想让小芳姐等而已。”

    黎芳从厨房里走出来,把喝完了的汤又给盛满,放在了桌子中间。“慢慢些吃,别噎着了,我又不是不等你。”

    “听到没,你再吃个四五碗都会等你的,看你那急的。”王强也本想叫秀文不急,但他不是一个善于言表的人。不过大家还都是明白的。

    “懒得理你。”

    然后秀文又去盛了碗饭,不过倒没王强说的那么夸张。只是大家都没有多说话,但却视乎又在极力克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