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06-01 16:35:42本章字数:2852字

    结束一天的工作后,黎芳回到了自己的家。空间不大,一客厅接着厨房,一卧室包着卫生间,之间的过道刚容下一人在此行走。家具也没多少,掰个指头都能数着,除了该有的床和衣柜就只剩下了冰箱和彩电,还有台刚买了不多久的电脑,不过也不怎么用,毕竟她对这东西也没多大的兴趣,最多看个电影购个物之类的。不过到现在,她的衣柜也还就那几套衣衫,主要是平日里她也都大多穿工作服去上班,所以放在柜子里的衣服就像被放逐了一样,但还很新。所以也就不经常购买了。不过倒是鞋子换的很频繁,却没有个鞋架。就在门口这么随意的丢着。而冰箱呢,更是可怜的要命,打开后你只能看见里面就放了一些水果和几瓶饮料。就算是把它们铺展开来也挤不满冰箱空大的胃。也主要是因为大部分的餐点,她都已经在老人院里解决了,难得有机会放个假,也出去吃了。所以厨房一直被冷落着,注定要被打入冷宫。倒是彩电很得宠,没次主要她一回来它就会响个不停。

    她锁上了门,把鞋子丢在了门旁,来到客厅先打开了电视,又转身从冰箱里取出了瓶水,仰起头咕噜几下就只剩下了半瓶,然后走进卧室去除了身上的衣物,扑在了床上。她有些讨厌衣服在自己的肌肤上来回摩擦的感觉,但不知道是为什么。尤其在出了汗的时候,它就像一条吸血的大虫子怡然自得在背上趴着,时不时地在背上剜开一小口,不要脸地舔着。不过这种习惯,她一般是没人的情况下。不过说来,她的房间也没怎么来过第二个人了。房屋的周围比较安静,可能因为大部分是居民楼,而大多年轻的也都外出谋生去了的关系。这也是黎芳挑了此处的原因之一。她喜欢卷进床里的感觉,软酥酥的,很舒服,但却不讨厌与之肌肤发生摩擦的感觉。特别在等到有蝉叫的午后,她感觉自己的力气会慢慢地流走,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就好像是掉进了一个噬梦的虫洞,越陷越深。而这幽静感,也常常会让她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例如流过村里的小河和长满白色小花的房子。

    等她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大半。于是黎芳准备了一下便出门了。下楼后拐个角,便能望见一面馆。这便是她一直在外就餐的地方。

    “哥,来一碗面,面只要平时的一半,加个煎蛋不要太熟,要是可以,蛋花也行。”然后找了个比较靠里的座位坐下了。

    “我说芳啊,你也别老吃面。一会儿你姐就下班了,一起吃个饭吧。”泽没有立即下面,他希望黎芳可以和他们一起吃了饭。

    “不了。”

    “怎么,可是你姐掌勺啊!你就不馋嘴啊。”

    “怎么能不馋嘴,只是我今天吃过了,就是觉得肚子还有些空,我怕晚上会饿。再说今天我有些累了,想早点歇息。下次吧,哥。”

    “好吧,说好的下次啊。”说完泽便把面放进了沸腾的水锅,在旁边的一个空碗里开始配料。

    黎芳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感激。她环视了一圈店内,记得刚来到面馆的时候,在两边的墙上还没有铺上面纸,只是用白石灰粉刷了遍,而脚下也本是粗糙的水泥地,现在也已经盖上了地板砖。那时候她就只是在店子里面帮忙着收碗筷,然后放在屋后的水槽里,等堆积的多了再一块儿给洗了。不过忙碌也就那一时,每当空闲下来的时候,她都会坐在椅子上发着呆,或者翻看着哥曾经读过的书。不过看不大懂,也就算是打发时间罢了。

    这时裤袋震动了下,黎芳掏出了手机,发现了几个未接电话和几条短信,她看了看全都是垃圾电话和短信,于是全给删了,玩起了手机。

    “在玩什么呢!”黎芳转过头,和她说话的是个五六岁左右的小男孩,一双大眼睛,板寸发,穿一背心和短裤,拖着拖鞋。

    “你猜猜,猜对了,姐姐给你买好吃的。”

    “额···不知道,让我看一看,我可能就说对啦”然后他伸长了脖子,踮起脚尖,往前凑了凑,“咦,我怎么不知道,没玩过。好玩不!”

    黎芳说:“可好玩了,我都玩了一天了,停都停不下来呢。”可她却又故意把手机举得高高的。

    “真的!那你快玩给我看呀。”

    “姐姐今天玩累了,想休息休息,下次吧。”

    小男孩原本看上去兴致勃勃的神态却在一瞬间泄了气,“啊。什么嘛···那,那能让我自己来玩玩吗?”

    黎芳将手机递了过去,“为什么不呢。拿去玩吧。”小男孩高兴地接过手机,坐在了黎芳旁边的椅子上玩了起来。

    “想不到你个已经长得这么高了。”黎芳打量着小男孩,感叹着。

    “那是,我每天饭都吃的饱饱的,自然长的快了。”他只是低着头,全神贯注地玩着游戏。

    “哦,那为什么我也每天吃饭就不见我长个呢!”然后故意黎芳挺了挺身子,在小男孩面前比划了比划。

    “额···不知道,你去问妈妈吧。这些都是妈妈告诉我的。”

    “哦,那你妈妈有没有告诉你,你小的时候可是经常尿裤子的啊。”

    他抬起了头,有一点害羞,用手挠了挠腿上的包子,“你怎么知道的!我都不知道。”

    “你别忘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记得我每次一抱你,你就哭个不停,我还以为是我的抱姿不对。然后我换了一个姿势,可你还是哭个不停,接着又换也是一样。后来才知道是你尿了裤子,不舒服才哭出来的。”

    “是吗,我不信。我才不会尿裤子呢!”小男孩觉得要为自己挽回些面子。

    “不信?我手机里可又你尿裤子的照片哦,你要不要看一看啊!”

    小男孩随即把手伸到了另一边,而现在他的脸更红了,“你都说了是你抱我我才尿裤子的,又不是我的错。而且我又不是故意要这样的!”

    “也对哦!那你现在告诉我,当初你为什么老在我身上尿裤子啊。”黎芳继续调戏着小男孩,摆出很苦恼的模样。

    “姐姐,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去问妈妈吧,妈妈可什么都知道呢。”黎芳想不到他会这样回答自己,不由的笑出了声。“算了,你还是安心玩游戏去吧。”

    接着面也刚好上锅了,冒着热腾腾的气,男子把面搁在了桌上。“快吃,给你打了一个蛋花。善,你怎么又玩姐姐的手机啦,作业都写完啦?”

    “嗯。都好一会了。”

    “那你看一下书,复习一下明天的功课啊。这样明天你上课也可以轻松一些。”善照旧低着头玩着手机,只回了一句。

    “哦。”

    泽见他只是附和着,心不在焉的样子,便呵斥道,“你是没有听到我说话啊,那个···”,

    “老板来两碗海鲜面,加蛋。”这时,门口来了两位顾客,打断了男子的讲话,泽立马迎了上去,“好的,马上,你们先坐···晚上叫你妈好好教育你。”

    善见父亲煮面去了,便和黎芳对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等黎芳吃完了面,也就回去屋里睡觉去了。

    老人院里,两层楼的瓦片房里还亮着灯。“你说你今天怎么又要留下来睡了啊,你和小芳不都说家离这不是很远就不住在这了吗。”易柔把中午的给秀文盖过的被子又拿了过来放在了她的床头。

    “是说不住,但住个一两晚又不是不可以,可能是今天晚上吃多了,有点走不动。”秀文躺在床上,脸上不知是喜悦还是痛苦的表情。

    “你看你,不是叫你少吃一些吗。”

    “没,我是怕要是晚上回去肚子饿了怎么办啊,有好几次因为我晚上没吃饱,半夜被饿醒了,难受死了。”秀文把被子先枕到了自己的头下。

    “你难道就不会到冰箱里找一些吃的充充饥啊,你这样子不怕把胃给弄坏了啊。”秀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还是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捂着自己的肚子。“我感觉肚子都快要破了。”

    “看你这样子我都心疼。要不以后,你觉得没有吃饱,我可以给你弄一些吃的带回去,你也不用再折腾你自己了。”说完手自然而然的落在了秀文的肚子上,“姐,轻···轻点,小心我的肚皮裂开了。”

    “还没生呢,别怕!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