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06-01 16:36:09本章字数:6093字

    老头拿起不知道已经使用了多久的老木盆,用手上的木棍使劲却有节奏地敲了三下。“好吧,那就先下课吧,记得明天把我布置给你们的作业交上来。就这样吧。”还没有等老师走到门口,几个调皮的学生就已经按耐不住从门口蹿了出去,而老师则是付之一笑,接着其他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也走出了教室,除了个别还逗留在教室的。

    “小丫子,收拾好了没啊,快点,不然路上都快没人了。”

    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回答:“马上,我写完这个就好,这样回去就不用写作业了。”“那你慢慢写吧,我等你。”说完,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坐了下来,椅子也发出了一声“格叽”,就像是年迈的老骨头。“哎,这又旧又破的可怜椅子,还能顶多久呢。”双马尾小女孩抬起了头,看见前面左边墙上已经脱落了一大片的石灰,看着就像是奶奶哪一双不知是什么缘由而畸形走样的小腿,每次看见她走起路来就跟风中的飘絮一样,摇摆不定,很是心疼,又无能为力。可当遇上下雨的天气,她却又会特喜欢看着那一堵的墙。她发现会有一支无形的被浸染的彩笔,开始在墙上,慢悠悠地涂染着抽象的画面。但她很奇怪自己能看懂这一切。她看到那是因悲愤而绝望投了海的鱼,那是只能不停用泥巴把自己的嘴堵住而一路逃窜的蚯蚓,还有就是落寞的剑客只能空对着墙壁,砍出一道道的裂痕来吊念自己的罪责。可如果是遇上雨下的凶猛的时候,那就另当别论了。因为那时的雨水则会通过墙上的缝隙被甩进到里面来,常常使那一组的同学遭殃。不过好在轮到她自己坐在墙边的时候,下大雨的天气不是常来光顾。

    “总算是写完了,那我们走吧。”羊角辫合上了本子,站起了身,椅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叫声。

    “我说你好慢啊,我老早就已经写完了。你还要写这么久。”

    “下次我一定会比你快的。”

    “不一定哦。”

    她们背上了所有的课本,语文和数学。而书包只是一个破布袋,里面的书本也发黄发皱。

    老头从自己的屋里走了出来,看见了她们,叫住了她们:“里面的人都走完了吧。”

    “是的,爷爷,我们也走了,我们明天再见!”

    “早一些回家,别在路上玩闹忘了时间,记得路上小心。”

    “嗯。”她们向老头挥了挥手,走到了山路上。

    “你看路上都没人了。”羊角辫朝四周瞧了瞧。

    “还不是你这么笨,这么简单的作业写这么久。”

    “已经很快了好吧。”

    “就是慢。”

    “不许。”

    “太慢了。”双马尾跑了起来,羊角辫在后面追赶着。

    “等等我。”

    “太慢了!”然后双马尾故意慢了下来不至于将羊角辫甩太远了。

    “追上了!”

    “我说,等哪一次周末了我们出去玩吧。”

    “去哪啊。”

    “就在附近随便玩玩啊!你每一次放假都呆在家里的吗?那不如和我一起出去玩吧。”

    “好的,不过我要回去问一下我妈。”对于这样的问题,双马尾满脸的喜悦。

    “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裹着尿布啊。哈哈。”羊尾辫停了下来,有点羞愤的对刚才的语句回复道,“你不要胡说,才没有呢,我···我只是怕妈妈会担心我。”

    “那也要是还在裹尿布的人需要妈妈来担心的吧。”

    “不许!”然后泪水在她了眼眶里打着转。马尾辫见状急忙拉了拉她的手安抚道:“开玩笑的,你就回去问问你妈妈吧,这样是应该的。”羊角辫还是一声不吭低着头,马尾辫便走近了些,学着母亲哄自己的样,一把抱住了羊尾辫,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又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们还是好朋友吧!”

    “嗯。”

    羊角辫把眼泪挤了回去,她看见了远处的一只麻雀,衔了一只不知从那儿折下来的枝叶,在自己的眼前掠过。羊尾辫靠在马尾辫的肩头,她闻见了一股不是香水味却闻来真的很香的气儿,很熟悉,仿佛是妈妈的气味,但又不是。不过她似乎已经忘记了什么,这样很好。

    “在说什么呢?”秀文看见樊姨一个人在树荫底下坐着,便走了过去。

    “你不是全都偷听到了吗!”

    秀文把弓着的腰收了回来。“我怎么会偷听呢,我这不是刚刚好路过嘛。然后看见樊姨你一个人在这里就来打个招呼。”

    “我刚才是在说。好像听说过有这么一只调皮的小野猫,她啊,总是喜欢悄悄的躲在一个人的后面,可她趴在背后啊也不知道要干些什么。你知道吗!”

    在樊姨旁边还摆了一张板凳,于是秀文坐了上去,摇了摇头,“那下次我逮住它,一定要帮樊姨你好好问问啊!”

    “那好。”

    “樊姨你吃完了午饭为什么不好好睡个觉,坐在这干什么呀!”

    “吃完了就睡觉,也总得让我缓一缓吧,你以为我是你啊。每一天吃完了就趴床上了。”

    “哪有啊,我也是缓一缓了后才去睡的好不。”

    “说吧,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秀文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很快又笑了,“樊姨,你怎么知道我找你有事啊!”

    “你不知道你樊姨我以前是算命的啊,快说吧,不然过会儿我还真要睡觉去了。”

    “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小芳姐有点不一样啊。”秀文靠近樊姨,低着头,小声的问道。“这我倒是没怎么觉的,倒是最近我看她老是苦着个脸的,不过应该也没什么大事,小芳那孩子我看她挺坚强的,你也别瞎掺和了。”樊姨看着秀文,只见她顿了顿,几根手指头来回揉捏了几下,然后板直了身立了起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接着又转过身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对樊姨说:“这怎么行,小芳姐对我这么好,她要是有难处了怎么办。所以我一定要帮她。说回来据我这几天和小芳姐的相处,我发现这几天她有些心神不宁,好几次我和她说话的时候,她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而且更主要的是她这几天的饭量少了不少。”

    樊姨此刻接过秀文的话,“她可不是你,天天还惦记着自己的肚子。”

    “可思绪会影响到食欲,而食欲又会影响到情绪的。所以我认为,饭量可是举足轻重的。”樊姨也觉得很有道理才点了点头。秀文继续说,“所以等我弄个明白了,我自然会来个水落石出的,所以也希望樊姨能帮我注意一下。你对她这么好,你也不希望小芳姐出个什么事吧。好了先不说了,那樊姨你要是累了的话就快去休息吧,我也要休息去了!”秀文说完三步并两步的离去了。

    “臭丫头,你是故意不想要我睡个好觉了。”虽然樊姨口头上这么说着,可心里明白这是个怎么回事,其实对这件事情,樊姨已经早就问过黎芳了。而黎芳对樊姨一般都不会有所保留。

    “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看你恍恍惚惚的,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

    “没,就是这几天老是做噩梦,有点影响到睡眠了。”

    “哦,梦吗?应该也记不太清就别去想了,免得不停得给自己添油加醋,那样心更闹的慌。”

    “我没在想。樊姨你快吃吧,今天的鱼闻着可香了呢,还有林阿姨你也是。”在樊姨床位临近的一床位上坐着位老阿姨。当初建立的时候,院长没有考虑到会住进来怎么多的老人,毕竟那时的他们大多还是和自己的儿女一块儿住着,而他们的儿女也大都在县城里工作着,而外出的毕竟是少数。但当初院长也有为将来做了考虑,不过房数和床位还是抵不住涌进来的人数,可最多也只能在每一间的房里再加一张床,也就是三人一间房。不过樊姨房间的另一位床友已经故去了。

    林阿姨吃了一口,表示赞许。“是不错,不过我还是喜欢到外面去吃,小樊要一起来吗!”

    “不了,你自个去吧。”等林阿姨走出去后,樊姨又问黎芳,“好了就我们了,说到底是怎么了。”

    “真的就只是做了个噩梦,我没事。”黎芳只是尴尬的笑着,可还是慢慢止住了,因为樊姨一直盯着她。“我梦到我的父亲了!”樊姨不解地锁着眉,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在说,梦到了父亲,这该是多么高兴的一件事件啊。

    “我看见他倒在了血泊里,血柱不住的从肚子里涌出,都快淹没了我的脚掌,而我手里正握着刀,上面还在不停地流着血,一直在流,好像它也受了伤,流不完的血。而那把刀一定是杀死了父亲的那把刀。”樊姨发现黎芳在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颤巍巍的。

    “那都不是真的。这都是梦,那都不是真的。”

    “还有就是,我当时竟然还在笑,你说,我怎么还笑得出来。樊姨,我是不是快疯了。”黎芳努力握住了樊姨的手,表情就像是被雨清洗过的蜡一样。樊姨能感觉到她手上的力气因为恐惧而大力使着。

    “哭吧,哭完了就把这事给忘了啊,都不是真的。”樊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一个人,但她知道,哭有时是一种最好的解决方法。

    在院子后面立着的那几座大山,虽不是那么的巍峨雄伟,却也长的是郁郁葱葱,一片绿意。而每次的海风来时,总会携来山上一阵阵草的青香,混着海的味。在有云的午后,黎芳喜欢把手边的工作放一放,然后她会沿着多年来上山下山踏出来的小路,曲曲折折的上山,因为她觉得走小路别有趣味。当她爬了上山头,和往常一样深深的大吸了一口,感觉一天的疲惫都已经转逝而去。再向前走不远,那里有一片稍稍平坦的草地,是一个可以很好眺望大海的地方。当黎芳来到时,发现早有一人捷足先登。她坐在那,很乖巧。她剪了一头棕红色的梨花头发型,发际刚好齐肩,头上还配饰了一个粉色的卡通发夹,上身着一白色蕾丝花边纹的上衣,蹲坐在草地上。

    “秀,今天怎么有心情来这里逛逛。”黎芳来到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没,也是没事情干,逛着逛着就上来了。接着,你就到了。”秀文回答,“不过你来也是时候,一个人傻呆呆的坐着也不知道要干嘛,仰着个脖子,快累死我了。姐你挪过来点,让我靠靠。”然后秀文靠在了黎芳的肩上。

    “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姐可以帮你出出主意啊。”黎芳整理了下秀文那被海风吹乱的头发。

    “现在还不可以说。”

    “哦,这么神秘,可勾起我的好奇心了。”

    “没什么事,真的,我会自己解决的。”

    “算了,害的我平日里对你怎么好。”黎芳好像是在自言自语着。

    “不过,和你说也是可以,哎呀,也不是说什么,就是···小芳姐我问你,有没有我可以帮忙的!”秀文还是软了下来。

    “啊?帮什么忙啊,我没什么事啊,我也不记得有要你帮我什么吧?”

    “是没有,可你真的没事吗,我看你这几天很不开心的样子。”

    “没事了,已经都过去了,让你担心了真不好意思!”

    “姐你可别忽悠我啊,虽然平时我傻傻的,但我真的看的出来的。看到你不高兴我也不舒服。”

    “骗你干嘛,你没看到我中午饭吃了这么多吗。”

    “没事了就好。这是应该的。平时姐你不都是这么照顾我的吗!”

    “看来没有白疼你。”

    “嘻嘻,小芳姐的肩膀靠着就是舒服。”

    “海,真安静!”

    “真安静。”

    她们望着遥不可及的方向,远方。在那片天空下,海水无节律的把一排排的浪花拍打到沿岸,又依依不舍的将它们给拉扯回来,如此反复。从海上吹来,而在此处停下来歇脚的风,看见了她们,调皮的钻进了她们的耳朵,顺手拿走了她们此刻的思绪,却不料在半路被绊倒在地,反而摔了一跤,手里的思绪则从手心滑落,沿着耳廓滚下,划过了她们的指尖,弹起,飞向了海边,被随意的丢进了海里,淹没在了冰冷的水中。

    在另一山头上,躺着位少女,她的眼神空洞而悠远,云在她上头飘过,继而是人,继而是物,琢磨不透。“要是我能够飘起来该多好啊。”少女自言自语。这时,一位少年已悄然来到其身旁,也躺了下来。“今天没来上学,原来跑这里来悠哉来了。”

    “走开,没心情。”

    “我也不是来烦你的,只是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少年转过头看着少女,“你不来怪冷清的,感觉教室里好没趣了。”

    “说了,没空。”

    “知道,只是想知道你好一些了没有。”

    “不知道,现在空空的,却浮不起来,怪难受的。”她的表情很漠然。

    “那好,你可要快一些好起来,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少女看着有一朵云慢慢在变化,首先是它的头慢慢的矮了下去,接着它把自己的腿举的老高,都快要插进自己的身体里面了,最后,它又变回了云。

    “喂,下课啦,你可以让一让吗,我要出去。”说话的是一位少年,寸发,皮肤颇黑,身材瘦小,一副幽怨的眼神望着她。

    “要不你坐在我的位置,每次进进出出的,烦。”

    “不啊,我这靠窗的位置多好啊,看不见老师那张臭脸。”

    “那你也不用出去了。”

    “随便。”说着手撑在桌子上两脚一蹬跨上了桌子。“我说,你···”他跳了下来,一脸得意。“我说你老坐这看书有什么意思啊。”

    “我乐意,出去玩你的去。”

    “我就好奇嘛,你也知道我是个热爱学习的孩子,就满足一下我的求知欲吧。”

    “你再不去可就没有你的位置了啊。”

    “不是,你想想看,旁边坐着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我可是要顶着老师和家长的双重压力的啊。你说我还能随心所欲的玩耍吗。再说你这种行为可是很有可能会对我的神经造成巨大影响,哪天我要是患上了什么抑郁症之类的可怎么办?我可没听你说起过会负责起我的下半生啊!”然后装出一副是当然且可怜巴巴的模样。

    少女放下来手中的书本,揉了揉眼睛,又拿起桌上的另一本看了起来,“哪来的压力啊,你不是下课上课都是在玩的吗,怎么还有心操这事。”少年想了一下,觉得她说得有一些道理。“可是,我还是好奇你这么认真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你已经发现了自己太笨了,要是不努力被我赶上了,觉得不好意思。哎,你说我又不是那种人,我们都这么多年的同桌了,不要有压力嘛。”虽然她只顾自己看着书,没看见他此刻的样子,但她知道他一定是一脸不要脸的样子。

    “但我又想了一下,还有个可能,你是不是爱上隔壁班的那个小子了啊。你们这些小女生可被迷得神魂颠倒的。不就学习好一些,长的还可以嘛,你说要是我也成绩好一些,那些女生是不是也要跟在我屁股后面啊,像我长的这么帅···不好意思,扯远了。可我见他平时对你们不冷不热的啊,传闻说他是个太监呢···难道你表白被拒绝了,为报羞辱之仇,以你变态的性格,应该是的应该···不对不对,以你变态的性格还应该是···”

    少女见他沉醉于他自己的自导自演加自言自语又酩酊大醉的不能自拔的样子,本不想理睬他。可他却走到了讲台上,大肆发表着自己的猜疑。且看客渐渐围了过来,而他们个个像是八卦的娱记,热切的关注着,似呼已经掌握了第一手资料。她知道再不把这疯子拉回来,就会有麻烦事要解决了。“过来给我安静点,我告诉你就是了。”少女一把把他拉了过来,他也乖乖地坐了下来,然后示意看客们该散的就散了,故事会暂且告一段落了。

    “我想去外面,去了解外面的世界,想知道海对面往这里瞭望的景色。更重要的是我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少女已经合上了书本。

    “什么嘛!真没劲!”

    “可以安静了吧。”

    少年沉默了下来,没有了之前的喧闹,好似屡战屡北的军队,已经胜利无望,于是早早的就偃旗息鼓了。“哦,那我也要认真读书。”

    “怎么,你也要到海的对面去啊。”

    “你说呢!还有就是,怕你到了外面,被城里人欺负了怎么办啊,看你蠢蠢的样子,就是被欺负的命。不过好在有我,放心吧!就怎么约定了。”

    少女一脸嫌弃的表情,“喂喂,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再说了,约定什么了啊,你个自恋狂!”可少年装作没有听见,翻开了书本认真的看起来了。

    云又开始慢慢的消散开来,没有一丝的眷恋,消失在另一片云后。少女将头转向少年,依旧漠然,“问完了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你走吧。”少年没有回答。他看见天上的云依旧轻飘飘的荡着,只是风开始停了,夕阳也露出了它的端倪。

    “下去吧,不早了。”

    “嗯。”

    她们从山上下来,和刚好路过的易柔正好遇上了。

    “芳,我正要找你呢,来,和你说个事。”易柔嘀咕了几句,黎芳一脸为难,“一定要去啊!”“说都说好了,姐不会骗你的,要是不喜欢可以拒绝的嘛。”说完易柔就离去了。而秀文则一脸羡慕的看着她,“怎么,你要感兴趣,就你去了吧。”

    秀文挽住黎芳的胳膊得意的笑着,“真的,姐,那我要是去了。是个高富帅的话,你可不要后悔哦。”

    “那要是个死宅呢!”

    “不会的,易柔姐应该不会这么坑吧。”

    “那你到底是要不要去啊。”

    “当然是姐你去啊,我也就说着笑的。我觉得易柔姐介绍一定不差,我希望他可以好好地照顾姐你。”

    “只要不是我来照顾他就行。”说完两人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