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逃出生天

    更新时间:2017-05-31 17:16:30本章字数:2206字

    “无忧姑娘、无忧姑奶奶、弼马温、小菩萨……您要是一拍马屁股逃了,九爷回来非得生剥了我的皮呀……我的亲姑奶奶,您就可怜可怜我这个当奴才的吧!我祖宗八代记您的好嘞……”郝玉玉两腿盘住小葫芦的一根蹄子、两手扯住小葫芦的尾巴,一阵鬼哭狼嚎。

    我骑在小葫芦背上,紧紧攥住缰绳,扭过身子气急败坏的大叫:“郝玉玉!你快松手!赵国的大军可是马上要攻进来了,你要是觉得对大梁国的忠诚最重要,那趁早披麻戴孝去投井陪葬!你要是觉得还是自个儿的命更重要,就利利索索的收拾好包袱能跑多远跑多远!待会儿赵国那些虎背熊腰的家伙真进了凉州城,你这样娇滴滴的模样即使不被糟蹋也得被拉去配个糙老爷们儿……”

    郝玉玉一张俊脸本就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听到我这样说立时脸色蜡白,仿佛下一秒就要昏过去,可是仍是跟个猴子似的紧紧缠在小葫芦的屁股后面,没有松手的意思。

    我心里想:难怪郝玉玉深得他主子宠幸,又漂亮又忠心不说、还是个小太监,多么省事……

    郝玉玉是大魏国九皇子李舒城的贴身小太监,除了没见过他给自己主子侍过寝,什么福晋、宫女会做的事他都会,什么梳头、剪纸、推拿松骨样样精通,连绣花都是顶尖的,所以李舒城身边的那些女人都不喜欢他,尤其是刘罗敷。

    据说有一年大魏皇宫里举行了一场妇女全能比赛,比赛内容包括弯腰劈腿下胯、跳毽子吹哨子、绣花烹饪唱小曲儿……一轮轮比下来,郝玉玉勇夺桂冠,刘罗敷则屈居第二。然后郝玉玉昂首挺胸的站在领奖台上被刘罗敷结结实实的打了一巴掌,据说刘罗敷那一巴掌下手极狠,郝玉玉那如玉一般白嫩的脸上立时出现了红艳艳的巴掌印子,在场的人却是依旧有说有笑,夸赞刘罗敷是女中豪杰,有她爹刘宰相当年惩治巫害的作风。连郝玉玉的主子李舒城也只是嘴角挂了一抹笑,为刘罗敷的风采鼓掌。

    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如今刘罗敷她爹是李太后身边最红的人,李舒城犯不着为着个小太监与他闹出不愉快,况且刘罗敷对李舒城颇有些意思,李舒城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双方虽然未曾把这层关系挑破,却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等着东风一来,借势把好事成了,双方各自成全各自的利益,便成了美事一桩。

    李舒城不傻,刘罗敷不傻,李太后不傻,当今回皇上也不傻,即使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的郝玉玉也不傻,在这个大魏皇宫里,没有一个人是傻瓜。

    挨了一巴掌的郝玉玉也并不可怜,他是李舒城身边的红人,起码在九王府里,算得上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平时撅着屁股向他主子献殷勤,回头就能对身份比他更卑微的奴才们颐指气使、非打即骂。

    他能爬到如今的位置上,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巴掌对他来说本是芝麻粒一样的小事儿,可是我确信那一巴掌是郝玉玉的噩梦,因为每当有人提起这件事来,他的手指节就会不自觉的发白。

    不过他主子平日里倒是待他不错,经常装模作样的坐在窗户跟前看书,由着郝玉玉翘着兰花指给他捏脖子捏腿。我都怀疑这是李舒城在故意表演给别人看的,不然九王府那么大,他何必非得凑到窗子跟前去捏腿?不过即使李舒城把如此不堪的事儿堂而皇之的摆在了桌面上,还是抵挡不了对他那张俊脸朝思暮想的姑娘们。

    我虽这样想,却不敢这样说,毕竟郝玉玉的主子也是我的主子,呃……不……是我主子的主子。也就是说他是小葫芦的主子,小葫芦又是我的主子。每次想到这里我就痛不欲生,我养了小葫芦十五年,对他吆五喝六、颐指气使的,没成想他有朝一日被请进了大魏皇宫,还被封为大魏国师,而我悲催的沦为它的铲屎官,封了个孙猴子一样的官职——弼马温。我这职位的最大权限,就是可以决定给小葫芦用什么工具铲便便以及今天该给小葫芦梳梳毛还是捋捋腿。

    我想想三个月前,我还牵着小葫芦、举着个破旗子、自由自在的眯着眼睛帮人掐着生辰八字、生儿生女、房中风水,那时候多痛快呀:我想揍小葫芦屁股一拳就揍一拳,想饿它一顿就饿它一顿……现在我若是动它一根马毛,他就哼哼唧唧的冲郝玉玉谄媚告状,然后郝玉玉再报告给李舒城,最后治我个侮辱虐待当朝国师之罪。

    这是我三个月以来第一次光复自己的主人地位,重新骑到了小葫芦背上。

    我看到小葫芦的尾巴已经被郝玉玉扯得老长,小葫芦发出哼哧哼哧的不满,心里飞快的想着:凭着我与小葫芦十几年的交情——它很有可能吃不住痛把我从它背上掀翻在地……

    于是我死命的抱住小葫芦粗短的脖子,用力的挑唆他:“小葫芦,小葫芦,踹这狗奴才的脸,踹的他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小葫芦十几年来终于清了清蒙在心上的猪油,笨拙的扬起它肥硕粗短的小蹄子……

    郝玉玉立刻吓得尖叫:“作孽呀!我郝玉玉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被一只马踢残了还怎么见人呐!”他叫着叫着却又镇定下来,娇俏的小脸上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充满蔑视的看着小葫芦的撅起的蹄子,昂了昂平平的胸膛,道:“我不能对不起四皇子,今日舍得一身剐也要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生拉下马!”

    我怒从心中起,拍了拍小葫芦的屁股,严厉的吩咐:“小葫芦,踢他……”

    小葫芦竟是比我有良心,它终究没忍心对着郝玉玉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下得去蹄子……

    我大骂:“你这怂货!姑奶奶我好草好料的养了你十五年,还尽心尽力的给你铲了三个月的粪,你奶奶的事到临头认贼作父了!等出了凉州城,我不把你卖到驴肉铺子里去我就不姓兹!”边骂着,我边从头上拔下唯一的一根铜簪子,盯了那细长闪亮的簪子尖一眼,一闭眼,狠狠地刺向小葫芦圆滚滚的屁股……

    那一刻,小葫芦的小短腿轮着圆圈像箭一样飞出去,郝玉玉惊天动地的哭声才渐渐远了……

    我温和的拍了拍用尽生命在向南城门狂奔的小葫芦道:“有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死总比我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