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少年赵子龙

    更新时间:2017-05-31 18:27:11本章字数:3502字

    中原大地,北方佘拓城外的魔兽山脉之中。

    此时,一头暴躁的犀牛魔兽肆虐其中,魔犀力大,四脚奔腾,震得山林呼啸。

    这头魔犀通体藏青,犀牛角却闪耀着红光,颇为神异。

    魔犀像是受到了惊吓,慌乱之中打破了整片山林的平静。

    山林里的人族狩猎小队闻风变色,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他们不敢想象,到底是谁招惹了这片山林的霸主魔兽,这可是一头五阶巅峰的烈火魔犀啊!

    而细观此时的烈火魔犀,庞大的身躯之后,好像……好像有一个人在一直跟着。

    镜头拉近,显现出这人的真实面貌,这竟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人族少年。

    少年细皮嫩肉,眉目清秀,如果不是这一身破烂的衣裳加身,倒还真像是权贵之后,富家子弟。

    这少年举手投足倒是大开大合,张扬洒脱,他紧跟在烈火魔犀之后,一路奔袭,一路呼喊:

    “小红啊,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快停下来啊,真的不疼的,你看为了追你我把衣服都弄破了。”

    烈火魔犀再次听到少年的呼喊,又是那啥一紧,头也不回,只顾加速奔逃,这小小的人族娃子竟把这林中霸主逼得这番窘迫。

    少年看这烈火魔犀竟又加快了速度,想来靠现在的自己是追不上了,还是放大招吧,便朝着烈火魔犀逃窜的方向放声大喊:

    “小红啊,你如果再不停下来,我只能喊公孙老头亲自来取红角犀了!”

    这烈火魔犀听到少年的话后果然停下了巨蹄,无奈的过来移了过来,丝毫没了霸主魔兽的气势,一脸的委屈。

    看着烈火魔犀乖乖的来到了他的跟前,少年露出满意的笑容:

    “早这样不就好了,你放心,我就是用工具刮一些你犀角上的碎屑,没事的,大不了哪天再寻了天材地宝补偿你就是了。”

    少年的话倒是让魔犀的情绪稳定了不少,少年跳到魔犀的头上,准备开始取材。

    烈火魔犀的犀角又叫红角犀,是珍贵的药材,用途广泛,但这红角犀的温度特别高,质地也是相当的坚硬,是烈火魔犀战斗时的一把利器,寻常的工具很难处理。

    不过少年早有准备,从食指的储物戒指中取出了特制的寒铁,小心的在巨大的犀角之上刮蹭,细心接下每一粒碎屑。

    看着少年在取烈火魔犀角上的碎屑,林中隐藏的各类魔兽都蜷缩了起来,用魔兽之间的语言,窃窃私语。

    “我的天,这小东西竟然在打老大红角犀的主意,这能忍?”

    “你是新来的吧,你知道这人族小娃是哪的人吗?”

    “哪的?”

    “常山!”

    “他是鬼医的人!”

    “懂了吧,要是那老鬼头来,老大掉的就不止这点碎屑了,整个犀角都会被拔了去。你要是动了那小娃一根汗毛,估计你逃不出一百里就会被老鬼头抓回去炖了。”

    “那还是当没看见吧。”

    “我觉得也是,反正这又不是一次。”

    ……

    少年花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才从庞大的犀角之上取下一小瓶红角犀碎屑,少年看上去还算满意,将瓶子收起来后,在烈火魔犀额头上狠狠亲了一口。

    “小红,这次你真帮了我大忙了。”

    少年说罢便起身离开,在林间灵活的穿梭,一路之上,嘴角始终挂着一丝微笑,难以压抑的喜悦布满稚嫩的脸庞。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这里距佘拓城还有一段距离,还是抓紧赶路吧。”

    少年心里想着,不自觉的提高了速度,他要赶在天黑之前到达佘拓城,至少先安顿下来。

    而此刻,在佘拓城附近的一条官道上,大约有五六辆马车组成的商队行驶其上。

    这是一行来头不小的商队,五六辆马车却足足有近三十号人前呼后拥。

    从马车的用料跟仆人的衣着也可以看出这行人的不凡,每辆马车之上都竖着一面旗帜,旗帜之上是一个大大‘卿’字,显赫非常。

    这时,一个仆人跌跌撞撞来到了最中央的豪华马车前,失声禀告:

    “史昂少爷,不好了,大小姐她……大小姐她不见了!”

    “你说什么!”

    马车里出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公子,男子倒是仪表堂堂,只不过此时面露凶色,狠恶恶地盯着眼前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家仆。

    “什么时候发现小姐不见的?”男子语气低沉。

    “就…就在刚才,下人们给小姐送点心时。”

    “废物!”

    男子气愤,一重脚踢在了家仆的肩膀上面。

    被踢的家仆直接吐了一口闷血,但却仍就趴在地上,不敢作声,甚至都不敢用手去擦拭嘴角的鲜血。

    “哼!别装死,给我爬起来,还有你们,都给我听着,就是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小姐!”男子转过头去,面向众人。

    “是!”

    ……

    而另一边,少年已穿过丛林,比想象的快很多,他已经来到了佘拓城的地域。

    “看来这几年的修炼还是收获颇丰的。”

    看着城墙上阔气宏武的三个大字,少年也是感慨颇多,自己离开家族,跑路至此差不多也有三年的时间了。

    他一直都是跟在公孙老头左右学医或者是修行,佘拓城距常山也不过是大半天的路程,他却一次也没来过这里。

    一来是因为自己有命案在身,当时满中原的通缉他,他也只能待在公孙老头身边,窝在常山。

    二来这公孙老头管的确实严,平时学医采药,练功修行已经忙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有什么空余时间。

    这次若不是自己突破了新的境界,又加上是伊傲的生辰,公孙老头估计不会放自己出来的。

    而就在少年感慨间,城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喧哗,少年闻声望去,看到是一老一少起了争执。

    少年都忘了自己有多久没围观过热闹了,想来时间也早,便上前探去,远离城市那么久,就先从当个围观群众适应起吧。

    引起喧哗的这一老一少是爷孙俩,少年围观了片刻便也大致晓得了前因后果。

    这人是佘拓城有名的地痞,叫孙宰,平时横行乡里,大恶没有,小恶不断。

    但这家伙最近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突然想要学古今侠客一般,说什么要仗剑走天涯,独自去江湖历练,而他爷爷放心不下,死活不肯让孙子离开,紧紧抱住了孙宰的腿。

    而这臭小子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竟丧心病狂,伸出另一只脚来想把老爷子踹到一边。

    但这臭小子刚抬起腿,脚还没落下,就被突然闪过来的少年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少年扶起老爷子,帮老爷子拍打身上的灰尘,看都没看被踢飞的孙宰一眼。

    孙宰被这一脚伤的够呛,他吃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不善的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年。

    “损塞!你给我过来。”少年伸手比划。

    “靠!老子叫孙宰,不是损塞!”孙宰面目狰狞。

    少年安置老爷子坐下,但始终背对着孙宰,没有正眼瞧他一眼。

    “孙仔?有点意思,名字很童真,不过这人倒是很凶啊。”少年浅笑。

    “老子是主宰的宰!这是我自己改的名字,我告诉你,我可是要主宰这片天地的男人!”孙宰咬牙切齿。

    “呦!厉害了,不过……”

    而在少年还在说话的时候,这孙宰竟突然拔剑,径直的冲了过来。

    眼看近在咫尺,围观群众失声呼喊,他们没想到,这孙宰竟还真敢在这佘拓城附近明目张胆的杀人,这少年应该有些本事,但还是太年轻了,对付这种坏蛋,怎么能把后背对着他呢。

    然而,在剑即将斩到少年的刹那,少年猛然回眸,凶光乍现,一瞬间的威势竟止住了孙宰的动作。

    此时的孙宰双手握着长剑,面前是距剑锋不足五公分的少年,但此刻的他已经僵住,又或者说他整个人都被这个少年的那一个眼神给震慑住了。

    孙宰的手已经有些颤抖,他的内心也已经开始惶恐不安了。

    “刚才那个眼神,我擦,好可怕!”孙宰额头冒着小汗。

    少年看着僵住的孙宰,伸出手去,将长剑从孙宰手里取走,扔到了一边,淡淡的说了一句。

    “跪下!给你爷爷磕头认错。”

    孙宰咽了口吐沫,竟老老实实按少年的话跪在了老爷子面前,低头认错。

    “爷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围观群众看着这一戏剧性的变化,你看我我看你,那是对脸懵逼啊,这可是佘拓城四大恶少之一的孙宰啊,这么容易就跪了?

    他们都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在刚才,他们都还以为,这少年要被孙宰砍翻在地,血溅当场,然而就在孙宰的剑将要砍到少年时,竟又及时的停住了,现在又跪下来磕头认错,这……这真是匪夷所思。

    然而只有孙宰亲身体验过,旁边这个正一脸浅笑,貌似人畜无害的少年是多么的可怕。

    就一眼,那转瞬即逝的一丝凶光,就把他给吓得大小便失去控制,险些肝胆俱破。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看着孙宰低头认错,少年很满意,想着自己当年耍狠的时候这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耍泥巴呢?

    “连自己爷爷的意见的主宰不了,何谈主宰这片天地?孙宰,你给我记住,等哪一天,你成功说服了你的爷爷,再去闯荡吧,你爷爷对你那么好,你可要珍稀啊。”

    “嗯。”孙宰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看着少年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少年说罢,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城门方向走了过去,众人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议论纷纷,猜测着这个少年的身份。

    少年没有在意这些人的目光,大摇大摆,从人群中穿过,他的内心还不忘感叹,你说这个孙宰,还真是个损塞,家里有这么好的老人不懂得珍稀。

    想起自己的公孙老头,说多了都是泪啊,想想这三年来自己吃了多少苦,从最初的桀骜不驯、玩世不恭,被公孙老头三天一小揍,五天一胖揍治得现在在这老头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

    想自己原来也是前呼后拥的大少爷,而现在这一天天的,那真是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干的比牛多,吃得没猪饱。

    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能像自己一样,成熟一点吗?

    少年摇了摇头,不再去想,往事不堪回首啊。

    昂首、挺胸,少年踏进了这佘拓城的大门。

    “我,赵子龙,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