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逐风流舞剑

    更新时间:2017-09-19 16:32:04本章字数:2698字

    在确认了这片洞室确实没有其它的东西之后,子龙跟少女便从洞室一侧的小门走了出去。

    这里的山洞好像是一个洞室接着一个洞室连接起来的,从上一个洞室出来后,子龙跟少女沿着甬道没走多久,便来到了第二个洞室跟前。

    这第二个洞室的模样跟第一个相仿,不同的是,相比与第一个洞室的空荡,这第二座洞室则是密密麻麻的陈列了众多兵器,而且在洞室的中央,还有一座雕像。

    子龙看着各式各样的刀、剑、枪、斧……还有一些自己根本就叫不出名的武器,傻了眼。

    “天蛊老头生前是打劫了武器店吗,这密密麻麻的,要有好几百件吧。”

    “而且品质都还不低,我看到的最差的也是玄阶中级品质的武器,天啊,这里足足可以装备一支四五百人的精良部队了。”

    这么大阵仗即便少女也从未见过,就是她们族中所有上档次的武器加一块恐怕都没有这里的存货多,四五百件,最差的也是玄阶中级品质的,这是什么概念啊,而且这里还有不少地阶品质的武器,这才一会,少女已经见到两三件了。

    二人穿梭在各种陈列的武器当中,来到了最中央的雕像前,雕像刻画的是一个老人正在打坐的模样。

    “这个雕像刻的该不会就是天蛊道人吧?”看着中央的巨大雕像,子龙疑惑道。

    “应该是的,我曾在一本古书上见过天蛊道人年轻时的肖像,与这个很像,这雕像所刻的定是天蛊道人暮年的样子。”少女回应道。

    “就是这个老家伙害得我们差点栽在了那片密林里啊,说起来我还要找他算账呢。”说着,子龙来到了雕像跟前,一屁股坐在了雕像手上。

    “子龙,不管怎么说天蛊道人也是前辈高人,你不可以这样子的。”少女嗔怒道。

    “好吧,看在泥鳅老大还有你的份上,不跟他计较之前的事了。”

    子龙从雕像上跳了下来,开始在众多武器当中游走。

    看着一排排的兵器,子龙想,正好自己还没有一件趁手的兵器呢,这里这么多武器,总会有一件适合自己吧。

    想着,子龙从阵列架上陆续取出了几件兵器,挥耍了起来。

    “这是古锭刀!是地阶中级的武器,我在十方武器谱上见过,遗失了四百年的古刀,这可是真正的上等兵器啊!”

    看着子龙耍着古锭刀,少女在一旁叫好道。

    然而子龙却摇着头:

    “此刀宽大厚重,甚是霸气,刀是好刀啊,但是太笨拙了,不适合我。”

    “那你试试这柄剑,这是逐风流舞剑,同样是地阶中级的武器,也是记录在十方兵器谱中的宝贝,名气丝毫不比古锭刀差,遗失有五百年了,原来一直在天蛊道人手里!”

    看着子龙不满意手中的古锭刀,少女将自己所看中的一柄长剑推荐给了子龙。

    子龙看着少女递过来的长剑,源气一震,将剑上的灰尘尽消。

    这柄剑的剑长三尺有余,剑身狭薄,两刃极锋,而且轻巧无比,剑身的中下部,是清晰可见的流舞二字。

    “逐风流舞剑?”

    “嗯,这是逐风谷沈家的沈流舞前辈所用的佩剑,这剑也是因此得名的,只不过五百年前沈流舞前辈在跟穆剑锋前辈的战斗中陨落了,这把剑也就下落不明了,没想到让天蛊道人给收了去。”少女解释说。

    “沈流舞,穆剑锋?我想起来了,我父亲小时候跟我讲过他们的故事,他们都是当时顶尖的大剑客,原来这柄剑竟有这么大的来历!”子龙突然想起了少女口中的熟悉名字,很是惊喜。

    “是的,那是被载入史册的剑皇之战,沈流舞前辈可以说是拼尽所有。这一战,他们大战了一天一夜,年仅二十七岁的沈流舞身死道消,可谓是英年早逝,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皇者,无数人为之叹息。沈流舞的剑术造诣已是当时之绝,只可惜啊,他的对手是穆剑锋,穆剑锋,在剑客历史上神一般的人物,无数剑客将之奉之为神。穆剑锋前辈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剑术奇才,后来的无双剑帝,也是历史上唯一一个仅靠修炼剑气便进入帝境的人,如果沈流舞前辈当时没有死在穆剑锋剑下,他的成就或许不会比穆剑锋低。”

    就在少女为这位英年早逝的剑客感到悲哀时,子龙的声音传了过来。

    “其实这件事是另有隐情的。”

    “另有隐情?”

    “对,我父亲告诉我,沈流舞在决战之前其实就已经身患不治之疾,那场大战之所以打了一天一夜,是因为沈流舞将他毕生所悟的剑法全都展现给了穆剑锋,沈流舞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遂将自己所有的剑法、心得都传授给了穆剑锋,然后再与穆剑锋决战,最后死在了穆剑锋剑下。”子龙解释道。

    “这不是寻死吗,他把自己的剑术全都传给了穆剑锋,自然是敌不过穆剑锋的啊!”

    “我当时也是这么问我父亲的,而我的父亲告诉我,身为一个剑客,特别是像沈流舞那样的大剑豪,怎么允许自己在病榻之上痛苦的死去呢,死在与自己同样优秀的剑客剑下,对于沈流舞而言,就是最完美的谢幕了,成全了自己,成就了对手,这,才是一名真正的剑客!”

    “原来是这样,书上记载说,那战过后,穆剑锋闭关了整整一年,出关后穆剑锋宛如换了一个人一样,剑法大进,此后,在剑术上无人再能望其项背,这么说来确实是沈流舞成就了穆剑锋。不过,子龙,你父亲怎么会知道这些隐秘的啊?”少女提出疑问。

    “因为我父亲也是一名剑客,也是一名了不起的大剑豪!”子龙十分骄傲的回答道。

    “大剑豪!你父亲是……”

    当世敢以剑豪自称的只有那么几个人,听着子龙这样说,少女不由得想起了那几位立于时代巅峰的大剑客。

    “我的父亲是啸天!”

    “一啸震苍天,剑出宁鬼神!啸天剑的主人,当世三大剑豪之一的啸天,是你的父亲!”少女惊诧道。

    “对啊,怎么,看我使剑的样子,没剑豪之子的风范吗?”说着,子龙挥舞着手中的逐风剑,摆起记忆中父亲掌剑的姿势。

    “好像有那么点意思,不过我的眼光也是很不错的,我就觉得这柄剑适合你,现在看你拿着剑的样子,更印证了我的判断。”

    “嗯,流舞前辈英年早逝,他的这柄逐风流舞剑还仅仅是地阶中级的品质,我会继续完善这柄长剑,总有一天,我要像父亲一样,用自己的名号为之命名。”

    说着,子龙取出用回天水,用之冲刷着手中的长剑,看的少女有些心疼,虽然逐风流舞剑是宝物,但这回天水也是价值不菲的珍宝啊。

    子龙的手指划过长剑,产生清脆的嗡鸣,逐风剑像是在做着某种应答,在火光的照耀之下,通体隐约着凛冽的寒光,凌厉的剑气扑面而来,近在咫尺,子龙跟少女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剑气的压迫。

    “这是……”

    “这是逐风流舞剑内剑魂的认同,地阶以上的武器,大多产生了初始的器魂,开始附有灵性,像我父亲的啸天剑那般,已经产生了完整的剑魂,而这逐风流舞剑则刚刚诞生了魂胚,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子龙向少女解释着剑上的异变。

    子龙高高的举起长剑,既然逐风流舞剑认同了自己,那么从此刻开始,他也要对得起剑的信任!

    而就在此时,洞室中央的石雕发生异变,一股强大的吸力涌出,直指试剑的子龙。

    猝不及防,子龙甚至没有丝毫的反应机会,就被连人带剑一同吸入了天蛊道人的石像之中,而石雕将子龙吸入之后便有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少女眼睁睁的看着子龙被吸入石雕却毫无办法,少女慌张的来到石雕跟前,一边拍打着石雕,一边呼唤着子龙的名字。

    “子龙!赵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