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真正的朋友

    更新时间:2017-06-02 08:44:25本章字数:3263字

    一次偶然外出的时候,她无意中发现了一片花海,这里空气清新,而且又偏僻,非常的适合练功,为了不让有心之人发现自己现在的不同,所以每天一大早她就一个人来这里练功。

    但是最让她气馁的是,每当练到最关键的时候,眼看着真气就要汇聚到丹田之处时,真气就会突然泄了,她怎么想也想不通,到底是哪里不对,难道这具身子有什么问题吗,她在心里不住地思考着。

    虽然想不通到底哪里不对劲,但是她却没有放弃,每天都在坚持练着,即使不能修行内力,但是搏击技巧还是必须要学的,就这样,她每天不断的努力的练习着,直到有一天,正当她练武的时候,彭的一声,类似于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惊起了一阵小鸟的喳喳声,顺着声音看去,一个一身黑衣,满身是血的男子倒在了花圃的地面之上,她还来不及细想,男子眼神充满求生意志的看着她道:“救我。”话落,他便昏厥了过去。

    见过大风大浪的她并没有吃惊和害怕,只是稍做思考,便向男子身边而去,因为她明白,在这样的古代,死个人,受个伤根本就不足为奇,虽然她这个人比较冷情,但是心地却是善良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当初才会被人暗算吧。

    走到男子身边,她蹲下身轻轻地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还有一丝呼吸,虽然很微弱,但是明显没有死,没做停留,她快速的将他带回了别院,当初为了方便行事,苏樱雪在比较偏僻的地方买了一套院落,这里非常的隐蔽,一般人是不会找到的,所以樱雪非常的放心。

    回到别院以后,当月儿看到苏樱雪带回一个满身是血的男子,虽然有些害怕也很好奇,但是经过这段时间,她也明白了小姐的变化,无缘无故小姐是不会随便带人来这里的,想到这里,她便和苏樱雪一起将男子缠扶进了厢房之中。

    等将男子放到床上,她们二人已经累得满头大汗,稍许之后,苏樱雪便吩咐月将将伤药拿来,亲自为他清理着伤口,因为不确定他的身份,如果冒然找大夫的话,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她只好亲力亲为了,希望救他不会让自己感觉到后悔才是。

    接下来的日子里,苏樱雪一如继往的做着自己的事情,而照顾病人的任务便交到了月儿的手中,一大早,月儿就坐在床边盯着晕迷中的男子发呆,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的真好看,浓密的剑眉,英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薄唇,虽然他闭着眼睛,不过不难猜出,他的眼睛一定也是非常的漂亮。

    正在月儿愣神之际,晕迷中的男子悠悠转醒,当看到自己身处的环境之时,虽然身上的伤口还是很痛,但是身为男儿的他,却毫无顾忌的猛地坐了起来。

    守在男子身边的月儿看到他醒过来,本来很是高兴,但是当看到他因用力而从伤口微微湛出的鲜血时,有些担忧的道:“公子,你终于醒来了,你别动,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话落,她便有些手忙脚乱的去扶男子。

    月儿的担忧,换来的不是男子的感激,只见男子抬起头目光如炬的盯着月儿看了一眼后,不解风情的道:“救我的那位女子呢?”

    听到他如此不客气的问话,月儿瘪了瘪嘴,语气中充满委屈的道:“我家小姐出去练功了,一会儿便会回来。”

    男子看也未看月儿,随即道:“带我去见她。”

    虽然他说话很不客气,态度也有些强硬,但是听到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仿佛有一种特别的魔力在牵引着月儿的身心,让月儿不忍心拒绝,随后月儿想也未想便扶着他去了苏樱雪练功的地方。

    等他们来到苏樱雪练武的地方,看到的就是一个,长发飘飘,一身白衣胜雪,如仙似幻的女子英姿飒爽的在花圃之中练着武功,她的招式奇特,来去如风,在花朵的映衬之下,就像仙女下凡一般美丽动人。

    如此毫无修饰的美景,几乎让任何人看了都忍不住地沉醉其中而无法自拔,不过,经过大风大浪的男子很快便反应过来,最让他感觉奇怪的是,他发现这个女子,武功虽然奇特,招式新颖,但是细看之下,她仿佛没有一点内力,这是为何。

    而天性感觉灵敏的苏樱雪,很快的便发现了他们的到来,随后,她有些微怒的看了一眼月儿,月儿怎么可以自作主张将一个陌生的人带到她的练武之地,真是太不像话了,不过回头想想,自己遇到这个男子的时候也是在这里,想到此,她也就没有说什么责怪月儿的话语。

    看到她停下动作,两人马上来到她的面前,月儿有些歉意的看着苏樱雪道:“小姐,他一醒来就要说见你,奴婢拦也拦不住,所以就带他过来了,小姐莫要见怪。”

    苏樱雪淡淡的看了男子一眼道:“你醒了,见我有什么事吗?”

    男子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神情与言语间都透着冰冷的女子,心里暗道,世间竟然会有如此冷若冰霜的女子,容颜又美丽若仙,真的是集妖媚与仙姿的完全结合,可是却又是如此的让人心动。

    思极此,男子声音中依然透着冰冷的道:“多谢小姐的出手相助,在下莫离,小姐他日若有什么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说话间,他动作非常潇洒的从腰间取出一块由白玉雕刻而成的令牌,上面刻着一个隐字。

    苏樱雪也不客气,微微一笑,随手接过这个令牌,看着上面,用鲜红的朱砂刻着的隐字,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关于这个隐字的来历,她根本就不知道,不过,既然是男子给她的,肯定分量不轻,自己以后也许真的会用上,所以她便欣然接受了。

    男子看到这个女子如此大方的将他的令牌接下,眼里透着的不是鄙夷,而是满满的欣赏,冷酷而美丽,身为女子的她,没有女子该有的扭捏,反而多了一丝大男子的豪爽,心里忍不住的想,如果自己能和这样的女子在一起的话,那么,会不会……他在心里坏坏的想。

    只是稍微失神,莫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继续看着苏樱雪道:“小姐,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你仿佛没有内力?”

    听到他的话,苏樱雪叹息一声有些丝惆怅的道:“你说的没有错,我确实没有内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每当凝聚起来的时候就突然泄了……。”他们一边聊着一边向别院而去……

    莫离,静静的听着她的诉说,随后凝眉思索了一番,然后仿佛像是想到了什么,道:“据在下所知,曾经有一种药草,它可以让人,吃了以后,再也不能修炼内力,不过那种草药早已失传已久,我也是无意之中从一本古籍上看到的。”

    听了莫离的话,苏樱雪脸上露出了希望的光芒,随后有些激动地看着莫离道:“那请问可有解决之法?”

    莫离继续道:“办法就是,需要有一个拥有着深厚内力之人,他甘愿牺牲自己的毕生修为,来帮你化解体内的毒素。”

    听到他的话,苏樱雪的双眸暗淡下来,随后苦涩一笑道:“世间怎么会有人愿意为我做这样的事情,呵呵,算了吧,也许这就是我的命。”

    听到苏樱雪充满着悲凉的话语,莫离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这个女子坚强的外表下,内心肯定是承受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心酸吧,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天下,没有内力,肯定是受了不少的白眼,不过,虽然如此,这个女子从未放弃过练武,可见她是多么的坚强,现在的她,不过是需要一个机遇罢了。

    看到这个女子的坚强,莫离不由自主的便想到了那个人,然后道:“人将来的命运是说不清楚的,你只是缺少一个契机而已。”

    听到莫离的话,苏樱雪只是笑了笑道:“是啊,所以我从来没有气馁过,我相信自己的能力,我要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莫离从未看到过一个如此坚强的女子,而且,还说出这般的豪言壮语,心下满是佩服。

    因为莫离的伤势比较严重,所以只好留下来养伤,期间他一有时间,就会看苏樱雪练功,偶尔也会指点几句,虽然就这么几句,但是,却让苏樱雪受益匪浅。

    毕竟她是现代人,对于古代的武学,真的不是很懂,所以能有这么一个高手愿意毫无保留的指点于她,她真的是很感激,同时也很庆幸自己当初救了他。

    莫离还好意的送了苏樱雪一本适合女子练习的剑谱,对于他的赠予,苏樱雪非常的感激,虽然自己当初救了他的性命,但是从未想过让他回报什么,同时在慢慢的接触中,苏樱雪也看得出来,莫离,是一个敢作敢当的男子,同样也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在这样的乱世,正所谓多一个朋友,就是多了一条路,苏樱雪很明白这种为人处世之道,偶尔,休息的时候,苏樱雪喜欢静静的坐在那里弹琴,陶冶情操,每当这一刻,莫离总是会被她的琴音所吸引,没事儿的时候,总是喜欢靠在一棵树上聆听着她弹奏的天籁之音……

    时间一转眼,半个月过去,伤势养的差不多的莫离,便告辞离开了这里。

    看着莫离离开的背影,苏樱雪居然有一丝不舍,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在相处的过程中,她已经将莫离当成了真正的朋友,不过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谁都有自己需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