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立威

    更新时间:2017-06-05 07:42:19本章字数:3512字

    紫色,是代表紫薇宫的颜色,颜色越是深,越表示着最高权力的象征,所以继任大典之日,三大护法特意为苏樱雪准备了一袭深紫色的宫主服,华丽而不失高贵的紫衣,穿在苏樱雪的身上越加显得高贵而充满着神秘的色彩。

    坐在高位之上的苏樱雪看着下面俯首称臣的一众属下,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危严之色,随即看着她们道:“既然我答应了老宫主要接任新宫主一职,我必会带领着大家走向新的辉煌。”

    随后她话锋一转,意有所指的道:“如果我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大家可以现在提出来,我不希望将来发生什么其它的事情,到时候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苏樱雪的话未说完,自从老宫主去世便失踪的紫雪突然带着几个女子闯入殿中看着她道:“好一个走向辉煌,就凭你这个外人吗?”

    看到紫雪与一干人的到来,苏樱雪没有惊慌,有的只是了然于心,她不来才是怪事,随即她似笑非笑的看着紫雪道:“不然呢?”

    紫雪冷哼一声,随即义愤填膺的看着下首的三大护法道:“三位护法,你们难道真的愿意让这个外人来做我们的宫主吗?宫主当初是老糊涂了,难道你们也糊涂了不成?”

    从刚刚紫雪进来,三大护法便有些不喜,毕竟她们从小便跟在老宫主的身边,既然是宫主的意愿,她们理当遵从,而紫雪这几天躲着未现身,本身就有违宫规,换了老宫主,早已将她处理了,现如今,她不但不感恩新宫主的宽宏大量,居然又如此挑战新宫主的权威,真的是不知所谓,想到此处,二护法紫琴看着紫雪道:“大护法,你怎么可以说出如此大不敬的话呢?而且新宫主的事情,这是老宫主的遗命,我们必须遵从,多说无异。”

    二护法本是因为与紫雪有些交情,才出言劝说,可是换来的却是紫雪的不识好歹和恶语相加,紫雪伸手指着苏樱雪,随后看着紫琴道:“才几天,你居然就这么向着她,她给你什么好处了吗?你这个叛徒。”

    她如此不识好人心的话语,让宫中很多人都对她产生了厌弃之心,随即紫玉看着紫琴道:“紫琴,何必说这些,我们只要听从老宫主的指示就可。”

    紫琴虽然心中有气,但是碍于今日是新宫主的继任大典,随即稳了稳心神,双膝跪地,抬起头非常恭敬的看着苏樱雪道:“宫主,刚刚是属下多言,请恕罪。”

    苏樱雪微微一笑道:“无妨。”

    对于苏樱雪的大度,开始还有一些不服气她继任宫主一职的人,此刻却对这个初入而来的女子心生佩服,慢慢的在心里也开始真正的接受起了她的领导。

    看着她们对苏樱雪明显的态度转变,紫雪欲加的愤怒,今天是她最后的一博,成败也在此一举,如若不然,她不但坐不上宫主的位置,有可能都无法在宫中立足,那么她这么多年来的努力经营,将会毁于一旦。

    想到这里,她暗自咬了咬牙,所谓求人不如求己,即如此,自己也没什么好顾及的了,随即她看着苏樱雪道:“紫薇宫宫主继任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便是以武定胜负,既然你想要做紫薇宫的宫主,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别是一个骗子,那不是让我们紫薇宫这么多的人被蒙在鼓里吗?”

    对于她的挑衅,苏樱雪只是淡笑并未做出任何的回应,看到苏樱雪如此,生性高傲的紫雪感觉受到了严重的鄙视,随即怒瞪着苏樱雪,声音充满着不屑的道:“不知你可有胆量和我一战?”

    听了她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三大护法摇头叹息,其它弟子的眼中却露出一抹兴奋的色彩,眼神还非常希翼的看着苏樱雪,毕竟新宫主的功力到底如何,根本无人得知,她们也希望紫薇宫的领导者是一个武功高强之人。

    看到她们如此,苏樱雪微微叹息一声道:“即是如此,那么请大护法承让了……”

    比武场上两个一身紫衣,同样绝色的女子展开了一场非常激烈的对决,紫雪出手狠辣,步步紧逼,几乎招招致命,而苏樱雪却只是稍微做出反击,并未下死手。

    因为有老宫主所传的内力傍身,苏樱雪虽然没有融会贯通,但是应付起来还是得心应手,几个回合之下,紫雪明显的出了败向,眼看着自己就要惨败,紫雪出手越加的狠厉,可是怎耐技不如人,一次次的被苏樱雪打倒在地,口吐鲜血……

    当再次被苏樱雪打倒在地时,紫雪慢慢的站起身来,用力的擦了擦嘴角的血丝,随后狡洁一笑,在其她人看不到的角度,她朝着另一个女子微微点了点头,稍做调息,便使出十成的内力以最快的速度直取苏樱雪的面门……

    看到她的动作,苏樱雪心中一紧,为了应付她的诡异一击,所以放下了其它方位的防卫,全力迎战,却在这时,在另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名女子从袖间取出一枚沾了剧毒的紫薇花形状的暗器快速的向苏樱雪的心脏位置极射而去……

    欣赏着台上精彩对决的其它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危险的到来,而时刻留意台下众人举动的紫月猛然间感受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波动,来不及细想,便随手摘下一支桃枝以最快的速度,将那枚暗器打落在地,随即便向使暗器的方向飞身而去,而刚刚出手的女子看事情不对,便欲仓皇逃离,只是她的速度哪及得上武功高强的三护法,所以不需多久,她便被紫月打倒在地,拖着来到了苏樱雪的面前……

    而同一时间,紫雪也被苏樱雪毫不留情的一脚狠踢在地,此刻的紫雪哪还有刚刚的盛气凌人,完全就是一副斗败了的公鸡的样子,即是如此,她那双如淬了剧毒般的双眼,仍然没有一丝忏悔之色,有的却是不甘也愤恨。

    苏樱雪转身,便看到紫月脚边摔倒在地的女子,一经盘问之下,才得知她是受紫雪所指使欲要在暗中对自己出手的卑鄙小人,虽然是被逼无奈,但是却不可饶恕,因为当初她同样可以选择向她们坦白,但是她却没有,所以这便是她自己应得的惩罚,怨不得任何人,最终苏樱雪还是未对紫雪一党痛下杀手,只是将她们废去武功,逐出紫薇宫……

    因为不方便在此久留,等举行完继任大典以后,苏樱雪便将若大的紫薇宫交到了三大护法手中暂时帮她打理,宫中众人虽然不舍她的离开,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一切都安排就续之后,苏樱雪便毫不停留的起身离开紫薇宫,三大护法本想跟随贴身保护,但因为宫中不能没有主持宫务之人,所以只能看着她一人独自离开。

    在她走出去离紫薇宫不远的秘林之中时,一个老嬷嬷样子的女子,快速追上了她的脚步,看到这个陌生的老嬷嬷,苏樱雪心中好奇,却见老嬷嬷快速的从怀里掏出一本颜色有些泛黄的书籍,看着苏樱雪道:“宫主,这是老宫主留下的一本练毒宝典,您收好。”

    对于这个奇怪的老嬷嬷,苏樱雪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是种种迹象,也看不出她接近自己到底是有何目的,看着书本上非常显眼的“医毒秘籍”四个大字,苏樱雪有些不解的看着她道:“你是何人?老宫主的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中?”

    老嬷嬷叹息一声道:“我跟了老宫主有30多年了,一年前,老宫主发现宫里有了叛徒,可能会对紫薇宫不利,所以提前将这本宝典交由老奴来收藏,如非必要,一定不可拿出来,因为她怕有朝一日,会落到有心人手中,利用它来危害武林”。

    听到这里,苏樱雪已经明白了一切,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都避免不了有小人的存在,想到这里,她未做推脱伸手将那本书拿在手中,不管是出于何种心思,这本书对于她而言确实是用处很大。

    将书收好之后,苏樱雪看着老嬷嬷道:“老嬷嬷,我现在打算回去,宫里的事情,还是有劳您帮我留意着点儿吧”。

    老嬷嬷恭敬的道:“宫主,请放心,老奴就算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会保护好紫薇宫周全的”。

    苏樱雪满意的看着老嬷嬷道:“那就有劳您了,过段时间我会回来的。”

    老嬷嬷诚慌诚恐的看着苏樱雪恭敬的道:“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苏樱雪一回到府中,月儿便围着她的身边担忧的问个不停:“小姐,这几天你去哪了?你怎么都不给奴婢说一下,你可知道奴婢有多担心你吗?”

    对于月儿的担忧,苏樱雪心中感激,所以便笑了笑拍了拍月儿的肩膀道:“月儿,我没事,就是出去办了点事情,下次我出去一定和你说一下。”

    听了苏樱雪的话,月儿便放下心来,随即继续婆婆妈妈的道:“小姐,不是我说您,以后您可千万别一个人出去,万一出个什么事情,那……”

    月儿的话还未说完,苏樱雪便看着她道:“月儿,你再这样唠唠叨叨,小心得老年痴呆嫁不出去。”

    听到苏樱雪这样说,月儿娇羞的看着苏樱雪道:“小姐,你就拿人家开玩笑,人家不理你了。”话落月儿仿佛是才反应过来,她有些不解的看着苏樱雪道:“小姐,什么是老年痴呆呀?有这种病吗?”

    苏樱雪自知失言,不过想想也没什么,随即看着月儿道:“老年痴呆就是……”

    听完苏樱雪的解释,月儿点着可爱的小脑袋道:“哦,原来这就是老年痴呆呀。”随后她突然欲哭无泪的道:“小姐,你好坏。”很快的有些狭小的院落之中便传来主仆二人的笑闹声……

    接下来的日子里,苏樱雪还是如往常一样,扮演着她的废柴角色,每天就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不过让她感觉到意外的是,不知道什么样原因,自从她重生那天以后,她的那个好妹妹再也没有来找她的麻烦,不过,这样也好,让她落得一个清静,也好方便行事。

    所以,每日等到夜深人静时,她便开始修习起了毒术,毒术仿佛是为她而生一般,不需多久,她便已经掌握了其中要领,这对于她今后的成功之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