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自食恶果

    更新时间:2017-06-12 11:16:05本章字数:3229字

    因为是宫宴,所以参加的大臣以及家眷有很多,看着一个个千金小姐们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样子,苏樱雪不由的有些感叹。

    古代的千金小姐们就是活的累呀,如此打扮不过就是为了能在宫宴中遇到一个合心意的人,找一个好的归属,可是有必要这样吗,真要是你的缘分,别人就是抢也抢不走。

    不是你的,你如何耍心机也是无用的,就算当时得到,可是以后呢,她们有没有想过,看着她们如此,苏樱雪感觉真的是悲哀。

    想到她们的目的, 苏樱雪微微一笑,在沐王爷与其它人寒喧的时候,她站的比较远,除了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存在之外,更多的是因为这些浓重的脂粉味,让她闻着真的很不习惯。

    而苏樱落与苏樱雪的想法却是截然不同,她一进宫,便与那些千金们聊的热火朝天,一看就是非常要好的样子。

    只是不知道她们都聊了些什么,正当苏樱雪感觉无聊的时候,一个身穿嫩黄色衣裙的女子婀娜多姿的向自己走来,苏樱雪看了一眼向自己走来的女子。

    清秀的小脸之上薄施粉黛,樱红的唇瓣娇艳欲滴,非常的吸引人,只是那又细又长的双眸却透着一丝刻薄相。

    看到她向自己投来不友好的目光,苏樱雪心下了然,一定是那个爱挑事的苏樱落说了什么吧。

    果不其然,那个黄衣女子一走到苏樱雪的面前,看似友好的笑了笑,但是笑容却未达眼底,随即她启唇非常刻薄的道:“哟,这不是那个废材苏樱雪吗?呵呵,你怎么也来参加宫宴了?皇上有说让你来吗?”

    苏樱雪听到这个黄衣女子不礼貌的话语,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一个非常温和的笑容,仿佛刚刚黄衣女子所说的话是在夸她一般。

    只是了解苏樱雪的月儿,当看到她露出这样笑容时,心里忍不住的替这个黄衣女子担心起来。

    因为据她了解,小姐如果露出这样笑容的话,那么就有人要倒霉了,不过转念一想,这也不能怪小姐,都是这个黄衣女子太无理取闹了,如果有什么后果,也是她自找的。

    果然,微笑过后,苏樱雪看着黄衣女子温柔的道:“废材说谁呢?” 

    黄衣女子立刻心直口快的道:“废材说你呢。”

    苏樱雪接口道:“听,废材原来在说我呀?”

    听到苏樱雪的话,很快的便换来一众女子的暴笑声……哈哈……哈哈……

    而黄衣女子当听到众人的笑声,才猛然反应过来,原来自己这是被别人耍了,想到这里她有些生气的看着苏樱雪道:“好你一个废材,居然敢戏弄本小姐。”

    苏樱雪淡淡的道:“辱人者人必辱之。”

    连连吃暗亏的黄衣女子努力的稳了稳心神,随后故作漫不经心的走到苏樱雪的面前,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猝不及防的伸手向苏樱雪的下肋袭击而去。

    看到她的举动,苏樱雪嘴角微勾,只是轻巧的向后一闪,随即伸出手指随意画了一下,黄衣女子便仿佛被吸走了内力一般,感觉浑身绵软无力。

    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想到种种可能,她有些惊下的抬起头看着苏樱雪,随即满是不可置信的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怎么会?怎么会武功的?”

    苏樱雪冷冷的一笑道:“你现在才知道吗?可惜呀,晚了哈哈。”话落,苏樱雪便快步向行走在前方的沐王爷走去。

    而站在不远处的苏樱落以及那些官家千金,当看到这边的不对劲时,随后心思各异的快步向这边走来,因为苏樱雪的武功,苏樱落是最清楚不过了,今天她不过是想利用这个黄衣女子,给苏樱雪来个下马威而已。

    没想到的是,苏樱雪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反而这个黄衣女子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丢人现眼,心下生气,可是却也有些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就算她再厉害也不至于让一个武功不弱的人就这样无法动弹呀。

    心思微动间,她赶紧走到黄衣女子面前,故做担忧的道:“黄英,你怎么样了?你怎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呀?”

    天真的黄英此刻不但没有怪苏樱落,反而有些气急败坏的道:“我不知道啊,刚刚明明还好好的,然后被她轻轻一碰,我就觉得浑身无力,然后就无法动弹了,樱落,你那个姐姐到底会什么妖法?”

    听了黄樱的话,苏樱落有些不太自然的道:“我知道她现在有武功,但是也不至于会什么妖法呀,你再运气试试看看能不能动。”

    黄英使劲的将内力全部贯注于丹田处,试图想要冲破屏障,可是真气一汇聚到那里,仿佛是遇到了阻力一般,立刻消失于无形,随即她有些焦急的看着苏樱落道:“不行呀樱落,我都试了好几遍了,就是动不了,不过,我非常确定的是,她没有给我点穴呀。”

    却在这时,大内高手罗宾路过此地,无意之中听到她们的谈话,他本不是多事之人,但是却也好奇这是怎么回事儿,来到黄英的面前。

    他仔细地看了很久,最后得出结论,随即非常不屑的看了黄樱一眼道:“隔空点穴。”话落他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罗宾,大内侍卫长,有着俊逸的容貌,高强的武功,而且还深得皇帝的看重,可谓是年少有为,所以也是众多千金所追求的对象,当他来到此处时,一众千金哪里还顾得上黄英,魂魄早就跟着罗宾飞走了。

    所以当罗宾转身离开后,陷入痴迷中的千金们才猛然回神,随即,看着罗宾离开的背景,急迫的道:“罗护卫,既然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麻烦你帮黄英解一下穴道可以吗?”

    罗宾头也未回,冷佞的一笑道:“各位小姐真是抬举我了,虽然我的武功不弱,但是如此高明的手法我也爱莫能助。”

    几位千金继续异口同声的道:“那要怎么办呢?谁能解开?”

    罗护卫看了一眼那个黄英道:“是谁出的手?便去找谁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心里暗道,这怎么可能呢?是她们挑衅在先,苏樱雪是不可能替她解穴的,不过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苏樱雪的武功怎么会如此之高呢。

    众人陷入难以置信中,而黄英在这个时刻,才真正感觉到了害怕,心里暗自后悔,都怪自己太意气用事了,只听苏樱落的片面之词,居然在没有摸清对方的底细之前,就向人家出手。

    现在自食恶果了,想到这里,她便看着站在一旁的苏樱落冷声道:“苏樱落,她是你的姐姐,你去给我找她过来帮我解穴。”

    听到黄英的话,苏樱落冷冷一笑道:“姐姐,一个妾室所生的女儿,她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姐姐。”

    听了苏樱落的话,黄英怒急的道:“苏樱落,我告诉你,不管是什么姐姐,她都终究是你的姐姐,你赶紧去找她,让她给我解穴,今天会见很多有头有脸的人,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有脸见人啊?你可别忘了,我现在这样,可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帮你出气。”

    苏樱落自知失言,随后安抚道:“好吧,我去找找我父王,希望他说的话苏樱雪会听从吧。”话落,她便快速的追上了沐王爷的步伐。

    沐王爷看着匆忙向自己走来的二女儿,不解的看着她道:“樱落,皇宫之中走路怎么可以这么急促?到时候被皇上怪罪了,可就不妥了。”

    苏樱落看了看沐王爷身边的苏樱雪,然后有些指责的道:“父王,还不是苏樱雪吗,她刚刚对御史黄大人的女儿黄英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她就站在那里动不了了,父王,您要不过去看看?”

    沐王爷看着苏樱雪道:“雪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苏樱雪笑了笑道:“父王,刚刚她在那边羞辱我,而且对我出手,为了不让她打扰我,所以我给她点了穴道,让她安静一会儿。”

    听到苏樱雪这样说,沐王爷点了点头道:“是她对你不敬在先,你教训教训她也没什么,不过雪儿,这里是皇宫,给她吃点苦头就好了,暂时先放过她吧?”

    既然沐王爷都这样说了,苏樱雪也不好再说什么,随后点了点头道:“这个是自然,其实也没什么的父王,一个时辰之后,穴道自然会解开的,您就放心吧。”

    沐王爷:“嗯,既然是这样,那就没什么好理会的了,咱们赶紧走吧,一会儿迟到了皇上怪罪的话就不好了。”

    苏樱雪点点头道:“父王说的是。”话落,她便随着沐王爷向前走去。

    苏樱落看着前面父亲与苏樱雪的背影,心里是恨的牙痒痒的,苏樱雪就这样轻易的抢走了自己在父王面前的地位,真的是太可恨了,不过,不要给自己逮到机会了,不然的话苏樱雪必死无疑。

    不过想到苏樱雪刚刚的话,她便又快步的向黄英的方向走去,一众千金看着苏樱落过来,然后急迫的道:“樱落,你姐姐怎么没有过来呀?”

    苏樱落故意抵毁的道:“像她那样高傲的人怎么会亲自过来呢,不过她说了,穴道一个时辰之后会自动解开。”

    听到苏樱落的话,黄英有些急迫的道:“一个时辰之后,宴会都已经开始了,那我要怎么办?”

    苏樱落道:“我也没有办法了,谁让那个贱人太过分了,她非要好好的惩罚你……” 苏樱落话未落,从天而降一颗石子狠狠地砸在了她的嘴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