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花园交谈

    更新时间:2017-06-15 09:52:49本章字数:3296字

    很快的歌舞声响起,融洽的气氛与刚刚的氛围形成鲜明的对比,大家又开始互相攀谈,一起欣赏着舞姬们妖娆的舞姿。

    对于这样的宴会,苏樱雪自是不喜的,所以没过多久,她便借故身体不适,打算出去透透气,得到皇帝的应允之后,她便一个人漫步在皇宫的御花园之中。

    御花园中的景色很是美丽,各色的牡丹争奇斗艳的怒放着,就如那些小姐一样,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总是在努力的绽放在他们的美丽,想要吸引着人们的眼球。

    对于如此娇艳的花朵,苏樱雪却只是淡淡的一扫而过,根本就没有特意的去多看它们一眼,随意的扫视了一圈之后,苏樱雪的视线却落在了不远处的玉兰花身上。

    只见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几株白色的玉兰花静静的开放着,仿佛如那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一般,美丽而高贵,玉兰花拥有着高洁、芬芳的美。

    是苏樱雪比较钟爱的一种花,她在现代就非常的喜欢玉兰花,而且还在别墅的阳台上种了几株呢。

    不过,苏樱雪本身除了喜欢玉兰花开放时的美丽之外,她喜欢玉兰花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玉兰花有着忠贞不渝爱情的寓意。

    在她生活的地方每逢喜庆吉日,年轻的男女常以玉兰花相互赠送,赠送玉兰花是表露情意的一种方式,爱情、亲情、友情……

    玉兰花是秀美的,但是却也拥有着它独特的性格,接收到玉兰花的年轻人,他们会悉心的照料着它,耐心的浇灌,希望它可以永远的盛开,百年长久,友谊常青,而这些都是苏樱雪所期待和向往的。

    所以当看到这几株玉兰以后,苏樱雪的视线忍不住的被它们所吸引,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向往爱情,是每个女孩子的梦,而表面坚强的苏樱雪,内心也是在期待的,只是一直都没有遇到那个值得她去交负身心的人罢了。

    想到这里,苏樱雪不觉有些多愁善感起来,随后她摇了摇头,这可不像自己呀,怎么突然想到了这些事情呢,现在扩充势力才是首要的任务,其它的以后再说。

    想到这里,苏樱雪微微一笑,不知道这个紫衣王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目前来看,凭自己的直觉,他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希望到时候他们可以做到互不干涉吧。

    只是失神了片刻,苏樱雪便回过神来,心里暗自奥恼,在皇宫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自己居然失神了,真的是兵家大忌。

    如果有什么人在此刻想要伤害自己的话,也许只需倾刻间,自己便会尸骨无存,自己今日真的是太大意了。

    不过好在没发生什么事情,正当她有些庆幸自己幸运的时候,一转身,便看到一个紫衣飘飘,人如嫡仙的男子站在她的背后,苏樱雪有些吃惊他的武功,凭自己现在的身手,已经难逢敌手。

    可是紫衣王爷却可以悄无声息的站在自己的背后,看来真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呀,看来自己需要加紧练功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目前看来,紫衣王爷与自己虽非友,但是也并非敌人,稳了稳心神以后,苏樱雪状似淡然的道:“紫衣王爷,您这是何意?”

    紫衣王爷淡淡的一笑道:“我也是刚来这里,看到你出神,猜想你在想什么事情,便没有特意的打扰于你。” 

    苏樱雪不太相信的道:“那我应该感谢王爷的不打扰之情了?” 

    紫衣王爷摸了摸鼻子,看着苏樱雪道:“不必。” 

    看他如此,苏樱雪有种想翻白眼的冲动,不过看着气氛合适,她便突然想起了心中的不确定,随即突然严肃的看着紫衣王爷道:“王爷,我想请问你一件事情,可以吗?”

    紫衣王爷道:“但说无访。”

    苏樱雪严肃的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卖关子了,我就是想知道王爷为何要求娶于我?我要听实话。” 

    紫衣王爷看了苏樱雪一眼,并没有说话,反而将脸上的面具拿了下来,虽然是晚上,但是在月光的照耀之下,苏樱雪还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张如刀削般俊郎的容颜展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不过这不要紧,要紧的是他不就是前段时间在花园看到的那个公子吗?怎么会是他。

    看着苏樱雪吃惊的样子,紫衣王爷又将面具快速的戴回到了脸上,随后兴味十足的看着苏樱雪道:“我以为凭你的聪明会想到呢?”

    苏樱雪鄙夷的看了紫衣王爷一眼,然后有些不自然的道:“我又不是有三头六臂,怎么会什么事情都知道了,而且你戴着面具又那么的神秘,鬼才知道是你。”

    听到苏樱雪这毫无美感的言词,紫衣王爷哈哈一笑道:“怎么你觉得很吃惊吗?”

    苏樱雪道:“其实也不是很吃惊,我早应该想到是你了。”

    紫衣王爷轻轻一笑道:“为什么这么说呢?”

    苏樱雪道:“因为在这里,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与别人不同的男子,所以你是我第一时间划过脑海的人,不过最后被我否认了,因为我觉得真的是不太可能。”

    紫衣王爷道:“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这也许就是你我的缘分吧。”

    苏樱雪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道:“也许是缘分,也许那天你是故意到我们王府的也说不定?”

    紫衣王爷深深的看了苏樱雪一会儿,随即严肃的道:“那天我确实是无意之中闯进王府的,其他的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希望你能相信。”

    听到他如此真诚的话语,仿佛是有一种魔力,在逼迫着苏樱雪去相信他的话一般,苏樱雪赞成的点点头道:“我相信。”

    紫衣王爷高兴的道:“你真的信我啊?”

    苏樱雪:“当然,我是从来不屑说谎的。”

    紫衣王爷道:“我叫颜子墨,你以后可以叫我子墨。”

    苏樱雪看了他一眼道:“咱们有那么熟吗?”

    听到苏樱雪的话,颜子墨的脸上稍许有些尴尬,随后淡淡一笑的道:“很快的,咱们就会特别的熟悉了,你说是吗雪儿?我的未婚妻。”

    苏樱雪无奈的看了看他此刻有些痞痞的眼神,然后冷冷的道:“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

    颜子墨道:“我相信会的,我在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呢。”

    苏樱雪在心里暗自腹诽道:“期待你个大头鬼呀,我才刚刚认识你,和你做夫妻做梦呢你。”

    因为苏樱雪和颜子墨都不喜欢那种奢侈又虚伪的宴会,所以他们俩便在这里畅聊了起来,不知不觉中,居然聊了很久。

    有时候苏樱雪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和他聊了这么久,对于他这个人,现在给自己的感觉是,不喜欢也不讨厌吧,值得庆幸的是,他比自己想象的要好相处的多。

    不过,苏樱雪觉得这也许只是表面现象吧,他的内心世界,她始终洞察不出来,不过她觉得也没什么可洞察的,因为毕竟他不是自己心目中的那个白马王子。

    而他为什么会选择自己,对于感情空白的苏樱雪根本就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

    因为,在现代,苏樱雪虽然很出色,但是所谓高处不胜寒,对于男女之事,她看的很淡,不是不想爱,而是做为黑道头目的她,真的无法真正的去相信一个男人。

    所以到死,苏樱雪都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爱,也可以说苏樱雪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恋爱到底是什么滋味,她真的不明白。

    来到古代,她更不期望什么天长地久的爱情了,因为在这个三妻四妾的古代,一生一世一双人,那只不过是一种奢望吧,尤其是他们这种帝王之家,更加不会有这样的人出现。

    所以对于感情,苏樱雪真的不愿意付出,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因为她知道没有付出便不会有伤害,她是一个对感情比较专一的人,一旦付出,那便是永久的。

    所以她要保护好自己的感情,留住自己的心,那样,便不会有失去的痛苦,有时候想想,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自由自在。

    看着苏樱雪若有所思的模样,颜子墨好奇的道:“你在想什么?难道是在想咱们将来的幸福生活吗?”

    苏樱雪撇了颜子墨一眼,然后淡淡的道:“幸福的生活?你能给的了我吗?”

    颜子墨状似认真的道:“当然可以,只要是我有的,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愿意。”

    苏樱雪忍不住嗤之以鼻,然后道:“我想要的,没有人可以给我,你与其他人没什么不同。”话落,苏樱雪便向热闹的永华宫走去。

    看着苏樱雪离开的背影,颜子墨陷入了沉思,一个迷一样的女子,据他所查,以前的苏樱雪可以说就是一个任人欺辱的废材,可是不久前,她突然改变,从唯唯诺诺的废材,摇身一变,成为了沐王府的掌家之人。

    她的改变,让人感觉匪夷所思,完全的不合常理,有时候他都有些怀疑,真正的苏樱雪是不是被调包了,可是一经查探之下,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事情。

    如果不是被调包,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一直以来她都在装傻,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该有多么顽强的忍耐力呢。

    想到她曾经的隐忍,他突然觉得心口微疼,非常陌生的感觉,但是他却不感觉讨厌,因为他仿佛觉得心脏的位置有一股莫名的暖流滑过。

    因为至从母妃离开他之后,这样的感觉就从未有过,许久之后,他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坚定的想,刚刚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想要的没有人可以做到,那么,我就要证明给你看,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颜子墨做不到的事情,你就等着做我颜子墨的王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