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自食恶果

    更新时间:2017-06-18 10:07:44本章字数:3507字

    接下来的几日苏樱雪感觉日子过的非常平静,平静到让她几乎快要忘了这个府中还有一只随时都有可能咬自己一口的恶狼,不过苏樱雪是谁,她的思考能力一向都是异于常人。

    明天就是她出嫁的日子了,聪明如她,是绝对不会天真的认为苏樱落会如此轻易的放过自己,不过她还是希望苏樱落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因为她毕竟是父王的嫡女,万有什么事情,脸上无光的也是父王。

    正当苏樱雪想着万一有什么事情,自己要不要放她一马时,苏樱落满脸笑容,婀娜多姿的走了进来,看着这样挂着虚伪笑容的苏樱落,苏樱雪是无论如何也喜欢不起来,不过,虽然如此,她还是非常热情的招待了她,演戏谁不会呀,与其与她撕破脸皮,还不如静观其变的比较好。 

    看着苏樱雪笑看着自己,苏樱落有些做贼心虚的道:“姐姐,明日便是你出嫁的日子了,我想来和你聊聊天。” 

    苏樱雪笑了笑道:“刚好,我也有事情要和你说,坐下吧。”

    听到苏樱雪的话,苏樱落赶紧吩咐同来的婢女道:“把手中的参汤放下,你们先出去吧。”

    等一众侍女退下去之后,苏樱落故作热情的一边为苏樱雪盛汤,一边温柔的道:“姐姐,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这是我特意为你熬的参汤,你且趁热喝了吧。”

    苏樱雪接过苏樱落端过来的一碗参汤,眼神幽暗的笑了笑道:“妹妹,你不会在里面放什么不该放的东西吧?”

    苏樱落心里有些发虚,随即眼神微闪道:“怎么会呢姐姐?我们是姐妹,以前都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对你,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什么都比不过咱们之间的姐妹之情,你说不是吗?” 

    苏樱雪心里鄙视,你继续装呀,从你进来的那一刻,我就闻出了汤里的不对劲,你以为我是什么都不懂的黄毛丫头吗?想和我玩阴的,那咱们就来看看究竟鹿死谁手吧,其实下药,苏樱雪是可以想象的到,只是让苏樱雪有些气愤的是,苏樱落居然会在汤里加了蒙汗药和春,药这两样东西,看来她真的是一天都容不下自己,那么自己对她又何必再心软了呢。

    想到这里,苏樱雪笑了笑道:“哎,现在的人呀,总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不处处提防,有时候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你说呢我的好妹妹?”

    听了苏樱雪夹枪带棒的话语,苏樱落有些不知所措的用手揉了揉手中的丝帕,随即银牙一咬,暗自打气,稍许之后,她稳了稳心神,状似诚恳的道:“是啊,姐姐你说的是,不过那是外人,咱们是一家人,我害你我自己也落不到什么好处不是?而且你就要出嫁了,我害你有何用?不信的话我喝给你看?”

    不待苏樱雪说话,苏樱落便端起参汤一饮而尽,然后道:“姐姐,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也许曾经我是做错过很多的事情,但是我现在真的知道错了,姐姐,你就原谅我吧?”

    话落,她又快速的为苏樱雪盛了一碗,温柔的端到苏樱雪的面前道:“姐,趋热喝吧,这是我的一番心意,也是我对你的歉意,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谦。”

    苏樱雪接过苏樱落手中的参汤,然后笑了笑道:“我只是开玩笑而已,你何必当真,你的一番好意,我自然不会让它白白的糟蹋了。”话落,苏樱雪便非常痛快的将参汤喝下。

    看着苏樱雪喝下参汤,苏樱落嘴角微勾,心里暗道,我以为你有多聪明,原来也不过如此,我只是随便向你示好,你居然就相信了,那么你就等待着接下来的失,身之痛吧,不过也许你会很享受一会儿我的安排呢,就像你那个贱,人母亲一样,天生一副贱骨头,专门勾,引男人;哈哈,当洞房花烛夜,紫衣王爷发现你并非清白之身的时候,那么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了,不过,你也别怪我对你心狠,谁让你抢了属我的东西。

    看着苏樱落那得意的样子,苏樱雪心下好笑,真是白痴的够可以,你以为你喝了解药就没事了吗,那么我就让你尝尝我苏樱雪独门秘制的毁颜散是什么滋味吧。

    计划已经完成,苏樱落也没有必要再假装下去,随后她看也未看苏樱雪一眼,淡淡的道:“姐姐明天你会很累的,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吧。” 

    苏樱雪点点头道:“嗯,好的,去吧,我确实很累。” 

    听到苏樱雪这样说,苏樱落便毫不迟疑的举步离开了苏樱雪的房间……

    看着苏樱落离开时有些兴奋的背景,苏樱雪冷冷一笑道:“既然你想玩,那么,我就陪你们玩到底。”随后她朝着窗外打了一个暗号。

    苏樱落一离开苏樱雪的房间,便脚步轻快地向自己的院落中走去,一进入自己的房间,便被一个霸道的男人拥入怀中,苏樱落不但没有一丝的慌乱之色,反而娇嗔拍了拍男子的胸口道:“太子殿下,您轻点儿,弄痛我了。”

    太子哈哈一笑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苏樱落有些吃味的道:“瞧把你急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办事你放心好了。”

    听到她的回答,太子非常满意的用手托起她的下巴,眼神幽深的道:“怎么,小东西吃醋啦?那要不要现在本太子再补偿补偿你呢?”

    听到太子这样说,苏樱落忍不住的想到了白天他们在一起那腾云驾雾的感觉,俏脸忍不住的红了。

    太子看着她这样的表情,身子一阵紧绷,反正药效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过,何不姐妹二人他都一起来享受一番呢,想到这里,他便伸手一捞,将苏樱落捞入怀中,不待苏樱落反应过来,他便急色的向床边走去。

    很快,房间之中便传来了衣服撕碎的声音,苏樱落故作娇羞的道:“太子殿下轻点儿,弄痛人家了呢。”

    还不待她再说什么,樱桃小口便被太子狂烈的亲吻了起来,所有的话语都变成了,令人眼红心跳的靡靡之声……

    窗外的苏樱雪听到里面的动静,心中满是鄙视,看来这个太子还真是一个色,情,狂,打算一会儿去侮辱自己,这会儿居然还在做着少儿不宜的运动,真的是服了他了,简直就是种,马呀。

    想到这里,苏樱雪便诡异地一笑,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做这种事情,那我就让你们做个够,让你们做个天翻地覆,人尽皆知。

    她看着手中的一个小药瓶心里暗道,这可是我研制了许久的宝贝,比春药还要猛烈十倍的逍遥散,今天就送给你们俩了,不过你们不要太感谢我哦,哈哈,苏樱雪忍不住的在心里乐开了花,然后她用手轻轻的将窗户纸捅开,便从怀里拿出一根状似用竹子做的细管子,对着药粉向屋里吹了一下,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奸计得逞的苏樱雪哪曾想到,她在那里暗自偷窥别人的时候,一个一身紫衣,浑身散发着王者气息的男子,却同样用着玩味的眼神看着她,当看到她那皎洁的微笑时,男子脸上露出一抹宠溺的微笑,心理暗道,真是一个调皮的丫头。

    不过,更加让他纳闷的是,自诩阅人无数的他,还是第一次知道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偷窥别人办事儿,居然还脸不红心不跳的,甚至于还在偷偷的帮人家下药,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回头他看了一眼屋中的欢好的男女,眼神冰冷的道,本王的女人你们也敢削想,真的是活腻了。

    随即嘴角微勾,不过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个小女人远比他想象的厉害得多,既然如此,那么也不必自己为她操心了。

    而此刻陷入迷离的太子和苏樱落,完全的忘记时间为何物,也忘记了他们的目的,整整一夜的放,纵,至始至终都从未停歇,此刻的他们的一举一动,仿佛就是一种本能在操控着他们,他们只是在尽情的欢愉着,其他的仿佛与他们无关一般。

    而另一边的苏樱雪,却早早的被几个丫头和喜婆吵醒了,为她沐浴更衣梳妆,简直是忙得团团转,而当事人却完全不在状态呀,因为嫁的人又不是自己喜欢的,她真的是高兴不起来呀,所以坐在那里的她就如一个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月儿有些叹息地看了苏樱雪一眼道:“小姐,今天是你出嫁的日子,你应该高兴一点呀,不要总是板着一张脸。”

    苏樱雪看了月儿一眼,笑了笑道:“好吧好吧,我高兴一点,高兴一点,说不定紫衣王爷会是一个如意郎君也说不定呢,哈哈。”

    月儿点点头道:“这就对了嘛小姐,凡事往好处想呀。”

    苏樱雪有些无奈的和月儿对视一眼,然后道:“你呀,都变成一个管家婆了,小心将来嫁不出去哦。”很快的房间之中传来了主仆两人的笑声。

    说笑间,沐王爷便来到了苏樱雪的房间,然后看着苏樱雪语重心长的道:“雪儿,嫁去新月那边以后,凡事要三思而行,切不可鲁莽行事。”

    苏樱雪乖巧的看着沐王爷道:“父王您放心吧,我都不是孩子了,凡事我自有分寸的。”

    沐王爷点点头道:“父王知道你是一个不同的孩子,即如此,那父王就放心了”。

    话落,沐王爷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然后道:“月儿,今天樱雪出嫁樱落怎么现在了都没有过来?”

    月儿道:“不知道呢,奴婢一直都在陪着小姐梳妆。”

    沐王爷对着跟前的侍从威严的道:“去把二小姐找来,今天她姐姐出嫁怎么可以不在现场呢。”

    侍从赶紧道了声是,便向苏樱落的院落走去,不一会儿,侍卫便来反转回来,随即看着沐王爷有些颤抖的道:“王爷二小姐她……二小姐她……”

    听出侍从话语中的顾及,沐王爷赶紧道:“这里是大小姐的房间,又没有外人,有什么就说吧。”

    侍从看了看苏樱雪,然后脸一红道:“王爷,奴才都不知道怎么说了,您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苏樱雪适时的道:“我这里还早着呢,咱们要不一起去看看二妹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要是生病了的话,得赶紧去找大夫呀?”

    沐王爷想了想道:“那好吧,咱们一起去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