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颜子墨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7-06-25 09:14:41本章字数:3274字

    是夜,月光如水,苏樱雪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窗前,欣赏着几日以来难得一见的圆月,心中是说不出的感慨,来到新月国已有几日,对于这里的一切她几乎已经了如指掌,但是唯独对颜子墨这个人她是如何也看不透他,总觉得他特别的神秘,不过唯一让她感觉开心的是,颜子墨对她却是真心一片,想到这里苏樱雪不由的露出了一抹幸福的微笑。

    却在这时,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以极快的速度在苏樱雪的窗前停下,然后双膝跪地非常恭敬的道:“主子,您交代的任务正在顺利的开展,属下特来向您禀报。”

    看着来人,苏樱雪收起刚刚眼中的一抹温柔,随即冷冷的道:“恩,知道了,告诉弟兄们一定要注意安全,这里不比天启国,万事一定要小心,再有什么最新动态,再来向我禀报。”

    黑衣人抬起头,随意的扫视了一下房间里奢华雅致的布置,然后深深的看了苏樱雪一眼,眼神闪烁的道:“主子,您在这里过的可好?”

    苏樱雪听到他的问话,心里也明白他所想,随后抬起头,看了黑衣人一眼道:“我在这里挺好的,不需你们为我操心,还有就是……我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我自己的考量,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黑衣人赶紧低头道:“请主子恕罪,是冷情冒犯了。”

    苏樱雪看了他一眼,继续道:“下不为例,下去吧。”

    冷情赶紧道:“属下告退了,主子万事小心,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发信号通知属下们。”

    苏樱雪声音清冷的道:“嗯。”

    对于苏樱雪的冰冷,冷情心中微痛,但是当想到自己的身份之后,叹息一声,有些不舍的再次看了苏樱雪一眼,便如来时一样,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院落。

    看着冷情离开的背影,苏樱雪陷入了沉思,计划比自己想象的要顺利,看来离自己真正想要的目标不远了,真的很让她感到欣慰。

    当颜子墨来到苏樱雪的院落,看到的就是苏樱雪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发呆的模样,月光洒在苏樱雪那如雪一般的肌肤上,为她更加的增添了一抹迷人的色彩,即使她坐在那里不动,也给人一种脱离凡尘的美感,颜子墨看着这样的苏樱雪,心中是说不出的自豪,这就是他深爱的女子,也是与自己相伴一生的女人。

    想到这里,颜子墨嘴角微勾,露出一抹媚人的弧度,本来他今日不该来的,可是始终管不住自己的脚步,因为他觉得能够在接受痛苦之前,看她一眼,他会觉得那种噬骨的痛处会减少几分,随即他轻轻的走到苏樱雪的身边,伸手将发呆的苏樱雪拥入怀中道:“雪儿,如此出神你是在想我吗?”

    陷入沉思的苏樱雪,被突如其来的拥抱猛然惊醒,正欲反抗,却听到颜子墨那温柔的嗓音传来,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随后她轻轻的靠在颜子墨的怀中道:“子墨,你怎么来了?”

    看到她对自己的依靠,颜子墨很开心,随后道:“我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雪儿,你可想我?”

    苏樱雪听到他如此直白的问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随后抬起头看着颜子墨深情的眼神,嘴角微动,不由自主的道:“想”。

    听到她肯定的话语,颜子墨是说不出的开心,然后用手温柔的拂过苏樱雪扬起的脸颊,描绘着她那完美的容颜,仿佛就如绝世珍宝一样,让他有一种爱不释手的错觉,直到将手停留在苏樱雪那娇艳的红唇之上流连忘返,感受着颜子墨对自己的珍爱,苏樱雪有些娇羞的闭上了双眼,静静的体会着颜子墨的爱抚。

    在苏樱雪措不及防的时候,颜子墨低头动情的吻住了这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圣洁之地,突如其来的吻,让苏樱雪猛然的睁开了双眼,但是当她感受到颜子墨眼中的深情时,她非常配合的闭上了眼睛,与颜子墨一起唇舌共舞的进入了一个唯美的境界。

    正当两人吻的如痴如醉之时,颜子墨突然感觉热血上涌,随即赶紧将怀中的苏樱雪放开,而同样陷入迷醉中的苏樱雪,被颜子墨突如其来的变化也是惊了一跳,随即她伸手拉着突然背对着她的颜子墨关切的道:“子墨,你怎么了?”

    颜子墨摆了摆手道:“我没事,莫要担忧。”

    颜子墨虽然如此说,但是敏感的苏樱雪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随即快步走到他的面前,在月色的照耀之下,看到的就是颜子墨刚刚还俊逸非凡的脸颊,此刻却是青筋暴起,脸上本该细小的血管,此刻却变得异常的粗大,而且大有破皮而裂的可能,看到这样的颜子墨,着实将苏樱雪吓了一跳,不过只是片刻,便是噬骨的心痛,随即她看着颜子墨道:“子墨,这是怎么回事?”

    颜子墨本不想让苏樱雪为自己的事情担忧,可是突如而来的疼痛,让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当看到苏樱雪从开始惊慌,到最后的心疼时,他微微一笑,强忍着疼痛安慰道:“雪儿,我没事,稍后便会好了。”

    他的话,苏樱雪岂会相信,随即顾不得暴露自己精湛的医术,伸手将颜子墨的手臂拉放在自己的腿上,便开始为他诊脉,对于苏樱雪的举动,颜子墨虽然感觉奇怪,但是疼痛早已折磨的他浑身无力,不然的话,他早就离开了这个房间,何必让雪儿为自己担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许久之后,苏樱雪心疼的看着颜子墨道:“是谁?是谁为你下的‘噬心毁颜丹’?”

    稍微缓过劲的颜子墨有些惊讶苏樱雪的医术怎会如此之高超,不过随即释然,他的女人岂会是一般人,想到这里,他有些虚弱的笑了笑道:“没事雪儿,都过去了,不必再提了。”

    苏樱雪却冷冷的看着他道:“是谁?”

    看到苏樱雪如此,颜子墨心中微暖,随即眼神无波的道:“皇后。”

    苏樱雪:“皇后是吗?好,很好,我记下了。”

    对于苏樱雪强烈的反应,颜子墨心中感动,随即伸手将她拥入怀中道:“雪儿莫要为我担忧,我都习惯了。”

    却在这时,刚刚还冰冷的苏樱雪猛的扑在颜子墨的怀中抽泣的道:“十年了,整整十年的毒术侵袭,你是怎么坚持到如今的?”

    对于苏樱雪只是为自己把了一会儿脉,便能一语道破自己的秘密,颜子墨并未觉得不妥,随即伸手替她擦干眼角的泪水道:“其实也不是很辛苦,只是月圆之夜才发作一次,我还受得住。”

    对于颜子墨的坚强,苏樱雪不得不佩服,但是那是以前,只要有她苏樱雪在,子墨便再也不需要忍受那噬骨的疼痛,想到这里她仰起头来看着他道:“不管以前如何,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让你受这样的痛苦。”

    苏樱雪坚定的话语,让颜子墨心中微动,随即道:“雪儿,没事的,对我而言已是家常便饭,多年我已寻遍名医,此毒无解,所以你不必再为我挂心。”

    苏樱雪不以为然的道:“我说了不让你再受苦,就说明我有办法。”

    颜子墨不解的道:“难道你可以配制出解药不成?”

    苏樱雪摇摇头道:“此药无解,不过……”

    她的话还未说完,颜子墨便接口道:“没事,我知道,所有的名医都这样说。”

    苏樱雪伸手捂住他的薄唇道:“确实没有解药,但是我可以为你针灸解毒。”

    听到苏樱雪的话,饶是淡定如颜子墨,也被这冲天的惊喜所惊道,虽然他嘴上说习惯了,可是每当余毒发作的时候,心口与脸部那犹如万虫蚀咬的痛苦,只有他自己最清楚那是多么的难熬,如果真有解毒之法,他当然是最开心的一个,想到这里他有些不太确定的看着苏樱雪道:“真的可以吗雪儿?”

    苏樱雪点点头:“当然。”

    听到苏樱雪再次肯定的话语,颜子墨激动的一把将苏樱雪拥入怀中,声音有些颤抖的道:“雪儿,你就是我的福星,也是上天恩赐我最好的礼物。”

    苏樱雪伸出双手环抱着他道:“子墨,你也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而在这一刻苏樱雪才知道,为何颜子墨不吃晕腥,因为他体内的这种毒素,一但遇到晕腥,便会加快毒素的漫延,而在月圆之夜,便会带来双重的痛,想到当初自己调皮的为他夹的那块肉,她就觉得打心眼里过不去,当然这也就说明了颜子墨对自己是极致的宠溺,因为当时他本可以拒绝的,可是为了不博自己的好意,反而不顾后果的将那块肉吃了下去,想到这里苏樱雪看着颜子墨道:“子墨,你真傻。”

    颜子墨不明所以的道:“为何这样说?”

    苏樱雪有些别扭的道:“你明明不能吃肉,当初我为你夹的时候,你干嘛要吃?你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颜子墨不以为意的道:“这是雪儿第一次为我夹菜,我岂有推拒之理。”

    苏樱雪轻轻的拍打了一下他的胸口道:“所以说你傻呢,你不知道当我知道真相我会心痛的吗?”

    颜子墨伸手抓住她在自己身上作乱的小手,眼神幽暗的道:“雪儿,你再这样,我可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控制住自己。”

    听到颜子墨的话,苏樱雪立刻停止了在他身上动来动去的小手,随即娇羞的低下头道:“子墨,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难得看到她出现如此小女儿家的一慕,颜子墨本身还想逗逗她,可是看看时辰也不早了,便起身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苏樱雪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