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用情至深

    更新时间:2017-06-27 09:19:59本章字数:3106字

    苏樱雪一回到自己的院落,便看到颜子墨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仿佛是在等什么人一般,从桌子上那杯已然没有热气的茶水可以看的出来,他一定来了很久,看到这样的他,苏樱雪的心中不免有些担忧,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自己的行踪,虽然自己并不怕他会怎么样,但是既然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意,那么她就要对他们之间的处事方式做到没有猜忌,可是现在告诉他自己的身份,貌似有些早,她希望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和他坦言,想到此处,她步履有些不太自然的向颜子墨的身边走去。

    颜子墨一抬头,便看到自己的小女人有些别扭的向自己走来,不用细想,也知道她心中在别扭什么,随后心中顿觉暖暖的,看来她的心里也是有自己的,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大好。

    随即一伸手,便将快要靠近自己的苏樱雪揽入怀中,低头轻轻的嗅着属于她身上那独特的芳香,心疼的道:“雪儿,累了吧?”

    颜子墨的反应,出乎苏樱雪的意料,他不但没有追问自己的去向,反而还关心自己累不累,久经风霜的苏樱雪,心间的一角再次的塌陷,她靠在颜子墨的怀里温柔的道:“我不累,倒是你,最近忙里忙外的,记得注意自己的身体哦,虽然你体内的毒素清除的差不多了,但是以免留下后遗症,你切莫大意。”

    听到苏樱雪关心的话语,颜子墨心中也是非常的激动,她终于对自己敞开了心扉吗?最起码关心自己,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随后他对着苏樱雪的脸颊轻吻了一下,温柔的道:“饿了吧雪儿?我让人去备膳。”

    本来苏樱雪打算说不饿的,可是自己的肚子却在这个时候非常诚实的咕噜噜的响了起来,苏樱雪顿时觉得无地自容,自己的肚子也太不争气了吧,真丢人。

    看到此刻她有些娇羞的模样,颜子墨心情大好的对着门外的侍女道:“来人,备膳。”

    很快,美味佳肴便摆在了餐桌上,看到如此多的美食,苏樱雪也不客气,很快的便和颜子墨一起吃起来,因为一直都在等她,所以颜子墨也没有吃饭,现在刚好他们一起,看着她吃的精津津有味的样子,颜子墨忍不住的露出来幸福的笑容,如果这一辈子都可以这样和她一起吃饭,貌似也是不错的。

    想到这里,颜子墨便又为苏樱雪夹了一些她最爱吃的红烧肉,颜子墨为自己夹菜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苏樱雪也不客气,非常豪爽的吃起来,苏樱雪的吃相不是很优雅,但是颜子墨看着,就是觉得特别的赏心悦目,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吃过饭以后,苏樱雪在丫头们的侍候之下,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温泉浴,泡过之后,让她顿感全身的疲惫一扫而空,她忍不住满足的叹息一声,其实古代的生活也不是那么的乏味呀。

    听到她满足的叹息,躺在软榻之上看书的颜子墨忍不住的抬起头看向苏樱雪,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颜子墨差一点失控,沐浴后的苏樱雪,一头乌黑的青丝随意的披在肩头,身披一件薄纱浴袍,将她那曼妙的身姿衬托的更加性感而妖娆,通过薄纱,他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她那令人想入非非的曼妙酮体,一时间颜子墨看得都有些出神。

    苏樱雪本来以为自己洗澡的时候颜子墨已经离开了,所以就这样随意的穿了一件浴袍便出来了,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颜子墨不止没有走,反而在她一进来,就眼神火辣的注视着自己,虽然是现代人,但是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的苏樱雪,还是忍不住的羞红了脸,随后她赶紧向床上跑去,接着便伸手用被子紧紧的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将头埋在被子里,不敢看颜子墨,她可不希望子墨觉得自己是在勾引他。

    美景突然消失,颜子墨才猛然回神,其实对于男女之事,他也是从未经历过,所以,当反应过来时,他本来也有些尴尬的打算离开,可是当看到小女人那样羞涩的样子,忍不住的想要逗逗她,想到便付之行动,他脚步轻缓的向苏樱雪的床边走去,嘴角露出一抹邪肆的笑容。

    裹在被子中的苏樱雪,感觉到颜子墨的脚步慢慢的向自己的床边靠近,顿感心跳如雷,她一个人胡思乱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心里暗骂自己真的是太大意了,这不明摆着是在勾引人家嘛,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直到颜子墨的脚步在床边缓缓的停下,苏樱雪的心脏感觉都跳到了嗓子眼儿,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有一点害怕,但是也有那么一点期待,她就这样在心里百转千回的煎熬着,可是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颜子墨的下一步动作,心中不由生疑,难道他走了吗?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偷偷的露出小脑袋看向床边的位置。

    却在这时,一张放大的俊颜快速的向自己袭来,苏樱雪有些羞涩地闭上了眼睛,很快的,娇艳的红唇被一个温软的唇瓣所覆盖,熟悉的薄荷味是她喜欢的,所以在颜子墨的深情相吻中,苏樱雪只感觉有一阵晕眩之感。

    而本来想逗一逗她的颜子墨,感受到她口中的香甜,顿时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冲动,他在心里暗骂自己,真的是太没出息了,本来是想逗人家的,结果自己却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陷入迷情之中的苏樱雪,双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了颜子墨的脖子,回应着他的温柔,苏樱雪此刻已经完全将自己内心的窗口打开,所以即使颜子墨现在要了她,她也无怨无悔。

    颜子墨贪恋的吸取着苏樱雪口中的香甜,让他差一点就要失控,但是理智告诉他,他现在不能,爱她就要尊重她,为她着想,即使现在自己的身体很难受,很想得到她,但是也不能在婚前对她做出那种事情。

    睁开眼,他看到的就是被自己吻得浑身无力的小女人,此刻的她,双颊布满红晕,一副惹人采摘的模样,颜子墨真的恨不得上去狠狠的咬她一口,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虽然现在不能要她,但是看到她现在一点儿也不抗拒自己,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满足,内心挣扎了许久之后,他轻轻地在苏樱雪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温柔的道:“雪儿,今天的你真的好美。”

    看到他停下了动作,苏樱雪微微的睁开眼睛,当听到她夸赞自己的时候,苏樱雪的脸上,明显的再次多了几丝红晕。

    看到这样娇柔妩媚的苏樱雪,颜子墨内心的冲动再次放大,随后他道了声:“雪儿,我还有事,你早点休息吧。”话落,颜子墨便落荒而逃。

    看着颜子墨落荒而逃的背影,苏樱雪顿觉有些好笑,对于颜子墨此刻身体的反应,苏樱雪还是了解的,她真有一点不明白古代的男人,为什么要这么辛苦自己,既然爱了,又在乎这么多做什么,为什么不跟着自己的心走呢,不过想到颜子墨现在的隐忍完全是为了自己好,她的心中莫名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幸福。

    因为心情好的缘故,所以苏樱雪很快的便进入梦乡之中,即使睡着了,她的嘴角都露出幸福的笑容。

    而快步走出去的颜子墨,可没有那么轻松,他的身体如着火一般,想要得到释放,但是对于其他的女子,他毫无兴趣,而且自己也不能做出对不起苏樱雪的事情,最后,他只好去冲冷水澡。

    而跟在自家主子身边多年的暗卫离落,忍不住地仰天长叹,主子这又是何必呢,虽然现在他没有和王妃正式的拜堂,但是迟早王妃也是他的妻子,他干嘛要这样憋屈自己呀,离落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他的叹息声引来了与他一起暗中保护颜子墨的搭档素月的鄙夷之声,离落忍不住的抬起头看着素月道:“素月,你这是什么态度呀?”

    素月双手抱胸,眼神复杂的看了离落一眼,声音清冷的道:“没什么,你是不是在为主子鸣不平?”

    离落讪讪地一笑道:“是啊,因为我确实挺好奇的,主子为什么要这样委屈自己啊?王妃不迟早是他的妻子吗?现在和以后圆房有什么区别呢?”

    他的话让素月非常的不高兴,素月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呀?这说明主子对王妃是用情至深,只有真正的爱一个人,才会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

    素月的话离落虽然不是很懂,但是还是有一些感觉的,随后他好奇的盯着素月道:“素月,平时看你冷若冰霜的,没想到对于感情之事还这么的了解呀,你是不是也有心上人了呀?”

    听到离落的话,素月眼中露出一抹受伤,其实她想说她喜欢的人就是他,只是她真的难以启齿,随后素月看也不看离落一眼,便隐入黑暗之中,不去理不开窍的离落。

    没有得到素月的回应,离落摇了摇头,心里暗道:“素月这个丫头就是太冷了,不然凭她的容貌和身手,肯定可以找一个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