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一败涂地

    更新时间:2017-07-02 07:56:04本章字数:3134字

    风雨过后,苏樱雪累极的倒在颜子墨的怀中,颜子墨看着此刻乖巧的苏樱雪,心中是更加的爱怜,随后忍不住的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苏樱雪伸手搂着颜子墨的腰身道:“子墨,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呢?”

    听到苏樱雪的问话,颜子墨温柔的一笑道:“不必担心,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成败与否,就在明日,安心的睡吧,明天带你进宫看好戏。” 

    听到他这样说,苏樱雪终于放下心来,他是那样的优秀,她应该相信他,随后便安心的靠在他的胸膛之上,进入了梦乡之中。 

    在她睡着以后,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闪入房中的外间,随即对着颜子墨轻声道:“主子,一切如您所料,皇后已经出手,您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颜子墨对着黑衣人道:“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一切按原计划行事。” 

    黑衣人道了声:“是”,便如来时一样,快速的闪身离开了房间之中。

    颜子墨看着窗外的圆月,声音有些悠远的道:“母妃,您的大仇就要报了,您在天之灵也该安息了。”话落,他便嘴角含笑,伸手搂过怀中的人儿与她一起进入了梦乡之中。 

    而此刻本该死去的皇帝,却一个人静静的站在一座地下的冰宫之中,看着躺在冰床上仿佛睡着了一般的人儿,心中满是思念与悔恨的道:“蓝儿,朕对不起你,是朕辜负了你对朕的一番深情,不过你不用担心,用不了多久,朕就下来陪你,朕会好好的弥补对你的亏欠的。” 话落,他坐到冰床之上,抱起蓝妃,温柔的为她梳理着那一头如墨的秀发;虽然她已经过世了多年,但是因为在冰宫的缘故,她的容颜仍然美丽如初,皮肤也如刚走时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毫无呼吸,不知道的人都会以为她只是睡着了一般。

    许久之后,他继续爱怜的地道:“咱们的儿子很有出息,娶的王妃也是人中龙凤,所以你不必担心,他会是一个好的统治者,也是你我的骄傲。” 

    尽管怀中的人儿毫无反应,但是他仍然自顾自的诉说着对她的思念,对她的愧疚,直到李远走进来之后,看着他道:“启禀皇上,早朝时间快到了。”

    听到李远的声音,皇帝有些不舍的将蓝妃轻轻的放到床上,然后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便脚步匆忙的离开了冰宫之中。

    早朝时间早已过去多时,文武大臣们站在金銮殿中等候了许久,都不见皇帝的身影,大臣们不由的开始切切私语起来。

    却在这时,皇后和大皇子一脸悲痛的来到了金銮殿上……

    他们的到来,让大臣们心中生疑,因为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做为皇后,是不能随意的出现在金銮殿之上的,所以她一出现,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三朝元老王大人担忧的看着皇后道:“皇后娘娘,皇上是否有什么事情?”

    皇后看了看众人,随即伸手拿出一方丝帕,一边抹泪,一边悲痛的道:“就在早晨,本宫去皇上寝宫找他商量一些后宫之事,可是当进入他的寝宫之后,却看到皇上紧闭双目,本来本宫以为皇上是劳累过度,可是哪曾想……哪曾想,本宫喊了他很多次,都没有得到他的回应,最后本宫差人找来刘太医,经刘太医的再三确定,皇上已经在昨夜便驾崩了……早知道如此,本宫……本宫”话未说完,便再次传来皇后的哭泣声……

    顿时,整个金銮殿一片沉痛的哭泣之声传来,等到他们哭的差不多了,皇后擦了擦眼泪继续道:“后来本宫在皇上的床塌上看到了他临走前留下的遗诏,请顾命大臣王大人过目。”

    王大人乃是三朝元老,说话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对于皇储之争,他一直都是保持中立的状态,到现在仍然是两班势力拉拢的对象,所以皇后对他一向都是很尊敬,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听到皇后的话,王大人接过圣旨打开一看,满眼的震惊,据他所知,皇上一向中意紫衣王爷,怎么会突然将皇位传给大皇子呢,想到这里,他眼神复杂的看向了皇后。

    皇后被他看的有些心虚,不过仍然故做威严的道:“皇上驾崩,本宫一个妇道人家也不便插足朝堂之事,所以还是需要早立新帝为重。” 

    皇后的话,不无道理,可是拥立新帝毕竟是一件大事,而且就拿皇上驾崩一事,疑点颇多,想到此处,王大人不卑不亢的看着皇后道:“皇后娘娘,可否让微臣们见一见皇上?”

    听到王大人的话,皇后心中暗骂,真是一个多事的老匹夫,人都死了,有什么好见的,如果不是有用得着你的地方,本宫倒是不介意让你去跟着陪葬,虽然心中如是想,不过皇后仍然点了点头道:“可以。”

    却在这时,一道熟悉且威严的声音响起:“朕来了,不用众爱卿奔波了。”

    接着,大家便看到一个一身明黄的身影向大殿走来,身后还跟着紫衣王爷和一众侍卫。

    皇上的出现,让皇后吓的一下子跌坐在地,她不敢置信的伸出戴着长长护甲的手,有些颤抖的指着皇上道:“你……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皇上走到他的面前,眼神冰冷的道:“朕是谁,难道你不知道吗?” 

    不过只是片刻,城府极深的皇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原来自己是中了别人提前设好的圈套了,枉自己一世聪明,却在这次彻底的栽了,想到这里,皇后一改刚刚的惊慌失措,慢慢的站起身来,随即看着皇帝声音尖锐的道:“快来人,将这个假冒皇上的贼子拉出去斩了。”

    很快的许多侍卫便将金銮殿团团围住,现场的混乱,让一众大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而站在一旁的皇后,当看到侍卫们只是围住了金銮殿却并没有所行动之时,她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难道,不,她不相信这是真的,想到这里,她仍然继续喊道:“还不赶快将这个假冒之人抓起来。” 

    她的喊声没有得到侍卫们的回应,却听到颜子墨戏虐的道:“皇后娘娘,您这是演的哪一出呀?您面前的不就是当今的皇上吗?难道你想造反不成?”

    听到颜子墨的话,大臣们仿佛明白了什么,原来皇后娘娘这是想公然逼宫,想到这里他们各自的抹了抹头上惊吓出来的汗水,好在皇上出现的及时,不然后果将不堪设想。 

    事情已经到了这里,明眼人一看便知详情,可是一心想要夺位的皇后仍然不服输的看了一眼颜子墨,状似心痛的道:“本宫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假冒皇上的贼人是你带来的?真正想要逼宫的恐怕是你吧?皇上已经驾崩,你做为皇上的儿子,居然不但不觉得心痛,反而找来一个假冒之人,你怎么对得起先皇的在天之灵,你怎么对得起先皇一直以来对你的器重?”

    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大臣们也是没了主意,只能站在一旁静观其变,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颜子墨看了一眼还在做着垂死挣扎的皇后,然后对着门外道:“带上来。” 

    很快的,几个侍卫便用单架抬上来一人,皇后看到眼前躺在单架上的人,心中猛跳,不过只是片刻,她便故做伤心的跑到已经死去的皇帝的身边,泪如雨下的道:“皇上,皇上您如今尸骨未寒,您的儿子居然就在逼迫我们母子,他还找来了一个和您长的一样的人来假冒于您。”

    对于皇后此刻声泪俱下的表演,站在一旁的苏樱雪忍不住的一阵恶寒,这个皇后生在古代真的是太屈才了,如果是在现代,凭她的容貌以及精湛的演技,一定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什么影后啦,还是金马奖了,非她莫属。

    而对于皇后的表现,颜子墨仿佛是未有所觉一般,他一使眼色,便有一个侍从走到死去皇上的面前,在他的耳后摸了一会儿,便听到撕拉一声,一张人皮-面具便被揭了下来,露出了死者本来的面目,此刻不用细说,明眼人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看到这样的结果,皇后和大皇子两人颓废的坐在地上,没有再说一句话。

    皇后和大皇子合谋欲杀害皇上,最后事情破败,奸计未能得逞,虽然罪无可恕,但是皇上感念亲情一场,特下旨开恩,肖去皇后头衔,打入冷宫,此生不得踏出冷宫一步,大皇子削去皇子头衔,贬为庶人,关入宗仁府,余生在宗仁府度过。

    紫衣王爷任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功不可莫,即日起,正式册立为太子,紫衣王妃温柔娴淑,特被册封为太子妃,皇帝年迈,身体疲惫,正式让太子负责监国。

    逼宫事件就此掀过,一切再次恢复如常,因为有了监国的重任,所以颜子墨最近很是忙碌,每天早出晚归,每次回来,苏樱雪基本都已经睡下,而每天早上又很早的就走了,所以他们基本上都没有说话的机会。

    对于这样的生活方式,苏樱雪倒是不是很在意,因为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现在是非常时期,各国也是内忧外患,他们都需要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