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紫薇的算计

    更新时间:2017-07-05 07:26:21本章字数:3682字

    小怜如愿以偿的做了紫薇身边的一等丫头,而且因为她本身长的一般的缘故,生性多疑的紫薇对她也非常的放心,决计不会担忧她趁机勾-引太子,因为即使她想,好色成性的太子也未必看得上她,所以对她还是非常倚重的。

    最近几日,苏樱落的心情可是异常的好,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发现自己的脸正在慢慢的恢复青春,想到很快就可以重新得到太子的恩宠,她便高兴的合不拢嘴。

    而秋儿,也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太子的通房丫头,不过让她感觉难过的是,真正和太子公开了这一层关系之后,太子不但没有对她好一些,反而越发的冷淡,一个月的时间最多也就来她的屋中呆一晚上,想到自己将来被太子抛弃,她就觉得异常的难受。

    秋儿的出谋划策,让小怜如愿的当上了大丫头,所以相对于其它人,小怜倒是更愿意与秋儿亲近,毕竟她们都是丫头出生。

    因为上次的事情,太子对紫薇越加的不喜,偶尔去她房中过夜,也是应付了事,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激情四射,虽然紫薇依然是那么美,但是太子怎么看她都觉得少了一些什么,具体是什么他也不得而知,也许是时间久了审美疲劳了吧。

    一日,刚下朝回来,迎面便站在一位千娇百媚的女子,她身穿一袭淡紫色的裙衫,一头乌黑的青丝随意的绾了一个精致的发髻,一缕青丝垂于胸前,将那呼之欲出的酥胸若隐若现的呈现在人前,纤细的腰身不盈一握,红唇不点而赤,黛眉弯弯,一双妩媚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眼波流转间,媚态天成,如此美艳的女子,一举一动间,无不在牵动着太子的身心,看到女子绝色的小脸,妖饶的身姿,让许久未感受到激情的太子突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迫切。

    只是他还来不及细想,女子便婀娜多次的走到他的面前,巧笑焉然的对他微微一笑,随即声音清甜的道:“太子殿下,您回来了。”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太子猛然一个激灵,这不是自己的侧妃苏樱落的声音吗?她何时恢复的容貌,如果不是她说话,他都快不记得她曾经的长相了,不过只是稍许片刻,他便激动的一把将贴上来的苏樱落拥入怀中,在她丰满的红唇上印下一吻道:“樱落,你何时恢复的容貌,本宫怎么不知道?”

    苏樱落娇笑一声,随即故做瞒怨的看着太子道:“你只知道和别人欢爱,哪里还有我的位置。”

    看着她嘟起的小嘴,太子立刻心袁意马,苏樱落虽然有时候有点脑残,不过不得不说,她的容貌确实有够出众的,想到这里,太子便急切的抱着她向自己的雨轩阁而去……

    新月

    对于上次江离和自己说的事情,虽然这属于一些隐密之事,不过苏樱雪觉得还是和颜子墨说一下比较好,毕竟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万一出什么事情的话,后果将不勘设想,想到此处,苏樱雪看着刚刚沐浴后的颜子墨,走到他的身边,伸手拉着他的胳膊道:“子墨,有件事情,我想和你说。”

    颜子墨伸手将苏樱雪搂在怀中,将下巴搁在她的小香肩上,温柔的道:“娘子请讲,为夫洗耳恭听。”

    听到他打趣的话,苏樱雪微微一笑,随即转过头来看着他道:“子墨,皇后和刘太医的事情,你可知晓?”

    颜子墨微微一怔,随即叹息一声道:“这件事情,我早些知道一些,不过父皇并没有说什么,所以我便没有……”

    颜子墨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聪明如苏樱雪,当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既然他知道,那么一定做好了防范措施,即如此,自己何必再说什么,想到此处,为了缓和此刻有些压抑的气氛,她突然心血来潮,看着颜子墨道:“子墨,我给你唱首歌吧。”

    话说,见过她跳舞,也见过她弹琴,唱歌,还真没有,想到这里,颜子墨眼露兴奋的道:“好,既然娘子想一展歌喉,为夫岂有不听的道理。”

    听他如此说,苏樱雪也并未介意,随即清了清嗓子,美妙的歌声缓缓流淌而出:

    无解的眼神心像海底针

    光是猜测我食欲不振

    有点烦人又有点迷人

    浪漫没天份反应够迟钝

    不够谨慎花挑错颜色

    但很矛盾喜欢你的笨

    微笑再美再甜不是你的

    都不特别

    眼泪再苦再咸有你安慰

    又是晴天

    靠的再近再贴少了拥抱

    就算太远

    全世界只对你有感觉

    玩的再疯再野你瞪一眼

    我就收敛

    马路再宽再远只要你牵

    就很安全

    我会又乖又黏温柔体贴

    绝不敷衍

    我只对你有感觉

    体贴却黏人爱哭却温顺

    有时天真有时很邪恶

    对你耍狠就是舍不得

    请吸收养分让脑袋平衡

    要你现身动作慢吞吞

    怎么承认我非你不可

    微笑再美再甜不是你的

    都不特别

    眼泪再苦再咸有你安慰

    又是晴天

    靠的再近再贴少了拥抱

    就算太远

    全世界只对你有感觉

    玩的再疯再野你瞪一眼

    我就收敛

    马路再宽再远只要你牵

    就很安全

    我会又乖又黏温柔体贴

    绝不敷衍

    我只对你有感觉

    微笑再美再甜不是你的

    都不特别

    眼泪再苦再咸有你安慰

    又是晴天

    靠的再近再贴少了拥抱

    就算太远

    全世界只对你有感觉

    玩的再疯再野你瞪一眼

    我就收敛

    马路再宽再远只要你牵

    就很安全

    我会又乖又黏温柔体贴

    绝不敷衍

    我只对你有感觉……

    歌曲分享

    听着她动人的歌声,特别的词汇,颜子墨心中却感觉说不出的空虚,这种感觉,让他有一些害怕,只从这短短的歌词之中,他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可是却又什么也没有想到,这不由的让他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直到苏樱雪的歌声停止,看到的就是颜子墨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心中不解,随即看着颜子墨道:“子墨你怎么了?难道是我唱的歌不好听?”

    颜子墨伸手再次将她拥入怀中,随即用力的深吸了一下属于她身上的芳香,看着苏樱雪道:“雪儿,不要离开我?”

    对于他的举动,苏樱雪更加的不解了,随即看着颜子墨道:“子墨,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话落,她便担忧的检查了一下颜子墨的身体,发现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才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看到她担忧的样子,颜子墨微微一笑,也许是自己想多了,随即一伸手将苏樱雪抱起来,向床边走去,很快的房间之中便传来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天启太子府

    从新得势的苏樱落,变得更加的无法无天,因为在她心里,俨然就把自己当成了太子府的正妃,所以对其它的侧妃以及小妾也是随意的吆五喝六,看不起任何人,对于她这样无脑的行径,紫薇看在眼中,心中却冷笑,看你能高兴几时……

    在这段时间,紫薇也开始韬光养晦,想着如何的搬倒苏樱落,因为她觉得只要有苏樱落在一日,就没有自己的出头之日,想到这里,一条毒计在她的心中漫延开来……

    苏樱雪的胭脂店生意依旧非常的红火,这一日紫薇特意在这里等一人,那便是御吏大人的女儿黄莺,据她调查,黄莺非常的迷恋这家胭脂店的胭脂,每隔一个月,就会来光顾一次,今日刚好是她要来此的时间,所以紫薇便设计了一场好戏,等着她的到来。

    许久之后,挂着尚书府标志的一辆马车姗姗而来,当马车站定以后,很快的便有一个娇俏的女子在丫环的缠扶之下进入了店中,黄莺几乎是胭脂店的老主顾了,所以一来到这里,掌柜的便非常热情的上前打招乎。

    “哟,这不是黄小姐吗?欢迎欢迎,您来的真是时候,我店里刚刚研究出了一款润肤的雪花膏,效果好的没话说。”

    听到掌柜的话,黄莺的眼中果然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随即看着掌柜的道:“那赶紧的,拿过来让本小姐瞧瞧。”

    听到她的话,掌柜的微微一笑,随即便向内室走去,很快的掌柜的便端了一个精致的盒子走出来,随即递到黄莺的手中道:“黄小姐,请看。”

    黄莺接过雪花膏,轻轻打开一看,一股浓郁的花香味迎面而来,只需片刻,香味便弥漫了整个房间,再看看这色泽,晶营透亮,仿佛水晶一般,一看就是上等的货色,看到这款特别的雪花膏,黄莺喜上眉梢,随后欣喜的伸出白嫩的手指沾了一点涂在了自己的手背之上,顿时,感觉皮肤变的异常的透亮,这样的效果,真的是让黄莺大开眼界,随即便毫不犹豫的看着掌柜的道:“掌柜的这个我要了,帮我包起来。”

    却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掌柜的,这盒雪花膏本小姐看上了,给本小姐包起来。”

    听到这道声音,黄莺便不依了,不用看,光听声音,她也知道这是丞相家的庶女夏语嫣,可是那又怎么样,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庶女,能与自己堂堂嫡女相提并论吗,随即她便毫不犹豫的道:“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丞相家的庶女,我先看上的东西,凭什么给你?”

    “庶女”两字惊起千层浪,语嫣登时就如疯了般,随即看着黄莺道:“怎么,上次在皇宫你受到的教训还不够?还想被定在那里一个时辰吗?”就这样,一场骂架就此展开……

    因为这个雪花膏的成本有些高,所以当时只做了这么一盒,打算试试看有没有人买,可是谁曾想,居然如此的抢手,所以此刻的掌柜一时有些犯了难,而这两位小主宗,又是两不相让,看这情形,仿佛要大打出手一般,对此,掌柜的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同时也充满着无奈,她们都是官家千金,谁也得罪不起。

    却在这时,一道好听的女声响起:“语嫣小姐、黄莺小姐,请稍安忽燥,可否给我一个面子,有什么事情大家坐下来慢慢聊?”

    对于紫薇,她们二人对她并不陌生,黄莺本身不屑与紫薇樊谈,但是想到再这样吵下去也得不了什么好,随即冷哼一声坐在一边的桌子上道:“谁想和她吵,是她先……”

    她的话未说完,语嫣便道:“侧妃娘娘,是……”

    紫薇赶紧道:“语嫣,有什么话好好说,大家在这里遇到,也是一种缘份,何必因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呢?而且这里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莫要为此让别人笑话咱。”

    听到紫薇的话,生气中的黄莺和语嫣相视一眼,随即便保持沉默了,就这样,在黄莺三寸不烂之舌的努力说合下,他们二人不但化干戈为玉帛,而且还成了要好的朋友,而黄莺对紫薇也是佩服有加,在语嫣离开之后,还和紫薇一起去了酒楼,据了解,两人相谈甚欢,不过具体谈论了些什么,也唯有她们当事人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