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被冤入狱

    更新时间:2017-07-06 07:29:17本章字数:3328字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紫薇每天只在自己的院子中绣绣花,喂喂鱼,日子过的平平淡淡,偶尔接受一顿苏樱落的溪落,她也只是淡然处之,没有什么其它的动作,久而久之,苏樱落也觉得无趣,便也不来再找她的麻烦。

    天启皇宫

    坐在龙坐之上的皇帝,扫视了一眼下面站着的臣子们,许久之后威严的道:“最近内忧外患,致使国库严重空虚,各位爱卿可有何解决之法?”

    丞相大人想了想,随即道:“眼下看来,只能增加赋税了。”

    听了丞相大人的话,沐王爷不太赞同的道:“丞相大人说的方法,也无不是一个好方法,但是连年战事,百姓也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如若增加税收的话,恐怕会引起百姓不满,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皇帝点了点头,随即看着沐王道:“沐王可有何良策?”

    沐王爷低头深思了片刻道:“依微臣看,我们可以采取自捐的形式,上至各宫妃嫔,下至黎明百姓,完全以自愿的形式,让大家募捐。”

    听了沐王爷的话,皇帝觉得非常有理,这也无不是一个最好的方法,而大臣们中间也有一部分表示赞成,但是同样也有一部分持反对意见,原因无他,做为官员的他们,如若不捐,皇上肯定不喜,如若捐,捐的少了被人看不起,捐的多的话,说实在的,他们都是搜剐的民脂民膏,要让他们吐出来,简单是肉痛,当然,其中也包括各宫妃嫔和太子在内。

    太子心里暗道,沐王爷虽为自己的岳丈大人,但是有时候真的觉得他是愚不可及,别人做官都是想办法的捞银子,而他,不但不懂得这些,反而无事的时候总是劝诫自己如他一般,说什么勤政爱民,造福百姓,听的他耳朵都长茧子了,所以如非必要,他真的不愿意与沐王见面。

    最后,不必细想,当然是以沐王的方法一锤定音,皇上高兴了,而下面的大臣们却在朝议之后交头接耳,无不在说沐王爷想做皇上跟前的红人,却将他们都拉下水,当然也有一部分忠良之士,非常赞成沐王的方法,只是即为忠良之士,家里又能有多少银两呢……

    太子有些生气的回到了自己的府邸,看到他回来,苏樱落一如既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迎了出来,可是换来的却是太子的不理不踩,最后只好灰溜溜的回了自己的玉兰院,不过如今她的玉兰院已经今非昔比,再也看不出以往的寒酸相,随便拿起一件,就算得上是价值连城。

    苏樱落看着房间之中华丽的装饰,心情总算好了一点,随即不由的想来,太子今日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对自己发了那么大的脾气,难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就这样,她一人独自思索到深夜……

    而今夜的紫萱阁却又是另一番景象,许久未踏入自己院落的太子今日终于来看自己了,这可高兴坏了紫薇,可是一经攀谈之下,才得知太子因为生了沐王爷的气,顺道迁怒于苏樱落,所以今日,才来到自己的院子,想到这里紫薇心中更加的愤恨,同时也更加的明确了自己设定的计划。

    一番云雨过后,太子累极的倒在床上睡着了,看着太子英俊的侧脸,紫薇眼神痴迷一片,随即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做你心目中唯一的女人,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

    几日之后

    皇帝看着众人捐上了的财物,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开心,看来大臣们还是拥有一颗爱国之心的,不然也不会捐这么多的金银珠宝,想他们一年的俸禄才几何,能够捐这么多,可想而知,把自己多年的积蓄都掏空了吧,只是他哪里知道,这点财物对那些整日只知道敛财的大臣们而言,简直就是九牛一毛罢了。

    虽然如此,但是他们却对沐王心怀恨意,因为天性耿直的沐王已经不止一次的惹他们不高兴了,大家已是积怨以久,只待合适的机会,便将他彻底的祛除在自己的神线之中。

    这件事情就此揭过,而心机深沉的紫薇最近认识了一个修道之人,此人有一方法,可以让一个男人对自己几乎是死心踏地,而这一方法,便是他亲手制作的有益房事的檀香,此檀香虽然价格昂贵,但是为了留住太子的心,紫薇也算是豁出去了……

    今夜,一如既往的太子再次来到了她的紫萱阁,而紫薇也一早的备下了酒菜,只待他来,看着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太子微微叹息,以往他为何只知道呆在苏樱落的房间,而不知道紫薇的好呢,现在他突然觉得越来越离不开紫薇了,而且,只要是一看到她,就觉得冲动无比,好像随时随地都想和她欢好一般。

    紫薇抬头,便看到太子用一双想要立刻把她吃了的眼神看着自己,小脸微红,心中却暗叹道士的檀香真的是太有用了,心里盘算着下次一定要找他多买一些。

    酒足饭饱,自然少不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房中乐事……

    紫薇躺在太子的怀中,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幸福的闭上眼睛,许久之后,她抬起诱人的小脸看着太子道:“太子,最近看你很不是开心,到底是为何?可以和妾身说说吗?”

    太子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随即叹息一声道:“还不是你那个好姨夫,我的岳父大人。”

    紫薇不禁有些担忧的道:“姨夫他怎么了?”

    太子冷哼一声:“他没怎么,是他把别人怎么了吧,整天一个个歪理,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听到太子总算说到了正点子上了,随即紫薇不经意间叹息一声道:“是啊,姨夫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太宠那个苏樱雪了,只要是苏樱雪让他做的事情,就算是叛国他也毫不犹豫的做……”话未说完,她赶紧闭嘴,随即有些惊恐的看着太子。

    虽然她的话未说完,但是她想要表示的,太子却已经听的清清楚楚,随即太子微微一笑,看着紫薇道:“紫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紫薇故做害怕的道:“殿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求你别问了好吗?”

    紫薇越是故意不说,太子却越加的怀疑,最终,在太子的连番攻势下,紫薇只好颤抖的道:“太子,要让妾身说也可以,不过求您不要问罪表姐和姨夫他们,他们也是被苏樱雪骗了罢了。”

    听到紫薇终于松口,太子微微一笑,道:“好,我答应你。”

    听到太子的保证,紫薇仿佛是终于舒了口气般,随即道:“在苏樱雪出嫁前夜,紫衣王爷突然来沐王府,然后便和姨夫单独的去了姨夫的书房,具体他们说了些什么,妾身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等紫衣王爷走了之后,姨夫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而在这时,紫薇明显的感觉到了太子的眼中崩射出了一种名为可怕的东西。

    随即她继续道:“后来姨夫便到了苏樱雪的院子,我心下好奇,便偷偷的跟了去,让妾身没有想到的是,苏樱雪居然告诉姨夫,她的人和心都是紫衣王爷的,所以求姨夫也要向着她,不要让她去新月难做……”

    听到此处,也就没有必要再听下去了,随即太子看了一眼正在抹泪的紫薇道:“紫儿,本宫知道了,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本宫会永远宠着你的。”

    听到太子的安慰,紫薇心中冷笑,不过面上却柔弱的低声道:“希望姨夫和表姐他们不要怪我,我也是一心为了太子才……才……”话未说完,她已经泣不成声……

    这样的她,更加得到了太子的爱怜……

    对于紫薇的话,太子心中已有怀疑,但是他并非一般没有脑子之人,所以心中虽然已经确定,但是没有证据,他同样不会将此事告诉皇上,可是他哪里知道的是,紫薇就是想让他在心中有了猜忌,那样才更方便她的下一步计划……

    时光如梭,一转眼十日过去,今日天启皇宫之中气氛异常的沉重,皇帝看着御吏大人递上来的奏折陷入了深思,沐王真的与新月勾结想要颠覆天启,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沐王一向对天启忠心耿耿,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不过许久之后,他还是推翻了自己开始的想法,因为谁人不知道,沐王爷宠女如命,如果说为了女儿能在新月谋得一个好前程的话,那就算是让他死,他都相信沐王可以做的出来,所谓宁可错杀,绝不放过,这可是生为帝王最为喜欢做的事情,想到此处,他看着高台之下的沐王道:“沐王,你居然敢勾结新月,意图谋反。”

    听到皇帝的话,沐王爷赶紧双膝跪地,满是不解的看着皇帝道:“皇上,微臣对天启一向忠心耿耿,您这是何意?微臣惶恐,这样大的罪名,微臣担待不起,求皇上明查。”

    到了此刻,太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好你个沐王爷,父皇对你一向不薄,你居然真做出了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当初有人言你与新月勾结,本宫还不信,原来真有此事。”

    太子的话,无不是当头一棒,彻底的敲晕了沐王爷,同时也让皇帝更加肯定了他的罪名,而其它一些与沐王爷有嫌隙的官员,也在乘机煽风点火,都恨不得沐王就此被处斩。

    而与沐王爷平时亲密的一些官僚,有些胆小怕事的,也开始想与他撇清关系,恐殃及池鱼,但是有几人却对他的为人深信不疑,此刻所有的罪证虽然直指沐王叛国,但是他们却坚信自己的眼光不会有错,随即不顾危险的全力向皇帝求情,可是换来的却是按连坐的罪名一同论处,最后也就没有人再敢提出任何异议了……

    就这样,一代忠臣良将,被迫入狱,罪及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