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政变

    更新时间:2017-07-11 07:38:07本章字数:3286字

    接下来的几日里,苏樱雪一改前段时间的消沉,而是竭力的筹划着如何给天启王朝来一个血的教训,原本她想,等父亲安然之后,她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解药给太子服下,现在看来,当初是自己太心慈手软了,既然如此,那么太子就在那里慢慢的等待死亡的到来吧。

    天启王朝中,早已渗透了她的人,只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她真的不想就这样草率的将天启国毁灭,因为颜子墨是有一统天下之雄心的,如果自己先夺了天启的话,到时候怕他会多想,可是经过这件事,她将当初唯一的一点犹豫也彻底的抛下了,谁让狗皇帝如此的不念及旧情,居然毫不留情的将对他忠心耿耿父王毒害,既然他不仁,那么就别怪自己不义,因为痛失父亲,这个打击对苏樱雪而言简单是太大了,这无疑是将她最后的一丝顾虑都给磨灭了……

    如今天启皇帝已经年迈,有些事情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加上最近太子身体日渐衰败,但却无论如何也查不出病因,而其它的皇子看到太子如此,也在背后蠢蠢欲动,朝中局势紧张,百官也是人人自危,一时间弄的人心慌慌。

    看到如今的局势,苏樱雪满意的勾唇一笑,这就是她想要的开始, 随后她秘密的吩咐宫中内应,悄悄的给皇帝下了慢性毒药,这种毒药名为甘肠寸断散,是苏樱雪最新研究出来的,不会让他马上死,却只会让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而且每日还要忍受着犹如甘肠寸断般的痛苦,所以,不需几日天启皇帝便开始卧床不起。

    而平日里一副随和的二皇子轩辕夜,却揪准时机,与自己的生母万贵妃一起里应外合,意图逼宫。

    空荡荡的房间之中,响起了天启皇帝虚弱的声音:“小李子……小李子……快去传太医……朕真的好难受……好难受……”可是他的呼喊,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有的只是自己那虚弱的回音……

    许久之后,他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随即怒骂道:“小李子……你这个狗奴才,连你也开始不听朕的话了……”

    却在这时,万贵妃突然出现在他寝宫之中,皇帝虚弱的看着向自己床边走来的万贵妃随即急切的道:“万贵妃,你来了?你快去帮朕传太医,朕真的好难受……”

    听到皇帝的吩咐,万贵妃不止没有离开去宣太医,反而继续婀娜的缓步靠近皇帝,当走到他的床边时,一副居高临下姿态的看着他道:“皇上,您看您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整个天启也是人心惶惶,太子也是已然病入膏盲,您何不早日决断,将自己的皇位让出来,自己也落得一个清闲,不是更好?”

    听到万贵妃的话,皇帝气的忍不住连咳几声:“咳……咳……咳,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你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朕给你的,你居然……你居然敢公然逼宫,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听到皇帝那上气不接下气的话,万贵妃娇媚一笑,随即看了一眼此刻一副半死不活的皇帝道:“哈哈,你给我的,没错,是你给的,可是这都是凭我自己努力得到的回报,皇上说的对,我的胆子确实很大,不过我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有不择手段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皇上,你放心,你的皇位夜儿会替你好好的延续下去的,快说,你把玉玺放在哪里了?”

    本就受着身体折磨的皇帝,忍不住的吐出了一口鲜血,随即便继续的猛烈咳着:“咳……咳……你……你这个……你这个贱……人……朕就是死也……也不会将皇位传给轩辕夜的……想要玉玺……你做梦……咳……咳”

    对于他的怒骂之声,万贵妃仿佛是未听到一般,随即对着身旁的人道:“快点,去找找玉玺放在哪里了。”

    而此刻的小李子,早已将他们想方设法想要得到的玉玺交到了苏樱雪的手中,苏樱雪看着手中的玉玺道:“小李子,辛苦你了。”

    小李子微微一笑,随即道:“能为主子办事,是属下的荣幸,何谈辛苦。”

    苏樱雪点了点头,看着小李子道:“玉玺到手,你也没必要再回去了,随冷情归队吧。”

    听到苏樱雪的话,小李子激动的随手一把撕下自己脸上的面皮,很快,原本白嫩的一张太监脸,一下了变成了一张刚毅的俊脸便出现在了苏樱雪的视线中,随后小李子赶紧双膝跪地,恭敬的看着苏樱雪道:“属下冷风谢主子。”其实小李子便是随冷情他们一起训练出来的高手,也是前段时间才混进宫里去的,而原来的小李子早就变成了剑下亡魂,当然,这不得不佩服东方玉的易容之术了,他做出来的面皮,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身处在宫中的万贵妃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传国玉玺,心中不免着急,但是却也无济于事,最终,只好按照工部大人,也就是自己的娘家哥哥的意思,造了假诏书,来蒙骗世人。

    而同一时间,皇帝也在怒急攻心下,口吐鲜血,无疾而终……

    皇帝突然的暴毙,更加的是弄的人心惶惶,不过好在皇帝驾崩之前拟好遗诏,立二皇子轩辕夜为新皇,三皇子及党羽虽然心中不服,但是二皇子有遗诏在手,他们也是毫无办法。

    所以皇帝入葬皇陵之后,为免夜长梦多,万贵妃便主张让轩辕夜尽早登基……

    登基之日,轩辕夜一身明皇色龙袍加身,将他本就清俊的俊颜衬托的更加英气逼人,在太监与几名宫女的陪同下,他们一行人快步向金鸾殿而去……

    而母凭子贵的万贵妃,如今已成为太后的她,此刻也是一身正红色红袍,上面绣制着栩栩如生的凤凰图案,一张本就明艳的脸上化了非常浓艳的妆容,看上去虽然漂亮,但是却多了一丝妖气,让人很是不喜欢,她一双如玉般的手上,戴着长长的护甲,远看,和一个老巫婆有得一拼,可是她自己却不自知,因为做了皇帝的妃子这么久,从来就没有如今这般的让她感觉风光无限,就连那个平时总是高人一等的皇后,都得对自己礼让三分,想想就觉得解气……

    金鸾殿中站满了文武百官,都在等着新帝的到来,许久之后,一道尖细的嗓音响起:“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两宫太后驾到……”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文武百官赶紧齐齐跪地,声若红钟般:“臣等参加皇上吾皇万岁 万岁 万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 千岁 千千岁,皇后娘娘千岁 千岁 千千岁……”

    轩辕夜走到龙座之上坐定,皇后以及两宫太后在另一侧坐下,随即轩辕夜看着众位大臣道:“众位爱卿平身……”

    却在这时,一道嘹亮的声音响起:“轩辕夜,你害死父皇,假拟遗诏,妄图想要篡位,你该当何罪。”听到这道声音,众人齐齐向殿外望去……

    只见三皇之轩辕俊快步向金銮殿而来,而他的身边,还有已经退居多前的前丞相秦大人,秦大人辅佐过三朝皇帝,可谓是德高望重,一般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根本就请不动他老人家的到来。

    所以,当看到他们的到来,轩辕夜忍不住的心中开始慌乱,随即有些紧张的看向万贵妃,万贵妃回以他一个安慰的眼神,随即对着轩辕俊道:“轩辕俊,夜儿是明正言顺的新皇,你就算是再忌嫉也无用。”

    轩辕俊哈哈一笑道:“是吗?那么请问贵妃娘娘,既然父皇将皇位传给了轩辕夜,那么传国玉玺可在?你敢不敢将遗诏拿出来,让秦大人过目一番?”

    听到轩辕俊步步逼人的话语,万贵妃愤恨的怒视了他一眼,随即道:“怎么?遗诏在坐的大人们几乎都看过了,你是不相信各位大人的识别能力?还是你想做什么?”

    轩辕俊听到她狡辩的话,微微一笑,随即道:“所谓真金不怕火炼,既然贵妃娘娘如此断定遗诏是真的,那又何必怕秦大人看一眼呢?”

    而听到他们的对话,下面的大臣也开始交头接耳,因为他们不敢相信万贵妃敢做假遗诏,所以他们当时也是匆匆一憋,哪敢真的盯着细看,所以当听到轩辕俊的话之后,他们也忍不住的在心里打鼓,也许真如他所说也说不定呢。

    所以事以至此,要想堵住悠悠众口,万贵妃只好将遗诏拿了出来,让太监交给秦大人,心里暗道,希望秦大人不会看出来才是,只是她的想法完全的破灭了,不需片刻,秦大人便举起手中的遗诏对着众人道:“老夫以老夫项上人头担保,此遗诏绝非真品。”

    秦大人话落,全场一片哗然,而轩辕俊却哈哈一笑道:“万贵妃,轩辕夜,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伪造遗诏,这可是死罪。”

    虽然事情败露,但是万贵妃还是想拼死挣扎,随即她伸出戴着长长护甲的玉手,指着轩辕俊道:“你胡说,轩辕俊,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对于万贵妃发疯一般的指控,轩辕俊没有做任何理会,因为此刻,沉默便是最明智的选择,所谓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而轩辕夜此刻却颓废的坐在地上,刚刚那威严的气势也是一扫而光,仿佛那个刚刚坐在龙座之上俯视苍生的人并非是他一般……

    最终,毫无疑问,二皇子与万贵妃假传遗诏,毒害皇上证据确凿,最终被叛斩立决,而老皇上只有三个儿子,太子毒发身亡,二皇子被斩,现如今不管愿与不愿,皇位也只能落在三皇子的手中,所以就这样,三皇子非常顺利的继承了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