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秦语嫣的悲哀

    更新时间:2017-07-12 07:42:09本章字数:3275字

    一场风波就此揭过,虽然新皇已登基,但是如今的天启国已经今非惜比,内忧外患不断,让初登大宝的轩辕俊感觉是一阵焦头烂额,本以为自己当了皇帝便可以呼风唤雨,可是到头来什么好处没捞着,反而破事一大堆,除了一个皇帝的位置,什么也没有。

    不过这还不是重点,因为自己当初为了请到秦大人为自己出山,他不得已,偷偷的设计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将秦大人的孙女语嫣骗上了自己的床榻,最终珠胎暗结,逼不得已只好下嫁于他,而那时的他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所以语嫣为了帮助他争夺皇位,以死相逼,才换来了秦大人的出山,秦大人虽然帮他夺得了皇位,但是至此之后,便不愿见他,与他画清了所有的界限。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恨,这个死老头,真是不识好呆,如今朝中已无可用人才,左丞相因太子一事心灰意冷,辞去了丞相一职,工部大人与二皇子连坐,一同处斩,右丞相又是一个顽固不化之人,现如今这样的局面,让自己这个皇帝坐的真的是憋屈,这个老东西他不但不帮自己,反而还对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真是太可恨了。

    却在这时,已被册封为皇后的秦语嫣举止优雅的来到御书房,吩咐宫女们将手中的参汤放下,随即便让她们退了下去,抬起头当看到轩辕俊紧皱的眉头时,她有些担忧的道:“皇上,是有何事在烦忧吗?”

    轩辕俊叹息一声,一把将上前的秦语嫣拥入怀中,随即握着她的纤纤玉手道:“朕正在烦心朝中官员任职一事,毕竟朕刚登基,有一些事情还理不清头绪,本想请你祖父来帮朕,可是他却……哎。”

    听到轩辕俊的话,秦语嫣心中愧疚,随即紧紧的靠在轩辕俊的怀中,伸手搂着他的脖子道:“皇上,是臣妾不好,没有帮上你的忙,可是如今……如今爷爷他因为上次的事情,连臣妾都不愿意见,所以……”

    她的话还未说完,轩辕俊一改刚刚的温柔,随即淡莫的道:“朕还有很多奏章要批阅,你先回去休息吧。”

    对于轩辕俊突然的变化,语嫣心中虽然难过,但是还是微微一笑看着轩辕俊道:“夜已深,皇上也早点休息吧,臣妾告退。”话落,她便举步离开了御书房。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轩辕俊冷冷一笑道:“本以为你是一枚不错的棋子,现在看来朕真的是看错了,原来秦大人的孙女也不过如此……”

    而离开的语嫣,回头看着御书房的方向,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失落,当初本以为找到了一个懂得珍惜自己的人,可是到头来,他不过就是利用自己罢了,如今他看着自己毫无利用价值,便对自己如此冷漠,想想都觉得可笑,也许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真心爱过自己吧,可自己却傻傻的相信了他的誓言,为了能够让他得偿所愿,居然以死相逼爷爷,自己真的是傻的可以,想到此处,她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便快步向自己的宫殿而去……

    回到凤仪宫,秦语嫣翻来覆去如何也睡不着,想着他们第一次的相遇,他是那样的英姿帅气,想到他不顾一切的营救自己,因此还受了不小的伤,当时她的一颗心便遗落在了他的身上,所以在之后的日子里便经常与他偷偷幽会。

    那时的他,总是喜欢抱着自己,对自己说:“嫣儿我会永远爱你,让你做这天下最尊贵最幸福的女人。”

    当时的自己也相信了他的话,并对他完全的闯开了自己的心扉,还不顾世俗礼法将自己的身子给了他,可是现在,孩子还没有生下来,他的心便已经变了,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还是他从始至终真的只是把自己当一件工具来利用,想到种种可能,秦语嫣突然觉得特别的害怕,在这若大的深宫之中,如果没有了帝王的宠爱,那自己最终会是怎样的结果呢?不行,她一定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想到此处,她对着宫女月如道:“月如,陪本宫回一趟秦府。”(月如是秦语嫣从娘家带来的丫头)

    月如看看了天色,随即道:“娘娘,现在已经深夜,如果回去的话……”

    月如的话未说完,秦语嫣拍了拍自己的的额头:“哎,都怪我一时着急,没事了下去休息吧。”

    看到她如此,月如有些怜惜的看着她道:“娘娘,您这样……”

    “月如,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如今的我已经没有了退路,不管如何,我都要为自己争取一把,所以,你不必多言。”

    月如点点头:“娘娘早点休息吧,奴婢告退了。”

    秦语嫣点点头:“嗯。”

    第二日一早,秦语嫣便与几名宫女一起出宫向秦府而去……

    御书房

    小德子快步走到轩辕俊的身边道:“皇上,皇后娘娘出宫了。”

    听到小德子的话,轩辕俊微微一笑:“朕知道了下去吧,记得配几个人暗中好好的保护皇后娘娘。”

    小德子领命,便退了下去。

    看着小德子离开的背影,轩辕俊冷冷一笑:“语嫣,你到底有没有价值,这就看你自己了……”

    秦府

    因为秦大人贵为三朝元老,所以在退居之时,皇帝感念其劳苦功告,特赐了一座非常大的府邸,底邸位于京城繁华之地,所以不需多久,秦语嫣便回到了秦府,因为事先没有通知,秦府上下根本就不知晓此事,所以当她到达之后,秦府上下一干人等才急急忙忙的出来相迎,其中也包括自己的父母。

    看着下跪的众人,秦语嫣快步走到秦大爷和大夫人的面前将他们扶起来道:“爹,娘,你们快起来,这样不是折煞孩儿了吗?”(秦大人虽为三朝元老,但是却未让自己的后代考取功名,而是从商)

    秦大爷和夫人站起身来,看着如今贵气逼人的女儿,眼中露出了欣慰之意,随即秦大爷看着秦语嫣道:“你如今贵为皇后,这该有的礼数自是不能少的,娘娘请进。”

    秦语嫣微微一笑,随即扶着秦妇人向府中走去,一边走一边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在自家人面前,这些虚礼便没必要去计较了。”

    秦夫人拉着秦语嫣的手,随即看着秦大爷微微一笑:“老爷,嫣儿说的是。”

    说笑间,他们便已进入了秦府会客的大厅,看着熟悉的环境,秦语嫣感慨良多,许久之后他看着秦妇人道:“娘,怎么没有看到祖父呢?”

    大夫人叹息一声道:“你祖父前几天便离开了秦府,说是想一个人出去走走,我们多加劝阻,但也无济于事。”

    “什么?祖父离开了?”

    大夫人点点头道:“是啊,走了有五六天了,嫣儿,你找你祖父有事吗?”

    听到母亲的问话,秦语嫣微微一笑:“没事,女儿就是许久未见他,想他老人家了,而且我是想来和祖父陪不是的,上次的事情,女儿做的确实不妥,所以特来向祖父请罪。”

    大夫人叹息一声:“不用了,如今你过的好,我们都为你高兴,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嫣儿,最近可有害喜?”

    听到大夫人的话,秦语嫣心中苦笑,不过面上却道:“没有,孩子很听话,娘不必担心。”

    因为秦大人不在的缘故,最终秦语嫣只是和大夫人和秦大爷聊了一些闲话家常,便回到了宫中……

    得知秦语嫣回宫的轩辕俊,非常高兴的打算前去凤仪宫去见她,只是当看到秦语嫣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用细想,也知道结果,随即便冷哼一声,转头向自己新纳的御使黄大人的女儿黄莺的紫霞宫而去……

    看到他的背景,秦语嫣,本想和他请安,可是随即轻轻一叹,便向自己的凤仪宫而去。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黄莺,当看到轩辕俊来到时,赶紧上前相迎,随即,微微一福身,声音甜美的道:“臣妾参见皇上。”

    轩辕俊微微一笑,伸手将她扶起道:“莺儿免礼。”

    黄莺娇媚一笑,温婉的道:“谢皇上。”话落,她便身形娇软的倚在轩辕俊的怀中。

    对于黄莺的主动投怀送抱,轩辕俊也是来者不拒,毕竟自己的新欢也就秦语嫣和黄莺两人,秦语嫣已经身怀有孕,又不能侍候自己,再加上最近心情烦燥,他也没什么心情,所以已经禁,欲多时,如今温香软玉在怀,他岂能坐怀不乱。

    一番缠-绵之后,黄莺睁开如水般的双眸看着轩辕俊英俊的侧颜,脸上是化不开的柔情,曾几何时,她哪曾会想到能够成为他的妃,可是如今她不但成为了她的女人,而且他还如此的宠爱自己。

    轩辕俊看着黄莺看向自己那爱恋的眼神,心中是无比的自豪,随即伸手抚摸着黄莺的俏脸道:“莺儿,你好美。”

    听到轩辕俊的夸赞,黄莺俏脸微红,随即便娇羞的低下了头,看到她如此小女儿家的一面,轩辕俊心下微动,便再次低头吻住了那张鲜艳的唇瓣,很快的房间之中再次响起了少儿不宜的声音……

    黄莺,本因上次苏樱雪的事情对自己的名誉有所影响,所以被别人退婚,后来哪曾想,居然被皇上看中,并纳入宫中为妃,所以不管是黄莺本人,还是黄御吏,都是喜上眉梢,对于轩辕俊也是忠心有加,因此更加的得到了轩辕俊的看中。

    而此刻的苏樱雪却没有闲着,她暗中派人采用当年陈胜吴广的方法,利用古人的迷信说法,将一些有损天启的字条放进了鱼腹中,只待有招一日被百姓们发现其中奥妙,将之传扬出去,那便是自己揭竿而起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