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流产

    更新时间:2017-07-13 07:47:38本章字数:3335字

    黄莺满面春风的将轩辕俊送走,随即便转身回了寝宫,而对于她的作息习惯,宫女们都已知晓,所以不需要她的吩咐,便自动的退了出去,看着所有人都退了下去,黄莺快步走到香炉边将刚好燃完的香灰快速的装到一个袋子里,随即便悄悄的放在床下的暗格里,当将一切都处理好之后,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便优雅的躺在了床上。

    躺在宽大的床榻之上,黄莺的脸上露出了明媚的笑容,真的很感谢紫薇,如果不是紫薇介绍了那个道人给自己,自己哪能弄到如此好的合-合香,没有这个,她可不认为自己可以留住轩辕俊的心……

    早朝结束之后,轩辕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头,最近怎么了,总是感觉神情恍惚,难道是房-事过度,这也不可能呀,自己正值年轻气盛,就算是每日与莺儿欢-好,也不至于如此的疲惫呀,而且最近自己又喝了那么多的大补汤,也不应该如此,却在这时,传来小德子的声音:“皇帝,皇后娘娘求见。”

    几日未见秦语嫣,轩辕俊都快忘记了她的存在,虽然宫中有规定,每月的初一、十五皇帝必须要去皇后的宫殿,可是每次他一想到黄莺那妖-娆-魅-惑的模样,他便不由自主的向黄莺的紫霞宫而去,想到自己最近对她的冷落,心中多少有些愧色,随即对着小德子道:“让她进来吧。”

    许久之后,秦语嫣娉婷而来,今日的秦语嫣一改以往的清新素雅,一身正红色的衣裙,将她本就精致的小脸衬托的更加的妩媚动人,来到轩辕俊的面前,她非常得体的微微施了一礼,随即道:“臣妾给皇上请安。”

    看到她如今微微隆起的肚子,轩辕俊脸上露出一抹柔和之色,随即道:“坐下说话吧。”

    秦语嫣受宠若惊的道:“谢皇上。”

    坐好之后,秦语嫣看着这个自己爱极了的男人,心中是说不出的感觉,几日不见,他的脸色看似有一些差,不过当想到宫女的禀报时,她心中叹息一声,每日与那个黄莺在一起寻欢作乐如此也正常,心中虽然伤感,不过毕竟夫妻一场,看着他身体每况愈下,心中不免也有些担心,随即她关切的道:“皇上,臣妾看你脸色很差,要多注意休息才是。”

    本是好意的一句话,可是听在轩辕俊的耳中却多了一抹忌嫉之色,随即他抬起头看了皇后一眼道:“谢皇后挂心,朕的身体很好。”

    听到他的有些冷硬的口气,秦语嫣俏脸微微一变,不过只是稍许,她便看着他道:“即是如此,那臣妾便放心了。”

    秦语嫣本来提前准备好的一大堆话想要和轩辕俊说,可是现如今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许久之后,她站起身来看着轩辕俊道:“皇上,没什么事的话臣妾便告退了。”

    “嗯,下去吧。”

    看到他对自己的淡漠,秦语嫣心痛的无以复加,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即如此,自己又何必执着,想到此处,她便毫不停留的离开了宫殿……

    黄莺本就是不容人之人,所以正值得宠之际,她便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包括皇后娘娘秦语嫣,而以然心死的秦语嫣对于她偶尔的出言不逊,也并未当回事,她只想将这个孩子安安稳稳的生下来,便心满意足了,其它的人和事与自己无关,只是就算这么一个小小的心愿,她也无法实现……

    若大的寝宫之中一股好闻的檀香味弥漫四周,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闻着好闻的香味,黄莺看着一个太监打扮的男子道:“道长,这个香真的可以让人滑胎吗?”

    男子微微一笑,看着黄莺如花似玉的俏脸道:“贫道的香,世间独一无二,娘娘不是试过了吗?”

    听到道士的话,黄莺俏脸一红,随即微微一笑:“这是自然,不然本宫今日也不会冒着危险来宣你进宫了,不过本宫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道长。”

    “娘娘,但说无妨。”

    听到男子的话,黄莺也不迟疑,随即看着男子道:“本宫被皇上恩宠这么久了,不知为何,至今都未能怀孕,道长有何高见?”

    听到黄莺的话,男子眼神微闪,随即道:“娘娘莫要担心,怀孕之事切莫心急,您只要放宽心,怀孕那是迟早的事情。”

    “道长有所不知,本宫现在年轻,如果不尽早怀孕,万一哪天皇上厌倦了本宫,那本宫岂不到时什么也得不到。”

    听到黄莺的话,道士走到黄莺的面前微一抬手,随即邪肆的一笑道:“其实想怀孕也可以,只是……”话未说完,黄莺只感觉全身猛然间一阵异样的感觉滑过,随即身体便感觉软绵绵的没有了力气,而这时,男子却适时的将她抱入怀中欲向床边走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黄莺一时手足无措,当反应过来之时,她看着正在自己身上四下游走的大手怒瞪着男子,声音绵软的道:“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男子微微一笑,并未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她道:“娘娘,贫道不妨告诉你,你给皇上用的香,闻久了便会失去生孕的能力,所以……所以你想要怀孕,只能贫道来帮你,不然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怀孕……”

    听到他的话,黄莺微微一愣,随即绵软的推着男子道:“可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

    道士微微一笑:“谁让你长得这么诱人呢,从第一次看到你,我便想着有一天一定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什么?你这个禽兽,你怎么可以这么大的胆子?你就不怕本宫让皇上斩了你的头……”

    她的话未说完,道士冷冷一笑:“如果娘娘想这么做也可以,贫道不介意将你对皇上用的手段告诉皇上,让皇上知道你一直以来都在毒害他。”话落,他便毫不迟疑的将黄莺身上最后的屏障全部解除……

    黄莺欲哭无泪的接受着他对自己的所求,是自己太自以为是,结果却着了这个臭道士的道,如今也只能任他摆布,不过随即一想,那又如何,如果自己能够怀有身孕,那不是可以母凭子贵,想到此处,她微微一笑,不再挣扎,反而配合着男子的动作……

    看到她如此,男子心中冷笑,天下的女人都是贱,在利益面前,她们可以不顾一切,即如此,自己何不好好的利用一番,想到此处,他便低头吻住了那张诱人的樱唇……

    而他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却被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子看的清清楚楚……

    苏樱雪听到暗卫的报告,也是惊了一下,随即冷笑,皇宫之中如此龌龊之事也算不足为奇了,不过这样也好,等到一切水到渠成,一旦揭露,对于天启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想到此处,她看着暗卫道:“继续监视,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即可。”

    暗卫得令,便快速的退了下去……

    秦语嫣懒懒的躺在软榻上,享受着难得的清静,却在这时,一个宫女端着托盘走到秦语嫣的面前道:“娘娘,这是新进贡进来的香,您看喜欢哪一种味道,奴婢为您点上。”

    秦语嫣本是一个爱香之人,所以听到宫女的话便在其它宫女的搀扶之下坐了起来,只需一眼,她便相中了其中一盘造型独特的香,这款香款式新颖,颜色各异,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秦语嫣接过那盒香低头轻嗅了一番,是自己最喜欢的梅花香味,清闲淡雅味道独特,随即便看着宫女道:“就这个吧。”

    宫女接过香,便放到香炉之中点燃,很快的,好闻的梅花香味便布满了整个宫殿,秦语嫣微微一笑,便继续躺在软榻之上闭眼假寐,朦朦胧胧间,她突然感觉小腹一阵接着一阵的绞痛传来,随即便清醒了过来,她还来不及呼救,接着便有一股液体从她的身下流出,感受到胎儿在慢慢的离开她的身体,她急迫的呼喊着:“来人,快来人啊……”

    当宫女们跑进来之时,秦语嫣早已因疼痛而晕厥过去……

    不需多久太医便赶了过来,而闻风而来的还有轩辕俊,这毕竟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决不容有失,想到这里,他有些焦急的看着为秦语嫣把脉的太医。

    许久之后,太医双膝跪地声音有些颤抖的看着他道:“皇上恕罪,小皇子不保……”

    “什么?你给朕再说一遍?”

    太医继续颤颤歪歪的道:“小皇子已经……已经……没了”

    听到太医再次的确认,轩辕俊冷冷的道:“来人,让所有人为小皇子一起陪葬……”

    听到他的命令,太医苦苦哀求道:“皇上,求您饶命呀,微臣也无能为力……难道您不想知道娘娘为何滑胎吗?”

    听到太医的话,让陷入愤怒中的轩辕俊立刻冷静了下来,随即道:“说。”

    太医赶紧道:“微臣进来之后,便闻到了奇怪的梅花香味,如果微臣所料不错,一定与这香有关。”

    轩辕俊立刻吩咐宫女将香拿了过来,太医走过去,低头闻闻了道:“皇上,没错,此香中含有大量的麝香,所以才会使娘娘滑胎。”

    听到太医的话,轩辕俊冷冷的道:“来人,将凤仪宫所有的宫女交到刑部,由刑部彻底此事……”

    就这样,一干宫女还来不及喊冤,便被强行的带到了刑部……

    看着晕迷中的秦语嫣,轩辕俊叹息一声,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凤仪宫,独留此刻一室宁静……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日,秦语嫣抚摸着平坦的小腹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宁静,她的孩子没了,没了,将她唯一和皇上的一点联系也断了,呵呵,真是可笑,也许自己从头至尾就是一个笑话……

    许久之后,凤仪宫传来了一阵接着一阵的大笑声:“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