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姐妹交心

    更新时间:2017-07-15 07:03:01本章字数:3567字

    一日,正当苏樱雪和属下们商量着接下来的安排时,一名侍卫快步走入宫殿,随即非常恭敬的双膝跪地道:“启禀主子,有人要见你,说是您的亲戚。”

    苏樱雪抬起头努力思索了一番,心中不由好奇,她在天启国难道还有什么亲戚吗?她怎么不知道呢?随即一想,也许是什么乱认亲戚的也说不定,毕竟这年头,想要混水摸鱼之人不在少数,她可没有闲工夫去应付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想到此处她看着侍卫道:“不必理会。”

    听到她的吩咐,侍卫便转身离开,只是不一会儿便又反转回来,稍做犹豫,随即看着苏樱雪道:“主子,她说她是您的妹妹苏樱落,她还说了,如果见不到您,她是不会离开的。”

    听到侍卫的话,苏樱雪终于想起来,她还有这么一个妹妹,如果她不来找自己的话,自己早就将她忘得一干二净了,自己向来对于不在意的人,一向都是不去理会的,只是她现在来找自己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找死不成?想到这里,她便对着侍卫微微一笑道:“带她进来吧。”

    片刻之后,侍卫便带着一个满身污垢的女子出现在了苏樱雪的面前,看到这样的苏樱落,苏樱雪一时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如果不是她来找自己,走在大街上,她还真看不出来她就是苏樱落,如今的她,哪里还有当初的光鲜亮丽,一身破烂的衣裙,仿佛是几个月都没有洗一般,而曾经一头乌黑如丝的秀发,此刻也如干草一般发黄发暗,莹白如玉的皮肤,也变得干燥发黑,看到这样狼狈的苏樱落,苏樱雪忍不住地皱了皱眉,这还是那个曾经在自己面前一副高高在上的苏樱落吗?这完全就是一个乞丐婆子嘛。

    而蓬头土脸的苏樱落,当看到一身红衣如火的苏樱雪气派十足的坐在龙椅之上时,立刻眼睛一亮,当初听别人说,是苏樱雪灭了天启国的时候,她还有一点不相信,总觉得别人是在故意造谣,因为在她的心中,苏樱雪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厉害到这种地步的。虽然不信,但是迫于无奈,她只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找她,而直到现在,她才终于明白传言非虚,那个曾经备受自己欺负的苏樱雪,真是那个灭了天启王朝的第一人。

    此刻苏樱落的内心是震憾的,同时也是激动的,随后她顾不得其它,赶紧走到苏樱雪的面前道:“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话落,她便委屈地哭了起来,完全就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欺负苏樱雪的。

    看着她这一副仿佛是受了多大委屈的样子,苏樱雪曾经对她的恨,也悄然的放了下来,如今苏樱落落到这般田地,也算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想想也没必要和她这样的人再去计较什么,想到此处,她看着苏樱落道:“你不是嫁给太子了吗?怎么会落成这般田地?”

    苏樱落吸了吸鼻子看着苏樱雪道:“别和我提那个好-色-成-性的太子,他在娶我之时,顺道娶了紫薇那个贱丫头,在紫薇的步步算计之下,哪有我的立足之地,他对我不好也就算了,居然不顾念夫妻情份,将沐王府上下全部关入天牢,还……还害死了他们……呜呜……。”话未说完,她便已泣不成声。

    苏樱雪看着她那一脸怨妇样,感觉也是很无趣,随即冷冷的道:“那你现在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没事儿的话就离开吧,我很忙。”

    听到苏樱雪毫不客气的下着逐客令,苏樱落立刻停止了哭泣,随即赶紧道:“姐姐,我也是走头无路了才来找你的,我知道以前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现在我真的很后悔,你让我留下吧,我真的没地方可去了,不然的话我真的会死在外面的,你不看在咱们姐妹一场,就算是看在父王的面上,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想到父王的惨死,苏樱雪难过的低下了头,自己并非大奸大恶之人,如今这个世间上也只有苏樱落与父王是有血脉关系的人了,如果她再有什么不测的话,父王在这个世上便没有后人了,想到这里,她便淡淡的道:“你留下来也可以,但是别怪我没有事先告诉你,最好安安分分的做人,不然的话,到时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听到苏樱雪答应让自己留下来,苏樱落的脸上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随即赶紧双指举过头顶,一副信誓旦旦的道:“姐姐,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如果有违誓言,我一定不得好死。”

    听到她的保证,苏樱雪看了她一眼道:“你好自为之吧,该说的我都说了,听与不听,便是你自己的事了。”

    随即,苏樱雪对着侍卫道:“带二小姐下去休息。”

    听到苏樱雪的吩咐,侍卫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随即非常客气的对着苏樱落道:“二小姐请。”

    听到侍卫的话,苏樱落微微一笑,随即赶紧紧随着侍卫的脚步向另一个寝宫而去……

    看着苏樱落离开的背影,苏樱雪心中是五味杂成,以她对苏樱落的了解,她绝对不是那种本分之人,不过看在她如今是父王唯一女儿的份儿上,她愿意给她这个机会,如果她本本分分的做人,将来她也不会亏待于她,如果她敢做出什么有违天道的事情,那么即使杀了她,自己也是做得出来的。

    正当苏樱雪陷入沉思之时,侍卫快步送来了一张密函,打开密函之后,苏樱雪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这封信是颜子墨写给她的,过几天,他便会来看她,想到不久之后便可以见到日思夜想的他,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属于女子该有的幸福笑容,也许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颜子墨才能给她带来如此的欢乐吧。

    接下来的几天里,苏樱雪很是忙碌,因为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善后的处理,而且她还要管理整个国家,最近她几乎忙的是焦头烂额,不过好在一切都井井有条的继续着,偶尔她也会抽时间去看看苏樱落,虽然不喜欢她,但是如今她也只能把对父王的愧疚,转到她的身上了,也算是对父王的一种弥补吧。

    因为宫里的人都知道苏樱落是苏樱雪的亲妹妹,所以宫女们对她都是尊敬有加,将苏樱落伺候的也是非常妥当,几日的时间里,苏樱落也从初次见她时乞丐的模样,恢复成了那个养尊处优的富家千金。

    看到如今的苏樱落,苏樱雪感慨万千,从目前她的言行举止来看,她似乎已经悔过自新了,不过这也是表面现象,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苏樱雪就不得而知了,她只在心里希望她能够好自为之吧。

    忙碌了一天,苏樱雪劳累的靠在贵妃榻上假寐,却在这时,听到一阵敲门声,苏樱雪皱了皱眉,不耐烦的道:“谁呀?”

    寝宫外想起了苏樱落的声音:“姐姐,我是樱落呀,听说你最近很累,刚刚我特意帮你炖了一盅参汤,希望你趁热喝下。”

    听到苏樱落的声音,苏樱雪,缓缓的坐起来道:“进来吧。”

    最近她们两人的相处方式,正在慢慢的改变,从最开始的互相不信任,到现在偶尔小聚吃顿便饭,或者是坐下来聊聊天,目前来看,他们两人最起码有一点像姐妹了,如今她已经放下了以前所有的不愉快,她也希望苏樱落学会真正的放下,她真的好希望她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那么父王在天之灵应该也会安慰吧。

    听到苏樱雪的声音,苏樱落缓缓地将门打开,随即端着一盅参汤缓步向苏樱雪走来,随后她将参汤放在桌子上,拿出一个小碗儿,帮苏樱雪盛了一碗汤,递到苏樱雪的面前道:“姐姐,趁热喝吧,我可是炖了一下午呢。”

    苏樱雪看了苏樱落一眼道:“樱落,幸苦你了,你也一起喝吧。”

    苏樱落也没有故作矫情,随即舀了一碗参汤,坐在苏樱雪的旁边,与她一起喝起来,不得不说苏樱落的手艺还真是不错,以前还真的没发现她居然炖得一手好汤,苏樱雪夸赞的道:“樱落,你炖的汤味道还真不错,都可以与御厨媲美了。”

    听到苏樱雪的夸赞,苏樱落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姐姐过奖了,我也是嫁给太子之后才学的,嫁给他不久之后,他便开始冷落于我,为了让他心里有我,所以我才学习的厨艺,希望在他的心中可以有我的存在。”

    随即,她苦涩一笑,继续道:“可是做再多也无济于事,对于一个整日流连在花丛中的男人,你即使付出再多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听着苏樱落叙述的往事,苏樱雪点点头道:“太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他怎么会为一个女人而驻足呢,樱落,你就把它忘了吧,也许有一天你也可以找到自己的真爱呢。”

    苏樱落明白苏樱雪只是在安慰自己,随即呵呵一笑道:“像我这样的残花败柳,谁又会真正的喜欢我呢?找到真爱我想都不敢想。”

    苏樱雪却不以为然的道:“那是因为你的缘分未到,真正的爱情,不会因为你是什么而去改变,相信我,只要你好好的做人,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好男人去珍惜你,爱护你的。”

    听到苏樱雪的话,苏樱落的眼中露出一抹希翼的光芒,她看着苏樱雪道:“真的会吗姐姐?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的感情吗?”

    苏樱雪伸手拉着苏樱落道:“相信我,会的,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你的真爱。”

    经过这次谈话之后,她们姐妹俩的感情,也越发的好了很多,她们从水火不容的局面,慢慢的变成了非常贴心的好姐妹,这也就是所谓的世事无常吧,凡事没有绝对。

    因为最近有些忙碌,苏樱雪感觉心情特别的烦躁,所以一个人来到一片竹林中吹起了玉笛,笛声悠扬,缠-绵-悱-恻,她用笛音诉说着对颜子墨的思念,想到不久之后就可以看到他,她的心情也开始渐渐好转。

    正当她吹奏的比较投入之是,一名侍卫,前来禀报道:“主子,有人找您。”

    苏樱雪看着侍卫道:“何人?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侍卫从怀中摸出一块玉佩,递到苏樱雪的面前道:“这是那位公子让属下交给您的。”

    看到那块玉佩,苏樱雪一改刚刚的淡定从容,随即激动地一把拿过侍卫手中的玉佩,便向寝宫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