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我的耳力

    更新时间:2017-06-01 14:31:48本章字数:2074字

    “说重点。”

    曾翠屏咽了咽口水,有些艰难地继续道,“蔷薇,你记不记得前天那个不排队交钱的男人?”

    我的脑海里立马浮现那张张扬的脸,忍住心里油然而生的反感,想专注去看电视,却发现画面早已定格,我一边去拿遥控器一边满不在乎地道,“关我什么事……”心里却已经明白了个大概。

    胡丽急急抢过话头道,“你猜猜他是谁。”语气有毫不掩饰的喜悦。

    我剜一眼胡丽,不耐得很明显,“管他是谁,以后最好别再提起他,让人恶心。”

    胡丽,“……”

    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

    胡丽把无线电话拿过来给我。

    电话里传来火羽的声音,“微微……你和石鹏程的事是个契机,看他对你有点意思,要不咱们就乘机配合配合他炒炒,你知道萧莲和彭佳玉吗?她们都是借石鹏程这个东风红起来的……”

    我静静听他说完,凉凉道,“她们是她们,我是我。”

    娱乐圈里的人有很多种,有人削尖脑袋往所谓的国际舞台上钻,但也有人只是把演戏当做养家糊口的职业。

    我属于后者。

     挂了电话,我招招手让曾翠屏过来,尽量把语气放轻松,“翠屏,好好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怕她有负担。

    曾翠屏的双手在衣角上擦了擦,道,“我……我有把刚才的报道录了下来。”她在我身边近一年了,但很少和我直接对话。

    我点点头道,“我瞧瞧。”曾翠屏做事认真细心,这一点我是很赞赏的,在她管理我的粉丝群时,会把凡是有关于我的报道,都拷贝备份,报纸上的新闻也会剪下来贴成一个小本本。

    曾翠屏把电视调成了录像,因为是早晨的新闻,拷贝的优盘她还没收起来。

    视频里,我带着口罩和同样带着口罩的男子,剑拔弦张地对持,偷拍者的距离不近,隔着一扇玻璃门只拍下我与他争吵的画面,没有内容,数不清的弹幕挤满了整个屏面。

    其中有一个红色字体的弹幕分外耀眼,“知情人:当天我亲眼听见他们二人争吵的内容,蔷薇要做掉肚子的孩子,石鹏程是赶去阻止。”

    在视频开始后的一分二十秒开始,这条弹幕一直以刷屏的姿态,流动贯穿在整个视频中。

    我笑了笑,看来我人缘真不是一般的差,出这么点事儿就有人迫不及待的踩我。

    视频定格在我和男子斗鸡一样的画面上,娱记八卦主持人尖脆的声音响起,“大家是不是没看清这两个人是谁呢,别急,广告过后,万能的娱小记就为你揭晓。”

    接着是二十秒的广告,是我代言的防晒霜。

    广告过后,是我走出医院大门坐上保姆车后,摘下口罩的画面。

    而那个口罩男子,在和我争吵的过程中,扯掉了口罩……

    从电视上看那张脸,眼里的邪气更显戏剧化,石鹏程不管是笑还是说话,左嘴角都会微微上勾,看起来像一个玩世不恭的浪荡子,事实上他也是。

    “石鹏程!”胡丽不满地瞪着我,“早知道前天就跟你们去了,那样我就可以和我的男神无距离接触了。”

    忽然,耳朵里传来几下指腹与按键触摸的极细微的声音。

    我尖着耳朵,默默记住按键所对应的号码,然后装作不经意地看一眼把手放在裤袋内的曾翠屏,她实在没必要这么小心,如果她光明正大地拿出手机,反而不会引起我的注意。

      我的目光似乎有隔空打牛的威力,只见曾翠屏一个趔趄,踢到了脚边的水瓶加湿器,她慌忙扶住那摇摆着的细长瓶颈,有一滴汗水从她的鼻尖滴落,屋里开着空调,她却一直在冒汗。

    我转过头不再看她,没有人知道我可以通过按键音阶的细微差别,知晓相对应手机上的阿拉伯数字,我曾用整个少女时代来等待一个未知的远方来电。

    那时还没有手机这个产物,村里只有一部电话,在村委会。

    出外的人们要打电话回家,都是打到村委会去,然后看村委房子的老爷爷就会用大喇叭通知谁谁去接电话,一次五毛。

    我没钱,为了可以免费,更为了可以随时接到电话,我一有空就去村委会帮忙扫地擦玻璃,为此还被误会年轻轻轻就懂得拍马屁,闹得胖嘟嘟的村长好几次给我塞糖果,让我坐着啥事都别做。

    那些日子,与我是美好的,因为那时的我满怀希望,我坚信只要乖乖的,就会等到来接我的人,我希望这个村子里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知道,我是有人要的,我不是被抛弃不是多余的。

    那些日子过后,我知道,爱你的人不会永远爱你,话也不是说了就会成为诺言,就是许过的诺言,也不一定会实现,有些话不是我愿意相信愿意坚持,就会成真,有些人不是我愿意等,就会到来。

    那些日子里,我的耳朵,记住了每一个电话按键声相对应的每一个数字。

    后来,我的耳朵又慢慢适应了手机的按键声。

    风晨霆经常给我新手机,但我没有给手机安电话卡,只有一款拍戏之余消遣玩的宾果消消乐,我不敢玩网游,怕忍不住花钱。

    “石鹏程还接受了娱记的采访,”胡丽转头望着我,她喜欢连名带姓地叫别人,从没想过对方会不会生气,“他说他会找机会认识你吔,微微,你可千万别急着拒绝,留个机会让我和他发生点联系……”

    联系?

    我冷冷盯着胡丽,“你有没有认真看完这段采访?”她是我发小,我对她的脾性实在是太过清楚明了。

    果不其然,胡丽愣了愣,呆呆道,“没有……”

    我的手指在遥控器点了几下,冷肃着脸,道,“那你现在安静下来,好好看全部视频,看完后,你若是还想和他有联系,我可以把你直接打包送过去。”

    “……”

    胡丽初初听完,没反应过来,裂嘴傻傻地笑,然,自小相随,我知她,她也知道我,因此她很快察觉了我眼眸里的寒意,赶紧垂下脑袋,低低应着,掏一块薯片扔进嘴里,“嚓嚓”地吃着,重新去看还在播放的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