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风晨霆的手机铃声

    更新时间:2017-06-02 15:49:50本章字数:2265字

    “翠屏,有件事我有点想不明白,”我说,期间语气稍做停顿,脸色显得冷肃了些微,“报道里并没有我们前段时间去医院的照片,翠屏,你怎么会知道他们拍了我们前次去医院的照片?”

    “还有,那些照片在哪里?”我说。

    阳光透过窗台上的纱帘,光影如梦,我就那么毫无情绪的看着曾翠屏,看得她有些局促不安,似乎她已经察觉到我的心思。

    我嘴角勾起一抹轻淡的笑,只是一直看曾翠屏。

    “我……也是听一个当记者的朋友说起过,照片没看到。”曾翠屏声音很低,她的双手紧紧交握着,指节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发白。

    但是她坚持和我对视,目光却闪烁不定,我猜想,她的手心里定然全是汗水,不经常做亏心事的人,容易心虚。

    我有点遗憾地想,我又不是一线,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在街上闲逛,狗仔们对我出现根本没啥兴趣,我的消息拿出去卖完全值不了几个钱。

    曾翠屏若事前有和我交流,或许我能让她达成所愿,不过,又有谁会告诉要对方,自己要拿她的行踪和日常换钱?

    我对自己幼稚的念头报以无奈一笑,继而又想起另外一个问题,曾翠屏为什么这么做?缺钱?不能啊,据我所知,曾翠屏可是被一个土豪金主包.养了的。

    一个为了曾翠屏上班方便,直接在我楼下给她租一套房子的人,会让曾翠屏缺钱用?这个小区可不是一般土豪能住进来的。

    不过如果曾翠屏不是为了钱,那她为了什么?

    近一年多的相处中,曾翠屏虽然和我不怎么亲近,但她与韩冰和胡丽的关系很是不错,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曾翠屏这么做?

    忽然记起前几日我洗澡的时候,胡丽在外头问曾翠屏为嘛偷看……要是她录下了我洗浴的照片,那我就丢大发了。

    再怎么不在意那些天花乱坠的娱乐报道,我也不能让自己没穿衣服的照片或者视频在网络上流传……我得想个办法,把曾翠屏的手机拿到手。

    就我这一会走神的功夫,胡丽和韩冰已收拾得差不多了。

    胡丽左手一大袋右手一小袋地把韩冰买来的蔬果弄进厨房去。

    韩冰倒拎着扑喇着的大公鸡,经过曾翠屏面前的时候,用手肘撞了撞对着我发愣的曾翠屏,“喂,你发什么愣,来帮忙吖。”

    曾翠屏笑了一下化解自己的尴尬,跟韩冰进厨房去。

    我又坐了好大一会,脑里一直纠结着的问题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得到解答,索性随了她去,不再费精神去探究。

    转头看,晴空如洗。

    我起身,慢步到阳台上。

    这个小区里的住户非富即贵,当初风晨霆买这套房子的时候,就是看中这一点,按他的话说,这里的住户普遍注重个人隐.私,不会搬弄是非……然而阳光再热烈,总有无法被照耀的角落。

    此刻小区的花园里聚了些人,三五成堆,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对着我房子的位置指指点点。

    我抹了下脸,在娱乐圈这么久,我已练就了一颗坚强的心脏,学会淡化别人怎么看怎么评论自己,可是这次,我不想躲了,躲莫须有的罪名,躲凭空捏造的事实。

    我压不下在听到那句“女人是商品”时,心里串腾而起的怒气,石鹏程嚣张的话和曾翠屏惊惶的脸,一直在我的脑海里交替,我来来回回踱步,想要借此来消去心里肆意生长的妖藤……

    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韩冰从厨房里探出身子,大声道,“对了,微微,风总刚才来电话交代了,他已经让火羽把今天的行程取消,新剧发布会你待会和他们视频就可以……”

    我慢慢地思考一会,而后快步走到座机旁,按了一下1号键,在按下那个键的时候,我的心莫名地揪起,电话里,王菲空灵的歌声响起,“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放弃我姓名……”

    然后,风晨霆好听的嗓音从线那段传入我耳内。

    “微微。”

    我自嘲地笑了笑,是意料之中却还会失落。

    我记不清有多久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了,因为我给风晨霆打一次电话,都是一次自我折磨。

    有时候我甚至希望风晨霆会忘记带手机,或者在厕所里蹲坑,那样他就会早一个字或晚一个字接,哪怕不接也行,但每一次他总是在铃声响到名这个字的时候接。

    刚刚发觉这个的时候,我想着是巧合,但当巧合的次数太过频繁,就会引起一定程度的好奇。

    好奇心,我向来不缺。

    有一段时间,我喜欢不按时间不按常理给风晨霆打电话。

    然而无论是半夜两点还是凌晨四点,抑或是刚放下又打过去……无一例外,他都会是在王菲唱到名这个字的时候,按下接听键。

    我想我可能有轻微强迫症,在某个方面。

      为这事,我没少给风晨霆制造过麻烦,更是放大胆子给他看过很多很多次脸色,也明里暗里示意过他换一首歌当铃声。

    但风晨霆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铃声愣是从认识他到现在一直没换过……于是我放弃了,我告诉自己,是我自己对电话按键过于敏感。

    但凡是人,总有这样那样的各色贱性,譬如把自己看得太重要,譬如以为对方吧自己看的很重要,再譬如以为对方的习惯是为了你专门而生。

    我想,我犯了最后一条。

    风晨霆连走路的间距都看不出差异,那么接电话的时间,也必然会精准到秒,我又何苦次次如此计较?

    想得都很明白,但我的情绪还是会被影响,不给风晨霆打电话,便是我防止心情受到干扰的最好手段。

    风晨霆倒是时不时的会在火羽在我身边的时候,给火羽打电话,然后让我顺带接听,对话的内容无外乎有没有穿暖有没有吃饱有没有感冒之类。

    对我来说,只要不主动给风晨霆打电话,我也是不排斥与他通话的,总感觉他突然变得有点絮叨,连聊个啥时会下雨,都要和我探讨上半天。

    有时候,我懒懒听着,甚至会应胡丽的要求,免提让胡丽也感受感受风晨霆玉笛般悦耳的声线,或许是韩冰和风晨霆太过熟悉,韩冰从不曾加入我们。

    有时候,我又觉着该庆幸风晨霆不肯换掉铃声,因为这样,我就不会用诸如牙膏不好用这样的借口,给他打电话……也就避免让风晨霆发现一个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的自己。

    或许是这次我沉默太久,风晨霆的音调起了些微变化,“微微,微微,你还在听吗?”

    风晨霆的声音透过电波像音乐般流动,按胡丽的说法就是,风宸霆的声音会让听的人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