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淡淡迷迭香

    更新时间:2017-06-03 16:37:31本章字数:3191字

    我喉咙略略发涩,微渴,于是伸舌头润了润唇,“风总,和片方说一下,发布会我要去!”

    线那端好大一会没有回应。

    我已经想好,如果风晨霆问我为什么,我就告诉他,我没有很认真在意发布会,我对趁发布会落脸没兴趣,但我这次如果不去,会被有些媒体说成是已经被石鹏程bao养,或者是因为打胎得了石鹏程一大笔钱,或者是其他更多五花八门的臆想。

    半响后,听到风晨霆温柔到不真实的鼻音。

    “好。”

    风晨霆挂断电话好久,我还握着电话筒发呆,就这么答应了?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我游魂般踱到窗边,楼下八卦的人们已经散去……莫名地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我对风晨霆一无所知。

    风晨霆的家世和背景我全不知道,他从不提起他的家世背景,我也没问,我有自知之明,他是我的老板,我是他赚钱的工具,哈,说工具有点难听,我是他的摇钱树,一颗用青春做陪的摇钱树。

    然,岁月如梭,年华渐逝。

    再过一年,我将三十……

    午饭后,趁着负责洗碗的曾翠屏在厨房里卖力洗刷时,我支开胡丽,和韩冰咬了会耳朵后,带着胡丽出门。

    “胡丽,好好开你的车!”我躺在后座上对胡丽道,出门不过五分钟,胡丽已经从后视镜里打量我十几次了。

    “哈,哈,”胡丽打着哈哈,转了一下方向盘,又瞄了瞄我,还是忍不住了,“微微,每次有发布会,你都恨不得主办方把你忘记,今儿怎么反倒往枪口上撞了?”

    我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懒懒地道,“你有意见?”我本已安排好,但不知道为什么,胡丽这么一问,我忽然觉得那里不对,可一时半会儿的又说不上来,然而几个小时后发生的事,让我决定以后做事要听从自己的直觉。

    后视镜里,胡丽的嘴扁了扁,道,“切,我能有什么意见啊,我就是……觉得你今天起床的时候,忘记带脑子了。”

    我知道她不开心,今日,我把本属于她守家的“重任”交给了韩冰,却让她来开车,像这种随便交换职责的事儿,我没有提前跟她说一下,但……我做决定什么时候问过她的意见?

    我看着嘟着小嘴的胡丽,忍不住起了戏耍的心思,上身朝前座俯近,道,“你说的很正确,这样吧,待会回去,你要好好帮我找找脑子哈。”言罢,我故意在胡丽耳边吹了一口气,而后惬意地靠回后座椅背,看着胡丽腮边的发丝飞扬出去又回落。

    胡丽呆了呆,然后缩了缩脖子,“坏蔷薇,哼。”鼻子里哼着,嘴角却挂起了笑意,心情亮堂起来,嘴里开始合起了车载音乐的节拍,身子也跟着节奏摇摆。

    胡丽是个容易满足的妹儿,对她丁点好,她便会忘记你之前对她的所有不好,或许正是这样,让我在自以为对她好的时候,理直气壮。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有些时候,你以为的好,在别人的眼里,或许是坏,更有居心叵测的人,会引导不明真相的路人,来攻击你。

     胡丽忙着打电话确认发布会的地址,然后导航什么的,我窝后座玩消消乐,我被卡在一百六十六关,我已经玩了两天过不去,今天也不例外,我用光了道具和彩虹,丢下手机,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

    我听到导航里的女声在建议找车位。

      我四下里查看,然后敲一下没减速意向的胡丽的后脑勺,指了指右手边,笑骂,“这位司机师傅,可否看见那儿有个停车位?”

    胡丽回头瞪了我一眼,放慢车速,略略探出脑袋看了看,“早看见了,但是这里离主办的场地有点远,我们这么走过去会被发现。”

    我早已准备好口罩和帽子,正着手给自己装扮,“我们小心点,没事,手脚快点,不然一会车位被别人占了。”边说边拉开车门。

    “先别下车,让我把车停好。”胡丽没想到我会在车还没停的时候就下车,吓的差点叫起来,却碍于周围人多,只得边加快倒车边叨叨。

    街上比往日拥挤,车多,人更多。

    每一次和路人的轻微触碰都能惊出我一身汗,紧张且刺激,我大步朝主办场地的方向走,身边的人都和我一个方向,也就少了逆向的麻烦。

    胡丽一路小跑着跟在我的身后。

    在距离主办场地大约五十米的时候,胡丽忽然低低叫起来,“微微,你看那是什么?”

    我收住脚步,抬高帽檐眯眼瞧去,是电影的宣传海报,这一次的导演是名导,据说资金很是充足,因此给三个主演都配了单独的画报,或许是钱钱多了些,居然也给我这个女配做了一张。

    我略有近视,以为胡丽说的是这个,压了压帽檐,继续往前走,“别一惊一乍的。”

    胡丽紧赶几步,与我并肩而行,声音低的宛若耳语,“你没看见吗?你的画报前面,用好多好多的玫瑰,堆砌了一个巨大的心。”

    我顿了顿,刚刚我也诧异,这部戏的女主角是最近风头正劲的票房女王彭佳玉,怎么她的海报前空落落的,倒是我的海报前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许多人,我还以为他们在讨论我在电影里的扮相。

    不知怎么的,我的心里反倒有一点不好的预感。

    说话的时间,我们已经走到玫瑰前,我瞧了个真切,“我有这么土豪的粉丝?”想我以甜美形象出道,粉丝多为学生,虽说近两年转战大银幕,慢慢地也在大学生群体累积了不少人气。

    虽然说现在我出现机场,也有三两粉丝接机,但如此大手笔的粉丝,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我的海报上,裙摆飞扬处,龙飞凤舞地画着几个字。

    没来由的,我的心里一紧,很想看清楚是什么人……然而隔太远,看不清写的什么内容。

    胡丽左右看了看,悄悄问我,“微微,我挤过去看看是谁。”

    我远远望向发布会高台的右侧,冷冷道,“不必了。”我边说话边扭头就往回走。

    胡丽在身后急急地叫,“微微,微微,你怎么走回去了?台子在这边啊……”

    我不理会身后胡丽的大呼小叫,快步朝停车的地方走,忽然眼前一暗,呼吸里,是熟悉的淡淡迷迭香的味道。

    我贪婪地呼吸,我喜欢迷迭香的神秘前调。

    来人轻轻把我拥入怀中,我没有看他,顺从地窝在他的臂弯里,他也没有说话。

    风晨霆很少出现在这么多人聚集的场所,但我知道是他,我往那怀抱里钻了钻,带了点不自觉的示弱,“风总,我忽然不想出席发布会。”

    “嗯。”风晨霆难得的温柔,他收了收双手,把我更紧地搂住,一米六六的我窝在一米八五的他怀中,被完全被裹住。

    只听得胡丽道,“来……来不及了。”她一激动就会结巴。

    随之,台上麦克风里传出一个高亢的女声,“蔷薇小姐请留步。”

    我转头,看到了从台子上飞奔而下的石鹏程,就在刚才,我看到那毫无章法的张扬手笔时,我的第六感告诉我,玫瑰是石鹏程送的,然后我发现他确实就在台上,因此我才临时改变。

    胡丽常常怼我,说我是个笑容甜甜,其实超级难接近的人,她虽然不是很聪明,但这一点说的特精准,记不起是在哪里看到,说是有些人对谁都好,但其实想走近她很难。

     一起合作的演员,若是第一眼不反感的人来搭话,我会礼貌回应,若是第一眼感觉不好,之后的相处就会是以我耍大牌的流言结束,我曾有六个月没有和同剧演员说过一句剧本之外的话的历史。

    而我对石鹏程,不仅仅是感觉不好,之前,只要是他的消息新闻,我是一概不看的,现在,我见到他的影子都会有一股莫名的怒火。

    但当下,我的眼里已看不见石鹏程。

    风晨霆搂着我,他的手臂很有力,隔着薄薄的白色衬衫,我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我感觉自己的脸快要被捂熟了,八年了,这是他第二次和我这么近距离,是他第一次当第三个人的面抱着我。

    第一次,是火羽带我见风晨霆的时候,那时我被火羽带到酒店包间,以为火羽是骗子,慌不择路逃跑的时候,撞进了风晨霆的怀里,然后抓住他的衣服,求他救我……

    不过对于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风晨霆有完全不同的说法,他说,那时是被我威胁,才“救”的我。

    我不在意这种言语上的输赢,我耿耿于怀的是,他给我两个选择赔偿他那套衣服,一年的片酬,或者十年的经纪合约。

    我斟酌再三。

    我大专学的是美术,唱歌五音不全,身高不到一米七,五官还算端正,虽然之前火羽信誓旦旦说可以让我年收入万元,(那时,我还没见过比一千更多的钱,)但我不相信自己能接到什么片子,说实话,那时的我根本没接触过表演。

    十年经纪合约,我不是很清楚什么叫经纪合约,但我知道十年时间不是一眨眼,十年,我的青春有几个十年?

    一年和十年。

    谁都知道十是一的多少倍。

    所以,我选择用一年片酬赔偿。

    风晨霆有很多资源,他安排火羽带着我到处跑龙套,从躺尸一天的群演,到有一两句台词的特约,我用了一年时间,这一年,我的床就是火羽的后车座,下车就是我开始工作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