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韩冰中毒

    更新时间:2017-06-04 16:49:06本章字数:3113字

    累不是问题,问题是我累着,却没有工资……在片场等戏发呆时,我有时会想,其实可以什么都不选,风晨霆还能拿我怎么办?反正我孤家寡人一个,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想归想。

    活照做。

    我不用管演什么,只要听火羽的安排就行,一年之后,风晨霆又和我签了十年合约。

    我会续签,一方面是因为风晨霆答应给我百分二十的利润分成,另外一方面,是我觉得好像蛮喜欢在别人的故事里,演绎爱恨情仇撕心裂肺生死离别。

    有些感情,可以掩在其中发泄。

    我不知道别的同行是怎么想的,我只是单纯想要赚一笔钱,然后离开,演戏虽然辛苦,但钱来的比别的行业快,只要耐得住苦,不用费成本,对我这种一穷二白的穷孩子来说,演员这个职业就是我的饭碗。

    至少目前是。

    对了,有些人把娱乐圈的人叫做戏子。

      在古代,戏子是一种蔑称,是对人极为不尊重的字眼。

    在现代,戏子的称呼也没好到哪里。

    我倒也不是很在乎称呼什么的,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并且我用这职业赚了钱,得到了回报,我就得承受这个职业带来的所有副作用。

    俗语有云,戏子无情。

    但我觉得,无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残忍、是谩骂,是那些在躲在电脑手机屏幕后,通过网络用语言暴力肆意攻击的别人的人。

     一激动,话题扯远了,嘿嘿。

    反正一句话,我坚持认为,我是被风晨霆和火羽诳了,成为娱乐圈的一个小点点,因此,我觉得我有义务更有责任让他们觉得,我确实很笨很傻很无可救药……当然,有外人在的时候,我还是很懂事的。

    我无权无钱无实力,闹归闹,分寸我还是懂的,只要一天还在娱乐圈里混,我就离不开风晨霆,因此,我乖乖地窝在他的臂弯里,任由他半拥半抱地把我塞进他的悍马。

    娱乐记者们总是把火羽当做我的经纪人。

    其实风宸霆才是。

    说透了,我和火羽一样,都是给风晨霆打工的。

    也有可能……只有我是。

    车窗外,有几个大妈在广场上跳舞,她们脸上挂着发自内心的笑;街边,几个扫街工人坐在树荫下歇息,他们黝黑的皮肤上淌着晶莹的汗珠,他们聊着,每一道皱纹里都盛满了满足,他们累并快乐着。

    我希望将来的某一天,有一间自己的房子,里面放满了书籍,装修成温馨懒散的氛围,来的客人可以挑一本书,温一壶茶,坐在落地窗边慢悠悠地品着……

    风晨霆把我和胡丽放在我住的小区外,离开了。

    自始至终,除了风晨霆的悍马,跟在他后面的还有三辆黑色桥车,只一直跟着,没见有人下来。

      胡丽目送风晨霆的车队远去,急不可待地告诉我,刚才石鹏程在距离我十米处,被一群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截住并敲晕拖走,我很惊讶,因为我对此毫无印象……

    我虽诧异,却不担心。

    石鹏程的背景不简单,风晨霆既然敢动他,就一定有办法处理。

    我可不会自大到,以为风晨霆是为了我才得罪石鹏程,但……风晨霆和石鹏程之间有什么过节?不同于石鹏程恨不得天下皆知他富二代身份的作风,风晨霆是个低调到几乎可以被娱乐圈遗忘的人。

    风晨霆和娱乐圈唯一的瓜葛,是我。

    我是风晨霆公司唯一签约的艺人,公司处在市里豪华地段的商业楼内,有他专属办公室,但他从不来公司,我也很少看见他,偶尔见,就如今天这样,真的只是见一面。

    我都快记不起他的容颜,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那道从额头延伸到左眼角的伤疤,那时会求救于他,也是因了这伤疤,很小很小的时候,听人说过,有伤疤的,都是有来头的。

     忽然想起那个说这话的人。

    擦了擦眼角……有些抹不掉的回忆,只能利用时间把它淡化。

    我跟在一无所知的胡丽背后,看着她随音乐节拍晃动的后脑勺,她的快乐很简单,有音乐有美食,她就可以开心好多天,她不懂我的伤感,常常怼我,说我比林黛玉更多愁善感。

    我没认真看过红楼梦,不知林黛玉的多愁善感是什么模样,但我知道,我只是不能没事儿做,我害怕独自一人呆着。

    “啊……!”

    开门进屋的胡丽忽然发出一声惊叫。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抬眼去看。

    韩冰趴在门口,身下的地毯,一片暗红。

    胡丽看着我,脸色惊恐。

    我把她拉开,“打电话给风晨霆。”边说边蹲下来查看韩冰的情况,我没选择叫救护车,风晨霆有一支私人医疗团队,而且他刚离开,应该没走远。

    早上出门前,我要韩冰留下来盯住曾翠屏,因为昨天,曾翠屏把我们几个说的话,通过手机传给别人,号码我记下了。

    昨天的新闻虽不能彻底毁我,但继续下去,可以破坏我努力维持的形象。

    混了几年,我刚有点而名气,却远算不上流量艺人,狗仔不会一直守着我,那日曾翠屏原本是让韩冰陪她去医院,她意外怀孕,吃药没流干净,约了医生去做清宫,又害怕自己一个人面对。

    我上一部戏吊威亚的时候,恰好来大姨妈,因为女主角彭佳玉当天心情不好,和我对戏的时候常常出错,导致威亚镜头NG了好多次,频繁的摩擦使我有点炎症,因此在下一部戏开拍前,我让火羽尽量推掉商业应酬,在家休息几天。

      她俩在我家的厨房嘀咕,恰好被我听见,这几日我自己买了些消炎药,吃了也不见好,一天得换掉好几条小内内不说,还痒的很,这样下去我怕会越来越严重。

    于是,我决定和曾翠屏一起去一趟,对寻常女孩来说,看妇科也不算什么事儿,但对于我们公众人物,就是一个爆炸般的新闻,好像女的只要当了演员,就不该得炎症似得。

     韩冰那天有事,去医院就只剩下了我和曾翠屏,也就是说,知道这事儿的,只有曾翠屏,韩冰,胡丽和我。

    或许是我自己倒霉,应该狗仔是跟拍石鹏程,恰好我撞进去了。

    我自己心里清楚,这事儿和曾翠屏没啥关联,曾翠屏在我家录音应该是想乘机发一些小财,当然,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我可以从手机按键的声音,听出相对应的数字。

      若这次事件被风晨霆压下,曾翠屏恰好可以为此担责。

    有些事,就是这么凑巧,凑巧的像是事先安排好的。

    只是……韩冰这又是哪一茬?

    韩冰动了动,双臂用力,想要撑起身子。

    “韩冰,你觉得怎么样?”我心情一松,忙帮着扶起她,之前一直不敢动她,她是俯趴着,我不知道她伤在哪里。

    韩冰靠在墙壁上,稍作调整,“曾翠屏跑了。”说话的时候,她的手捂紧肚子,唇咬出了齿痕,好像在忍着极大的痛楚。

    “曾翠屏呢?她怎么伤的你?伤哪里了?痛不?”胡丽单膝跪在韩冰身畔,双手在韩冰身周不知所措地动着,想看看韩冰哪里受伤,却又怕自己不小心碰痛了韩冰,嘴里发出一跌声的问号。

    我发现,韩冰身上没有伤口。

    也是,韩冰可是散打王,很少有人能在拳脚上赢过她。

    不过,论心机,韩冰不是曾翠屏的对手。

    但韩冰也不傻。

    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曾翠屏这么容易就发现韩冰的意图,还成功逃了?

    楼道里响起一阵快速有序的脚步声。

    风晨霆首先出现,身后跟着穿白衣服的火羽,他的衣服上有些许血迹,形色匆匆。

    我探头往他们身后瞧了瞧,不见一直跟着风晨霆的南宫磊,就他们两个?

    我从不知道火羽也是风晨霆疗团队的其中一个,我休息的这几天,他一直没出现,只偶尔打个电话,我本以为他定是带着他的红颜知己去哪个地方逍遥了,却没料到他一出现会是这副模样。

    好像刚从手术台上下来。

    风晨霆进屋,到处查看了一番,而后看看在给韩冰检查的火羽,眉头一蹙,“中毒?”眼睛瞟向我。

    韩冰艰难应道,“没……没事。”

    火羽按住韩冰,眼睛却瞪着我,“谁敢伤你?”

    这还是那个整日打哈哈的火羽?

    韩冰是风晨霆安排给我的,明面上是我的助理,实际上是我的贴身保镖,但是,我的保镖不应该是保护我的嘛,我也不希望她受伤,是吧,风晨霆和火羽这么对我,好像是我蓄意筹谋的。

    我双手抱紧自己,从风晨霆眼前走过,到沙发上坐下,这事越来越复杂了,我是谋了点小心思,但我没想过会害到韩冰。

    火羽检查了一会,转头问一直蹲在身边的胡丽,“有没有牛奶?”

    胡丽下意识看看我,然后反应过来我比她更蒙后,起身冲进厨房,打开冰箱瞧了瞧,探头大声叫道,“火羽,还有一斤鲜牛奶。”

     火羽抱起韩冰,让她在沙发上平躺着,“拿过来,看看还有鸡蛋没,有的话全部拿出来,滤掉蛋黄,收集蛋清拿给我,还有,去多买点泻药。”

    最后一句话,火羽是对风晨霆说的,命令式的语气。

    然后,我看到风晨霆一言不发,转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