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大姨妈是谁

    更新时间:2017-06-09 17:54:08本章字数:3193字

    “……”我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是胡丽那家伙,在风晨霆面前我可以没有形象,我一直叫他风总也不是因为尊敬,我是在时刻提醒自己与他之间,那道永不能跨越的鸿沟。

    我可以放任自己喜欢风晨霆,但不会爱他。

    喜欢他,是源于对美丽事物的欣赏。

    而爱,我没有。

    我不相信爱情,不相信完全陌生的两个人,会愿意让对方在自己的世界里指手画脚,演过的戏里,男男女女爱的有多轰轰烈烈,就证明那故事有多荒谬。

    没有谁,会因为没了谁而活不下去,爱情是现实生活中缺失的,所以才会在荧幕上永远流传。

    人总是对无法拥有的东西,恋恋不舍。

      血脉亲情都靠不住,又有什么爱情可言。

    有时,我也会被自己演绎的苦爱女子感动,但更多的是悲哀,为我自己,我永远没办法那么投入去爱,我想我天生没有爱上别人的能力。

    然而,现下的我,不能拂风晨霆的意。

    “晨……霆,”我有些生涩的随了他,却无法正视他的眼,我是演员,本可以做的更好,但在风晨霆面前,我根本没有演技,我准备说出实情,和陷害韩冰的罪名比起来,我宁愿如实认错,“我……”

    风晨霆抬抬手,打断我,他的脸色很平静,看不出他的情绪,“你可以认出这截手指?”

    我吃惊地看着他。

    风晨霆忽然笑了起来,“你以为是我?”

    风晨霆脸上即揶揄又带点轻宠的神色,使得我一口气顿时松了懈,我点点头又很快摇头,“没,没,我怎么会以为是你呢,嘿嘿,嘿嘿。”然后我正色道,“我可以确定这手指是曾翠屏的!”

    风晨霆深深地看着我,好大一会后,他的右手握拳在桌子上重重一捶,“果然是她。”

    “对,是她的,”我有些迫不及待,我只以为他说的她就是曾翠屏,我很快把昨天发生的,包括我自己爆料的事儿,全盘托出,说到紧要处,我推开椅子,来来回回地走。

    末了,我垂下脑袋,可怜兮兮地道,“全部就这些了,我真不知道韩冰会受伤,要是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给我十个胆也不敢。”

    在我述说的时候,风晨霆像雕像般坐着,一动不动,若不是他的眼珠子随着我的走位转,我会认为他根本没再听。

    “说完了?”他问。

    “说完了。”我紧了紧外套,为了掩饰心里迫切知道他会怎么做的紧张,我走到K歌区的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

    片刻后,风晨霆也走过来,在我身旁坐下,歪头看我,“有没有吃饱?”

      我烦风晨霆这样,我提着心的事儿,他却不接茬,给我玩儿套路。

    我有点生气,也不答话,摸摸杯子,水很烫,没法现喝。

    我起身,准备去点歌,手忽然被风晨霆抓住,他稍一用力,我身子一歪,重重压在他身上……他想和我发生关系?风晨霆明明喜欢石鹏程却想要我……他是双性恋?

    这就尴尬了。

    我长这么大,还没用这个姿势被男人抱过,这不算啥。

    风晨霆想利用我的这次错,在这里吃了我,这也不算啥。

    我尴尬的是,时间不对。

    今天是我来大姨妈的第二天,量多的很,刚才因为一直担心小命,没想起要去卫生间换,现下,姨妈巾已是钵满盆溢了,风晨霆这一拉,我分明感觉到腿间一湿。

    “微微,我给你换个保镖。”

    偏偏风晨霆又在说紧要事……我想了想,双臂一圈,搂住风晨霆的脖子,尽量把自己身体的重量挂在他身上,我的脚尖踮起,支撑着身体余下的重量,不去压榨超载的姨妈巾。

    我专注于不给姨妈巾重量,却没注意到这个姿势,把我的胸送到了风晨霆的脸上,也忘记了我今晚穿的是半露肉肉的小礼服……

    “好。”

    我答的很快,韩冰跟着我不到一个礼拜的时候,我就跟风晨霆说过,韩冰不合我的意.

    七年了,韩冰给我的感觉从未改变,韩冰在我面前,表现的像一个乡下丫头,她也确实出生农村,但她可是以非常优异的成绩从名校毕业。

    名校出来的优等生,脑子能差到哪里去,可韩冰在很多事情上,反应却常常比胡丽还要迟钝,我不反对隐藏实力,但若是伪装太过,总会在某些时候让人不舒服。

    我确定三五分钟内裤子不会弄脏。

    “韩冰呢,她要去哪里?”我问,就算风晨霆说换保镖是证实我的猜想,但我希望他更清楚的表达一下,这事不能含糊,因为关系到我以后的安全。

    胸口微凉。

    有柔软在我胸口移动……

    太急着从韩冰事件中解脱的我,这才发现我的小礼服已经被褪下,橡胶乳贴早就被扔在茶几上,风晨霆的双手抓着我的xiong……

    “别,别这样,我来大姨妈了。”

    我再也顾不得姨妈巾满不满溢不溢了,也顾不得风晨霆怎么安置韩冰了,我的双手往外用力推他,同时身体乱扭乱动。

    风晨霆停了动作,但没有放开我,只闲闲地看着我的身体扭动,他的双手有力的让人害怕,我像一条被定住七寸的蛇,拼了全力的挣扎反抗,在风晨霆的力道前只微若尘埃。

    在我发现无论如何,也无法从风晨霆的怀里离开而停止挣扎的时候,我听见风晨霆问道。

    “大姨妈是谁?”

      “……”

    这个要我怎么解释?

    裤裆里沉甸甸湿漉漉的……

    “风总,你先放开我,”我怕姨妈侧漏,不敢做大动作,只好在脸上挤出几分楚楚可怜的模样,“拜托拜托,让我去一下卫生间,回头再详细给你说说。”

    风晨霆埋头,一边忙着在我的ru房种草莓,一边用鼻音发出惑人心神的轻喃,“嗯?”

    我脑子飞快转了转,立马改了口,“晨霆,人家快要憋不住了,要尿裤子了啦,”汗,这种作出来的又软又糯的娃娃音,把我自己恶到了。

    但风晨霆很满意。

    我孕妇般朝卫生间走的时候,心里想的居然是,以后有遇到撒娇卖萌的角色,我可以试试,这个念头的下一刻,我被自己弄晕了。

    我喜欢演戏,那我干嘛要想方设法离开娱乐圈?我只是想离开风晨霆,又不是讨厌演戏,风晨霆背景是强大,但韩冰不是离开了么,他的眼线没了,以后就没有人时时刻刻监视我。

    我不是科班出身,没有其他演员那样强大的同学网,我也没有表演天分,我既然误打误撞进了这个圈,或许现在的我还青涩,但我相信,只要我够坚持够努力,总会有点成绩。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好好演戏,多多赚钱,请几个我自己信任的保镖,在娱乐圈站稳脚跟,我只要风雷不动,就是不续约,到时候爆些料,把续约风波闹大,风晨霆敢对我怎么样?

    对!

    我可以跟风晨霆好好讨论一下我的明日计划,我要组建一个我自己的团队,我要低调拍戏,我不要火羽,我要自己操作团队,防止他们用奇奇怪怪的新闻炒作我。

    我要做实力派演员!

    我没想到,上个卫生间的时间,我就这么清晰并坚定了以后要走的路,这和之前存钱开个小书吧的目的差很多很多,但没关系,我会努力,努力,再努力。

    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我自己恍如换了个人,我回头看了看,莫不是这个卫生间有啥特异功能。

    “微微,过来。”

    风晨霆靠在沙发的软垫上,朝我招招手,他的脸色有点潮红,眼睛里的欲望很明显。

    我正意气风发地谋划自己将来的蓝图,被这么一打断,难免心情不那么明朗,脚步便也磨蹭起来……好吧,我是感觉到今晚风晨霆是做足了准备要吃掉我。

    这事儿若发在今天以前,我会求之不得。

    但现在,我不愿意了。

    以前我喜欢风晨霆,还偷偷想过,我离开风晨霆前,要给他下春药,圆了我自己的心愿,然后消失。

    当下我还是喜欢风晨霆,但我要开始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呃?太冠冕堂皇了?

    其实我想说,真相是,通过今晚,我确定自己在风晨霆心里是有位置的,女人都是贪心的,我想要通过我的努力,让我的位置重要些,我也不介意风晨霆喜欢石鹏程。

    而且……看风晨霆现在欲火旺盛的样子,我刚断定他是双性恋。

    石鹏程不会生孩子,我也没那种奢望可以独占风晨霆,不过我可以给他生孩子,我也没伟大到为了风晨霆可以做任何事,但我要一个孩子,一个将来可以给我和胡丽养老送终的孩子。

    只是……要怎么让风晨霆相信,我真的只是要个孩子?我远远看着风晨霆,有点胆怯,或者,找石鹏程沟通比较靠谱?

    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房再大,也只够我挪十分钟左右。

    风晨霆不着急,只看着我笑,他很少甚至是几乎不笑,然而这一笑起来,我完全没办法抗拒,把想好要说的全抛在了脑后。

    还不等我在沙发上坐定,风晨霆一把把我拉近他,让我紧紧贴在他身上,在他吻我的唇并把舌头伸进来的时候,我脑子里居然开始盘算要不要去冲个澡,把大姨妈的痕迹洗掉,让风晨霆好好享用。

    一个长吻之后。

    风晨霆把我搂在怀里,“微微,你若不喜欢做演员,咱们就不做了。”他的呼吸在我头顶上温温热热,下巴在我的额上磨磨蹭蹭,有一种久违的温暖包围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