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古陌很美

    更新时间:2017-06-10 18:07:20本章字数:3067字

    他说咱们!

    我很喜欢,喜欢到眷恋。

    我沉迷,但我的理智还在。

    不做演员?

    那怎么行?

    我刚决定要在这条路上走到底。

    “可除了演戏,我什么都不会啊。”我把手指放在他下巴的美人沟里比划,我还会唱歌,水平限在ktv里陪唱的那种。

    风晨霆抓住我不安分的小手按在胸口,道,“你有什么想要学的,我送你到国外去学。”

    我慢慢想,小时候玩芭比娃娃,我希望自己长大了是服装设计师或者发型师,后来……后来就希望自己成为哈利波特里厉害的魔法师,制作一种药水,让爸爸和妈妈永远恩爱,这样我就不会被忘记在加油站……

    再后来,我知道希望是用来想想就好,于是不再抱有希望。

    “还是算了吧,”我动了动身子,让他的手臂在我腰间舒适些,“快三十的人,没那学习的脑力了。”

    风晨霆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韩冰以后再也不会在你面前出现。”

    我的心抖了抖。

    我问的时候,根本不敢奢望他会回答。

    虽然他没说,但他和我都已经清楚,是韩冰自己策划了这一切,目的不详,我是很好奇韩冰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风晨霆不追究,我也不能问,他能做到这份上,我知足了。

    我懂得见好就收。 

    我闭了闭眼,压下眼底翻卷的激动,“那……我可以去医院看看她吗?”我不在乎韩冰和曾翠屏是不是一伙的。

    曾翠屏大拇指被切掉,想必遭到了卸磨杀驴的伎俩。

      曾翠屏是为钱,无需同情。

    可是,韩冰呢?

    我记得韩冰曾说过一句话,“我不怕被人插刀子,我最怕的是回过头,看见拿着刀的是自己的朋友……”

    我还记得韩冰另外一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若与韩冰此生再无机会相见,有些话有些疑问,我要当面问清楚。

    “好,后天你要去横店,明天让火羽陪你去一趟。”风晨霆答应的爽快。

    我却忽然轻松不起来了,多年相处,我知道火羽和韩冰的情谊很深,他们不是姐弟胜似姐弟,韩冰走,火羽会怎么想?

    虽然我若组建自己的团队,火羽必会离开。

    但我不想火羽不开心,我一直把火羽当大孩子对待,火羽是阳光的,是快乐的,就算昨天他反常的不像是他,可我不在意,火羽从没伤害过我,连那样的心思都没有。

    我不喜欢狗,但我从不吃狗肉。

    我不善良,但我也不狠毒。

    我对美好事物有着向往而不敢轻易破坏的心。

    就像一个生活在黑暗世界里,向往光明,却害怕因为自己而让那光明也变成黑暗,于是疏离漠然,只希望那光明永远明亮美好。

    风晨霆送我回家的时候,胡丽早已睡下,风晨霆在门口吻了吻我的唇,蜻蜓点水式的。

    我进家门的时候,看到旁边套房的门口地上,有轻微的划痕和杂乱的脚印,隔壁房一直空着,有新邻居入住?

    第二天早上,火羽按门铃的时候,我已经整理好了韩冰的房间,我把她的东西交给火羽,由他转交,韩冰或许不在意这些零碎物,但这是属于她的,我们留着也没用。

    我出门的时候,胡丽还在睡。

    一路上,火羽一句话都没说。

    我知道他心里不舒服,也不去打搅,我并不在意他的冷漠,尽管我认为有必要跟他谈谈。

    医院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十几分钟就到了,通过火羽和护士的对话,我得知,韩冰在十五楼的特级病房。

    护士交代火羽在十四楼必须要换上医院服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我看,然后说道,“十五楼是医院的顶层,并不开放,没有院长允许不能随便带人上去。”

    火羽没有回答护士的话,也没说让我不要去。

    我继续跟着,这种被完全无视被彻底嫌弃的熟悉感,令我很不舒服,但我还是忍了下来。

    电梯只到十四楼,

    我和火羽进了一间无菌室,套上冰蓝色的无菌服,穿过一个双开门后,上了一层楼梯。

    还没见到韩冰,就听到了她的笑声,韩冰跟在我身边近六年,从没这么敞开的大笑过。

    我一步一步跨上十五楼,这一层全用的是无缝玻璃,由内向外看,天是那么蓝,云是那么白。

    宛如置身于云端之中。

    韩冰就在那里倚着床,仰着头哈哈地笑。

    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背对我们站着,她听到脚步声,缓缓回头,在她身后的玻璃窗外,刚好有一团棉花般的云彩停驻在哪里,衬托得她如刚从那九天下来的仙子一般。

    女子看见我们,笑着走过来,她没有问候火羽,火羽也一言不发地从他身边错过,走到韩冰身边附耳说着什么。

    女人走到我面前,伸出手,“你好,我叫古陌,你也可以叫我陌陌。”

    然后她看着我,那目光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明亮,阴冷,高高在上。

    我今日着了一身胡丽从淘宝买来的休闲服,在身穿水钻小礼服的她面前,我宛如一粒微尘,而她是明珠,灼灼生辉。

    我极力与她对视,极力做出笑脸,

    火羽轻轻咳了两声。

    我反应过来,看见仙女的手还悬在我面前,赶紧去握了握,很快放开,“您好,我是蔷薇……,”她看着比我小,我却用起了尊称。

    没等我说完,古陌就笑了起来,“我知道你,霆哥哥说你是个很可怜的女孩。”

    我愣了愣。

      古陌说的内容信息有点复杂,我的笨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愣了很久,直到听到韩冰招呼我坐下,火羽踢过来的硬邦邦的木凳磕到我的脚,我才有了些感觉。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笑出了声,“嘿嘿,陌陌大美女,那啥,你的霆哥哥是谁?说我怎么可怜了?”

    火羽今日似乎有点感冒了,剧烈的咳了好几声。

     我可以看出古陌有点犹豫,她这是第一次见我,我猜风晨霆从没在她面前提起过我。

    古陌的迟疑没有维持很久,“风晨霆啊,他就说我的霆哥哥……”

     火羽冷着脸走过去一手拽着古陌往外走。

    古陌没有反抗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回头对我摆摆手,“微微拜拜,我们会有机会再见的。”

    古陌笑的太可爱,惹得我也被感染得像招财猫般地挥手,“拜——拜。”

    古陌很美,美的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希望以后再看见她。

    我不是讨厌古陌。

     我只是觉得,我爱钱爱吃爱八卦爱欺负胡丽,我是个俗到不能再俗的人,我就不该和仙女相识。

    如果古陌也是这么想的,那么我和她之间,就不会再有以后的纠葛。

    屋里只剩下我和韩冰。

    我是第一次看见韩冰把头发放下来,乍一看,几乎认不出来,呆板老派的样子不见了,看着我的眼神也和以前完全不同。

    韩冰懒懒散靠在软垫上,我站着,她坐着,她却用下巴尖对着我。

    “你好些……”我先打破了沉默。

    “很好!”韩冰打断我,“风晨霆打了电话,说你要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看着我的脸色有些特别,我也是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她这么直接的不客气地叫风晨霆的名字。

    胡丽是习惯。

    韩冰是刻薄。

    “为什么?”韩冰这么直接,其他的话都是多余,以韩冰的身手,要离开我,不需要用伤害自己的手段,况且我不认为韩冰真会以为我和石鹏程的那小小绯闻可以击垮我。

    我都可以想到的事情,韩冰会比我考虑的更周到。

    我一直都知道。

    “没为什么,”韩冰回答的很快,“我自小苦学散打,不是为了给你拿行李打伞的。”

    “就这?”我问。

    “不然你觉得还有什么?”韩冰嗤笑了一声,眉眼之间都是轻蔑,“如果我真的想对付你,你以为你到现在还可以安然无恙?”

    我惊讶地看她。

    今日,天色格外澄净,空气十分清新,但我分明从韩冰的眼神里,看到了一闪而逝的邪恶。

    我想起那一部古装戏,里面有一场我饰演的角色被一匹马踢中后背的戏份。

    拍摄那天,剧组原本选好的老马突然拉稀,没办法拍摄,然后韩冰说有认识的人,去牵了一匹黑马,导演看看那黑马,看看我,最后决定找一个男的给我当替身。

    我至今还记得那男替身在马蹄下惊险的一幕。

    拍摄间隙,黑马突然发疯,若不是他武术功底不错,闪躲的快,他的脊骨就废了……我心里还是有点不愿意相信,我与韩冰何至如此。

    我本想就此打住,但我的嘴巴向来比脑子快,“你不是不想对付我,是错过了机会!”

    “哈哈,看来你还不算很蠢,”韩冰大笑起来,震得玻璃墙体都在微微发颤,“你应该知道,太聪明的人往往活不长!”

    我转身想跑。

    韩冰却用更快的速度抓住了我的手臂,嘴角绽开一朵魔鬼般的笑,“曾翠屏的手指可还入你的眼?”

    我第一个反应是甩开她,立刻从这里离开,可是有两个带墨镜的男人从玻璃墙后走出来,一左一右站在了我身边,他们又高又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