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韩冰的苦衷

    更新时间:2017-06-11 21:14:54本章字数:3218字

    “你要做什么?”我并不感到吃惊,只是一时难免有些害怕。

    “做什么?”韩冰的笑声像极了电影里的绑匪,“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无声无息地从这里消失。”

    “我信,”我怜悯地转头看韩冰。

    “我想告诉你的是,在我来这里之前,晨霆还不知道曾翠屏的手指是你寄给我的。”我慢慢转身,用居高临下的姿态瞧着她,“但我保证,半个小时后,我如果没有从这幢大楼里出去,他很快就会知道。”

    风晨霆知道我来这里,我料想韩冰不敢把我怎么样。

    我猜韩冰并不确定风晨霆是不是知道全部真相,我亲昵地叫着风晨霆的名字,语气故意带上了炫耀。

    “哼,你以为抬出风晨霆来,我就会怕?”韩冰冷哼,“今天我也不怕摊开告诉你,我之所以会在风晨霆身边,是为了有朝一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我心内暗暗吃惊,不是因为韩冰说的内容,是因为我不相信韩冰会这么做,更不会把这种信息透露给我。

    她是不是故意想让我去风晨霆面前这么说?我凉凉地打量韩冰,“你把这种东西告诉我是想怎么样?”

    韩冰冷呲了一下,“折磨你呗,你知道了真相,却只能在心里烂掉,难不成你还敢去告状?不过,你也可以试试,看看风晨霆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你放心,我会好好帮你保密,”我绽开笑脸,俯近她,在她耳边轻柔地提醒她,“你应该知道,我比你更想风晨霆垮台,你既然有这个心思,那我就可以安安心心地演我的乖乖戏码,等着你把风晨霆打垮。”

    而后,我直起身来,看着韩冰刹那变了色的脸,继续道,“比起这些,我更想知道,你喝下水银的时间掐的怎么会那么准确,难道你没有担心我会晚回来?。”

    是的。

    这是我来见韩冰的真正原因。

    韩冰喝下水银的时间,必须掐算的非常准确。

    我清楚记得在出门前,我跟韩冰说明白了是去参加发布会。

    发布会后还有剧组聚餐,韩冰不可能会事先知道石鹏程在发布会等我,如果知道,就更不算不准我回家的时间……若不是风晨霆赶来,我想我不可能那么快回家。

    “自作聪明,我怎么会自己喝下水银?”韩冰不屑道。

    “哦?那么说你中毒确实是曾翠屏做的,你之前和曾翠屏并没有串通好。”我沉沉地笑了笑,“曾翠屏的事不过给了你一个借口,我猜你这么急想要离开我,是因为古陌来了,而风晨霆不知道古陌在这里。”

    “你!你这个心机婊!”韩冰被我戳中痛处,一下子从床上跳下床,用劲把我的手臂抓出几道青白, 苍白的脸也成了褐红,“你这个臭婊子,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一切,你这个蛇蝎女人,这么恶毒你会下地狱的。”

    我恶毒?

    我蛇蝎?

    我真是呵呵了。

    我都不明白自己怎么招惹到她,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我只说了三个字,“放开我。”

    数年的日夜相处,彼此之间不敢说了解,但对方大略的性子,是约莫可以猜到一二的,韩冰敢让我知道这些,是确定无论我回去说什么,风晨霆都会相信韩冰。

    女人最懂女人。

    女人耍起狠来,比男人可怕得不只一点点。

    韩冰的手抓握更紧,她的脸也随之靠近我,眼底的那抹邪恶不再隐藏,她一字一句道,“王招娣,实话告诉你,我!不!是风!晨霆的人!你别以为有风晨霆给你撑腰,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风晨霆怎么可能会给我撑腰,在风晨霆心里,她韩冰比我重要一百倍。

    我心里是那么想,但表面还是平静的很。

    我忍住她把我的手臂抓得骨头都要断了的痛,“这么多年,我们两虽没有姐妹情深,但也不至于水火不容,你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给我难堪?”

    韩冰脸上的神色变了变,而后用力把我一推,重重把自己扔回床上,略有一点颓靡,“我说过了,没为什么。”

    我知道不会得到答案,我只是不能接受韩冰的离开方式,甚至还在来时的路上,为韩冰想了很多理由,比如她暗恋风晨霆,由爱生恨什么的,但从韩冰目前的反应看来,似乎没这么简单。

    韩冰或许不是真心想离开我,用这种方式,定有她的苦衷,不过,韩冰不是轻易会开口的人,我不会得到想要答案。

    我转身想离开,脚刚动了动,身侧的两个黑衣大汉不约而同地一人伸出一只手拦在我面前。

    余光里,韩冰摆了摆手。

    两个大汉退了下去。

    我不再犹豫,迈步朝门口走去,背后,传来韩冰轻飘飘的声音。

     “王招娣,你愿意离开风晨霆吗?”

    我顿了顿,不需要转身去看她的表情,我就可以感觉到韩冰释放出的些微善意,和一点点身不由己的无奈。

    我想了想,挑了个比较周正的答案,“我愿不愿意不重要,重要的是风晨霆愿不愿意。”

    我多年所见,是韩冰对风晨霆非同常人的忠心,因此我不敢确定这是不是风晨霆的一次试探,合约虽还有两年,我的档期也已差不多排满,但接下去若还要接戏,现在就应该开始谈续约的事儿。

    小心驰得万年船。

    我不想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又把自己卖了。

    我等了片刻。

    韩冰没有再回应。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仰头看着蓝天白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医院里的空气充溢着消毒水的味道,差点把我熏吐了。

    火羽不知道哪里去了,我自己打了辆车回家,很久没坐出租车,感觉挺新鲜的,出租司机是一个短头发的大妈,略微化了点妆,眼影被汗水晕染成出熊猫眼,但不影响她的和善微笑。

    音乐放的是筷子兄弟的小苹果,没猜错的话,这大妈定然是个广场舞爱好者,我们国人在温饱问题解决后,开始讲究生活质量,广场舞已经成为一种流行。

    我慢慢地想着,想我这几日经历的事,想风晨霆到底知不道韩冰做了这些事,想韩冰为什么要切断曾翠屏的手指,想古陌到底是风晨霆的什么人,想韩冰不是风晨霆的人又会是谁的人。

    最后,我想得最多的是,应该给胡丽存多少钱,她才可以在没有我的日子里,过上舒适日子。

    到家的时候,胡丽正在收拾我们去横店的行李。

    往日里,韩冰会把这些打理的井井有条,根本不需要我操心,也不需要胡丽折腾。

    我一边帮忙,一边和胡丽瞎嗑,这次拍的是一部长剧,最少得在横店呆四个月,秋衣秋裤不能少带,单衣也得备几件,韩冰不在,总是感觉缺了一大块,却又说不上是什么东西。

    十点整的时候,风晨霆打了个电话,问我准备的怎么样了,他的声音有旷野一样回音,听的我微微失神,回答的时候,便有些心不在焉。

    刚放下风晨霆的电话,火羽的电话紧接着就来了。

    火羽说这两天有点事走不开,问我和胡丽两个人去横店有没有问题。

    我看看还在往行礼箱里面塞衣服的胡丽,说了一句让火羽放心,就挂了电话。

    十来分钟后,火羽又打了个电话,告诉我横店那边已经和剧组接洽好,让我和胡丽坐动车去横店,动车到义乌车站后,剧组会派人来接。

    第二天。

    火羽把我和胡丽送到动车站,交代了几句他晚两天过去,这两天好好拍戏什么的,就离开了。

    火羽眼里布满了血丝,脸色也很是疲惫,似是好几个夜晚未眠的样子。火羽试着像往常那般对我微笑,但很不自然。

    韩冰事件后,火羽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

    尽管我不适应,但我想我会慢慢接受。

      行李托运后,我和胡丽就上了车。

    在车上,我的座位上坐了个大妈,我认真对了好几次座号后,很客气的跟她说坐错位置了。

    我第一次说的时候,大妈看都不看我,也不搭话。

    胡丽急了,就要上前和她理论。

    我拦阻了胡丽,这种级别的大妈,不是咱能惹得起的,搞不好待会来个泼妇撒泼,我好歹算公众人物,可不能惹这种笑话。

    于是,我微弯下腰,客客气气地再提醒大妈一次,还把我的车票递到她眼前。

    大妈一下推开我拿车票的手,刷一下站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大声嚷道,“你眼睛瞎不瞎?瞎不瞎?给老娘仔细瞧好了,”然后从斜跨的包包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车票,甩到我脸上。

    车票掉在过道上。

    边上的小青年帮我捡起来,递给我,我仔细看了看她的车票,不做声了。

    大妈挑衅地啧了一声,大喇喇地坐回到座位上。

    我也没走开,胡丽的座位在我对面,和她一起的是个学生模样的圆脸女孩,我们商量着,请她让我坐着挤一挤,女孩挺好的,爽快答应。

    在车开动几分钟后,我很温柔滴告诉大妈,“大姐,你的座位号没错,但你坐错车了。”

    大妈愣了有两秒钟,翻出车票看了看,然后问她旁边戴眼镜的乘客,“这车是去哪里的?”

    那人放下报纸,推了推眼镜,“义乌。”

    大妈的脸色刷一下就变了,看看车票,看看我,看看胡丽,看看周围,然后爆发出一阵惊人的嚎叫,“我滴个亲娘啊……,”然后她冲了出去。

    找列车员去了。

    我和胡丽还有那个圆脸女孩相视而笑,我们聊了好大一会,才坐回我的座位上。

    刚在座位上坐定,那女孩忽然看着我瞪圆了眼,“你,你是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