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愿意和我做朋友不

    更新时间:2017-06-12 16:56:55本章字数:3217字

    胡丽手快,捂住了女孩没说完的名字。

    我笑着点点头,低声道,“拜托,别喊哈。”边说边带上宽檐帽子,刚才大家匆忙上车,没人会注意到我,这会在车上闲着无聊,难免会被认出来。

    女孩点了点头。

    胡丽慢慢放开手。

    女孩颤巍巍地递来一本小小的笔记,让我在内页签名。

    我签完后,女孩乐的眼睛都弯了。

    昨晚没怎么睡好,一会还得参加剧组的开机仪式,我闭上眼睛稍作休憩。

    一路上,胡丽和女孩一直在嘀嘀咕咕着,也不知道两个完全陌生的人,怎么就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

    后来胡丽告诉我,说女孩介绍了一个学化妆的朋友来应聘。

    我不置可否,没怎么放在心上,我现在招聘,要的是志同道合的团队,这事儿急不来。

    这次的剧是青春剧,剧组里都是青春靓丽的帅哥美女,我是来演男主的姑姑,一个有钱人家嫁不出去的老姑婆,自己开了个牛排店。

    男主是一个叫楚言之的新人,眉眼温润气质儒雅,笑起来的时候让人如沐春风。

    对,如沐春风。

    我很少这么形容第一次见面的人,还是男人,我对楚言之有不一样的感觉,我喜欢笑起来可以照亮全世界的笑脸,那种无忧无虑那种明媚鲜艳,是我从未拥有过的。

    人,总是向往自己无法拥有的东西。

    我被安排和楚言之在一个楼层,一起坐电梯的时候,楚言之的经纪人一直在提醒楚言之,大意是楚言之刚刚起步,要注意自身高冷的形象,不要和同剧年轻女演员过从亲密等等。

      我平日里没那么小心眼,况且人家说的过从亲密,本没我啥事儿。

    但我听着听着,忽然不开心,年轻女演员?那把我安排和楚言之同一个楼层是几个意思?是不用担心我,因为我已经不年轻了?

    电梯里就我们四个人,楚言之,楚言之的经纪人,胡丽和我, 可不用委屈自己。

    后来楚言之说起我们的初见时,说他暗中捏了一把汗,我以或许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火气较大的理由对付。

    其实,我自己想了好几次,也不知道当初是什么心理。

    “大胖,”我不客气地叫着楚言之经纪人的绰号,他和我在剧组也碰过几次面,属于有事可交流的关系,“我很老吗?”我说着,双手抱胸,眼睛望天。

    “啊?”大胖呆了呆,皱皱鼻子,脸上的肉肉颤得让人担心,然后他看看楚言之,看看胡丽,再看看我,“蔷薇这么年轻漂亮,谁敢说你老我跟谁急。”

    胡丽也一脸懵逼地看我,“就是,谁敢说我们蔷薇老。”

    我斜眼看着大胖,“你啊!”

    大胖一脸懵,“我?我啥时说了?”

    胡丽二脸懵,“微微,你做梦了吧。”

    楚言之谨慎地看着我们三,没立即接话。

    我被胡丽的乱入,搞的不知道说啥了,本也没真生气,看大胖一脸无辜的样子,我哼了哼,看着大胖陪着笑脸的惶恐,准备就此作罢。

    楚言之却突然道,“微姐,我很喜欢冷雪儿。”

    冷雪儿?

    我想了想,“魅族公主?”

    楚言之眼睛一亮,“对啊,对啊,你演的。”

    呃……那是我在经历一年多龙套演员后,接的第一个角色,是一部玄幻剧里只有五个镜头的角色,也是我第一次有台词的角色。

    楚言之还在继续说,“你记不记得出场时?漫天繁星投射在你眼里,你的眼看一下谁,谁就会爱上你,你是魅族最后一个公主,你拥有惑乱众生的力量,但你却选择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三界安宁,你就像流星,短暂却绚丽无比……”

    我惊讶地看着楚言之,当初接这个戏的时候,风晨霆特地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把握,我其实是没把握的,但因为太过喜欢人物设定,硬着头皮接下来,风晨霆还专门给我请了教表演的老师。

    我望着谈论我的旧剧而两眼放光的楚言之,脑海里浮起一句话,无论经过多少人事,都要相信这世上的某一个地方,有一个懂你的人,在朝你而来,或缓或急,或快或慢,要相信你和他总会相遇……

    “言之,横店有一家很好的鸡排店,要不要去尝尝?”我打断楚言之激情洋溢着的回忆,对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男孩发出了邀请,二十九年来,这是我的第一次。

    我也没注意到自己对这个陌生男子的称呼有多么亲昵,宛如认识了很久很久的老朋友。

    胡丽被我震出一副呆滞脸,却仍旧不忘自己的本职,大声阻止,“不行,这么晚一起出去,被狗仔拍到怎么办?”

    我搂住她,道,“没关系,我们小心点。”

    大胖还在犹豫,脸上的肉肉颤了很多颤后,终于馋虫战胜了其他,道,“我也知道那一家,确实很好吃,听说老板以前是我们圈内人,她脾气古怪,鸡排是她自己掌厨,如果她不喜欢的人去,不一定能吃到。”

    电梯停在我们的楼层,门打开,我们面面相觑,谁都不肯先出去。

    然后,楚言之按下关闭键,“不试试怎么知道。”

    胡丽从我掌下挣脱,掏出手机,化亮屏幕,22点14分。

    “会不会有点晚了?”

    胡丽面露担忧,小声嘀咕着,来这里前,风晨霆交代她,如果我没有夜戏,晚上就待在酒店不要出去。

    我搂住胡丽的肩膀,“没事,风晨霆不在这里,现在也没有韩冰没有火羽,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哈啾。”说着说着,我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莫名的,感觉后背冷飕飕,我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除了冰冷的钢板,啥都没有。

    大概是做了太久乖乖女,这偶尔坏一回,不怎么安心。

    为了安全起见,大胖和楚言之坐他们的车走,我和胡丽自己步行去,店不远,步行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等我和胡丽到的时候,正看见楚言之和大胖坐在窗户位置。

    我边过去,边示意大胖把窗帘拉上。

    还不等我坐下,大胖就开了口,有点郁闷,“想点鸡排,老板说没有了,但既然来了,就随便点了几份小点心。”

    我笑了笑,道,“我去看看。”

    我拍拍胡丽的肩膀,她还挂着心,面色不太好。

    当香喷喷的鸡排上桌的时候,我成功收获了两个迷弟。

    确切的说是加了一个大胖。

    楚言之本就是我的迷弟。

    “这家店的鸡排沿用的是食物本身的味道,用新鲜番茄取代了番茄酱,纯正自制的黑胡椒粉,还有你们看,鸡排腿骨剔除的干净刀法完美,洋葱切的非常非常细,你们能吃出有洋葱吗?还有这里面的配料,用的都是老板亲自挑选的最新鲜材料……”

    胡丽的不快早就被鸡排的香味驱散,开始绘声绘色地给他们讲解,这丫头平日口才一般,但就是有本事把普普通通的食物形容得让人流口水,更何况是本身就极具特色的私家秘制鸡排。

    期间,楚言之聊的全是我。

    楚言之熟悉我演过的每一部戏的角色,只要有名字,他都可以叫的出来,甚至还知道我几个可以窥得到背影的群演戏份。

    知道自己被人关注是一回事,但如果对方此刻就在自己面前,告诉你,他在你毫无察觉的时候关注你,而且他比你自己更清楚你演艺道路上的成长轨迹。

    在楚言之说出他进娱乐圈就是为了我的时候,我激动的差点说出以身相许这种混话。

    我赶忙用冰水冻结住自己的口。

    六岁那年,我的母亲带我旅游,把我“忘记”在一个加油站,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我长大后我才知道,不是母亲忘记了,是她有心遗弃。她要和父亲离婚,他们两为了各自以后的新生活不受影响,谁都不要我。

    尽管我自己不承认,但事实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我是他们生下来不要的孩子,是这个世界上多出来的那一个。

    这种念头折磨着我的少女时代,在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绝望,绝望到想任自己堕落,堕到深渊堕到地狱,堕到没有人类生存的地方,堕到没有我自主意识存在的角落。

    我用碎玻璃划破过手腕,也把养父母家里用剩下的农药灌进过肚子,也跳过村里的池塘,但阎王爷也不要我……

    我在生命边缘遇见胡丽,是她激励我继续活下来,我不需要用作践自己去成全别人的卑劣,没有他们,我一样可以过得好。

    然而现在,我忽然知道世上还有一个人如此看重我,在我完全不知道他的时候,他一直在为了接近我在努力。

    这种感觉无关虚荣。

    我看着楚言之,慢慢地想,我一直用冷漠装饰自卑,用忙碌减少恐惧,我不敢敞开心扉交朋友,我怕别人沾染上我的不祥,更怕在得到后失去。

    每有想接近的人,我就告诫自己,没有得到,就不会失去。

    于是,我拍了不少剧,接触了不少人,却一直孑然一人。

    于是我和胡丽相依为命,我没有朋友,也不让胡丽接触外界的人,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为她着想,但真实的原因是我担心她有朝一日会离开我……谁也不知道我有多需要三两朋友,特别特别需要!

    我不说话不是我大牌,是我担心说话会得罪人。

    我不应酬不是我清高,是我无法应付在一群人当中的孤单。

    这些没人懂。

    楚言之或许也不懂。

    我也不需要他懂。

    只要我沉默的时候,他在说,只要我冷漠的时候,他在笑……

    我端起柠檬水杯,“楚言之,你愿意和我做朋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