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胖胖的女孩

    更新时间:2017-06-14 17:30:59本章字数:3195字

    我在楚言之怀中笑的像个孩子。

     情况有点复杂。

     “我就说过会被拍到。”胡丽边从沙发上爬起来边埋怨我。

    我没有回答。

    胡丽从我手中拿回手机,她很少这么安静,我一直以零绯闻在娱乐圈成为一股清流,而现在短短不到一个星期,我却传出两段绯闻,其中一个还是和以女明星猎手自称的花花公子。 

    但让胡丽如此反常的,是我对楚言之的与众不同。 

    胡丽刷刷刷地看下面网友的评论,脸上神色很是淡定,似乎没把这次事件放在心上。

    我有点欣慰地想,胡丽已成熟很多,她不会再去计较网络路人的攻击,她也一定会希望我有新的朋友。

    我如此安慰自己。

    “拜托,我是行得正站得直顶天立地的女汉子,”说这话的时候,我带上了点调笑的语气,还尽量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云淡风轻,我不愿意再一次把胡丽扯进莫名其妙的舆论里去。

    “你跟我说拜托?”胡丽哼哼着道,“坚持要和楚言之去的人,是你!”

    “你这说话的口气和胡院长一模一样,”我调侃着她,慈涵福利院的胡院长,是一个每天都会带孩子们玩游戏的善良老人,虽然别人对她的评价是“老顽童,”但一点也不影响院里孩子们对她的喜欢。

    但,胡丽不怎么喜欢胡院长,原因是我经常拿胡院长来对比她老去后的样子,而胡院长每每在胡丽去福利院做义工的时候,在她耳边叨叨叨叨。

    “王招娣,我希望你记住,我才二十八岁,胡老太婆已经七十八岁了!”

    “这不是借口。”

    “哼!”

    胡丽回我一个重重的鼻音后,嘴里嘟嘟囔囔着我比胡老太婆还有烦什么的,低头继续刷新闻。

    “化妆师招到了没有?”我提醒胡丽,脑海里却突然闯进风晨霆伏在我胸口的画面,我抓过一张报纸随便翻阅,尽力压下自己心里巨浪滔天的情绪,

    “通过电话了,两天之内就会来报道。”胡丽头也不抬。

    “报道?”我有些意外,“怎么没见一见就直接报道?”我没跟胡丽提起想要重组团队的事儿。

    “为什么要见?”胡丽终于抬起头看我,不解地瞪着我,“不过招一个化妆师而已。”

    好吧。

    这话我当初坚持用曾翠屏的时候说过。

    一时半会的,我还无法对胡丽说明我现在对团队的要求。

    我打了个哈欠,边向卧室走边道,“晚饭时间叫我。”

    胡丽窜起来,跪着趴在沙发缘上,叫了声“微微……

    我回头看她,又打了个哈欠,眼泪都流出来了,“干嘛?”

    胡丽咬咬唇,欲言又止。

    “有话快说,我困着呢。”

    胡丽瞥我一眼,似乎在探究我心情的好坏,窥探心思这方面她怎能如愿?

    我不耐烦了,“你说不说?现在不说以后就都别说了哈。”我明白她在担心什么,我做出这么不在意的样子,就是不希望加重她的心里负担。

    胡丽低了声音道,“你……你不给风晨霆打个电话解释解释?”

    “小狐狸,我可是听说喜欢胡思乱想的人,会原地爆炸哦。”我剜了她一眼,走进卧室,调皮地打了个响指,让我自己看上去心情轻快。

    “对了,晚上拍戏时,如果再遇到早上那个捡瓶子的女孩,我就要把她收了,”关上卧室门之前,我说。

    “什么?你疯了吧!”

    我听到胡丽的声音由远及近,在我的房门前停住,我甚至可以想象到她一定在对着我的方向翻她的无敌大白眼。

    “我要打电话给风晨霆!”胡丽要求道,隔着房门,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木木的闷闷的。

    “如果你那么做的话,我会打电话给胡院长。”我立即回应道。

    胡丽打开房门走进来,两只手紧紧撰着手机。

    “微微,我们得谈谈!”胡丽叹了口气。

    我把脸埋进软被里,“先让我睡一觉。”

    胡丽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出了屋,帮我关上门。

    我从被子里探出一双眼,我理解胡丽,以前所有事都是韩冰处理,胡丽在这方面完全没经验,现在她一人分担火羽和韩冰的职责,难免心里没底。

    我拿起床头柜上的剧本,翻到我晚上要拍的地方,眼睛盯着,却看不进去半个字。

    我和胡丽匆匆忙忙赶到剧组的时候,夜已经降临了。

    剧组人员早已开始拍戏,胡丽悄无声息地找剧组的化妆师和服装师给我上妆,我的这次迟到,得赖胡丽。

    胡丽也在沙发上睡着了。

    还是我上厕所,发现天都黑了,于是,我和胡丽没来得及吃晚饭。

    我看现场阵仗和导演锅底一样的黑脸,不像会早早收工的样子,我让胡丽去买些零食,先填填肚子。

    然后,我就看见了楚言之。

    楚言之的状态不是很好,NG差不多都是他的原因,和他对戏的女主角是素有演义小花之称的扬燕,杨燕很有耐性,脾气看着也不错。

    在楚言之因为自己第N次忘词而敲打脑壳的时候,杨燕用傻大姐式的大笑化解了他的尴尬。

    我观看那边排演的时候,余光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半蹲在地上,正在捡拾一堆瓶子,手里拿着的还是早上那个红色塑料袋。

    她身后不远处,坐着几个女孩,她们在和身侧的两个男孩子说话,不知男孩们说了啥,逗乐她们,她们捂着小嘴笑起来的样子娇俏可爱。

    和她们相比,捡瓶子的女孩是那么不可爱,还胖。

    “微微,你看啥呢?”我看得太入迷,没注意到胡丽回来了,她递过来一杯奶茶。

    我接过奶茶,朝那边努努嘴,“待会下了戏,你去打听打听那女孩,看看她有没有意愿和你做同事?”

    “你是认真的?”胡丽瞪大了眼。

    “比金子真。”我道。

    在我们对话的这段时间,女孩已收拾好瓶子坐回她的同伴们中去。

    女孩胖胖的,黑直的长发,有一双细长清澈的眼睛。

    我注意到,女孩们面前的地上还有一个瓶子,灯光映射下,可以看出里面还有大半瓶嫩绿色的液体。

    女孩在频频看那个瓶子,偶尔也会看隔着她两个人的一个同伴。

    那个同伴是个年轻娇媚的,她有时会斜着眼瞟一下女孩,神色很是不屑一故。

    视线里忽然出现一个精瘦的男子背影,男子对那群女孩说她们可以收工了。

    男子转过来的时候,我认出他是执行导演助理,偶尔他也有和韩冰打交道。

    我看一眼胡丽,示意她过去叫住那女孩。

    “您好,我可以和你合一张照吗?”忽然身畔响起一个细小的声音,我被吓了一跳,回头,看见是那女孩,我没看见她是怎么过来的。

      我笑了笑,“好。”

    然后我对胡丽道,“用你的手机照。”

    女孩愣了愣,“不可以用我的手机吗?”

    我扶着她的肩膀,好家伙,都是肉肉,身高和我差不多,“都一样,待会你加一下她的微信,让她把照片发给你。”

    女孩呆呆的没反应过来。

    我在她耳边道,“我观察你好久了,你是个不错的人,来为我工作,你愿意吗?”

    女孩瞪大眼睛看着我,久久不眨,似乎在努力证实她听到看到的都是真的。

    我搂在她肩膀上的手紧了紧,“怎么,不愿意?”

    女孩眼珠子动了动,似是这才回过神,继而猛烈摇头,有点语无伦次,“不,不,不是不愿意,但我……我,我什么都不会……你怎么会看上我……”

    什么都不会?

    我紧了眉头,这确实是个问题,我只想着把她招进来,可招进来后她能做什么工作,我确实还没想过。

    “只要你不嫌弃,我什么都可以干。”女孩紧接着又急急道。

    “你先回去,”我慢慢思考,因为考虑到可能不会用她,我的语气带上了些微官腔,“我会让我的……助理给你打电话。”

    女孩并没有立即离开,好像是在努力的想要鼓起勇气说点什么。

    这时,楚言之嘴角噙着阳光,大步朝我小跑过来。

    “先这样吧,”我瞧见了楚言之,觉得黑夜刹那明亮起来,“回头我会让她找你。”我随便指了下胡丽的方位。

    我迎着楚言之大步走过去。

     鸡排店不止是鸡排好吃,楚言之若是今晚没有戏了,我就让他等我拍完,我想我们可以再去尝尝老板娘从不出售的咖啡。

    然而我的念头还没落定,就看到大胖追着楚言之喊。

    楚言之停下脚步,转身问大胖怎么了。

    大胖也不说话,只拉了楚言之往回走。

    楚言之挣扎了两下,低声和大胖说着什么,大胖看看我这边,脸色极是不好,然后声色俱厉地低低骂楚言之。

    我尖着耳朵,也就只模糊听见“……要不是你妈妈千叮咛万嘱托的,你以为我稀罕带你……”

    然后,楚言之杯大胖拖着一步一步远离我的视线。

    我就那么站着,很久没有动没有说话。

    胡丽小心翼翼地在我耳边道,“喂,王招娣,你哪根神经又不对了?”

    我斜她一眼,“这里人多耳杂,管好你的嘴。”

    这时,执行导演助理叫道,“蔷薇,到你了。” 

    我一下子振作起来,现在我的内心情绪,很适合我晚上的戏。

    “你收拾收拾,很快我们就可以回酒店了。”我说着,喝完最后一口奶茶,把奶茶杯扔进胡丽手中的垃圾袋里。

    “你放心做自己的事去,”胡丽的语气有点尖锐,“心思都用歪了,我就不相信你没有背剧本能演好,很快?哼,哪里来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