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谁动了我的姨妈巾

    更新时间:2017-06-16 13:22:57本章字数:3291字

    我的手顺着风晨霆高挺的鼻峰滑落,经过薄薄的唇,在我最喜欢的美人沟上徘徊,说着此刻我心里所想的,“你说你个男人干嘛长一张这么漂亮的脸,还让不让我们女人活了。”

    我潜在的意思,指的是风晨霆和石鹏程的事儿,不过明了我不敢讲,毕竟出柜这事还无法在明面上摆开了。

    然后,风晨霆捧着我的脸,毫无预兆地吻了下来。

    这一次的风晨霆霸道的让我害怕,他把我的手反剪在我的背后,他在我口腔里纠缠了些时候,然后顺着我的下巴、脖子、锁骨继续往下。

    我觉得自己有些奇怪,害怕过后,我居然想与他更坦诚相见一点,再一点……我边撕掉我和他之间的阻碍物,边学着太多样子,用嘴唇品尝他的味道。

    风晨霆身上有淡淡的迷迭香味,一直有,以前我以为他是用了香水,但在我扒.掉他的上衣后,我发现,香味在他的肉肉内。

    我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咦,怎么闻着好,吃起来有点腥?

    我嫌弃地想要推开他。

    他像一座山,未动分毫。

    我看见手边的高脚玻璃杯,朦朦胧胧想起胡丽说的有事儿摔东西,我伸长右手想要去扫杯子。

    手却被抓住。

    “你不能再喝了。”风晨霆说。

    呃,他以为我要喝酒?

    “你好重,”我再次徒劳地推他,接着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壳,头晕晕的,肚子里有点难受。

    我听见一声轻笑,然后身上一松。

    “你放心,我不会动你,”风晨霆的两只手撑在我身体两侧,眼睛里闪耀着夜鹰般的光芒,看上去让人心慌又迷的人心魂皆失,“我是说,今晚不会。”

     “我口渴,我要喝水,”我坐起来,试图把自己的身体从他双臂中间移出来。

    风晨霆左手一捞,把我整个人抱起来,起身,走过去拿了一瓶矿泉水,回来坐下,把我放在腿上,打开瓶盖,递给我。

    “少喝点,省的明天脸肿,上戏不好看。”他亲了一下我的脸颊,说。

    风晨霆的眼睛非常漂亮,这就让我有一个习惯,每一次和他说话的时候,都舍不得挪开视线,只想就这么盯着他看,永远不动。

    我喝了水,然后搂着他的脖子,把脸慢慢凑近他,我想用嘴当容器喂他喝一口。

    “好好休息吧,”风晨霆却不给我靠近的机会,他一手按住我的后脑勺,把我的脸按在他的肩头,“不早了。”

    接着他抱起我,把我送到我的卧室,我好像嘀咕了一句姨妈巾还没换不能睡啥啥的,但我的的眼皮越来越沉,我也是真累了。

    醒,是被敲门声震醒的。

    还没等睁开眼睛,在鼻尖萦绕的迷迭香味就在提醒我,昨夜风晨霆来过。

    噢。

    不只是来过。

    是和我同床共枕了。

    确切点说,是我枕在他的臂弯缩在他的怀里。

    “小懒猪。”

    头顶响起风晨霆性.感温柔的嗓音。

    我抬头,看见他用另外一只手在刷平板电脑。

    我心里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悸动。

    为风晨霆叫我的名字。

    有人叫过我瑾瑾,有人叫我王招娣,有人叫我招娣,有人叫我蔷薇,有人叫我微微,但从未有人叫我小懒猪。

    “晨霆,”我挪挪身子,让自己的上半身全部压在他的胸膛上,“我喜欢你这么叫我,好喜欢。”

    “小懒猪,”风晨霆放下平板电脑,用另外一只手在我的腰背只见摩挲,鼻息渐渐浓重起来,“那我们说定了,你是我的小懒猪,只能是我的!”

    我的回答被再次响起的敲门声打断。

    “几点了?”我问。

    “下午一点,”风晨霆看我已经完全清醒,拿过遥控器打开窗帘,“你有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我一惊,蹦了起来,转头看他,下午?可我是早上的戏。

    “我跟导演打过招呼,把戏调了下,”风晨霆显然知道我想要问什么,先自告诉了我,“就你昨晚那状态,你也拍不好。”

    我撇撇嘴,调了下!说的轻巧。要知道这调拍戏的场次可不是那么容易,剧组一大帮人,加上演员什么的,大家都是事先已安排好各自在什么时候做什么。

    记得以前我在大冬天拍落水戏,被冻的重感冒好几天,那该拍该演的场,哪怕我就是坐在那里当背景当陪衬,也得照样。

    有背景的人,做起事情来就是随性。

    我把手在眉头搭成一个棚,让自己的眼睛适应窗帘打开后射进来的光线,然后起了床,走到窗口。

    窗外,烈阳如火,晴空如洗。

    敲门声越发急促。

    伴随着胡丽压低的叫唤,“微微,微微。”

    我出去开门,不等满脸急色的胡丽开口,我就转身进了洗漱间,准备刷牙,然后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摸了下裤裆发了愣,昨晚,谁动了我的姨妈巾?

    我用力甩头想要记起昨晚喝酒后说了啥做了啥……是我自己换了?我拍着脑袋,就是想不起来。

    “王招娣,你和风晨霆那啥啥了?”胡丽跟进来神秘兮兮地问我,一边伸手关上洗漱间的门。

    “啥叫啥啥?”我明知故问。

    “就——那啥啥啊。”胡丽比划着,神情带上对我智商的深重怀疑。

    我拉开洗手台上的抽屉,拿出姨妈巾,斜眼看她,“你说的啥到底是啥?”

    胡丽盯着我的姨妈巾,脸上迅速浮起说不尽的扫兴,“切!”然后开门,蹬蹬地回自己房间去了。

    我笑了笑,也就胡丽敢在风晨霆面前,凭自己心情的好坏确定脚步轻重,还把门甩得那么大声。

    这一点,胡丽比我拽。

    有风晨霆在,胡丽省事多了,午餐被安排在酒店内吃,要知道,在这酒店里吃一顿饭,够我和胡丽一个月的伙食。

    当然,免费的就可以放开肚子。

    因此胡丽又一次把自己吃撑了,但是她不喜欢自己甸着个肚子,还要手拿肩背好多东西,所以胡丽指使风晨霆送我们去剧组。

    风晨霆是乐意的。

     我是拒绝的。

     先不说圈内一直传闻我的背景强大,不适合风晨霆这张瞩目的脸跟着,单就风晨霆闭口不提我和楚言之那铺天盖地的绯闻,我就觉得心里没底。

    我想起昨晚大胖的反常,寻思着待会让大胖转告一下楚言之,这段时间我得和他保持距离,私下以后再约。

    然而胡丽这个笨蛋给了风晨霆一起去的理由。

    我双手插在裤袋里,一边踢着路上偶尔出现的小石子,一边狠狠瞪着胡丽的后脑勺,她仰着脑袋,和风晨霆东扯西扯的聊天。

    一直都是胡丽再不停的说。

    风晨霆全程面瘫脸,没有一丝表情,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胡丽的长篇大论,他偶尔会回过头来,对我浅浅一笑。

    每当这时,我也赶忙回以微笑,心里却对他方正的步伐笔直的身躯,用我能想到的所有形容词加以诽诉。

    这次我不用等候,导演一看见我来,就给我排了戏。

    我没有看见楚言之。

    风晨霆坐在不远处,捧着平板忙活他自己的事儿,我就不明白了,他忙成那样为嘛要跟着我?

    几年了,这是风晨霆第一次和我在同一个公共场所出现。

    我以为单凭风晨霆的容貌,他只要往哪里一站,绝对肯定一定必然地,会吸引一大票迷妹。

    出乎意料的是,剧组里好像没有一个人对他有兴趣,没有一个人去问他是谁,似乎他是与空气一样透明的人,只有我和胡丽能看见他。

    拍戏间隙,我又看见了那个胖女孩,她似乎是专门在等我,见到我看过去,她立即绽开笑容,举起手悄悄打了个招呼。

    “胡丽,你去和那女孩接洽一下,”卸妆时,我对在一边和手机游戏较劲的胡丽道。

    胡丽盯着手机,不动,嘴里嘟囔着,大意是“那么胖,又不会说话,不明白你怎么就看上她了”之类的。

    我用脚尖轻轻踢了她一下。

    胡丽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出了门去。

    我看着镜子里的风晨霆,昨晚到现在超过了十二个小时了吧,这是他和我呆在一起最久的一次,咳咳,他是打算一直跟着我?

    我蹙了蹙眉,最近的两次见面,我和他都接了吻,他也摸遍了我的……骨骼,我有点理不清自己和风晨霆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胡丽领着那个胖胖的女孩进来。

    “您好,我是秦咯咯,一个口一个各的那个咯咯,”因为我坐着,胖女孩微微弯下腰,有点像是在给我鞠躬,她很认真地说自己的名字,似是怕我听错。

    “咯咯好,”我说,不免看了她一眼,要不是她自己说,我会以为是格格,看来这妹子心细,“你有在剧组做事?”如果她是剧组的人,我得找相关人,不能现在立即就用她。

    “没有,”秦咯咯显然也深知其中的缘由,语调有些急促起来,“今天这个组不让外人进来,我是求了很多人才能进来。”

    我看了看她,忽然有点心疼。

    群演在剧组里是很低微的,我亲眼见过有些演员对群演的不屑。

    群演们见到能叫的出名字的演员,会小心翼翼去问对方可不可以合照。

    有些演员会配合,如我。

    但更多的,会问清楚他们的身份后,借口拒绝。

    我也大概观察过,那些老一辈的或者以演技成名的,大多会同意和群演合照,拒绝的多是偶像明星。

    我曾在一个还算大的剧组里,无意听见几个女孩子的抱怨,说剧组的饭菜都馊了,根本不能吃。

    记得,当时我有点不平,我觉得让人吃饱饭是最基本的人道主义,因此我特意给我比较熟的现场助理略提了提。

    现场助理回答说,没关系,那些都是群演。

    由此可见,群演在剧组是多么的卑微。

    所以我很清楚秦咯咯那轻描淡写的一句“求了很多人”可能会是个什么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