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我不用等戏了

    更新时间:2017-06-17 14:08:46本章字数:3234字

    我刚要开口说话,余光中便看见风晨霆起身走过来,他把手搭在我肩膀上,眼睛看着我,问的却是秦咯咯,“你愿意做比较累的活吗?”

    “不……不怕。”秦咯咯被忽然走过来的风晨霆惊的有点结巴。

    “嗯,”风晨霆捏捏我的脸,依旧没看秦咯咯,“你暂时在这个剧组里管管服装,等微微拍完这部戏,如果她还想带你,你就跟着。”

    秦咯咯看看我,一丝惊喜爬上了眉梢,“好!”

    胡丽领着秦咯咯出去。

    我眨眨眼,“晨霆,你都没先问问制片,万一剧组不需要服装师……”

    风晨霆的大手在我的头顶按了按,“在我这里,没有万一。”

    给我卸完妆正在收拾着的化妆师“咣当”一声,把手边的一瓶卸妆水撞倒了。

    风晨霆给了我一个拥抱,就先出去了。

    “丹尼,你认识他?”我看着风晨霆的背影不见了,才开口问。

    “啊?”高高瘦瘦的化妆师惊了惊,然后低头看看自己的胸牌,明白我是从那里知道他的名字后,面色缓和下来,“不,不认识。”他道。

    我的直觉告诉我,丹尼是风晨霆的人,只有熟知风晨霆,才会在风晨霆说一句听着那么正常话时,反应那般紧张。

    有点兴味索然。

    这个组到处都是他的眼线。

    难怪风晨霆在没有火羽和韩冰跟着的情况下,那么放心让我来。

      这么想的时候,我忽然认清了一个事实,只要是火羽接的戏,我就一定是在风晨霆的控制范围之内。

    我算了算,到明年合约期满前,我还有两部电视连续剧,一部电影。

    相对有些演员绞尽脑汁抢戏抢资源,我的演艺道路确实顺的有些过分,我忽然有些担心,会不会离开风晨霆后,完全无戏可拍?

    我拍拍心口,安慰自己,只要我努力拍戏,提高演技,风晨霆总不会把整个娱乐圈全部控在手中吧。

    胡丽办事麻利,秦咯咯当晚就带着不多的家当,站在我酒店的房间里。

    “咯咯,既然你决定跟着我们家微微,”胡丽咬着下唇看看我,“我们家微微也决定了要你,我想你得跟我说道说道刚才那个纠缠你的男人。”

    秦咯咯垂着脑袋,双手不停地绞着衣角,有些不安,不肯说。

     我有些不忍,本想开口让这事儿过去算了,却看见胡丽对着风晨霆的方向挤眉弄眼。

    好吧。

    就知道胡丽不会这么苛刻。

    “咯咯,我不希望我身边的人有什么不清不楚的过往,”因为有点违心,我没敢去秦咯咯,“你知道我是公众人物,万一以后被挖出什么,很麻烦。”

    “他叫万福,是个有钱人,”我的话成功撤掉了秦咯咯的防卫,她给我们说起她和那个叫万福的男人的事。

    万福是在秦秦咯咯刚到横店不久就认识了她。万福是当地人,有三家自己的大型连锁超市,手底下员工近千人。

    万福是土豪,这一点是无需质疑的。

    万福在追求秦咯咯,这一点也是无需质疑的。

    秦咯咯不喜欢万福,甚而至于有点厌恶,这一点更是无需质质疑的,对一个女孩子来说,遇到一个土豪,并成为土豪的女人,是多少女孩的梦寐以求。

    但不包括秦咯咯。

    明眼人都知道,只要秦咯咯答应了万福的追求,立马就可以演上有机会露脸的角色。

    最起码,不用为了省钱,天天从剧组带盒饭回去,或者在没有戏拍没有盒饭的时候,天天啃馒头。

    当然,更不用为了赢得给我当助理的机会,去忍受风晨霆给的测试。

    但秦咯咯说她很清楚自己不是演戏的料,她放不开,人家让做个花痴的表情,她都因为害羞演砸了,但她想通过群演的历练成为更好的自己。

    胡丽问秦咯咯为什么就那么不喜欢万福,秦咯咯说万福那么有钱,她才不相信他对自己的真心的。

    然后她难得露出不屑的神色,“很多人都问我这个问题,我就不明白了,我为什么要喜欢万福,他除了钱多,那里值得我喜欢了?”

    最后一句话把胡丽逗得哈哈大笑。

    我们聊这些的时候,风晨霆一直在忙他自己的事儿,我们时而窃窃私语时而高声谈笑,都没影响到他。

    好像这个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我们这一层没有空房间了,秦咯咯又不愿意去别的楼层,胡丽就把她房间的沙发拼凑起来,弄了个跟床一般大小的地儿,让秦咯咯暂时住了下来。

    我有些奇怪,风晨霆来了以后,我就没看见过楚言之,如果我没猜错,楚言之已经被移到别的地方住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一层就住了我们几个,怎么就没房间了?这个念头只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我也没放在心上。

    风晨霆理所当然地和我住在一起,因为有了前两次,我也就不想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这种场面上的话。

    再说,我的大姨妈还没走,除了让他过过手瘾,他啥也做不了。

    然后……窝在他怀里的时候,我竟然希望时间可以就那么停止,我告诉自己我只是喜欢上了迷迭香的香味,我绝对不是爱上了风晨霆。

    第二天,我没戏,便犯了懒癌,早餐都让胡丽送到门口,然后风晨霆给我端进来,和我一起在床上支了张小桌子。

      胡丽闲不住,跟着秦咯咯去剧组。

    我感觉风晨霆有迫不及待地把胡丽和秦咯咯送走的意思,因为她们两一离开,风晨霆就把脸上的模式,从冷漠切换到了深情。

    风晨霆原本喝着自己的豆浆,但忽然就要尝尝我的红豆粥。

    我自然是不肯给,他居然用那双漂亮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我,微微咬着下唇的样子,满脸都是朝妈妈要糖吃被拒绝后的委屈

    风晨霆有点孩子气。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初始有点得意,想着开口嘲嘲他,但当我看到他眼尾那道伤疤的时候,我认为还是换个说法比较好。

    “好吧好吧,给你尝一口,”我把碗递给他道。

    风晨霆摇摇头,仍旧满眼委屈。

    “你又不吃了?”我说着,就要收回伸出去的手。

    “吃!我要吃!”风晨霆顺势倾身过来,自然地把我拥入怀里,自然地把我的红豆粥抢了过去。

    “那你刚才为嘛摇头,”我红了脸,想极力拉回之前的节奏,特么滴,风晨霆这是吃我的豆腐吃顺手了,一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就往我身上贴。

    “因为我想吃的在这里,”风晨霆说着,低下头,张嘴含住了我的唇……

    “叮铃铃……”

    对我来说,此刻给风晨霆打电话的人就是我的及时雨。

    风晨霆听着听着,就走到客厅里去了,一会他进来坐在我床沿,恢复了我熟悉的那张冷面孔。

    风晨霆说他有事儿必须回去处理一下,他说我是他的人,不要和无关人等有亲密接触,否则他不会轻易饶过无关人等。

    我一脸平静地听着,实则是听的我暗暗吃惊。

    无关人等是不是指的楚言之?

    亲密接触是不是指的和楚言之在鸡排店的告别拥抱?

    可这也……这有点奇怪吧。

    别说我目前不是风晨霆的什么人,就算我和他是恋人,还不能有个正常社交圈?还不能有个可以一起吃饭一起说话的朋友?

    虽然我心里千万个不满,但我的面色看不出一点微澜,风晨霆马上就要离开了,只要他不在身边,我总会有机会。

    关于我为什么会如此迫切想和楚言之有更近一步的发展,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由于我知道剧组里有风晨霆的眼线,此后几天,我尽力表现的与韩冰在的时候一样,拍完我的戏份,我也不会再在剧组逗留。

    因为我知道,不管我逗留多久,我都不会“碰见”楚言之。

    我的识趣,显然让导演去了一大心病,那天,导演跟我商量说,他想把我往后不多的几场戏份,调在一个时间内全部拍完。

    立夏,天气闷热的让我的情绪经常失控,常常在对胡丽发了一通无名火后,又立即道歉,所以当知道我可以不用在这里等戏的时候,我答应的很爽快。

    胡丽后来说,导演在我答应后的放松,像终于请走一尊瘟神一样。

    当天洗澡的时候,我照了很久镜子,直到满室雾气使得氧气稀少,让我的呼吸渐渐困难,我才慢吞吞地出去。

    胡丽在门外走来走去。

    我在里面多久,她便守在外面多久。

    “狐狸,你这是在晨练?”我笑着抱了抱她,用浴袍擦了擦眼帘下的水珠。

     胡丽反手抱住我,抱得很紧很紧,就像下一刻我就会凭空里消失了一般。

      上一次我这个样子,是在村里因为要建新的村委会,把电话转让给胡有才,然后他的老婆对天天在他家门口蹲着的我,产生极大厌恶,明确表示就算有找我的电话,也不会让我进屋的时候。

    那天,再一次被胡有才老婆赶到离她家五十米外后,我用碎碗块割断了自己手腕上的血管。

    “别担心,小狐狸,”我轻轻浅浅地笑着,一下一下拍着胡丽的后背,“只要有我的小狐狸在我身边,天塌下来我都不怕。”

    “真的?”胡丽推开我,吸吸鼻子,认真地看着我。

    “当然是真的,”我扯一角浴巾给她擦拭湿润的眼角,“不是说天塌下来,有你这个高个子先顶着吗?”

    “切,就你爱贫嘴,”胡丽满脸嫌弃,嘴角却挂起了一抹笑意。

    “这样就对了嘛,”我说,“赶紧洗洗,也让咯咯好好休息,告诉她,明天开始不用去剧组,直接来帮你。”

    “那你准备让咯咯做啥?”胡丽跟过来,倚在门框上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