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关于杨苗苗的传闻真相

    更新时间:2017-06-18 14:32:18本章字数:3243字

    我想了想。

    “先让她管管行李什么的,咱们也就这些杂事儿。”

    胡丽道,“也行。”

    我重重地把自己扔到床上。

    胡丽又道,“化妆师明天早上应该会到。”

    “明天我应该没时间,你看着办吧,只要技术行,你觉着不讨厌就可以,”我的困意上来,连连打着哈欠。

    第二天晚上,我结束了一天满满当当的戏,泡了个热水澡,二十点整,我吃着胡丽给准备的排骨粥,啃着香甜玉米的时候,看到那个有着一张圆脸蛋的萌萌哒的女孩。

    精致的粉色小洋装裹着她小巧玲珑的身材,她跟在胡丽身后,每一步都走的既小心又有礼貌。

    我擦擦手,起身朝她走过去,她的个子这么有特点,圈里但凡技术不错又有特点的化妆师,都比较容易被人记住。

    “您好。”我说。

    “您好!”即便是早已看到我,女孩的圆脸上还是在听到我的问候后,浮起了一丝惊慌,显然是没怎么应对过像我这样的陌生人。

    胡丽拍拍女孩的后背,“苗苗别这么拘谨,以后你会知道,咱们家微微绝对是个大大的好人。”

    我剜了胡丽一眼,“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哈。”

    胡丽的笑意僵在嘴角,可能是想起了我也有诸多不好的时候,赶紧换了个语气道,“那啥……苗苗,我也就是随便一说,就当你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圆脸女孩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可是……可是我听的好清楚,怎么破?”

    这回轮到我笑出声来。

    很好。

    杨苗苗懂得我和胡丽的冷幽默,这样以后相处起来会放松的多。

      胡丽翻了翻茶柜,里面空空的。

    风晨霆把胡丽的零食都收走了,他以为那是我吃的,说不健康。

    “你们聊着,”胡丽边说边站起来,“我去我房间拿点吃,顺便看咯咯回来了没。”

    我原本是要秦咯咯跟剧组说一下,不帮他们管理服装了,但剧组来人跟胡丽交涉,希望在我们离开前,秦咯咯还能给他们帮忙帮忙。

    秦咯咯愿意,我自然是没意见。

    我继续和杨苗苗瞎聊。

    女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

    我还不算是女人,但我是大龄女孩,八卦心隐得比较深,不代表没有。

    “你叫苗苗,那你姓什么?”我问,她的形象和名字和我听说过的人实在是太符合了,如果真是她,我更不好直接问。

    “杨,杨柳的杨,”杨苗苗答的很快,她已没了初始的紧张,圆圆的大眼忽闪忽闪地看着我。

    就杨苗苗这张萌得人一脸血的脸,我有百分之九十把握,她就是那个传闻中的化妆师。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我盯着她的眼问道。

    “可以。”杨苗苗答的爽快。

    “你……认识张承恩吗?”我继续问,小心观察她神情中细微的变化,我不是多事,但如果我想用她,我认为就有必要确认她的身份,也有权利知道那件传闻的真伪。

    张承恩,圈内有名的制片人之一。

    听见那个名字的一瞬间,杨苗苗的笑容顿收,脸上的萌态也迅速被一种和她容貌极不相称的成熟替代,似乎还叨了一句,“这事儿果然大家都知道。”

    然后,杨苗苗沉默了。

    杨苗苗沉默的时间太久,久到我觉得她可能不愿意继续下面的聊天了,然而在我想说些彼此没缘分的场面话时,杨苗苗说话了。

    “认识,”她原本卡哇伊的脸,此刻拉得像老奶奶的裹脚布——又长又臭,“我之前一直跟着他的组工作。”

    然后,杨苗苗似乎怕我不给她机会说话,直接把她和张承恩之间的纠葛说了个清楚。

    杨苗苗是在美容职业学校毕业的,因为她在学校期间参加过业内专业比赛,得了一等奖,所以她一毕业就得到了一份同学老师都羡慕的好工作。

    她被张承恩看中,成为他剧组的御用化妆师。

    娇美的容貌和专业一流是杨苗苗的两大优点,但身高成为她的障碍,她给明星化妆的座椅,高度必须调得比常人低十几公分。

    甚至有明星当着她的面说,要是她再长高那么十公分就好了。

    但也正是因为她的身高,在张承恩经常聘用的几个化妆师中,杨苗苗是明星们最熟悉和最人容易记住的人,这也导致之后发生的事情被更广泛的宣传。

    关于杨苗苗离开张承恩团队的原因,开始时,坊间有好几个版本,但传得最被圈内人认同的,和杨苗苗的职业操守有关。

    说是杨苗苗收了张承恩同居九年的女友的钱,给张承恩那部剧里的女主用了过期化妆品,害得那女明星的脸部溃烂,所以被张承恩扫地出门。

    这个传言,也同时让杨苗苗在化妆师这个行业销声匿迹了近一年。

    如果就我听到的这些,我怎么能用杨苗苗?

    但我现在听杨苗苗说事情发生的经过,却是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

    “我平时是负责给主演化妆,女主有自己的化妆师,所以我一般只负责男主和男配,比较闲,那天,同事让我帮忙给他化妆的对象化的时候,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杨苗苗紧紧握着拳头,看得出那件事在她心里有着怎样的影响。

    “他们嫉恨我!”杨苗苗如是说。

    “当时我帮忙化妆的是饰演女主丫鬟的女孩,那女孩素颜就明眸皓齿,天生的美人坯,”杨苗苗手的不自觉地紧握成拳。

    “我从没有给她画过,也不清楚她之前的妆容是不是精致,我只是本着一个化妆师的职责,因为考虑到她只是个丫鬟,我还只是很简单给她上了淡妆。”

    “那女孩五官比例极好,年纪又轻,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稍修饰一下,就非常美丽。”

    “拍戏的时候,那女孩站在女主身边,现场灯光一打,直接把女主秒杀了,只拍了一条,女主就闹了起来,让把那女孩脸上的妆容都卸掉,重新化妆。”

     “后面发生的事儿,你大概可以猜到了。”

    说到这里,杨苗苗耸耸肩,“我不知道我说出来会有几个人相信,但我用我的人格保证,我今天说的绝对是事实。”

    “现在这社会,人格能值几个钱,”我看看拿着零食回来的胡丽,又看看脸色被我的话击溃的杨苗苗,“但我相信你。”

    “真的?”杨苗苗双眼顿时瞪成了十五的月亮,“噢耶,我又可以继续化妆!”

    “还有个问题,”我抓过一个比卡丘的玩偶抱枕,把我的脸放在玩偶的两个耳朵中间,“如果这事情再发生一次,你会怎么做?”

    杨苗苗认真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我想我还会那么做,因为我根本就没做错什么。”

    我笑了起来,把玩偶朝她掷过去,“杨苗苗同学,欢迎你加入微微家族。”

    胡丽正正好走到杨苗苗身边,“这么快就谈妥了?工资多少?”

    我伸出一个手掌,探究地看着杨苗苗,“包吃包住。”

    杨苗苗欢呼一声,蹦起来一把抱住胡丽的脸,“嘙嘙嘙”地亲了好几口,似乎是这样还不能解去她的快乐,她又跑到空的地方旋转跳跃了起来。

    杨苗苗之前的月薪一定不止五千,但她却表现的如此开心,我想,工资与她并不是最重要的,而以我的条件,目前也还没办法给她更高的报酬。

    胡丽一手拿着一袋薯片,一手不停擦拭自己被杨苗苗亲过的脸,满脸的疑问,“王招娣,你怎么着人家小姑娘了?”

    我站起来,重重拍了一下胡丽的肩膀,“狐狸,待会叫上咯咯,一起出去吃大餐。”

    “吃大餐?”胡丽眨巴眨巴眼,“你确定?”

    “确定!”

    我头也不回,然后听见身后传来胡丽的一声欢呼。

    秦咯咯是在半个小时后回来的。

    简单的介绍后,我、胡丽、秦咯咯和杨苗苗,浩浩汤汤地去吃大餐。

    当然,胡丽对这顿所谓的大餐一点也不期待,因为我跟她说是去鸡排店吃,对此胡丽是有怨的,鸡排店老板娘的手艺虽是极好,但再好的食物吃多了,也不会向往。

    胡丽一直在叨叨,说应该去某某餐厅或者某某私家厨房,那才叫大餐。

    “你们三可以举手表决去哪里吃饭,”我说,“我想去吃鸡排,胡丽想去某个餐厅或某家私厨。”

    杨苗苗自然是知道鸡排店大名,选了鸡排店。

    秦咯咯看看我,也选了鸡排店。

    一对二。

    胡丽败。

    横店的夜市是在十点以后开始,因此现在出门,时间还算早。

    春末夏初的夜,微风习习,适宜约三两好友散步、闲谈。

    我们四人不约而同提议步行。

    路上,我好心好意地“安慰”胡丽,顺便把让胡丽不开心的责任推给杨苗苗和秦咯咯,“小狐狸乖哈,今儿是给她们两的接风,是咱们两个宴请她们,是不?再说,你刚才也看到了,我没参与表决。”

    胡丽斜我一眼,一抖肩,把我撩开,“切,她们还不都是看你想去。”

    “啊,这你都看出来了,火眼金睛啊,不能吧,只听说过狐狸精勾引男人,没听过狐狸精有火眼金睛的啊……,”我的疑惑和惊讶,换来胡丽一顿小拳拳攻击。

    我一边躲着跑,一边指着胡丽大喊,“小狐狸,你再追着朕不放,朕就命人把你丢进酒池肉林。”

    胡丽一边追我一边回嘴,“命人?你倒是命啊,命啊。”

    我的目光飘向秦咯咯和杨苗苗。

    杨苗苗小嘴嘟起,朝我扮了个鬼脸,展开笑容加入胡丽,对我展开了围追堵截。

    “你们这是要造反啊……,”我边笑边逃。

    秦咯咯没有参与,只加快脚步跟上,她也在跟着我们笑,但眉宇之间压着一线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