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四个人的喧哗

    更新时间:2017-06-19 14:38:40本章字数:3210字

    鸡排店的地理位置并不算是在繁华地段,但这个时间段,顾客却多的我们没有地儿坐。

    “欢迎光临,”门口的服务员露出温和略带抱歉的笑容,“对不起,现在暂时没有座位,亲们可以在候餐区稍作等候。”说着,递上来一张候餐牌。

    我示意服务员我们不需要候餐牌,透过用餐区域,依稀可见老板娘在厨房内忙碌着的身影。

    “怎么办?”我问,我不想因为私人关系给老板娘添加麻烦。

    而且我非常清楚某人烹饪时的癖好,要是我打扰了她做鸡排的好心情,以后能不能吃到她做的东西就很难讲了。

    “要不,换一家?”胡丽克制着嘴角快要溢出来的幸灾乐祸,扑闪着大眼睛做出一副无辜脸,今天她化了妆,还用上了大红色的口红,衬的她的皮肤米脂一样的白。

    胡丽是如此可爱,我却很想掐她。

    “走!”我咬着牙齿道。

    “没事没事,”杨苗苗看出我的不爽,一手拉着胡丽,一手拽着有些神游的秦咯咯,往店外撤,“下次再来就是,这店又不会跑掉。”

    我慢吞吞地跟在她们后面出了店,“狐狸,你说说吧,想去哪里吃?”

    “烧烤!”胡丽完全释放了她的声音,感觉她为此酝酿了很久。

    杨苗苗和秦咯咯谨慎地观望着我们俩。

    “狐狸,你说实话,是不是今天这店里的顾客都是你花钱请来的?”我指着胡丽,对她步步紧逼。

    “大人,冤枉啊,”胡丽赶紧往秦咯咯身后躲,配合地夸张地叫了起来,“臣妾做不到啊……”

    然后秦咯咯说了一句让我们都笑到直不起腰来的话。

    “胡胡,你躲在我背后有没有觉得特别安全?”

    秦咯咯和我差不多高,胡丽比我俩稍微高那么一点点,杨苗苗是我们四个人中的小矮人,胡丽被我追杀,最好选择自然是躲在秦咯咯背后,因为杨苗苗的小身板遮不住胡丽。

    当胡丽把毫不犹豫选择秦格格背后的原因分析清楚后,轮到杨苗苗追杀我们三了……

    我们边闹边往万盛街去。

    烧烤在我的大专时代,是只敢远嗅不敢近看的奢侈东西,那时胡丽省吃俭用地供我上学,我自己也在学校食堂帮工,根本不敢把钱花在填饱肚子以外的事情上。

    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带胡丽来横店的情形。

    胡丽被横店到处都是烧烤店的现象惊呆了,在我们那个小镇上,烧烤至多就是街边的一个小摊子……然后,这个吃货接连吃了近半个月烧烤。

    除了烧烤,还是烧烤。

    直至她因为肠胃炎住进了医院,出院后,我禁止了她吃烧烤。

    今儿,这家伙料定有杨苗苗和秦咯咯在,是打算放飞自我了?

    杨苗苗的性格和她的长相一样,爱笑,可爱,不一会就和我们打成一片。

    秦咯咯不怎么说话,看不出是有心事还是本就寡言。

    超市对面的这家烧烤店,烤鱼一级棒,环境稍差,不太注重卫生的老板,更令我崩溃,但看到胡丽今晚就瞄准烧烤,吃不到不罢休的样子,我忍了。

    幸而,今晚他们店也是人头攒动,甚至有些人买了就站在店门外吃……

    “走,去另外一家!”胡丽不由分说,拉了秦咯咯和杨苗苗,转身就走。

    我只好跟上。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声压低嗓子的叫唤。

    “蔷薇!”

    我转头,看见了大胖。

    “大胖,你也在这儿?”我惊喜极了,眼睛往四下里瞧,“楚楚呢。”因为我觉得言之两个字有些拗口,楚言之便让我叫他楚楚。

    “他回家了,”大胖叹口气,语气沉沉的,“就咱们聚的第二天,他家出事儿了。”

    我问,“什么事?”大胖郁郁寡欢的样子,给我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跟你说,你可千万不要传出去,”大胖四下里看了看,把本来就很小声的声音压得更低,“他父亲出车祸了。”

    我的心一沉。

    大胖还在说,“他父亲是谁我不能说,反正不是咱们这种普通人,听说给他父亲开车的是三十几年的老司机了……”

    “是不是你们和我吃完宵夜后发生的?”脑海里就像有一只鬼在催促我,我有些急迫地打断大胖,问道。

    大胖摇摇头,“不,我们是凌晨两点半回的酒店,他父亲出事是七点,本是准备赶一个会议,半个小时的路程,就出事儿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刚给他打过电话,因为司机闪避的好,车内的安全气囊也完全打开,所以人只是被震晕过去,没什么大碍,他说明天就会回来。”

    我脑子有些晕乎,但理智是清晰的,“大胖,有件事我想我们合作一下。”

    大胖疑惑地看我,“嘛事儿?”

    我看看四周,今晚的万盛街非常热闹,我站着的地方恰是灯光的盲区,拥挤人流和黑暗夜色是很好的掩护。

    我要大胖对楚言之编一个故事,就说我和他的绯闻给我造成了多么大多么可怕的影响,我本来有一个知名的饮料代言,现在因为绯闻黄了。

    总而言之呢,我要楚言之和我保持距离。

    大胖近几年带的艺人,没见有出色表现的,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既有后台又有实力的,他比我更不希望楚言之和我有瓜葛。

    我不具备可以带旺别人的人气。

    我对大胖的喜形于色很是理解,因此也没去计较。

    “大胖,你们没在贵宾酒店住?”说完正事,我顺带着问了问,贵宾酒店就是我现在下榻的酒店。

    “啊?”大胖愣了有那么一小会,“我们回来后,剧组给我们转到影星这边住了。”

    看大胖目光闪烁的样子,转酒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但既然我已经不打算和楚言之做朋友,也没必要去较真。

    有些事儿,不必了解太多,只要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眼看胡丽她们三的背影要消失在视线中了,我跟大胖告了别,小跑着追了过去。

    “要不就这家吧?”胡丽她们正等着我,看我跟上来了,胡丽指着街边的一个小店,问我。

    我看了看,这家店是一个小伙子开的,没特别华丽的装修,但非常温馨,他做的鸡公煲量足又好吃,难得胡丽愿意放弃烧烤,我自然是乐意。

    不等我回答,胡丽就冲进去了。

    胡丽喜欢帅哥,这小老板虽然不帅,但温暖的笑脸让人一进店,就像到了邻居家一样,所以只要我想吃鸡,胡丽就一定会来这家打包。

    胡丽点了老板拿手的鸡公煲和几个小菜,特别跟杨苗苗和秦咯咯说明了老板是自己创业啊什么的。

    “苗苗,你住哪里?”胡丽边吃边问。

    “啊?”杨苗苗傻了眼,“我早上刚到,没定房间,我以为……”

    “反正就在这儿呆几天,跟我凑合着一起住,没关系吧?”我出声打断杨苗苗,我知道她的以为,她为我工作,自然是跟我们一起住,这确实是我没考虑周全。

    以前这些杂七杂八的事儿,都是韩冰处理。

    忽然有点理解韩冰了。

    “不用不用,我可以和胡胡挤挤。”杨苗苗拒绝的很快。

    我不动声色地看一眼胡丽。

    胡丽立马表态,“我那屋挤不下了,还有咯咯呢,小苗苗,你还是将就将就,和微微挤挤哈。”

    我怎么听着有点不舒服?

    自从得知要和我住一屋后,杨苗苗的小脸蛋红晕褪成了青白,话也变的不爱说了。

    秦咯咯吃的少,话不多。

    我吃东西时,本就不喜欢说话,因此也不觉得她们俩不说话有什么不妥。

     胡丽倒是有努力想活跃气氛的心情,然而在三个都不爱说话的情况下,她也发挥不了,又深知我饭桌上的习惯,于是也埋头专注于吃。

    我在酒店时已经吃了点,所以我只舀了半碗汤,慢慢喝着。

    半个小时后。

     “微微,”秦咯咯最先放下筷子,然后她轻声叫我的名字,神色有些忸怩,“我想……我想……和你说件事。”

    “嗯,说吧。”我放下汤勺。

    “你吃完了?”秦咯咯有些不安,就像是她打断了我的食欲,似乎我没有一边吃一边听对她是一种困扰。

    “别想太多,我没有一边吃东西一边和人说话的习惯。”我说。

    “胡胡说你的戏份再拍三天就大概完成了,”秦咯咯小心翼翼地道,“拍完你就要回北京了?”

    “拍完戏还不回北京?留在这里过年啊,”答话的是杨苗苗。

    这丫头心直口快。

    秦咯咯被噎的脸都红了,腔调也急了,“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听我把话说完。”

    “嗯,你慢慢说,”我伸手按了按杨苗苗的肩头,示意她别急,让秦格格说完。

    “你回北京,苗苗是不是也要跟你回去?”秦咯咯有些犹豫,就像她自己也还没想清楚一样,“如果我给你当助理,我是不是也要跟你去北京?”

    “当然!”我回答的言简意赅。

    “咯咯,你这不是废话么?当助理你不去北京?你当什么助理啊?”杨苗苗又忍不住了,“咯咯,你到底要说什么啊,就不能一句话说明白你的意思吗?”

    “咯咯,你想说什么?”几乎把脸都埋在汤碗里的胡丽也忍不住了,“你慢慢说,好好说,你是不想跟我们去北京吗?”

    “不是不想,”秦咯咯急的耳朵都红了,“我不是不想跟你们去北京,是我……是我暂时还不想离开这里。”

    “嘛,那有啥区别?”杨苗苗圆圆的眼打了个转,一副马上要爆粗口的样子。

    确实没区别。

    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秦咯咯为什么想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