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团队第一课

    更新时间:2017-06-20 15:00:06本章字数:3207字

    “咯咯,如果你不介意,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问。

    “我知道了,”胡丽突然大声叫起来,忽而又想起这不是在酒店自己的房间,又忙俯在桌子上压低声音道,“咯咯,老实交代,是不是为了那个土豪?”

    土豪?万福?

    如果秦咯咯是为这个,算我看走眼了。

    “不,不是为了他,”秦咯咯又急得脸色褚色红,“我说过我不喜欢那人,我留下来怎么可能是为了他。”

    “没关系,”我开始有了应酬的腔调,说,“你不去北京我们也还是朋友,以后我有来横店会找你玩。”

    或许是我说话时候的表情太过疏离,秦咯咯越发急了,声音都变了,“微微,我真的不是不想跟你去北京,我也想去北京看看,只是我目前还不能去。”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杨苗苗的急性子再一次被逼疯,“咯咯,你能不能说事情的时候,一句话说清楚,你是不是就非得让我们这么糟心?”

    “对啊,咯咯,你说事儿,确实每次听的我们心好累,”胡丽深有同感地点头附和。

    “就是,听你说话,就三个字,心好累!”

    秦咯咯好不容易组织的语言,彻底被她们两个二货的左右夹击击散了。

    我用手指了指胡丽和杨苗苗,“是你和你,不包括我。”然后我转头对秦咯咯道,“咯咯,你别理她们,慢慢说,我听着。”

    没了胡丽和杨苗苗这两个二货的插科打诨,秦咯咯的思路就清晰多了。

    秦咯咯是单亲家庭,妈妈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的摆早点摊,含辛茹苦把她和姐姐养大。

    姐姐嫁了人,有个疼爱她的男人,而属于秦咯咯的那朵桃花却迟迟不开。

    秦咯咯二十七岁了,在她的家乡,这个年龄没嫁人就是老姑婆行列了,媒人开始往家里带老男人。

    刚刚开始的时候,秦咯咯顾忌到母亲的心情,会偶尔敷衍一下,但她的自尊心,在一个二婚带孩子的男人那里被唤醒。

    那男人离婚,有车有房,带着一个男孩。

    秦咯咯的母亲因为男方经济条件不错,严肃地叮嘱了秦咯咯,必须好好处着。

    秦咯咯是个孝顺孩子,虽然她看不上那男人,但还是听了母亲的话,在那男人要求加微信的时候应付着加了。

    谁知道那男人加秦咯咯的微信,开口第一件事就是嫌弃她胖,说她要是不减肥,他没办法跟她处对象。

    听到这里,胡丽和杨苗苗不约而同地爆了一句粗口。

    “我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来的横店,”秦咯咯轻轻地说着,或许是事情过去太久,或许是那男人不过是她相亲时说那伤人话的其中一个,彼时,不见她有伤悲情绪。

    但我们都感受到了秦咯咯于绝境出走时的痛楚。

    “我妈妈知道我在横店,每隔一天我就要跟她视频,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给我寄衣服零食来,所以我不能换地方,我怕她担心。”

     “而且,现在微微帮我找了管理服装的工作,”秦咯咯脸上的表情轻松起来,眼里泛起一丝欢快,“我会好好工作,你们也放心,我会慢慢好起来的。”

    “你想好了?”胡丽问道,“你妈妈那边你只要好好说清楚就行了,管理服装也不是一直有,这个剧组拍完戏,不会很快就有下一个剧组需要。”

    胡丽再次强调,“咯咯,你要好好考虑。”

    我倒不这么认为,秦咯咯看着少言不多话,其实心里主意多,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她母亲只是她留在横店的其中一个原因。

    “你们吃饱了没?”我问,“吃饱了,狐狸去结账,我们早点回去,我明天还有一整天戏要拍。”

    胡丽答应着,起身去吧台结账。

    “微微,我还有件事,”秦咯咯小声道,“我……我怕说出来你们笑话我。”

    “怕人笑话,那就别说呗,”杨苗苗吸了口柠檬水,以她的性格,确实受不了这种慢性子说话又说不到点上的人。

    “苗,”我伸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一会回去路有点远,你不去一下洗手间?”

    杨苗苗白了我一眼,拿着她的粉红色小包包去洗手间了。

    “好了,你说吧。”

    秦咯咯看了我一眼,耳根有些红,似乎很是尴尬,“我租的房子退了,还没找到新房子,这几天可不可以暂时住你哪里?”

    “没关系,”我是没想到这一层,看来她的日子不怎么好过,为了让她感觉好点,我告诉她,“我以前也是群演。”

    “真的?”秦咯咯叫了起来,脸上浮起一丝惊讶,“你也当过群演,真是没想到。”

    说这话的秦咯咯 ,才有点少女该有的样子,不过二十几的女孩子,一言一行有板有眼,过于老成,都让我有点怀疑自己对她最初的好感了。

    “嗯,我当过一年多和你一样的群演,”想起那段时间陪着我一起吃剧组盒饭的火羽,我笑了起来,“但我和你稍有不同。”有火羽在,我除了演戏,不用担心其他。

    “微微,我要以你为榜样,”秦咯咯的眼睛亮起来,“我不敢期望做到你这么好,我近期的目标是做一个服装师。”

    “噗!”结账回来的胡丽恰好走到秦格格身后,闻言被逗的忍不住笑出声,“咯咯,你这个目标太不可思议了。”

    “我说的是近期目标,”秦咯咯先前的阴霾彼时已经一扫而光,“你们等着,等着有一天,我用全新的面貌走到你们身边。”

    “你还会和我们一起?”胡丽边把自己的手机收起来边问,“还以为你不喜欢和我们待在一起。”

    “不,我不是不喜欢,我是不自信,”不知道是不是因知道我也当过群演的事,秦咯咯现在的神色和语气变的坦然多了。

    “我现在还什么都不会,跟你们在一起,有你们保护着,我怕我会越来越没用,等有一天我再去找你们的时候,我会让你们惊喜的!”

    “好好,你胖,你说什么都对,”杨苗苗也已回来,听着秦咯咯的豪言壮语,笑的眼都迷成了一条线,“希望到时候真的是喜,不是惊。”

    这杨苗苗啊。

    我也情不自禁地笑了。

    秦咯咯似乎也适应了杨苗苗的口无遮拦,只笑了笑,不再如之前那样急于争辩。

    挺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每个性格又都不一样,因此想要好好的长久的相处,就得相互迁就相互理解。

    团队第一课。

      第二天拍戏空隙,我懒洋洋地斜躺在我的藤椅上,双眼毫无焦距地地盯着某一个不知名的虚空,脑海里回旋着一首最近大火电视剧主题歌的旋律。

    这样的好心情,我很久没有了。

    视线里,飞过一只鸟儿,我就顺着在想,飞鸟自由吗?如果自由,它快乐吗?如果雨打湿了它的翅膀,它还飞得起来吗?

    胡丽去附近的店里吹空调了。

    我没敢跟着去,因为担心导演一会要排我的戏,我就这么懒懒地躺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醒来时,就看到了楚言之。

    楚言之背对着我,正和大胖争论着该不该和我继续互动,大胖在我的意思层面上,又添油加醋地重度表达了,如果楚言之由着性子来会给我和他造成的后果。

    楚言之愤愤地骂了句什么,回头朝我的方向望了望,音调提高了些,“我今天就一句话撂这里了,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微微,现在开始,我要保护她。”

    大胖苦口婆心地劝阻,“我的小祖宗,等你成为巨星的时候,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没睁开眼睛,也没说话,但闭阖的眼缝挡不住泪水,无言的喉咙止不住哽咽。

    我没动,但我全身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可以,我会跑过去给楚言之一个用尽全力的拥抱。

    如果可以,我会跑过去告诉楚言之此刻我有多么多么幸福。

    然而我已经二十九岁。

    我知道世上没有如果。

    所以我一动不动地装睡,一动不动地听着楚言之的脚步在我不远处徘徊,然后在大胖的劝说下远去。

    我坐起来,一眨不眨地看着楚言之的背影,然后把他印在心里,楚言之,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正因为你对我好,所以我不能害你。

    此后江湖茫茫,你我都要好好的……

    我正暗自伤怀,忽然头顶响起一个年轻傲慢的女声,“喂,你是不是那个叫蔷薇的?”

    我扭腰抬头看,树荫的暗影下,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女孩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衣着不俗,眼神桀骜,考虑到我的脖子禁不住这种长时间的仰望,我站了起来。

    “你是谁?”这几天剧组拍摄的时候是半封闭的,不是剧组的人一般进不来这个范围,但这张脸看着却面生的紧。

    “我叫王佳佳,”女孩子仰着脸看我,显然是没想到我比她高出足足一个头,她大概觉得高度形成了她的心里压力,于是她走两步,站在路边的横隔带上,“我是王建国的女儿。”

    这部剧的监制王建国?他的女儿啊,那就不奇怪了。

    “哦,你找我什么事?”我朝剧组拍戏的地方走去,打算去问问导演,没我的戏份就准备收工了。

    “我话还没说完,你不能走,”王佳佳蹦过来,张开双手拦住我,瞪着跟她爸爸一样的小眼睛,“你要是敢再走一步,我叫我爸爸立马让你滚蛋!”

    让我滚蛋?

    “这事儿有点严重了,”我双手抱着胸口,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女孩,“路又不是你家修的,我怎么就一步都不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