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有事商量

    更新时间:2017-06-21 07:26:16本章字数:3145字

    王佳佳愣住,似乎我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让她很意外。

    “小姑娘,好好回学校念书去,”我迈开脚步,准备离开。

    “不许走!”王佳佳蹦过来,用老鹰抓小鸡的姿势再次把我拦住,“你得答应我不要纠缠言之哥哥,不然我就让你拍不了戏。”

    言之哥哥?

    楚言之!

    我被勾起了兴趣,“王佳佳同学,那边有家奶茶店,要不要和我进去喝一杯?”

    王佳佳瞪大眼,“呀?”

    “来不来随你。”我笑笑,转身先走了,不一会,我听到身后传来小白鞋和地面快速急撞的声音,我脚步加快。

    我走到在奶茶店门口的时候,王佳佳气喘吁吁地追上了我,“蔷薇……你……你不生气?”

    拉开玻璃门,迎面扑来一股凉爽的气息。

    “生啥气,”我说,“我又不是气筒。”

    王佳佳又是一呆。

    胡丽正和她的游戏伙伴在游戏里斗得昏天暗地,直到我在她身边坐下,她还没发现我。

    我伸手在她裸着的后脖颈上一抹,“小狐狸,杀几盘了?”

    胡丽一惊,也只是抬头瞧一下,又继续她的战斗了,回答自然也是很对付,“一盘。”然后好像是发现了有陌生人,又抬了下头,“谁啊?”

    “我叫王佳佳,我是王建国的女儿,”王佳佳大声的自我介绍,吸引了店里其他几个顾客的目光,其中有一双眼睛满是嫉恨,只是当时我们都没注意到。

    王佳佳的老爸王建国在这里可不是个小人物,王佳佳还是个孩子,以自己的父亲为炫耀资本自是没错。

    胡丽嗤笑了一下,她可讨厌王建国了,于是她说,“王佳佳啊,就你这小眼睛小鼻子的,不用说我也知道你是王建国的女儿。”

    胡丽这话还真说的挺对,王佳佳长着和她父亲一模一样的蚕豆眼,只要认识王建国的人,看一眼就知道是亲生的。

    “骗人,”王佳佳瞧一眼送奶茶过来的老板,被他那成熟略带忧郁的气质迷住了,忍不住再瞧一眼。

    如果楚言之是生机盎然的春天,那么这个奶茶店老板就是硕果累累的秋天。

    奶茶店老板的真名不详,大家都叫他青柠,因为他店里的一颗柠檬超级好喝,一颗柠檬说白了就是柠檬水,久了,再也没人在乎他的真名,只以为他本就叫青柠。

    青柠泡的一颗柠檬用的是青色的柠檬,他说那是自家种的,我也尝过别家的一颗柠檬,有人用的黄柠檬看起来比青柠家的贵气很多,却不如青柠家的好喝。

    青柠的一颗柠檬每天是限量供应,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我常常觉得青柠应该和鸡排店老板娘认识一下。

    我跟双方都提过,但当事人只是一笑了之,并不为我的提议行动。

    有些时候,旁人觉得他和她应该是一对,或者是他和她可以成为一对,但他和她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拒绝与对方认识,旁人便没法谋算。

    久之,旁人便也弃了念头。

    他是青柠,她是赵如妤。

    旁人是我。

    赵如妤是鸡排店的老板娘,也是我大专时的室友兼死党。

    “喂,蔷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王佳佳脸上毫不掩饰对这家空间不大的小店的嫌弃,我想若不是她被青柠的容貌迷住,她可能都不会在椅子上坐下。

    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我第一次来横店的时候,是想都不敢想有一天我可以坐在这里面。

    “什么问题?”胡丽抬头看我,问。

    “我也忘记了,”我用吸管拨弄着杯子里的柠檬,回答的很是不认真。

    “就是你要答应我不能和我的言之哥哥来往啊,不然我就让你以后都拍不了戏!”王佳佳气势凌人地重复了一遍她刚才的话。

    我听到角落里有瓷器碎裂的声音,转过头去看,却是一个顾客起身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面前的咖啡杯。

    我转回头,发现胡丽也停止了玩游戏,在等我的回答。

    “好!”我答。

    王佳佳呆了一会,而后差点蹦起来欢呼。

    “王佳佳同学,作为交换,我是不是也应该有个要求?”我喝了口柠檬水,慢悠悠地说道。

    “好,你说!”王佳佳一口答应,看她那样子,只要我不和楚言之来往,就是要她的小命她都是愿意的。

    “你的言之哥哥是你亲哥哥吗?”我问。

    “怎么可能?”王佳佳夸张地叫道,“天哪,你怎么会这么想?真是,真是太搞笑了。”

    继续低头玩游戏的胡丽可一点也不觉得搞笑,她很同情地看了王佳佳一眼,她太清楚我的套路了。

    “哦,那他是你什么人?”我继续漫不经心地问。

    “你这都看不出来?”王佳佳鄙夷地说,“我喜欢言之哥哥啊。”

    “呲,”我用比她更鄙夷的口气说道,“你额头上就写着花痴两个字,谁不知道你是楚言之的影迷。”

    王佳佳居然真的擦了擦额头,继而马上反应过来,怒了,“我才不是言之哥哥的影迷,我是他的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我做出惊讶的样子,“据我所知,楚言之的家世很不一般,你老爸有钱也不见得能攀上他家呀,王佳佳同学,小小年纪不要吹牛哦。”

    “哼,算你有点见识,”王佳佳神气起来,下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言之哥哥的爷爷和爸爸妈妈都很厉害。”

    “那你是怎么和他青梅竹马的?”我问。

    据我所知,王建国除了有点钱,可没什么神秘势力。

    王佳佳别过脑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笑笑,然后提醒王佳佳,“别忘了这是我答应你的前提交换条件。”

    王佳佳沉默着,显然是有人慎重告诫过她。

    “微微,咱们走吧,”胡丽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做出要准备离开的的姿态。

    我也站了起来。

    “我妈妈和言之哥哥的妈妈是闺蜜,”王佳佳语速飞快,像是我们走掉了,她的话就说不完了似得,“我和言之哥哥一起上幼稚园一起念小学升初中,大学我们也是在同一个学校。”

    她很快又道,“还有,你们最好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否则,否则我就让我爸爸把你封杀掉!”

    “知道了,”我回转身,微笑着拍拍王佳佳的小脑袋,“我啊,怕了你了,以后再也不会和你的言之哥哥说话了,成不?”

    王佳佳顿时眉开眼笑,“好,你要说话算话!”

    “嗯!”我应着,本就是早已决定了的事,现在我这么做,不过是顺着水流的方向推了下小舟。

    我看见外面执行导演在四处张望。

    “王佳佳小朋友,我有事,以后有时间再聊。”我边说边往外走。

    “好,拜拜。”王佳佳乖巧地挥手,初见时的骄横所剩无几。

    我走出店门,回头看了一眼王佳佳,她正兴奋的手舞足蹈,我不由得笑了起来,心情豁然开朗,年轻无谓的青春活力总是容易感染人。

    我小跑着迎向精瘦的执行导演,我笑着打了声招呼,“哈罗。”

    然后我看见他脸上的神色由着急变成惊讶。

    我从来都是一脸冷漠,哪儿这么平易近人过。

    “王招娣,你突然神经兮兮的会吓死人的,”胡丽看着被震懵的执行导演,低声说我,“你能不能正常点?”

    “能!”我收住脚步,对胡丽打了个响指,给她指着天看,“呀,呀,小狐狸今天天气很好嘛,你看,万里天空,只有那一线轻云,多好的天气啊,天气多好啊。”

    胡丽被我气的直翻白眼。

    这时,执行导演也到了我们跟前,他是个淳朴的东北小伙,只见他腼腆地看着我们俩,然后低声地道,“蔷薇,欧阳文找你,说有事商量。”

    有事商量?

    怎么不是拍戏。

    我心下奇怪,让胡丽在原地稍等,我跟着执行导演走。

    导演叫欧阳文,是个一身书卷气的人,五官还算秀气,脸上皮肤因为长期的日晒,黑黑红红的,不怎么抽烟,却老是爱叼着根香烟说话,这是我最不喜欢的。

    这不,他果然叼着烟。

    不过见到我,欧阳文很快把烟拿了下来。

    “微微,你看这事儿是这样的啊。”

    欧阳文简单给我说事情的经过。

    我本来是得跟随主演们的拍摄进程拍,我不是重要角色,只不过穿插其中的镜头里,挺多地方有我的正面。

    欧阳文告诉我,这几天的拍摄都是风晨霆要求的,风晨霆要他们把关于我的戏份都集中在这五六天内拍完,也就是说这几天演员们的拍摄,都是按照我的镜头需要安排。

    这些我都知道,但欧阳文是圈内至今为止,第一个在我面前直接提起风晨霆的人。

    欧阳文说起风晨霆的时候,特意看着我笑了笑,接着又说我在这剧里的角色起了穿针引线的作用,看着不怎么重要,却也不可缺少,换句话也就是说,我饰演的角色出镜率并不算少,短短几天根本没办法全部拍完。

    我静静地听着。

    欧阳文说他原本的意思是在有些没有我台词的场合,用一个身材容貌肖似我的替身,把镜头拉远一点,不那么清楚人脸就没事,今天我之所以休息那些时间,就是他在试用这个远景拍摄。

    但女二伊玉贞看完试拍,不乐意了,伊玉贞认为那样的话,她美丽的脸也会看得不那么清楚,那她不白拍了那几场。

    为这事,伊玉贞正在闹罢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