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各取所需

    更新时间:2017-06-22 07:29:30本章字数:3187字

     “微微你看看这事儿闹得,”欧阳文把手中完好的香烟狠狠扔在地上,用脚狠狠踩着转了几转,道,“那臭女人的脾气又臭又硬,我怎么哄也哄不好,微微,要不,你退一步?”

    欧阳文对伊玉贞用上了哄这个字,事实就显而易见了。

    我淡了语气,问,“我怎么做算退?”说实话,这事儿我见过发生在别人身上,但没想到我自己会亲身经历着。

     “微微,这个……你先听我把我说完,”欧阳文没从我的神色中看出什么来,一手抓乱了他自己的头发,“王制片也在,他的意思也是和你商量商量,所以你看……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

    欧阳文这是担心我和伊玉贞一样,找风晨霆出头,为了万一,他先拉一个一起担责的,娱八卦那个大嘴记者说,一个女明星没有演技没有背景想要出名,得爬过十个男人的床,这事儿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嗯,我知道了,”我语气平平,“那你和王制片的意思是让我怎么做?”

    “王制片的意思是,你这两天拍了这么多场,也是很累,你如果想去哪里逛逛就去玩玩,如果不想待在这里,你现在就可以回北京去,等差不多时候,再像这样集中拍几天。”

    欧阳文说完,还不忘补充一句,“这样的话,你和风总相处的时间也会比较充裕。”

    特么的,以前怎么没看出欧阳文这么讨厌。

    “行!”我说着,转身就走,我是一刻也不想面对这张伪君子的脸,我怕我忍不住呸他一脸唾沫。

    手臂却又被抓住。

    我握紧拳,极力压下想反手抽欧阳文一耳光的冲动,侧眼,冷冷地看他。

    欧阳文有些尴尬地放了手,“微微,你是个明事理的,风总那边你看你能不能多担待些……”

    “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

    我答应的太爽快,欧阳文有些高兴又有些怀疑,“微微你说真的?你真不会把这事告诉和风总?”

    我爽朗地笑起来,伸手给他一拳,“欧导你说什么啊,合作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你想想,我什么时候搬出过风总给你压力?再说,我还等着以后还和你合作不是。”

    欧阳文揉揉被我打了的肩膀,居然有些羞涩地笑了。

    嚓!

    这种人还会羞涩?

    我怕自己克制不住骂人,带着最后一丝伪装和欧阳文告了别。

    人生一世,总是会在某些时刻,被迫带上面具,进入那个你曾经不屑过的角色。

    胡丽看见我的脸色,就知道有事儿了,跑过来问,“微微,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想揍人。”我往酒店方向走,脚下生风。

    “你慢点,”胡丽一边埋怨一边跟着我小跑起来,“怎么了这是,刚才不是好好的吗?”

    我忽然停下,胡丽来不及收脚,一下撞过来。

    我一个侧让,让她自己滑出去,打了个转。

    “切,什么人那,你没事吓唬我干嘛,你看你看,我的雪糕都化成水了都。”胡丽看我有心情逗她,立马淡定了。

    我招招手,“过来,给你说个欧阳文的八卦听听。”

    胡丽不为所动,“欧导能有啥八卦。”

    “哼!”我傲然瞥了胡丽一眼,“你知道今天欧阳文说了什么?他说伊玉贞是个难哄的女人!”

    “伊玉贞是个难哄的女人,”胡丽一字一句地说着,然后疑惑了,“没毛病啊。”

    “你啊你啊,笨死算了。”我敲了敲胡丽的脑壳,挽起她的胳膊,继续往酒店走,“好好想想。”

    胡丽一边吃着雪糕一边琢磨着,在快看见雪糕扁扁的木梗时,她终于想到了一个问题,“不对啊,欧阳文那么个书呆子会哄女人?”

    我们进了电梯。

    “你得往女人这个方面想啊,笨蛋,”我捏了捏她的脸,扯起她的衣服领子,帮她把唇边的雪糕擦掉,看她还是想不通,我只好提醒她,“欧阳文哄的女人是谁?”

    “伊玉贞。”

    “所以咧。”

    “噢,买噶!”胡丽惊呼起来,“欧阳文哄伊玉贞?所以,欧阳文和伊玉贞有一腿?”

    我沉重地点点头,“或许可能也许吧,伊玉贞和王建国也有一腿。”

    胡丽被我的话惊呆了,“不,不可能吧。”

    “嗯,希望只是我的乱想,”我说,想到此前听到耳朵长茧子的娱乐圈的潜规则,莫名的心酸起来。

    我不是为了伊玉贞们,路是她们自己选的,她们也不需要同情,都是成年人,各取所需也能理解。

    我是由此想到了秦咯咯们。

    如果科班演员都是这个样子,那在娱乐圈最底层的,那些为生存为口粮挣扎着的群演们,又会是什么样?

    “微微,你的镜头会不会被切掉。”胡丽忽然抱住我的手臂,嗓音有些微哑。

    关心你的人,总是会一点小事就想太多。

    “傻瓜,”我用手臂弹了弹她,“没事,有风晨霆在,他们不敢那么做的。”

    “倒也是。”胡丽顿时破涕为笑。

    “这事儿不要和苗苗说,知道不?”我提醒胡丽,“苗苗是刚加入咱们,她可不算娱乐圈的新人,有些事儿她可能知道都比你我多。”

    “你不相信她?”胡丽问。

    “也不是不相信,只是需要时间,”我想了想道,我对杨苗苗的印象挺好,我还无法证实她说的真相和事实究竟有没有出入,只能在以后的相处中慢慢了解她。

    职业道德并不是短时间可以确认,人品亦是。

    譬如欧阳文,看着文质彬彬正义善良,嘴上也经常提起他的爱人,总是说这个我老婆爱吃,这件衣服我老婆穿着好看,这个木簪是买给我老婆的……这样宠老婆的男人,不也和伊玉贞上了床。

    伊玉贞这个名字和她的人挂钩起来,真是个讽刺,若前人知道,会不会气得从土里爬出来。

    一直以为伊玉贞比我红,是因为人家是科班出身,一张文凭拿出来就能压我几条街,现在看来,可能她那文凭都掺有水分,也是,要不,就凭她那满嘴的数字台词,早就不知掉到几线去了。

     “微微,”胡丽吞吞吐吐着,“你不用手机不刷微博不玩微信不上扣扣,你这一天一天的,你怎么就耐得住呢。”

    “娱八卦又说我什么了?”以我对胡丽的了解,我知道一定是又有我的新闻了,奇怪,最近这娱八卦是杠上我了,天天跟拍我爆我的料。

    叮一声,电梯到了我们住的楼层。

    “这回不是娱八卦,”胡丽跟在我身后出了电梯,拐个弯就是我们的房间。

    “嗯?别的媒体也开始关注我了?这么说我还真的红了?”我无奈地笑了。

    “还是石鹏程给你惹出来的,”胡丽道,语气甚为不爽,“这个石鹏程真是个惹事精,我就不明白了,我以前怎么就那么迷他?”

    “你隔一段时间都会眼瞎一次,”我不客气地点破,然后在胡丽将要发飙前,立即追问,“是哪个长了眼的媒体又瞧上我了?”

    “星秀场。”胡丽小心翼翼地说。

    我一惊,星秀场可是目前国内极有权威的星闻节目,但是他们报道的,一般都是经过他们自己从各种渠道证实过的真新闻。

    “石娘娘又做什么妖了?”自打我发现风晨霆和石鹏程之间有猫腻后,私下我就一直这么称呼石鹏程。

    这时我们已经走到我房间的门口。

    胡丽边探手往包里掏房卡,边回答。

    “石鹏程是这一期星秀场的人物专访,别的他不怎么说,唯独主持人问关于感情的问题,他回答的倒是详细,汗,我一两句话话也说不清楚,你待会自个儿看。”

    我看胡丽老半天翻不到房卡,抬手直接敲门。

    杨苗苗在屋里。

    杨苗苗是我的私人化妆师,也就是说她负责我日常街拍或是机场拍时的美丽,而在我拍戏的时候,她反而是可以闲着的。

    杨苗苗开门的时候,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

    “你怎么不问问是谁就开门了?”胡丽对杨苗苗没出声就开门的方式很是不满意,确实,要是以后和我住在一起,这是大忌。

    “啊,这是四星级酒店,不能出啥事儿吧。”杨苗苗跟在胡丽身后,边揉着眼睛边为自己的行为辩解着。

    胡丽回头一看,房门是开着的,脸色一变,对着杨苗苗又是一顿数落,“你看看你,我拿这么多东西,门也不帮着关一下,你这孩子咋这么让人操心哪。”

    “嘿嘿,我忘记了。”杨苗苗不好意思地笑着,跑回去关上房门。

    “不是我说你啊,苗苗,你以前怎么过没事儿,但现在和我们在一起呢,你得时时刻刻想着,咱们家微微是演员,咱们做任何事都得小心,你要知道,狗仔们可是无处不在无缝不入的。”

    “嗯嗯,知道了,我一定记住!”

    “光记住还不行,要做到习惯,开门前习惯问一声并等对方回答,或者通过猫眼看一下,发现可疑情况,这门就不能开,知道不?”

    “现在知道了。”杨苗苗的小萌音回答的很响亮。

    我也不去管她们,径直去打开电视。

    “狐狸,你快来帮我调一下,”我弄了一会,发现这家酒店的电视机和家里的不一样,电器是我的短板,是胡丽的擅长。

    胡丽过来,拿起遥控器按了几下。

    “调出重播。”我说。

    “知道了。”

    画面快速翻过,然后定在新皇娱乐的节目单上。

    胡丽调出最新一期的人物专访,石鹏程穿着蓝色针织毛衣的影像便出现在画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