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石鹏程的专访

    更新时间:2017-06-23 07:30:42本章字数:3094字

    主持人甜美的嗓音飘出来,“石少,对于你父亲可能会把生意全交给你弟弟,你有什么要说的?”

    “有,但我不会在这里说。”石鹏程懒散地坐着,看样子很享受那红色沙发。

    主持人拍手为自己打圆场,“石少真是幽默。”场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石少,请问你是在什么样的考虑下,答应我们的专访,”主持人显然被石鹏程不配合的态度激起一些怨气,问的问题开始不那么温和。

    石鹏程一点没有在意主持人不悦的脸色,或者说他根本就没看对方,但是这个问题他很认真的回答,“我想要借你们的节目,送一件礼物给我的的一个朋友。”

    主持人做出十分惊讶的表情,嘴角的狡黠却很明显露出二人排演过的痕迹,“你为什么不当面送给他(她)呢?”

    “无聊,关掉,”我说,“不管他了,收拾收拾,我们准备回北京。”

    “啥?”胡丽蹦起来,“不是说还有两三天才能拍完吗?”

    杨苗苗也从洗手间叼着牙刷探出头,担心地看着我。

    “别的演员临时有事,得先给他们拍,”我看看她们两,“有啥不对吗?”

    杨苗苗缩了回去。

    胡丽撇撇嘴,坐回去,但没有关电视。

    石鹏程像一个木偶瞬间被注入生命力,他先是问主持人,知道他要送礼物给谁吗?得到否定的答复后,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自己择偶的标准。

    我对胡丽的固执很是无语,但也不好强行去关掉电视,我知道胡丽早已知道石鹏程说的内容,她是想让我看。

    可我不想在胡丽面前看这个,我很清楚凡是我和石鹏程扯上关系的,绝对不会是好消息,但胡丽奇怪的坚持。

    随着主持人双手捧心后的一声娇呼,“哇,没想到石少喜欢姐弟恋啊!”

    石鹏程长篇大论的择偶观也告了一段落,整段访谈中,他对女朋友使用频繁的形容词是性.感神秘,还说比较喜欢娱乐圈的人,因为他正准备投资相关行业。

    我想单这性.感两个字就不会是我。

    胡丽转过身,对着我开始掰着指头计算,“圈内人,八年前出道,比他大两岁,即神秘又性感,不熟悉的人会觉得她满身带刺,但其实私底下纯洁的像个小孩子,微微,他很明显就是在说你!”

    果然,主持人用软件筛选了一下符合条件的圈内人,浮出了三个女明星适合石鹏程的条件。

    除了我之外,其他两个都不是单身。

    杨苗苗带着面膜走过来,“这么明显的套路,确定不是在搞笑?”

    看到主持人所谓的筛选结果后,我受到了暴击,但极力装得不那么在意,TM的这不是石鹏程自导自演的闹剧是什么?等等,录制到播出起码得两三天,刚好是风晨霆来横店的时间。

    石鹏程会不会是……知道风晨霆跟我在一起呆了两天?

    这么一想,我不淡定了,石鹏程这是和风晨霆斗气,把我当炮灰了?

    特么的,有本事把风晨霆栓在裤头上啊,两个有钱有势的大男人,抓着我一个一无所有的女孩子不放算什么?哼,既然他们这样无耻,那就怪不得我了!

    “走,回北京!”我拉起胡丽,一起去收拾行李。

    我们才刚来几天,行李还没完全放好,这倒是给我和胡丽节省了不少时间,而杨苗苗更方便了,不过是直接提着行李箱换个地方的事儿。

    春光明媚,微风习习,吸入胸臆间的每一口空气都清新的让人心情欢畅。

    但我和胡丽却满心郁郁,惹得杨苗苗也不好做出喜笑颜开的表情。

    胡丽为了早晨可以赖床,下车又可以是白天,定了明天中午十一点回北京的动车票,我们便有了一个夜晚的空暇时间。

    杨苗苗建议今晚不出去,就我们三在家聊聊天,我觉得这主意不错,正好让我们熟悉熟悉对方,不过胡丽却一直说,去青柠店里边喝东西边聊天,是一种享受。

    杨苗苗不客气地揭穿了胡丽的心思,“胡胡,看帅哥才是一种享受吧。”还不等胡丽开口,杨苗苗也转变成一副花痴脸,“走吧走吧,我们一起去。”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出门之前,杨苗苗以她还没开始工作为由,硬是在我脸上捣腾了半个小时,别说,这技术确实比曾翠屏好的不是一点点。

    我们三个都在得了青柠的一杯镇店之宝一颗柠檬后,开始托着腮帮子研究青柠帅不帅。

    或许是因为看惯了风晨霆的脸,我认为青柠算不上帅,就是那忧郁的小眼神是有点点勾人。

    我这么说了后,遭到了胡丽和杨苗苗的一致反对。

    胡丽把她知道的这几个美男子排了个名次,青柠毫无意外霸占榜首,第二名是楚言之,第三名是风晨霆,第四名是石鹏程,火羽居五。

    我对这个排名很有意见,我认为风晨霆应是第一名。

    胡丽以风晨霆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黑暗气息为由,认为给排第三名都算是给他面子。

    杨苗苗客观地表面自己没见过风晨霆,在她看来,青柠比楚言之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但楚言之五官比例更完美,应当和青柠调换一下名次。

    胡丽说,楚言之想胜过青柠,五年后再说。

    然后我开始意外石鹏程的名次,胡丽可是把石鹏程当过男神的人。

    胡丽被我的质疑,激动的不行,对着我几番捶打后,宣布从此以后她再不粉娱乐圈里的人,她的男神就敲定青柠,终身不改了。

    在我平静喝柠檬水,杨苗苗安慰胡丽被我伤了的小心心的时候,几个身着警服的人拉开门,走了进来。

    青柠迎上去,领先的男人掏出一个小本本,然后大声道,“我们是这个片区的警察,不好意思,请大家配合一下,结个账。”

    气压骤然冷却。

    其他几张桌子上的顾客陆续站起来,去结账。

    胡丽也赶紧起身去结账。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有点担心青柠,看青柠的模样,也是一头雾水。

    我磨蹭着,等店里只剩下我们几个人的时候,我走过去问刚才说话的警察“请问,出什么事了。”

    “这是你该问的吗?”那警察冷冷瞥了我一眼,看看青柠的愕然,又看看紧张上前来拉我的胡丽,“你们是老板的什么人?”

    “不,什么人都不是?”才刚刚说要把青柠定为终身男神的胡丽,推脱得很是速度,“我们就是喜欢喝老板的柠檬水,仅此而已。”

    胡丽的反应是正常的,咱们国人都知道,穿警服的最好别惹,如咱们这样的老百姓,就是遇到有人说他爸他姨他姑是吃公粮的,咱们都得忍让百分百。

    我被胡丽和杨苗苗半拉半拽着,出了店门。

    我有点不放心,“青柠到底惹了什么事儿啊?”

    胡丽大力拽着我往前走,“王招娣你能不能让我省省心,能不能?”

    杨苗苗奇怪了,“王招娣又是谁?”

    我瞪着胡丽。

    胡丽,“……。”

    这时,背后传来奔跑声,紧接着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喊声。

    “几位美女,请等一下。”

    我刚想回头。

    胡丽手快,狠狠掐了一下我的胳膊,“是那几个警察,别理他们,咱们快走!”

    杨苗苗听了,迈着小短腿,跑的比我俩都快。

    “狐狸,不至于吧,”我拖拽着步子,“我们又没做过坏事,问心无愧,干嘛怕他们啊。”

    “他们才不会管你有没有做坏事,是不是问心无愧,”胡丽更加用力地掐我,逼着我加快脚步,“他们但凡要是有点良心,呼格吉勒图就不会死了。”

    我无言以对。

    呼格吉勒图的案件举国皆知,若不是真正的凶犯自己招供,呼格吉勒图就会永远背着强奸杀人犯的罪名,他的墓碑就永远不敢刻上他的名字。

    警察逼迫呼格吉勒图的同伴做伪证,对呼格吉勒图刑讯逼供,手段极近残忍,就算没有罪,到了他们手里,也给你整个罪名出来。

    “现在应该会好点吧,”我说的很是没有底气,警务部门的改革微乎其微,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出现第二个呼格吉勒图。

    “切,”胡丽掐我的手劲更重了些,痛的我呲牙咧嘴的。

    但由于我的阻碍,我们还是被警察们赶上了。

    “三位美女,这走得可是真快哈,”这回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瘦高个,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手中拿着文件夹,看着像是刚从学校出来的大学生。

    “你,你们想干嘛?”胡丽把我往她身后一扯,像一只护着小鸡的老母鸡。

    杨苗苗见我们被拦住,也折返回来,站在不远处,拿出手机对着我们。

    我赞赏地对杨苗苗点了点头。

    “这位啊姐别激动,”眼镜警察急急解释,“我们刚才调了那家店的监控,发现你们昨天下午三点多到五点的时候也在这家店。”

    我和胡丽对视了一下,“好像是。”

    “那这个人你们记得吗?”刚才那个看着像是领导的警察也过来了,他给我递过来一张照片,然后他专门注意了一下在不远处用手机摄像的杨苗苗。

    胡丽伸手截去照片,看一眼就还给那警察,“记得,她叫王佳佳。”

    “王佳佳怎么了?”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