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王佳佳失踪

    更新时间:2017-06-24 07:32:34本章字数:3114字

     胡丽很用力地掐我的手臂。

    我忍着,面色不改。

    可警察接下来的话,却吧我和胡丽吓蒙了,“她失踪了。”

    “什么时候的事?”胡丽急了。

    那警察道,“昨天她在这里和你们见面后,出了这个店不久就不没有消息了,你们俩,是她失踪前最后接触的人。”

    “喂,你们什么意思?”胡丽又揪紧了神经,“我告诉你们,别想用什么让我们配合调查的借口去派出所。”

    胡丽对呼格吉勒图案非常关注,呼格吉勒图是发现女死者后报案的人,起初也只是配合调查。

    “这位小姑娘,别紧张,”这时,一个看着长相慈祥年纪比较大的老警察挤到我们面前,“我知道老百姓现在不相信我们,那这样吧。”

    老警察转头看了看,“不如我们回到那个奶茶店,就在哪里聊聊?”

    我抢在胡丽答话前,先说,“行!”

    杨苗苗也跟了过来。

    那领导模样的警察笑眯眯地问,“小姑娘,你刚才拍得能不能给我看看?”

    杨苗苗紧走几步,去挽胡丽的胳膊,然后对那警察做了个鬼脸,“不能!”

    那领导模样的警察被杨苗苗的话噎的脸变了色,想必是平日里没人敢这么怼他。

    胡丽有些不愿意,但因为我已经答应只得跟着过来。

    青柠站在店门内等着,想是已经料到我们会回来。

    领导模样的警察果然是警察的头,姓张,让我们叫他张警官。

    警察们没有我们想象中的蛮横,那个眼镜警察问我问题的时候,反倒因为杨苗苗和胡丽的不时抢白,显得有些局促。

    在配合警察做完笔录后,我也从他们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昨天王佳佳和我们分开后,给她的一个同学打了电话,约了去看电影,但时间到了,王佳佳却没出现,她的同学就自己进去了。

    电影散场后,王佳佳的同学给给王佳佳打了个电话,手机显示关机,同学开始觉得奇怪,王佳佳有一个超级充电宝,手机是从不会没电关机的。

    王佳佳的同学便给王佳佳妈妈打了个电话,问王佳佳在家没,她妈妈说没有,然后二人都觉得不对劲,但还没往坏处想,只是各自给王佳佳可能会去的熟人和同学打电话询问。

    在确认都没有王佳佳的消息后,王佳佳妈妈给王建国打了电话,王建国让她先报警,但王佳佳失踪不到二十四小时,警方不给立案。

    而王建国和王佳佳妈妈也没收到勒索消息。

    因此就拖到了今天。

    “我真是受够了你们那见鬼的二十四小时,”胡丽拍桌子爆了粗口,“要是王佳佳真的被绑架了,你们就是在浪费救人的黄金时间!”

    五个警察面面相觑,张警官给手下每个人使眼色,但其他四人都假装没看见。

    我也不想制止胡丽。

    两年前,慈涵福利院在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组织了一次春游。

    游玩的地点没敢选太远,就在镇边的一座小山上。

    尽管百般警惕,还是不小心走丢了一个脑子不灵活的孩子,院长去报警,人家派出所的接待民警,居然指责胡院长不懂事。

    说什么国家规定,不到二十四小时不能立案,还说胡院长拿着国家的钱,一点小事就应该自己处理,不能老是麻烦政府什么的。

    当时胡丽也去了,我让她雇佣了所有愿意一起找的老乡,他们一寸一寸地毯式的寻找,最后那小孩被发现溺在一条小溪里,等找到他的时候,他还有微弱的脉搏。

    他们在老乡的帮忙下,把他倒放在水牛背上,排空了他肚子里的水,就在大家以为他没事的时候,他却在叫了一声院长妈妈后,永远闭上了眼。

    距离小孩失踪十二个小时,距离胡院长报案的时间六个多小时。

    后来的尸检报告说,小孩是因为脑溢血才摔到水中去,抢救的人不知道,又把他倒放过来,加快了他的死亡。

    如果当时胡院长的报案有被重视。

    那就会有关部门派专业人员帮着一起寻找,找到后小孩就能得到专业的救治,或许他就不会死,现在还会在我和胡丽回福利院的时候,跑到我们跟前要糖果吃。

    我永远记得那日胡丽在电话里泣不成声的痛哭。

    老百姓的无助,只能通过不满的语言来发泄。。

    “嚓,我真是对你们的破制度无力吐槽,”胡丽横眉竖眼,就差指着警察的鼻子去破口大骂了,“我告诉你们,要是王佳佳出了事,你们就是帮凶。”

    “小姑娘,不要说得太过火了,”那个一直没说话的女警察站起来,走到胡丽面前,冷肃着脸道,“我们也是按规定办事。”

    胡丽半点也不怯,还因为有了对话的人,声音越加高亢起来,“什么破规定,早该废了。”

    女警察脸色一变,脖子上青筋暴露,眼看就要爆发争吵。

    那个老警察赶忙过来打圆场,“小刘脾气冲,小姑娘别生气哈。”边说边给叫小刘的女警使眼色。

    小刘憋着一张红脸,不说话了。

    我拉一下胡丽,“好了,这里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走吧。”

    胡丽冷哼,也在说话。

      张警官道,“这两天请你们多留意留意身边,如果有遇到那天和你们一起在店里的熟面孔,烦请给我们打个电话。”

    “对不住了您咧,”胡丽换了个语气,“我们明天就要回北京了。”

    小刘看一看自己的同僚,又看看我,“这个……蔷薇,最近两天请你暂时不能离开这里。”

    “你们想干嘛?”胡丽的怒气神经又被挑起,“这是怀疑我们的节奏了哈,切,真是够了,没本事抓罪犯,就对我们老百姓有本事。”

    “这位小姑娘,火气不要太大,”小刘冷下了脸,“在王佳佳的案件里,你们可是直接的关键人物。”

    “哎呦,我们还成关键人物了?”胡丽可一点没被吓住,“我得赶紧去求老天爷保佑,保佑王佳佳安然无恙,不然啊,我们指不定就成呼格吉勒图第二了。”

    “你……”

    “你什么你,”胡丽斜眼,“想升官啊,最好走正道,好好为咱们老百姓办些事,也不怕告诉你,咱也不是吃素的,想让我们当替死鬼,你们还不够格。”

    或许是被胡丽有恃无恐的态度震到,张警官站起来打圆场,“小刘真是不会说话,你们别见怪哈,别见怪。”

    杨苗苗一直没说话,和青柠一起默默地站在边上,但我知道杨苗苗没有闲着。

    对杨苗苗这随时随地想到录像拍照录音的习惯,我却忽然有些担心,杨苗苗是把双刃剑,用的好,锋利无双;若用的不好,到时候只怕会伤及我自身。

    这一番折腾,回到酒店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我刚进洗漱间,火羽的电话就来了,胡丽接的,火羽大体问了我拍摄的情况,然后我就听到胡丽把我们今天的事儿一五一十全告诉了火羽。

    火羽知道了,等于风晨霆知道。

    这事儿让风晨霆知道也好。

     因为王佳佳被绑架的事,我没走成,于是我想着去和欧阳文说下,这两天有我的戏份可以通知一下。

    本想让胡丽去一趟,但那家伙被杨苗苗精湛的化妆技巧折服,正趁空暇时间让杨苗苗教她。

    就我闲着。

    我去剧组的时候,正赶上楚言之和伊玉贞在对戏,一场伊玉贞半路拦下楚言之的追男戏码,拍了八条才勉强过了。

    我居然也那么一直看完。

    楚言之走到欧阳文身边,一起看他们刚拍摄的镜头,没看见我。

    这种情况下,我没办法和欧阳文对上话,在我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和刚抬起头来的王建国碰上了视线。

    伊玉贞正像只哈巴狗一样蹲在王建国面前,妆容精致的脸上那微微撅起的小嘴,散发着樱桃般诱人的光泽。

    这个女人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在拍戏上。

    王建国却对眼前秀色有一点心不在焉,所以才会看见我。

    他要是这个时候还想着泡女人,那我绝对是真佩服。

    王建国一手推开伊玉贞,站起身,朝我走过来。

    我便也就在原地等着他。

     伊玉贞一双眼睛一直缠在王建国身上,自然也随之发现了王建国是在走向我。

      如果伊玉贞的目光可以变成刀,我想我现在一定已经被碎尸万段了。

    王建国走到我面前,刚要说话,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我被王建国的手机铃声恶心到了,他的铃声居然是老婆老婆我爱你,王建国是个混蛋。

    王建国接起来,听着听着,没接话,脸色却慢慢变了。

    我也跟着紧张起来。

    “是你女儿的事?”

    “嗯!”王建国脸色阴沉,他一手抓着我的手臂出了摄影棚,边走边道,“麻烦你去通知一下警察,刚才那个电话是绑匪打过来的,他要我一个人去接我女儿。”

    我也没注意到自己被王建国拽着手臂,看着有点像是身不由己地跟着他的脚步,“没说要多少钱?”

    “没有,只是要我在九点半之前站在万盛街的第二个垃圾堆前,”王建国看了下腕表。

    “现在是九点十五分,我必须马上过去,我怕这个电话有被监视,所有现在不能用这个电话给警察消息,警察那边就拜托你了。”

    话一说完,王建国就快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