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捡到个小姑娘

    更新时间:2017-06-30 18:11:25本章字数:3536字

    不知是谁说过,贵的东西他除了贵这个缺点之外,也就没其他缺点了,这话在我们的这次换乘之后,得到了极大验证。

    我第一次从敦煌飞北京,只在飞机上呆了两小时四十分钟。

    胡丽跟我多年,也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直呼有钱真是好啊。

    杨苗苗倒是淡定的多。

    杨苗苗跟着我,有点委屈了她。

    因为原本的航班是晚上到的,换乘的时候时间太匆忙,来不及通知火羽接机,飞机上又必须关掉手机。

    因此刚一下飞机,胡丽就开了手机,开始忙着和火羽联系,告诉他派车来接我们。

    我和杨苗苗去取行李。

    火羽有事不能马上来,他让我们找个地方喝些东西。

    夏初的正午,日头正炙。

    机场没什么人。

    杨苗苗推荐我们去香锅,说他们店的大虾超级棒,而且老板人也是极好。

    但胡丽坚持要去品格等,因为去年胡丽把钱包落在他们店里,快登机的时候才发现的,原本以为铁定是找不到了,没想到人家店员很负责的把钱包收了起来。

    胡丽回去拿的时候,因为身份证和本人不是特别像,胡丽又说不清楚钱的数目,他们认认真真查看了监控,确定是胡丽的才还给胡丽。

    杨苗苗知道胡丽如此执着于品格的原因后,笑着道,“看来不管是做神马行业,人品还是首要的。”

    表示赞同。

    然后,我就看见了那个女孩。

    女孩身上穿着的衣服,是国外一线名牌,鞋子也价值不菲,尽管她双手裹住了脑袋,似乎是想要像只鸵鸟般把自己藏起来。

    我可以很确定她年纪不大,而且脑子不怎么灵光。

    不是我自作聪明。

    任何人只要注意到她,都会这么觉着,因为就在距她不到一米处,树荫厚重,可以遮凉,她却偏偏要在日光下暴晒……至于年纪,主要是从袜子看出来,小白鞋配同色船袜,是年轻孩子们的最爱。

    胡丽和杨苗苗没发现到那女孩,径直进了品格店里。

    看看烈日如火,我有心想帮帮女孩,告诉她可以往阴凉处挪挪,或者不介意我可以请她喝一杯冷饮。

    然而我踌躇了。

    胡丽天天给我看新闻,骗子们花样各种推陈翻新,谁知道这是不是新骗术?

    亦或,人家也会以为我是骗子?

    犹豫片刻,我决定还是不多管闲事。

    我们选了个靠窗的位置,我的视线一直在那女孩身上,有好几拨出站的人们从她身边走过。

    有一个年级稍大些的中年男子,过去拍拍女孩的肩头,看样子似乎是提醒女孩往树荫处躲躲太阳,但女孩只抬头看了他一样,就不理他了。

    女孩守在那里,一寸也不肯挪。

    约莫三十分钟后,胡丽接到火羽的电话。

    我们出了店,我跟在胡丽身后走,和那女孩的距离渐渐拉远的时候,看着那蜷缩着的小小的身影渐渐成一个点,我的心里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情愫,把我的脚步引向了那个蜷着的小身影。

    我回转身,朝她飞快的跑过去。

    胡丽在我身后大叫,“微微,微微,你去哪里?”

    女孩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是一张小小的漂亮的脸,眼睛被强烈的天色刺得弯成了月牙,虽然此刻满脸是汗,皮肤也被她自己捂得通红,眸底有一种惊兔般的不知所措,但却很讨人喜欢。

    “我要找哥哥!”她只看了一下我,就把脸埋回了双臂中,声音里带着哭腔,“我找不到哥哥了,我再也找不到哥哥了。”

    “小姑娘,你哥哥叫什么名字?”我蹲下来,问道。

    “呜……呜……,”女孩终于哭出了声,哭得太厉害,她的头开始一抽一抽的,她脸在双臂间稍稍转过来,偷偷地看我,然后说,“哥……哥……就叫……哥哥。”

    思维还算清晰,表达好像有点问题。

    那边,胡丽在大声催我,“微微,快点,干什么呢?”

    我朝女孩蹲行了两步,伸手去扶她,这种精神状况的孩子,身上一定有她家人的联系电话,“小姑娘,那边凉快一些,你可以在那里等你的哥哥。”

    “不要!”在我手刚碰到女孩时,她忽然尖叫起来,“月月不要离开这里!”

    她叫月月。

    她不是反感我碰她,而是不肯离开她蹲着的地方。

    我极力把声音调控成轻柔温和,甚至自己都感觉到有一股属于长者的慈祥,“月月跟姐姐说说,月月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地方等哥哥?”我从未料到自己居然会出现这么有耐性的一刻。

    月月显然也感受到了,她抬头大胆地看着我,眼里的惊怕也被天真取代,“姐姐?你真的是我姐姐吗?”

    “嗯,只要月月喜欢,我就是月月的姐姐,”我说,还伸手揉了揉月月乌黑柔软的头发。

    “耶……!”月月欢跳而起,一下把我扑倒在地,“姐姐,姐姐,月月终于找到姐姐了。”

    “等等……,”我猝不及防被月月仰面扑倒,后背立时一阵火热火热的烫,身下是被太阳烤了大半天的石头地呀,关键是这丫头看着小,体重可不轻,她不起来我就没法起,我滴个妹啊!

    胡丽跑过来,把像乌龟一样趴着我身上的月月拉起来,一边伸手给我,一边很是不悦地埋汰我,“微微你到底在做啥,火羽那边有急事,快等不了了……”

    但是,月月把头抵着胡丽的肚子,像一只小牛犊一样把胡丽从我面前撞开了。

    “你敢骂我姐姐,你不要命了!”

    “……”

    看着突然态度蛮横的月月,我的脑子有片刻断片,继而很快反应过来,月月的家世背景绝不简单。

    我,是不是多事了?

    心思起了转变,我也很快做出了决定。

    我把月月哄到树荫的阴凉处,又示意胡丽把月月的小行李箱和背包都挪过来,然后说,“月月在这里继续等哥哥,姐姐有事先走了啊。”说完,我拉着胡丽就要离开。

    “姐姐等等月月,等等月月呀,”月月却反应奇快,她一手抓起自己的小行李箱,一手抓住我,好像她一放手我就会不见了似的,“月月有了姐姐,就不要跟哥哥在一起了,月月要跟姐姐在一起!”

    胡丽皱皱眉,“微微,这孩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我还没回答,月月不乐意了。

    “月月脑子没问题,我哥哥说,有人说月月有问题的,都是自己脑子有问题!”

    噗!

    月月的哥哥还真是个妙人。

    胡丽也被月月一本正经的胡说逗乐了,又有点无奈,“好,好,好,月月没问题,是我有问题。”胡丽和月月说话的时候,我也没闲着,我乘机查看了月月的脖颈和手腕。

    果不其然,我在月月的手腕上发现了一个手环,手环是用一种看着很普通的塑胶做成的,不知道为什么,手环上有一道深深细细的划口,手环上面还刻有一行字,“请看到这个女孩的人,原地等待。”

    为什么不是家属电话,而是原地等待!

    我牵起月月的手,认真查看,除了那道划口,没发现手环上有什么玄机,一般像月月这种情况都是有亲属电话号码,或者是注明家庭住址。

    原地等待是什么鬼?

    不过,既然人家可以自己找到月月,我一个外人似乎没必要多余担心。

    “月月一定要跟着我?”我问,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嗯!嗯!”月月点头如捣蒜,连行李也不要了,双手如藤蔓般攀上我的左臂,脸也贴得我紧紧的,很是享受。

    胡丽悄悄地有手肘撞撞我,咬着牙齿低低道,“你没事儿管这孩子干嘛?现在怎么破?”

    我回撞胡丽,用同样低的频道回应她,“笨,报警啊,警察蜀黍们会找到她哥哥的。”

    月月已经在这里呆了半个多小时,她的家人还没找到,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我也不想知道,所以最保险的就是让警察来处理。

    胡丽听了我的话,眼睛一亮,掏出手机正准备报警的时候,就看到火羽跑了过来,他的速度很快,一眨眼就到了不到五米的地方。

    我和胡丽都还没说话,月月却突然开始往我身后躲,一边躲还一边叫,“我找到姐姐了,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

    月月怕火羽?

    胡丽和我有同感,她指着火羽的方向,问月月,“你怕他?”

    月月只管把脸全埋在我的衣服里,“月月怕!”

    胡丽看我。

    “火羽,你就站在那里别过来,”我大声道,然后用眼神告诉他,我背后有个女孩子很怕他,“给我准备辆车,我们带她去local police station。”

    月月应该不知道英文,因此我故意用英文说了派出所。

    火羽果然收住脚步,但是他却很大声回答我,“你要把她送到派出所去?”

    “……”我被火羽气得不行,这时,身后的月月扯了扯我的衣服问道,“姐姐,派出所是什么地方?是姐姐的家吗?”

    我回头,堪堪撞进一双山泉般清澈的眼,和映射在那瞳孔里的我的脸。

    恍有一道银光,从我眼前划过。

    我到底在怕什么?月月品质纯真,美好如玉,会教出这样子的月月的哥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月月这么喜欢我,我为什么不先把她带回家,让月月在我身边安安全全的待着,然后报警,这样子警察可以慢慢替月月找哥哥,我也不用担心月月在派出所要怎么过。

    我反手搂住月月,把这个想法和胡丽一说,胡丽很是赞同,胡丽不喜欢警察,更不喜欢派出所,火羽出了个听着更加靠谱的主意,他说他可以抽点月月的血然后去报警,这样可以通过DNA,更快帮月月找到家人。

    然后,我就这样把月月带回家了。

    当然,我和胡丽都没去怀疑火羽有没有报警。

    我把月月带回家,杨苗苗非常高兴,按她的话说,总算是有一个和她一样的外人了。

    我明白杨苗苗的感受,我和胡丽已是家人,每一次眼神和对话都随意自然,以前韩冰也说过,跟我们住在一起,总感觉她是第三者,我顺势向杨苗苗提起了韩冰。

    杨苗苗说她以前在片场见过韩冰,觉得一个女孩眼神犀利的有点吓人,没什么其他特别的印象。

    胡丽也跟杨苗苗说了些关于韩冰的事。

    我一直在观察杨苗苗,她在听到韩冰散打很厉害却中毒的时候,神情是若有所思的。

    杨苗苗看着咋咋呼呼,但其实是个心思缜密做事谨慎的人。

    月月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我身边,依偎着我,感觉她只要跟着我,就满足的不要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