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月月的妈妈

    更新时间:2017-06-30 02:11:43本章字数:3637字

    我的房子是三房两厅,原本是我、胡丽、韩冰各一间,因此现在杨苗苗和月月只能共用韩冰空出来的那个房间。

    杨苗苗表示没意见。

    月月也没吭声。

    我让火羽去给月月买床,火羽说得测量一下房间尺寸和原有的床铺和家具,然后他似是顺口问了下月月,喜欢什么颜色的床上用品。

    月月眨巴眨巴着眼,紧紧地拽着我的手臂,说只要跟我一起。

    我想着月月刚才是没听懂我的意思,于是尽量和蔼可亲地解释了,即便她和杨苗苗住,也是在这间房子里,还是跟我在一起。

    我解释了两三次后,月月懂了。

    月月有点不高兴,但好像又担心我生气,偷眼看我,“月月是姐姐的,姐姐也是月月的,姐姐不要月月陪着睡觉觉吗?可是月月好希望有姐姐陪着睡觉觉。”

    我看着月月,她眼睛红红的,像一只憋着心绪的委屈小兔,看着这样的月月,我的心宛如被什么重重击打了一下。

    “月月要和姐姐一个房间?”我问。

    “嗯呐!嗯呐!”月月头点得飞快。

    我笑了起来,转头告诉火羽,把月月的小床放到我房间里去。

    月月顿时神采飞扬起来。

    小时候,我也是如此任性撒娇的。

    我会在爸爸的手碰到妈妈肩膀的时候,用力去掰开,然后气哼哼地宣告我的主权,“妈妈是瑾儿的妈妈,不是爸爸的妈妈。”

    每每这个时候,爸爸就会用他满是青胡渣的下巴扎我的脸,扎得我咯咯笑着往妈妈怀里躲。

      后来,我慢慢懂得克制自己,小心翼翼讨好我的养父母,生怕他们一不高兴,不给我吃饱、不给我鞋穿、亦或在寒冷冬夜,把我关在屋外。

    我不会让月月担心受怕,至少……她在我身边的时候。

    ————

    “月月,下来,快下来!”韩冰大叫着,就差跪下来求了。

    “姐姐快看,月月漂亮不?”月月赤着脚在狭长的大理石上走着,两只手各提着自己的鞋子,看到我跑过去,咯咯笑着唤我,“姐姐,快看月月,快看月月。”

    我收住脚步,抬头看着她,做出非常不悦的脸色,“下来!”

    月月惊了惊,嘴巴一瘪,“知道了。”然后纵身一跃,从高高的石阶上跳下来,长发随着她的长裙子飞扬起来,宛如一幅灵动的美丽的画。

    在家窝了两天后,我们在第三日的午后,驾车到水立方来逛逛。

    我和胡丽经常来这里,没觉得稀奇。

    杨苗苗带着她的相机,拉着胡丽,和每一个风景每一处标志性的建筑合照,月月更是兴奋的上蹿下跳。

    于是,诸如这样的场景不到一个小时内发生了好几回。

     

    我也纳闷了,月月的行李箱,包括里面塞得满满的玩偶,都价格不菲,应该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可看她好像从没来过这里。

    前后三天过去了,怎么没见月月的家人来找月月?

    月月冲过来抱住我的腰撒娇,“姐姐别生气,月月下次不敢了。”

    我把手里的温水杯递给她,刮刮她的小鼻尖,“你自己数数,你这是一个早上的第几次保证?”

    月月接过水杯喝一口水,接着就把水杯塞回我手里,而后皱着小脸,开始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12345664312……”

    我和胡丽相视一笑,几日相处下来,我们都发现,唯有这个方法可以让月月安静一段时间。

    月月的心里年龄约和八九岁孩子相当,她的语言条理还算清晰,也听得懂我们说的道理。

    不过月月只肯听我的,同样的话我说了有用,换成胡丽和杨苗苗说,月月是鸟都不鸟。

    月月对数字很是迷茫,却又有一种近乎偏执到非要弄明白的执着,但也只局限于我,我提的,她才会认真。

    杨苗苗说,月月的智商是因人而异,行为亦是,说的准确点,月月在我面前的时候是天使,在她们面前的时候,就是魔鬼。

    对我来说,月月是迷了路的天使,她用她独特的方式来到我身边,和我相遇,来赴一场她和我之间未竞的约会。

    胡丽看着认真计算着的月月,皱眉,“微微,你是打算就这么养着她?”

    我喝口水,转头看一眼正缠着杨苗苗的月月,又眯着眼,抬头瞧了瞧难得明朗清湛的天色,“她哥哥很快就会来找她的。”

    “切!”胡丽嗤笑了一声,“要真心想找她,会这么多天没有一点消息?”

    “给火羽打个电话,问问他报警的事儿。”我说。

    “好。”胡丽答道,顺手接过我手里的水杯。

    我心底一动,韩冰走后,胡丽越来越细心,只要她手里是空的,她就不会让我拿东西,只要我看一下什么,她会立马问我是不是要……

    我不希望胡丽累着,我想招个助理。

    但我,要怎么开口?

    胡丽口袋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她拿出手机,到边上去接。

    那边,杨苗苗大声叫着我,“微微姐,救我啊。”

    转头看去,原来是月月抱住了杨苗苗,非得要玩杨苗苗的单反。

    那单反相机可是比杨苗苗男朋友更重要的存在,杨苗苗哪里肯给月月玩,不过被月月盯上,杨苗苗的拍摄也就别想继续了。

    别看月月个头和杨苗苗差不多,劲儿却特别大,她牢牢抱住杨苗苗,不让杨苗苗走,杨苗苗还真就走不了。

    “月月放开我,放开了我就把这个给你。”杨苗苗明白自己无法战胜月月的蛮力,开始动脑子。

    “好,”月月放开紧紧相扣的手指,没有半点怀疑。

    杨苗苗一脱身,就逃了开去。

    “你说话不算话,你是坏人,”月月大叫,追了过去。

    胡丽走到我身边,说,“火羽来电话,问我们在哪里,我说了地儿,估计一会他就来了。”

    “哦。”

    我不咸不淡地应道,视线跟随着杨苗苗和月月,心里却在想风晨霆又不声不响地消失了,石鹏程也没消息,不知道风晨霆是不是和石鹏程言归于好了?

    胡丽又慢慢道,“火羽说月月的家人要来接走月月。”

    我顿了顿,伸手把住胡丽的肩头,“知道了。”

    我望着月月,小白鞋被脱掉丢在一边,在和杨苗苗的追逐中,她开心又投入,赤着的脚踩在绿色草地上,幼细白嫩。

    月月的手指沾到杨苗苗的衣角,却又被杨苗苗挣开。

    月月看到杨苗苗滑了一脚差点摔倒,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起来。

    月月这样正好,不用面对复杂的成人世界,又不会幼稚到什么都不懂。

    那边,月月很认真地牵起杨苗苗,大声说,“苗苗别害怕,月月不追你了,月月是好人,哥哥说,只有坏蛋才会追着女娃娃满地儿跑。”

    我和胡丽很不厚道地“噗呲”一下笑出声来,月月说杨苗苗是女娃娃,不是女孩、不是女人、是女娃娃!

    要知道,杨苗苗此生最大的憾事就是身高。

    杨苗苗收住脚步,朝看戏的我和胡丽瞪了一下,而后道,“月月,你姐姐被别人抢走了。”

    月月闻言,目光刷一下过来。

    我赶忙把手从胡丽的肩膀上拿开,月月对胡丽有极大的戒心,总觉得胡丽会把她的姐姐,也就是我,抢走。

    略囧。

    微甜。

    周围原本悠闲散步或者坐着谈天说地的人们,忽然纷纷离开,都朝一个方向。

    紧接着,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响起。

    转头看去。

    一队着黑色便装的墨镜男人朝我们的方向小跑着过来。

    有些熟悉的赶脚。

    风晨霆?

    如此不确定,是因为风晨霆不大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可他也已经突破了几次不可能……

    月月跑过来,死死抓住我的手臂,嘴里不停叫道,“姐姐!姐姐!”

    杨苗苗随着人流走,还不忘大声叫我们,“胡胡,这边,这边。”

    胡丽过去捡起月月的鞋子,下巴朝杨苗苗的方向扬了扬,道,“大家都往那里退了,我们也撤吧。”

    我轻轻拍打着月月的手背,一边安慰她,一边跟着胡丽走,“别怕,有姐姐在。”感觉月月也没再怕,只是有点紧张。

    月月只抓我的手臂,脚步不肯挪。

    我以为月月害怕,极力安慰,半搂半抱地想要带她离开。

    “蔷薇,”身后传来火羽的声音。

    我转过身,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抹清丽脱俗的身影,纤细修长的身姿,着一身曳地白色长裙,大片裸着的雪肤,整个人都被西沉的夕阳渡上一层金芒。

    古陌!

    在我愣神的同一时刻,我听见古陌黄莺出谷般的声音。

      “小姨,她就是蔷薇。”

    我顺着古陌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走在她前头的那个妇人,她未施脂粉却眉目如画,小巧的樱唇微微勾起来自异域风情的无限魅力。

    买噶!

    央金卓玛!

    我转头看看四周,难怪会出动这么多保镖清场。

    古陌身姿曼曼走过来,“微微,你认识我小姨?”

    我没办法说出话,只下意识点点头。

    央金卓玛,国家一级演员,演过的《飞仙》,是我第一部看的电影,她饰演的女主绿凌,成为华语影坛上无可复制的经典。

    小时候,我真以为央金卓玛是九天下凡的仙女。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央金卓玛,我以前在大屏幕上看她,那时只觉得她虽是极美,但如天上皎月,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我从未想到会有这么近距离看到她的一天。

    我此刻深深明白那些追星时发出阵阵尖叫的粉丝们了,若是此刻月月没有把我的手臂抓得生疼,我想我也早已失声欢呼了。

    “您好。”央金卓玛朝我伸出手,“这几天辛苦你了。”

    我有些懵,“辛苦?”

    古陌走到我身边,轻声提醒我,“微微,你不和我小姨握一下手?”

    我反应过来,刚伸出手去,央金卓玛却已经把她的手收了回去,然后我听到她道,“月月出来,妈妈看见你了。”

    我彻底呆住。

    月月慢吞吞地从我身后挪着小碎步出来,慢吞吞地挪到央金卓玛面前,慢吞吞地叫了声,“妈妈。”

    等等。

    我得捋顺一下,月月是央金卓玛的女儿,古陌叫央金卓玛小姨,那古陌和月月是什么关系?

    “你是月月的表姐?”我看着古陌问道,事实很清楚,但我莫名就是有点不相信。

    “不,”月月抢在古陌前头答道,“月月才不要她是表姐。”说着,月月跑过来把我往央金卓玛面前拉,“妈妈,妈妈,月月找到姐姐了。”

    月月天真烂漫,我却有点囧。

    “这……实在对不起,”我说,“我遇见月月的时候,她不肯跟我走,所以我……”

    “没关系,没关系,”古陌笑着想要来拉我的手。

    被我避开后,她居然还维持着满面笑容,继续道,“微微做的很好,你不知道,有很多和你一样的演员,都想利用月月来接近我小姨。”

    为什么我听着古陌的话,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