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风晨霆是月月的哥哥

    更新时间:2017-07-01 02:37:08本章字数:3175字

    央金卓玛正半蹲着跪在草地上给月月穿鞋子,边穿边用只有她们能听到的声音,低低和月月说着什么。

    我一边观察央金卓玛,一边探究古陌的话。

    突然,我听见胡丽用很洪亮的声音喊喊道,“这位大美女,我想说的是,微微带月月回家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月月是谁家的孩子!”

    “哦?”古陌斜了一眼胡丽,笑容不改,可转而看我的目光下,却无端端令人心头一凉,“月月和我小姨年轻时候可是一模一样的。”

    嚓!

    我恶心的想骂人。

    古陌从第一句话开始,就在为她自己的这个猜想铺着垫,她是要引导央金卓玛先入为主,让央金卓玛认为我就是对月月有企图。

    这女人还能不能更无聊更心机一点?

    我还真就不明白了,古陌到底为什么对我充满恶意?第一次见面我不喜欢古陌,就是觉着她看似无害的笑容里,夹杂着对我若有似无的敌意。

    月月穿好了鞋子,蹬蹬跑过来,抓住我的手臂,眼巴巴地看着我,“姐姐,姐姐,月月饿了。”

    呃……

    月月总是嫌弃胡丽做的饭不好吃。

    因此今天出门前,我答应月月带她去吃牛排,但是现在看来,对于月月来说,一般的牛排也是不会合口味的。

    我用力把手臂从月月手中抽出,尽量无视月月因此而迅速耷下来的嘴角,正想着对央金卓玛说几句客套的官方语言,然后走人。

    央金卓玛却开了口,“蔷薇小姐,给我一个机会谢谢你这几天照顾月月,让我这个做母亲的,请你们吃一顿晚餐,可以吗?”

    央金卓玛嘴角噙着一丝微笑,眼神是温和柔婉的,然而那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却是让人感觉不敢近的那种。

    很久没有说话的火羽走过来,道,“微微,不要拂了人家的好意。”

    我看看火羽,这是韩冰事件后,他第一次叫我微微,称谓的转变是不是代表他理解了我?

    月月也缠上来,满眼期待地道,“姐姐,去嘛去嘛。”

    我看看胡丽,胡丽微微颔首。

    “好。”

    杨苗苗在远处一手抱着单反一手举高高用力摆动,能看出她的意思是她就不跟着了,我便也随了她去。

    央金卓玛请客,自然是在五星级酒店的餐厅,恰是用餐时分,餐厅里却只星星落落坐着两个人。

    见到我们进来,那两人齐齐转头看过来。

    我的心一颤。

    风晨霆!

    另外一个自然是南宫磊。

    风晨霆今日随意穿了件紫色衬衫,风范高贵优雅,看见我的时候,他唇角微扬,我似乎看见了一树鲜花在眼前绽放,光芒灼灼。

    我的震撼感还没过去,月月已像只小燕子一样朝风晨霆他们飞奔了过去,她双手大张,嘴里还兴奋地大叫,“哥哥,哥哥。”

    我的心随着月月的一下一下于地毯上奔跑着的脚步声,紧张到窒息,然后又在月月投入风晨霆怀中的那一刻,心成冰窖,脑里有惊雷炸开。

    此刻,没有任何形容词可以形容我的心情,我心里脑海里全部都只充斥着一句话。

    月月是风晨霆的妹妹?

    月月是风晨霆的妹妹。

    月月是风晨霆的妹妹!

    可风晨霆从来没说过他有个妹妹。

    胡丽凑过来说道,“这什么跟什么啊,也太狗血了吧,又不是演电视剧。”

    我没回答,只用力抓住胡丽的手,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瞬的极致愤怒过后,我反而冷静下来,脸色也渐趋平缓。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我的喜欢我的付出,都是我自己的事,原本就和风晨霆无关,即便是我用各种借口自欺欺人,我还是在争取自己在风晨霆心里的位置。

     我想我只是忘记了,不是谁都在意一起啪啪过的人。

      越走近他们,风晨霆的声音越清晰,“妈,我就说过妹妹一脸富相,你看这不就遇到贵人了?”

    从未见过如此会哄人开心的风晨霆,一句话看似对他的母亲说,实则又有抬高我身份的暗意。

    但我的心,已寒!

    月月趴在风晨霆的怀里看着我,咯咯地笑,“哥哥笨蛋,姐姐是姐姐,姐姐才不是贵人!”

    南宫磊给央金卓玛和古陌拉开凳子。

    古陌温温柔柔地说道,“小姨,霆哥哥刚下飞机,是不是让月月坐下来?”

    央金卓玛抬头,怜爱地看着月月和风晨霆,道,“月月乖,别把你哥哥累着了,月月到妈妈这里来。”

    月月扬起脑袋,问风晨霆累不累,风晨霆给她把脸颊旁散落的碎发别在耳后,回答说看见月月就不累了。

    看见风晨霆那个动作,我的心莫名一跳,宛如此刻在他怀里的人是我。

    月月笑得眉眼弯弯,更加是不肯离开风晨霆的怀。

    南宫磊把两把凳子拼在一处,风晨霆便拥着月月一起紧挨着落座。

    我和胡丽在桌子边站了一会,火羽过来为胡丽拉开凳子,他在胡丽和我中间坐下,火羽是完全无视了我。

    尴尬从心底翻卷而起后又迅速归于淡漠。

    我在火羽眼里本就什么都不是,如果不是风晨霆,我想火羽看都懒得看我一眼,我珍惜和他的八年相处时光,但他显然毫不在意。

     “小饭桶,来,来,坐在最帅最喜欢你的我身边。”南宫磊朝我招招手,眼底蕴着兴奋的光,接着一只手撑在凳子上,探身来拉我。

    “谢谢!”我说着客气话,口吻却显而易见的凶横和粗鄙,“叫我蔷薇。”

    形象这种虚幻的东西,在周围都是所谓受过高等教育的伪善人群时,不必维持,因为你好或是不好,最终都会变成笑话。

    既然如此,何不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

    甚而至于,可变本加厉为之。

    若是一顿饭后,可以和这些人再无瓜葛,便是我的万幸,但我知道这个可能永远不会发生,即便如此,我也不想讨好他们。

    餐具早已摆好,打着领结的侍者,在每个人手边放上卷成花的热毛巾,又有另外一个侍者紧随着给每人摆上一杯温热的柠檬水。

    我端起柠檬水就喝。

    包括正在忙碌的侍者在内,所有人的视线都惊讶地投向我。

    “微微,你……,”胡丽先是一脸懵地看我,接着面色慢慢变了,眼睛里探出一双恨不得把我拽出去狠揍一顿的手。

    余光中,风晨霆脸色黑的堪比锅底,大大的手掌把月月的嘴和鼻子全部捂住,只留下月月一双又急又恼的眼。

    央金卓玛一脸愕然地看着我。

    唯有古陌嘴角挂着的一丝笑,显示了她对我此举的支持。

    窗外,晚霞极美。

    没有风。

    我不是第一次吃西餐,当然知道柠檬水是餐前漱口水,不过,是谁规定必须漱口,我平时就是一天喝一杯柠檬水得呀。

    好吧……

    此柠檬水非彼柠檬水。

    也许我不该这么做,但我开心我高兴啊。

    一分钟后,我看见风晨霆也拿起玻璃杯,浅浅尝了一口,然后说,“以前怎么没发现,这水还真挺好喝的。”

    “……”

    月月看看我,看看风晨霆,也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初始她略略皱眉,而后跳了起来,兴奋地大声叫道,“哇,酸酸地,好好喝,。”

    然后月月喊喊着强迫着要古陌尝尝,古陌脸都绿了。

    “好了好了,月月别闹,再闹你姐姐就该饿了,晨霆,吩咐他们上菜吧,”央金卓玛笑眯眯地阻止了月月。

    从风晨霆喝下柠檬水后,央金卓玛看我的眼神就变得深不可测。

    我是有察觉,但我认为不关我的事儿,是风晨霆自己喝,又不是我叫的。

    然而我还是太年轻,我不知道女人们是如何宝贝自己的孩子,但凡让她们孩子受一丁点委屈,都会引发她们乘以万倍的反感。

    当然更不排除有心人会利用这种感情。

    侍者很快就布好了菜。

    虽是西餐,但有给配备筷子。

    “小饭桶,你是这个,”南宫磊凑过来,对我竖起大拇指,“实话告诉你,这世上除了月月,就没人敢在老妖婆面前这么干。”

    老妖婆?

    我反应过来,看一眼对面央金卓玛风韵犹存的美丽容貌,差点笑出声来,刚好凉拌海蜇转到我面前,我赶紧给自己夹满一碗。

    我动筷子的时候,老是碰上胡丽急慌慌的给我使眼色,但由于他和我中间隔着一个火羽,胡丽对自己没办法阻止我把碗填满,很是郁闷。

      我都能看到胡丽掐扯着火羽的大腿。

    然而火羽石雕似的,除了文文雅雅地吃菜填肚子,他似乎感应不到周遭的一切,甚至连痛感都没有了。

    我不知道韩冰事件后,火羽遭遇过什么,但他性情大变是事实……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风晨霆就是个变异体,谁接近他谁就会变异。

    而我不想被改变。

    “那世上是不是就你一个人敢叫她老妖婆?”我停下筷子,神色暧昧地看向南宫磊。

    “你别啊,”南宫磊手伸过来想要挡我的脸,神情里却带着一抹恶作剧的欢快,“小饭桶,你要是再这么和我说话,我怕是以后就再也看不见你了。”

    那边,风晨霆正冷冷地盯视着南宫磊,在我望过去的同一时刻,他转了视线,牵起月月的手,检查月月的手环。

    风晨霆很快发现了手环内壁,那一道细细长长的创口,他问月月,手环是怎么坏的。

    古陌手中的餐刀和叉子碰撞,发出一声脆响。

    月月偷偷看看古陌,犹犹豫豫地小声说是她自己不小心弄坏的。

    直觉告诉我,手环的事儿和古陌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