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所谓新闻

    更新时间:2017-07-02 14:02:03本章字数:3279字

    风晨霆却好像是相信了月月的话。

    “把你的爪子拿开,”我有些倦怠,从他们身上收回目光,斜着眼看南宫磊,坏坏地笑着说,“我饿坏了可是会变身的。”

    南宫磊愣了愣,然后低低笑起来,“小饭桶,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我给他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不再说话,开吃。

    于是,在舒缓音乐的西餐厅里,我旁若无人地把筷子当成了刀叉,能大块咬的绝不切开,能一把吃的绝不分开……

    月月开始时还眉飞色舞地向央金卓玛夸耀我是多么多么的聪明、多么多么的美丽、多么多么的天上地下无可替代……

    但是说着说着,月月的声音就慢慢低落,再低落,更低落,直至连她自己都听不见……

    我咬一口牛排,暗叹一口气,也就是月月,才会在众人亲眼见到我本人的情况下,还有勇气称赞我。

    在场诸人,连我自己在内,也就月月是真正的天真烂漫,月月身上拥有我们都缺少的高贵品质。

    从某个精神层面来说,我们才是残疾。

    月月跑过来,伸手拉住我的胳膊,欢天喜地把我引向一边,“姐姐,你吃饱了吗?吃饱了陪月月去唱歌。”

    “好。”我答。

    我唤了胡丽,我们三人手挽手离开餐厅的时候,感觉到风晨霆一直在看着,如果风晨霆跟过来,央金卓玛也一定会。

    心里忽然泛起一个恶作剧般的想法,若是在央金卓玛面前唱她的成名曲,会不会把我的形象毁得更彻底?

    还是算了。

    不要为了一时不爽,去惹上一些无谓的是非。

    “微微,你到底想做啥妖?”一出了餐厅,胡丽就迫不及待地责问我,“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只要她不想让你在圈里呆着,你就休想混出个人样。”

    “姐姐不怕,有月月在,”月月大声道,眼里闪耀着来自贵族家庭的傲然,“月月的姐姐就是哥哥的姐姐,哥哥最疼月月了,哥哥和月月都会保护姐姐的。”

    “月月好厉害,”我浅笑着,刮刮月月的小鼻子,“有月月在,姐姐啊,什么都不怕了。”

    “月月有哥哥,”月月把小胸膛拍得咚咚作响,“月月的哥哥就是姐姐的哥哥,哥哥会保护我们的!”

    胡丽被月月的乱拉乱扯搞得又气又恼,奈何我想和月月认真,直把胡丽气的翻了好几个白眼。

    我朝胡丽使眼色,示意她别再打岔,餐厅到K歌房的并不长,我需要抓紧时间和月月好好聊聊。

    胡丽做出一副超级嫌弃我的表情,却还是会意,退回到拐弯处替我放风。

    “月月喜欢不喜欢姐姐?”我说。

    “喜欢!”为了证明自己的真诚,月月靠了过来。

    “月月骗人!”我很肯定地说。

    “月月没有骗人,真的没有,”月月急了,“月月最最最喜欢的人,就是哥哥和姐姐,再没有别人了。”

    “月月不喜欢妈妈?”我有些诧异。

    月月居然慎重地四下看了看,接着神秘兮兮地趴上我的肩膀,和我咬耳朵,“妈妈不是生哥哥的妈妈,所以妈妈得排在哥哥和姐姐后面。”

    吓!

    央金卓玛不是风晨霆和月月的亲生母亲?

    那也作的太真实了。

    不愧是演技派。

    我太过震惊,没好好听清楚月月说的话,以至于很久很久以后,闹了大笑话。

    “月月这个手环是哥哥给的?”K歌房的招牌在暮色中闪着七彩光芒,月月把这么重要的秘密都说给我听,我便就不再想着消除她的戒心,直接把话题切入重点。

    “对啊。”月月欢快地答道,黑亮瞳孔里映着多姿多彩的荧光。

    “哥哥是坏人,把他弄坏掉的手环给月月。”

    “哥哥不是坏人,手环不是哥哥弄坏的,是……”月月急急辩解道,眼看就要从口而出的话,却在最后关头及时收住了话头。

    “嗯?那一定是月月淘气自己弄坏了!”我非常肯定地说。

    “不是,才不是。”月月急的都快哭了,脚也迈不动了。

    “那月月和姐姐说说,手环是谁弄坏的?”我放柔语气,一只手拥住月月,一下一下轻轻揉着她的肩头。

     “月月只和姐姐说,姐姐不要告诉别人了。”

     “嗯。”

    “是陌陌弄坏的,陌陌和月月玩躲猫猫,月月总是找不到陌陌,后来陌陌自己出来了,陌陌说月月输了得惩罚月月,月月答应了。”

    “陌陌说惩罚就是让她看月月的手环,可是哥哥说过月月的手环不能让别人看,月月让陌陌换一个惩罚,可陌陌说月月说话不算话,月月是大坏人。”

    “月月不喜欢当坏人,但是陌陌好几天不理月月,陌陌说再也不和坏人月月一起玩了。”

    “后来……后来月月就把手环脱下来给陌陌看了。”

    “陌陌正在削水果,接过去的时候,不小心划坏了月月的手环,她说给修修,但陌陌手艺太烂了,越修越坏。”

    月月说到后来,小脸上泛起一股不平和怒气,她只是智力稍差,记忆和叙述的能力都相当好。

    我慢慢消化月月说的内容,然后问道,“月月是不是怕手环坏掉,被哥哥责骂,才离家出走的?”

    “姐姐好聪明,”月月崇拜地瞧着我,“哥哥说月月要是把手环弄坏,哥哥也不要月月了,月月好怕哥哥不要月月。”

    “这样啊……,”我慢慢思考,依风晨霆的性格,月月身边应有安排他信得过的人,明的暗的绝不会少,“那月月是怎么从家里出来的?”

    “我躲在妈妈的车后座偷偷溜出来的,”月月得意地给我比划当时的情景。

    “陌陌肚子痛,妈妈让石头给她打针,陌陌躲起来了,妈妈让家里的所有人都去找陌陌,家里乱乱的,我就乘机躲到车里去了。”

    “石头是谁?”

    “石头就是石头啊。”

    我晕!

    月月又道,“姐姐真笨,石头刚刚就坐在姐姐身边都不认识。”

    我身边?

    火羽?南宫磊?

    “石头是不是头发短短的,天天都跟着你哥哥。”

    “是啊,就是他。”

    月月口中的石头就是南宫磊。

    想从南宫磊眼皮底下溜走,除非……他放水!会不会月月出现在我回来的机场,也是事先预谋?

    我换航班的事,除了我们三人还有谁知道?郭亚楠还有敦煌机场贵宾室的工作人员。

    想到这里,我倒抽了一口冷气,敦煌这个地方就是和我的气场不对。

    这时,胡丽忽然大步朝我们走来,边走边大声地叫道,“月月,你这么缠着微微可不对啊!”语气很是不满。

    嗯!有人来了。

    月月听胡丽这么一说,立即用双手挽住我的胳膊,回嘴道,“姐姐是我的,我偏缠,我偏缠。”

    我迈开脚步,把月月往K歌房的方向带,“月月乖,你刚才不是说要唱歌么?”

      我们刚走出几步,就听见背后传来古陌银铃般的笑声,转头,只见她挽着央金卓玛的胳膊走在风晨霆前头。

    南宫磊和火羽没有露面,我猜想他们被风晨霆派去做其他事情了。

    央金卓玛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慈爱地来牵月月的手,“月月别老烦着姐姐,来妈妈这里,来。”

    月月看看风晨霆,看看我,不舍地放开紧紧挽着我胳膊的手,去挽央金卓玛。

    我要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便不想再和不喜欢的人呆在一处,就随便想了一个借口,说胡丽吃撑了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得跟她在附近散散步。

    胡丽和我的默契自然是无人可抵,我方说了个大概,她已经苦着一张脸了。

    央金卓玛叮嘱了两句晚上不要走太远之类的,月月又拉着我说了好一会的要记得去看她的话,我和胡丽才脱了身。

    我们走到大堂,刚在大堂右边的沙发上坐下,就看见从旋转门进来的火羽。

    火羽走过来,递过一帧报纸。

    我打开报纸,几个描了红边的美术字占据了一大半头版版面,另外的四分之一是一张人脸清晰的照片。

    照片是王建国蹲在我脚边痛哭,红色标题自然秉承了娱乐圈题不惊人誓不休的宗旨,“王建国为得麟儿,医院下跪哭求蔷薇。”

    报道说王建国的老婆自从生了女儿后,身体就一直不好,十几年肚子都没有动静,还说王建国处处留情就是为了子嗣。

    报道还采访了一个和王建国传过绯闻的某女星,该女星证实王建国曾要求给她一百万,让她给他生个儿子。

    报道最后,说我的一个圈内闺蜜证实,我怀的确实是男胎,但我为所谓的事业私下去医院堕了胎,王建国知道后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云云。

    照片是真的,但新闻内容完全是编者杜撰出来的。

    所以我从不看娱乐报纸。

    为了销量,这些人可以任意歪曲事实信口开河。

    特么的,我的闺蜜?

    为什么我都不知道我在圈内还有个闺蜜?

    前面说过,我去医院是为了王佳佳,因此我冷静下来后,首先想到的就是给王建国打电话,让他出来澄清事实。

    我给火羽说了照片来源,但只说王佳佳受了轻伤,用警察及时营救隐瞒了王佳佳受凌辱的事。

    火羽从相熟的导演处问到王建国的手机号码,然而他拨打了很多次,一直无人接听。

    在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无人接听后,火羽放弃了,“看来王建国已经知道这个新闻,并且不打算帮你,你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女儿,让她在媒体上说出真相也可以。”

    我的眼前浮起王佳佳挂满泪珠的脸,忽然就明白了王建国不接电话的原因,要帮我,就得把王佳佳的事说出去,那王佳佳以后要怎么生活?

    “算了,”我说,“圈内大家对这种事情早已司空见惯,也就新奇一段时间就过去了。”

    火羽深深地看我一眼,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