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曾翠屏来找我

    更新时间:2017-07-03 00:16:30本章字数:3273字

    胡丽一直等到完全看不见火羽的背影,才气急败坏地说叨我,“王招娣,你怎么想的,真的就这么任由那些脑残记者瞎说?”

    “不然咧,”我懒懒的把头靠在椅背上,沙发软软的还真是舒服。

    胡丽提高声调,“我们可以给他们发律师函,告他们诽谤!”

    “我懒得折腾,”我说。

    如果上法庭,王建国作为关键证人,一定得出庭,到时候不管他说什么,结果都不会是我想要的。

    胡丽对我的固执也是忒没辙,只能忿忿地骂我,“你啊,懒死得了!”

    我转头望向酒店外。

    恰好看见一辆黑色桥车沿着酒店的路,一直开到了大堂门口。

    一个身穿绿色T恤迷彩长裤的健壮男人,从副驾驶座下了车,紧接着他从后座小心翼翼搀出一个口鼻捂的严严实实的黑衣女孩。

    我收回视线,从基础礼节上讲,不能长时间盯着别人看。

    一分钟后,女孩站到了我面前,颤着声音叫了一声,“微微姐!”

    “您好,我叫黑子,”跟着王佳佳进来的男人礼貌而又悄声地说,“那边有一个对准你们的摄像头,你们可不可以离开这里,到比较私人的地方去?”

    我乘转身的瞬间看向黑子说的方向,那里有一个背对着我们看书的男人,那男人在我们之前就在那里,男人坐的姿势不怎么引人注意,但书摆放的角度十分巧妙。

    “黑子先生,你等会看情况行事,他的拍摄中有佳佳,我们必须拿到他刚才录的东西。”我等不及听到回答,就用极快的速度跑过去,在男人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

    “先生,您好,打扰一下,”我礼貌地微笑,“我找您手上的这本书找了很久,我出两倍的价,你愿意转让给我吗?”

    男人转过头的时候吃了一惊,但下一刻他就兴奋地叫起来,“蔷薇?你是蔷薇?你真的是蔷薇。”

    男人戏份做的太足,反而把我置于被动。

    “是我,”我也不否认。

    男人从书的夹页里抽出一管钢笔,喜滋滋地问我,“我粉您几年了,您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我笑了笑,接过钢笔。

    这个时候,黑子像一阵风卷过来,拿走我手里的钢笔。

    男人的脸色刷一下变了,他焦躁地骂了一句,扑过去想要抢回钢笔。

    黑子侧身一让,灵活敏捷。

    男人那肯罢休,刹住脚步回转身,又是一个反补。

    黑子人高马大,男人瘦瘦小小的,两个人的力量悬殊巨大,只三两下,男人就被黑子反剪了双手,动弹不得。

    “你们抢了我的摄像头也没有用,”男人冷笑,“钢笔不过是一个摄像头而已,拍摄到的文件早已传到我们总部去了。”

    胡丽不信,“那你为啥不要命的来抢?”

    男人呲笑一声,“大姐,摄像头也是要钱买的。”

    “什么?大姐!”胡丽怒了,“你个臭瘦猴,瞪开你的铝合金狗眼看清楚,我才不是什么大姐,我可是正宗的黄花大闺女!”

    男人被胡丽根本不关注重点的无厘头吓到,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然后又转变成饶有兴味的模样。

    “就算你是黄花大闺女,花也已经萎了,”他说,“不过,你的性格我喜欢。”

    “喜欢泥煤啊喜欢,”胡丽越发生气,“姑奶奶我,才不在乎你喜欢不喜欢。”

    “没关系,多少的喜欢都是从不喜欢演变过来的,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男人痞痞地笑着,“现在让我告诉你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圈里有个神秘人在购买蔷薇的新闻,只要有对方感兴趣的内容,就可以卖出好价,你们要做的是找出幕后买新闻的人,而不是我们这些小道记者。”

    “是谁……,”我刚要问个清楚,就听到身后响起火羽的声音。

    “是不是只买微微的新闻?”

    转头。

    风晨霆和火羽堪堪就站在我身后。

    我都没察觉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男人回答,“是,对方指明了名字的。”

    火羽让黑子放开男人,然后带着男人离开。

    风晨霆也随着走了。

    由始至终,风晨霆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看一下我。

    心,奇怪的堵。

    王佳佳瘦了特别多,原本的圆脸变成了巴掌小脸,小小的眼睛深深凹陷下去,脸上有了几分林黛玉的忧郁。

    突发的人祸让她变得成熟。

    王佳佳是看了娱八卦关于那张照片的报道后,不顾王建国的阻止,赶过来找我的,她平静地说了她的意思,说我如果有需要,她会出庭为我作证。

    我告诉王佳佳,她年龄太小,无法作为证人出庭。

      王佳佳沉默了一会,说她会尽力说服她爸爸出庭帮我作证,她给我留了她自己的电话号码。

    我告诉她事情如果没有继续发酵,我不打算起诉。

    王佳佳离开时,眼圈还是红了,无论再怎么假装坚强,她终究还只是个不满十六周岁的孩子。

    任何对未成年孩子犯下的罪,都不能被饶恕。

    胡丽因为王佳佳的出现,开始怀疑我给火羽说的“真相”,为了让他放心,我便老老实实把事情始末全部交了底。

    风晨霆的保镖开车把我们送回了家。

    杨苗苗早已经在家等到眼睛都冒烟了,一见到我和胡丽,就迫不及待地把刚才她回家遇到的事情说给我们听。

    杨苗苗掏出房卡准备开门,就被一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人吓了一跳,那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看到杨苗苗的脸时,她愣了好久。

    女人问杨苗苗认不认识我,杨苗苗假做思索,说认识,从电视上看见过,女人很着急,也很惊慌,追问了两句杨苗苗为什么会住在这里等等。

    杨苗苗只说是前几日通过中介租的房子,因为喜欢里面家具电器齐全,所以很快就搬了进来。

    女人只呆了不到十分钟就匆匆走了,她不坐电梯,是从楼梯下去。

    “能认出她吗?”我问。

    杨苗苗想了想,“再看到脸,应该会认得。”

    胡丽听了,滑开手机,在qq空间相册里翻找了片刻,“苗苗,来看看是不是她?”

    杨苗苗凑过去瞧了一下,失声叫起来,“呀,是,就是她,你们认识她?完了,我把她拒在门外了。”

    “苗苗做的好,我们跟她也不太熟,”胡丽嘴里安慰着杨苗苗,伸长了手把手机屏幕给我看。

    是曾翠屏。

    我下意识看了看杨苗苗,杨苗苗说她可以百分百肯定,我拿出手机,在只有我们三的qq群里,给胡丽和杨苗苗打了一行字。

    胡丽和杨苗苗看完,脸色微变,转身就去查看,杨苗苗先是趴下来由内向外检查,胡丽一点一点开了一小道门缝,闪身出去。

    我打得字是,“去检查一下有没有正对我们家门口的隐形监控。”

    别说我把普通的事情弄得像间谍片。

      前文就提过,曾翠屏的事不单纯。

      风晨霆是有去找过曾翠屏,也找到了,但带不走也动不得,就是说庇护曾翠屏的,是连风晨霆都忌讳的人。

    我有些遗憾地想,能和曾翠屏见一面也是好的,我挺想问候问候她的大拇指,原以为这辈子,我和曾翠屏都不会再有瓜葛。

    我无声无息地在娱乐圈混了近八年,之前一直没有一点杂七杂八的糟心事。

    但自从韩冰和曾翠屏事件后,我总觉得圈内有一股不明黑势力,针对我布了一个大局,问题是,我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动心思?

    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那也得有璧可怀吧。

    我躺倒在床上,风从窗外进来,翻动书页沙沙作响,眼前浮现出风晨霆看不出喜悲的面孔,心越发堵得透不过气来。

    火羽会不会把他知道的,关于我和王建国的事情,说给风晨霆听?风晨霆若是听了,又会作什么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脚步声走进来。

    我以为是胡丽或是杨苗苗,连眼睛都懒得睁开,“有没有找到……”呼吸里忽然充溢着熟悉的迷迭香。

    我弹跳而起,像是那一瞬间屁股底下被安装上了弹簧,然而,孙悟空反应再快,终究逃不过如来佛的手掌心。

    我只是那么做了个样子,就被风晨霆压在身下了……

    “小乖乖,想往那里跑?”

    随着风晨霆那入骨性.感的声音,带着迷迭香味的温热鼻息喷洒在我脸上,我的唇被完全含住,连呜咽都被扼杀在咽喉里……

    那一夜,风晨霆在把我禽兽后,终于说起了他的家人。

    风晨霆三岁的时候,母亲因为车祸离开了他,父亲用车祸赔付的钱做起了生意,此后一帆风顺,生意越做越大。

    在央金卓玛之前,风晨霆的父亲有过三个女人,每一个女人都待不到一年,因为风晨霆的父亲总是拿她们和逝去妻子做比较。

    直到央金卓玛出现。

    央金卓玛当时已经有了名气,她心细温柔,对风晨霆视如己出,精心培养,言传身教,教会风晨霆不以金钱为尊,善待他人。

    央金卓玛在嫁给风晨霆的父亲之前,就一直在资助亲友中经济比较困难的家庭,古陌就是。

    古陌是央金卓玛远房表姐的女儿,因为和月月年龄相仿,又喜欢和月月一起玩,便自小一直和她们住在一起。

    我像个善于学习的孩童一般问东问西,诸如央金卓玛是否是中庭娱乐的经营者,再譬如央金卓玛对他和月月的饮食照顾什么的。

    风晨霆极有耐心的的一一给我做了解答,然后我很随意的提到了韩冰。

    风晨霆没有推托。

    韩冰的情况略有不同,韩冰是古陌从学校带回家的。

    风晨霆说至今他还记得满脸是血的韩冰的脸,被血浸透的头发干干地从女孩额前垂落,把女孩脸上的痛楚转化成了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