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直觉是王道

    更新时间:2017-07-05 01:18:08本章字数:3210字

    杨苗苗说胡丽是各种叫痛,什么肚子痛、头痛、屁股痛、脚趾痛、手痛,反正胡丽身上能痛的地方都痛了N次。

    但杨苗苗难受的不是眼看胡丽撒泼打滚装疯卖傻,是没有手机。

    杨苗苗一副白毛女对黄世仁苦大仇深的样子,“微微,你能想象一个人整个晚上不能睡觉,又没有手机的日子吗?”

    胡丽磕着瓜子,对杨苗苗的深重怨愤很是不以为然,“切,你可以睡觉啊,谁不让你睡了?”

    “你还敢这么说?”杨苗苗这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胡丽没心没肺的深度,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圆圆的眼,“谁有胆量在五六个个男人虎视眈眈的目光里睡着?”

    “呦,呦,他们是看着我,怕我想不开跳楼,”胡丽又抓起一把瓜子,“再说了,不过五六个男人而已,当他们是空气不就好了。”

    杨苗苗被胡丽气的直看我,满眼都是需要我支持的期待。

    我只能报以以后习惯就好的歉意。

    还真有。

    胡丽就是。

    果然,胡丽给杨苗苗一记大大的白眼,“本姑娘我,可是在数十号男人眼皮子底下睡着过的。”

    “真的?”杨苗苗不相信地叫了起来,在看到我点头后,她满肚子的不满转变成了好奇,“狐狸,来来,快说说,是怎么一回事?”说着话的同时,她跨过我,紧挨着胡丽坐去了。

    胡丽弃了瓜子,绘声绘色地给杨苗苗讲起那段她自己颇为得意的经历。

    女孩子间的友情就是这么奇怪又这么简单,前一刻,杨苗苗还恨不得全天下都和自己联合起来,口伐胡丽,下一刻,二人却亲密的如同相知多年的闺蜜。

    午饭后,我刚在床上躺下,就听到门铃响了。

    杨苗苗趿着她的猫咪拖鞋去开门。

    “微微睡了?”来的是火羽。

    “刚进屋,应该还没睡着。”咔哒一下关门声后,我听到杨苗苗哒哒哒朝我房间跑近的脚步声。

    我坐起来,穿上拖鞋。

    杨苗苗正从我半掩着的门缝探出脑袋,“微微,火羽来了。”

    “知道了。”

    我应着,出了屋。

    火羽今日着了一套黄色篮球衣,白皙年轻的肌肤,看起来活力十足。

    火羽走到我面前,弯下腰,双手撑在大腿上,笑眯眯地看我,“微姐,片方来消息, 我们得去横店开工啰。”

    微姐!

    我熟悉的那个火羽,回来了。

    “好,什么时候动身?”我也笑起来,顺手弹了一下火羽的额头,然而,在我收回手的那一瞬间,我看到火羽的笑脸有片刻僵硬,一现即逝。

    火羽对我有心结,他还是认为韩冰的事是我干的?

    我还在思索,火羽的笑容已恢复如初,转头去吩咐胡丽和杨苗苗了,“导演明天会安排拍摄,胡丽你们稍收拾一下,没什么事我们就可以走了。”

    我看着背对着我的火羽,高大的身材几乎与房门齐当,但我知道,那句身体内包裹着的是一颗孩童般的心。

    横店是鱼龙混杂的地方,我现在的处境并不太平,敌对方不清晰,而且火羽是风晨霆安排在我身边的保镖,若是让这个误会继续下去,我可不能放心。

    我想了想,“火羽,我想跟你谈谈。”

    火羽的背影僵住。

    半响后,他转过身,脸色已是淡漠如水,“对不起,我觉得我和你没有谈话的必要。”然后他又迅速恢复明朗笑脸,“你放心,风总给的任务我不接便不接,接了,我就会和过去的几年一样,全心全意为你服务。”

    以前火羽会说,微姐,我们一起努力工作赚钱,现在他说,为我服务;以前火羽高兴了叫风晨霆风总,不高兴了叫风晨霆,现在他叫着风总,但不高兴。

    火羽不是心甘情愿,是风晨霆给火羽施了压力。

    我记得火羽带我赶戏,赶到把片场当卧室的时候,他说,为兄弟做事,再累也是幸福,那么他现在是为谁做事,兄弟还是老板?

    我这么想的,自然就这么问了。

    火羽愣了有那么一会,然后他说,“我们谈谈。”

    胡丽正在我房间里收拾,见我和火羽一前一后的进来,还以为我们要帮忙把行李拿出去,但一和我对上眼,多年默契让她很快反应过来。

    “我这里差不多了,我去看看苗苗收拾好了没?”她边说边出去,并顺带关上房门。

    火羽走到窗口,背对着我,“你为什么会讨厌韩冰?”

    很好,单刀直入。

    我喜欢。

    我也不说废话,将我发现曾翠屏泄露我的消息,然后我让韩冰想办法拿到曾翠屏手机,以及之后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告诉火羽。

    为了让火羽清楚风晨霆强硬让他回到我身边的原因。

    我分析了最早那次我们都经历过的道具脱手,也说了韩冰在医院时对我做的事和说的话,又把前几日在敦煌,银月受伤塞字条的事全部告诉他。

    这是我第一次给别人如此详细说明我身处的险境,当然,我被风晨霆吃光光的事情无条件略过了。

    对于火羽,我有一种我自己也想不明白的信任。

    火羽也是接受了风晨霆助养的孩子,但他和韩冰完全不同,他是一个无论经历过多少人事,依然保初心的人。

    我本不忍心让火羽知道他那么那么喜爱的人,却做了他们都曾不齿过的事,

    如果可以,火羽保持这样就好。

    但,我不能让韩冰有利用火羽的机会。

    更不能因为我,让火羽对风晨霆有心结,我现在这个情况,风晨霆还不惜用权柄身份给火羽施压,把火羽放在我身边,可想而知,风晨霆对火羽的能力是多么的肯定。

    越有能力的人,越不能任由他藏着心结。

    火羽听着听着,脸色慢慢变了。

    我不知道火羽会不会相信,但我说的是事实,我已经掏出了我的真诚,接收不接收得到,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事了。

    我坐在单人沙发上,等待着火羽听完后的自我判断。

    如果火羽还是不能释然,我宁愿不要他跟在我身边,先辈们的地道战告诉我们,埋在土里的炸弹,可比明枪的杀伤力强悍多了。

    过了十来分钟后,火羽终于开了口,“你是说韩冰身不由己?”

    “我只是猜的,”我说。

    “古陌……是韩冰的救星,”火羽转头来看我,眼里有星芒闪动,“如果韩冰真做了伤害你的事情,她一定是为了古陌。”

    “也不是伤害我,韩冰伤害的是她自己,她只是太想离开我,”我说,接着我站起来,走到火羽身边,看着他的双眼,“你相信我说的?”

    当下我关心的是火羽,至于韩冰是不是为了古陌,暂时还不是我想知道的,我总觉着有一天时间会告诉我所有,而且不会很久。

    火羽毫不犹豫地点头,“信!”

    我面色不改,盯着他看。

    火羽急了,“薇姐,你不相信我相信你?”

    我还是不动,连眼睛都不眨。

    火羽抬起双手,一手一边握住我的两个肩头,腰背微微弓起,眼里的真诚简直能暖化坚硬的冰山,“薇姐,相信我,我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么多事儿,要是知道,我就不会……”

    说到这里,火羽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垮了,他直起腰,大叫一声,双手抓着头发,看着我,“完了,薇姐,我完蛋了。”

    “噗,”我被火羽的样子逗笑,伸长双手勉勉强强抱住他,此人身材太过魁梧,“不完蛋不完蛋,我不会怪你。”

    火羽却不似往昔一样给我回个抱抱,而是弯下腰从我腋下穿过去,接着回头看我,嘿嘿地傻笑,“薇姐,我已经把你家的风总给得罪得够够的了,你可千万别再加深我的罪。”

    “什么我家的风总?”我疑惑了,我非常清晰地记得,我没跟任何人提起过和风晨霆已经发展了超越一般的关系。

    “薇姐,你就饶了我吧,”火羽说着说着,退到门边,一闪身,溜了。

    谁能告诉我,火羽知道了些什么?

    难不成风晨霆把和我啪啪的事情在他的朋友圈里广而告之?

    不……太会吧,他不考虑考虑石鹏程的感受?

    咳咳,风晨霆好像在公众场合早已说过我是他的女人。

    风晨霆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这下糗大了。

    等等,我遇到的危险,是不是都是风晨霆给我招惹来的?

    想我一穷二白的一个中国好良民,哪里来那么心狠手辣的敌人?风晨霆就不同了,他给我说的家人什么的,我都觉得是在搪塞我,是他为了应付我随便编的。

    什么父亲是用母亲出车祸的钱发家致富的,会信的是笨蛋,可能也就央金卓玛,月月,还有古陌和韩冰的事儿有一点点靠谱。

    我是越想越觉得,是风晨霆给我带来了灾祸,但当看到在外面忙碌着的火羽,和手腕上的红色手环时,我又觉着我自己是胡思乱想了。

    很多时候,我们不知道,直觉还真的是王道。

    有了火羽,就有了行李搬运工,有了杨苗苗,我的机场照出来,更是美得我自己都不认识了。

    随意一件彩虹色衬衫裙,配搭一条热裤,第二天我就轻松占据了娱乐版的一个版面,和石鹏程的绯闻,加上与王建国的纠葛,成功让大众记住了我的名字和脸。

    因此,当我出现在义乌机场的时候,有了一队看着还算壮观的粉丝。

    然后我请我的粉丝们吃了一顿早餐,走的是亲民路线,也就豆浆牛奶配面包油条。

    有私人化妆师就是不同。

    特别是有一个技术娴熟,又在圈里颇有“知名度”的私人化妆师,就更是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