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燕燕来打扰

    更新时间:2017-07-06 02:15:17本章字数:3084字

    “微微,彭佳玉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想和你吃个便饭。”火羽又接了个电话后,问我,“还是不去?”

    “她是不是也要我带上我的化妆师?”我半躺在藤椅上,刚连续跟伊玉贞对了两场戏,NG的次数难以想象,这刚下戏,脑袋还是昏的。

    “对。”火羽回答,能听出他在极力忍笑的辛苦。

    我抬头眯眼望向火羽,今日天上云层厚重,但为了偶尔躲过乌云的阳光,火羽还是给我撑了遮阳伞,彼时,他的脸躲在伞下的暗影里,只余下清光明亮的眸子。

    “很好笑?”我问。

    “嗯,”火羽点着脑袋,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字,唇角憋着的笑意更深,我都怀疑他要是再不笑出来,就要内伤了。

    火羽的笑点不知道有没有人清楚,但我自己心里是明镜似的。

    想我在圈内混了近八年,从来没有一个圈内人要请我吃饭,现在聘用化妆师才不到一个月,居然在我身上发生了排队请吃饭的现象……好吧,是我沾了杨苗苗这货的光。

    我坐起来,哼哼着,“都是些什么人那,约我吃饭就吃饭,为什么一个一个的,都强调要带上苗苗?”

    来横店一个星期了,前两三天还好,从第四天开始,火羽每天都要接上十几通电话。

    其中除了约他谈我的广告代言外,有一半是圈内曾经和我合作过的同行,他们都是约我吃饭,然后都有一个的顺带叮嘱,让我带上我的化妆师一起去。

    国人在饭桌上谈事儿习惯,千年承继啊。

    特么的,是想约我,还是约我的化妆师?

    我正不爽,却见火羽连连示意,转过头,正看见杨燕朝我的方向大步走来,她的三个助理小跑着,分别跟在她的左边右边和后面。

    一个助理拿小风扇,一个助理打扇,还有一个背着大包提着水壶的助理。

    一点不夸张。

    在杨燕这个位置的,有带七八个助理团的,每一个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把自家艺人伺候得比慈禧还要舒服。

    据说有人会用助理人数的多少,来衡量一个明星走红的程度,那么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我和杨燕之间,差了两个助理的距离?

    看到杨燕,我不免想起了楚言之,不知是有人故意安排还是巧合,我这次过来,拍的都是没有和楚言之的对手戏,问了欧阳文,欧阳文说这几日楚言之去别的剧组拍戏。

    话说到这里,我得给大胖发一个最有手段经纪人的勋章,上次我和楚言之的事完全没有在网络上流传,有本事说服粉丝不发自家偶像的消息,也就大胖能做到了。

    “我就在那边,需要我的时候就老样子。”火羽在我耳边低低交代了一句,往树底下走了几步,离我远了些。

    火羽说的老样子,是以前我跟着他跑龙套时的约定,要是我累得实在挨不住了,就给他翘一个兰花指,然后他就跑去缠导演,让他穿女装带头套代替我……

    杨燕走到我面前,还不等我站起来,她已先在我面前蹲下来,摘下遮住她大半张脸的墨镜,朝我伸过手,“薇姐,您好。”

    我轻轻握住,又极快收回,“您好。”胡丽专门去百度过杨燕的资料,杨燕是舞蹈系毕业,但她却是以手模出道,据说她这一双柔夷保价五百万。

    五百万!

    要知道我拍电影的片酬是五十万,电视剧一集五万,五百万是我十部电影一百集电视剧的片酬,还得是税后,这要是哪里不小心碰破了皮,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对薇姐慕名已久,很高兴这一次还可以和薇姐合作,”杨燕笑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不知道薇姐肯不肯赏脸,和我一起吃午饭?”

      我和杨燕拍了这么久的戏,平时也不乏她和我都有在边上候戏的时候,但除了对台词,彼此从没有搭过多余的话,她用慕名已久这样的借口真的合适么?

     难道,百度词条上的慕名已久是假滴?

    不过我腹内虽有千万个问号,面上,无论如何还是得走走过场的,于是我用扯出一个和善的笑脸,并且站了起来,“妹妹不用这么客气,刚好你我的时间都够,走吧。”

    杨燕也随之起身,“谢谢薇姐。”

    我顿了顿,我俩的对话怎么觉着有点宫斗剧的味道?

    我方这么一迟疑,杨燕也很快get到了。

    杨燕噗呲一下笑出声,“薇姐叫我燕燕就好。”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实话,我不太擅长客套,只要一说场面话,我就觉着哪儿哪儿都不对劲,这或许也是别人叫我冰山美人的原因吧,冰山我是比较认同的,但是美人就算了。

    我说我从来不觉得自己长的好看,有没有人信?

    不信?

    我这么自恋怎么可能不觉自己长的好?

    请问,自恋和长的好有关系么?

    我不好看,不妨碍我爱自己,不妨碍我自恋啊。

    我想说,容貌不妨碍自恋,自恋也不是美女的专属。

    不记得哪里看过,三十五岁前的容貌是父母给的,三十五岁后的容貌是自己给的,我很赞同这句话。

    我要丰富内在,摒弃浮华,希望在三十五岁后,我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美人。

    “薇姐,这个是你的化妆师?”杨燕娇滴滴的声音响彻耳畔,把我从对未来美好的幻想中拉回来,若是换了别人,用一个已经烦扰我多时的事来打破我美梦的人,我是不太会给好脸色的。

    但是杨燕不同。

    这是我和杨燕第三次在同一个剧组拍戏,杨燕虽然从来没有和我搭话,但也没有在媒体上说过我的不是,单就这一点,和我曾经合作过的很多人都大不相同。

    有些人拍戏的时候眼睛都是朝天上看的,却在媒体上说我耍大牌。

    杨燕没为我说过话,但也从不往我身上泼脏水。

    我能理解杨燕,在这个圈内,如果做不到面面俱到,就选择独善其身。

    我顺着杨燕指着的方向看去,胡丽正拿着我们的温水杯走过来。

    “不是。”我说,尽量语气平和,拍戏这么多年来,很少有同行会主动来打招呼,我又不会迎合讨好别人,因此我拍过很多戏,但在真正意义上说,我没有融入娱乐圈。

    倒不是我不想,只是我不会。

    胡丽给我递上水杯,我接过喝几口,然后拍拍她的胳膊,让她跟火羽一起乘凉去。

    胡丽显然也没把杨燕放在眼里,她向来和火羽要好,前些时日因火羽突然变态,很是伤心了一把,这下逮着机会,自然是要好好调侃火羽一番了。

    “你在拍戏,你的化妆师居然没跟着你?”杨燕等胡丽离开了,才有点惊讶地问我。

    “平时是不跟着的,但今天有,”我眯起眼,看向朝这个方向慢吞吞爬过来的某只,“喏,那个就是我的化妆师。”

    杨苗苗正拿着一桶冰淇淋吃得欢乐,贝雷帽宽大的帽檐遮去她三分之二的脸,仅看见一个下巴在不停的动,肉肉的小手上的小勺子,一上一下的,动作奇快。

    杨燕越发惊讶了,“她怎么不先给你冰淇淋吃?”

    我也表示了惊讶,“为什么要先给我吃?”其实我知道杨燕为什么这么吃惊,她是童星出道,自小身边跟着服务周到的助理,不管什么事都以她为中心,以她为先。

    金钱这个东西是很有魔力的,它可以让人成为皇后成为公主,同时也会把人变成白痴。

    杨燕性格其实挺好。

    我见过她使小性子,也不过是耍耍赖撒撒娇什么的,一个二十几岁的成年人生生活成了被宠坏的孩子。

    “哦,”杨燕盯着我,美目里泛起一抹被我刷新认知的了然。

    我们说着话的时间,杨苗苗已经走到我面前,“微微,你在干嘛,晒太阳?你是不是傻?”

    杨燕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一副被完全震懵的呆样。

    经由杨苗苗这一提,我立即感觉到皮肤一阵炙热,抬头悄悄,这才发现乌云被太阳驱走了一大片,人家杨燕被助理们呵护着,就我一个人沐浴在阳光中。

    我朝后面望了一眼,火羽和胡丽正在说话,不知火羽说了什么,逗得胡丽笑到前俯后仰……忽然有点羡慕杨燕。

    “苗苗,这是杨燕,找你的。”我心里不爽,给双方匆匆做了介绍,然后准备闪人。

    “哦,泥豪,”杨苗苗把手中已经吃完的冰淇淋盒子,往杨燕其中一个助理手上一塞,随随便便敷衍了一下,拔脚跟在我后头。

    给杨燕拿着水壶的胖助理抢步过来,伸长右手拦住杨苗苗,“你以前是不是张导剧组御用的造型师?”

    我收住脚步,因为那助理伸出的手是挡在我的面前。

    杨苗苗猝不及防一下子扑到我背上,等杨苗苗站稳了,我俩对视一眼,齐齐看向杨燕的助理,比我矮,比杨苗苗高,比我胖,也比杨苗苗胖。

    “是!”杨苗苗回答,“我就是你们知道是那个造型师,但我现在告诉你们,我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但不管你们要做什么,我只有一个回答,我不奉陪。”

    这个场景非常熟悉,我看着杨苗苗萌脸上罩着的冰霜,忽然明白那日我问这个问题时,有多唐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