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我查了风晨霆

    更新时间:2017-07-08 00:59:19本章字数:3108字

    我的不在乎,却没让秦咯咯打住话题,她只是慎重地思考了一会,便又继续道,“微微,其实你没义务为了王建国那么做?”

    我抬眼看着秦咯咯,她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怎么今日,在明知道我不想谈论这个话题的情况下,还这么坚持?

    杨苗苗听了这话也安静下来,尖起耳朵听着,胡丽因为知道些内情,所以只憋憋嘴,掏出手机,开始玩她的网游。

    我垂了眼睫,用小勺子把牛奶搅出一个漩涡,“我不是为了王建国。”

    秦咯咯语气更凝重了,“我知道,你不是为了王建国,是为了王佳佳。”她把王佳佳三个字压的恍如耳语,但还是把我吓着了。

    我一把抓住秦咯咯的手,“你怎么知道?”

    秦咯咯四下里看了看,对上火羽的目光后,火羽对她微微一笑。

    秦咯咯的脸一红,然后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道,“还记得万福不?他亲眼看到王佳佳被警察救出的全过程,还知道绑匪的名字叫甘成武,万福还有王佳佳裹着甘成武家床单的照片。”

    我想了想,“万福是追你的那个土豪?他的话可信度能有多少?”秦咯咯说的是事实,但也只是表象。

    秦咯咯坐近了些,把声音压得更低,“微微,你可以不相信万福的话,但照片我可是亲眼见过的,还有,甘成武在这里也有些年头了,万福认识他,听说早几日被放出来了,但是没有在这里待着了。”

    我十分震惊,“怎么可能?”

    秦咯咯看着我,摇摇头叹了口气,“微微,你太单纯了,你就没对王建国和你的那张照片的来源有怀疑?”

    我想了想,对我心里第一时间涌起的猜想有些不能接受,“你是说……是王建国自己制造了和我的绯闻?”王佳佳住的是特护病房,是医院的十四楼,而那张照片拍摄的角度,是在我的正对面,可以清晰地看到我的正脸和王建国的侧脸。

    也就是说,拍照的人必须在我正面,而且不远。

    当时,医院走廊里除了我和王建国,就只有王建国聘请的四个保镖,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用微型摄像拍下照片,我都不可能会察觉。

    难怪这几日一直不见王建国,我还以为他心情不好不想跟伊玉贞纠缠,没想到人家是在躲着我。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真实性极高后,我脑子里出现的下一个想法是,立刻给王佳佳打一个电话,让她看清楚她自己父亲的嘴脸。

    但转念一想,这根本没有用。

    王佳佳怎么可能会相信我?不管她如何恨王建国,他终究是她的父亲,他的所作所为都只是为了保护她,不行,我手里得有点东西,得有一些在事态发展失衡的时候,可以证明我自己的证据,可是,我能有什么?

    “咯咯,你能从万福手中拿到照片吗?”我问,我反感王建国的手段,却也能理解他保护女儿的行为。

    万福手里的照片是目前为止,可以让我证明自己清白的唯一证据,王建国为人太自私太卑鄙,我不得不为我自己留条后路,不过若非万不得已,我不会用。

      秦咯咯答应的很快,“能啊,万福说我随时要随时可以拿走。”

    我拍拍秦咯咯的手背,“那你辛苦点,把照片给我看看。”

    “行,我明天就让万福给我送过来,”秦咯咯应道。

    这时,服务生过来上菜,事情聊的也差不多,我们便不再谈论这件事。

    胡丽和杨苗苗开始吵吵着,要听秦咯咯说说没有她们两的这半个多月是怎么过的。

    秦咯咯自是不推托,她说自己本想老老实实跟着现在的这个剧组,当好管理服装的后勤,就知足了,有一天一个说好来上戏的群演,突然有事不来了,然后剧组的副导就在工作人员里询问谁愿意替一替。

    秦咯咯因为之前做过群演,而且本身也蛮喜欢拍戏,于是就自荐去演了演,没想到这一演,居然给演出了些名堂,开始陆陆续续的有别的剧组找导演,借一下秦咯咯。

    包括这一次,秦咯咯跟组,去的是敦煌。

    胡丽问了一下秦咯咯去敦煌的时间,然后说我们那几天也在敦煌,怎么没碰见什么的。

    杨苗苗对胡丽的神级思维给予了鄙视,敦煌那么大,又是在完全不同的两个剧组,除非事先有约,不然怎么可能碰见。

    我心里装着事,也不怎么刻意去听她们三瞎聊,但我听见了秦咯咯说要给我们讲一个灵异事件。

    我第一个放下筷子,实在是没什么胃口,透过雕花形状的玻璃,可以看见后厨不怎么忙碌,我站起来,准备去后厨找赵如妤,店里顾客差不多都走光了,剩下的也多是在蹭空调蹭Wifi。

    宽敞明亮的后厨,几个穿戴白色厨师服的在各自收拾,赵如妤在准备晚餐要用的萝卜,见到我进来,只是抬了下头,“来了。”

    “嗯,”我应着,大理石案台上有一大碗炸好的花生米,我顺了一粒往嘴里扔,接着启动了干扰赵奕欢的程序,我在厨房里走来走去,一会拿起一根青菜嗅嗅,一会附下去看看碗碟,一会在赵如妤身后绕来绕去。

    我时不时看一眼门壁上的数字挂钟,计算着赵如妤忍耐力的极限,五分钟还没过,我只觉着左手臂一紧,接着就听见赵如妤夹着刀子的声音,“王招娣。”

    随之,我又被赵如妤拽着跟在她身后,通过厨房的员工通道,再爬上十几级台阶,来到赵如妤的小办公室。

    赵如妤把我往黑皮沙发上一丢,道,“你这个麻烦精。”

    我揉着被赵如妤抓痛的胳膊,瞪着她,道,“痛死了,你就不会轻点嘛。”她练过跆拳道,手劲可不一般。

    说实话,我可不敢真的惹火赵如妤,要真的惹火了,被她抓去当陪练,胖揍一顿的几率一定是百分百。

    “今天我很忙,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赵如妤关上房门,在我对面坐下来。

    “啧,啧,啧,你老爹要是知道你说这么粗鄙的话,指不定一激动,会把你这家店给收购了我跟你讲。”我隐晦地提起我今天找她的目标人物,对于赵如妤,我不能要求,只能让她自动出手。

    赵如妤冷哼一声,转过去,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摞文件丢给我,“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东西都在这里,你自己看。”

    “呀,原来提前准备好,就等我是不?”我手忙脚乱地接住文件,然后看着赵如妤嘿嘿笑,我向来不吝啬于抓到机会就打趣她,“妤妤,是不是一直让你老爹查我?是不是几天没见到我哭鼻子了?”

    赵如妤给我倒了一杯水,递过来,淡淡道,“你看完不要哭鼻子就好。”

    我越看越心惊,越往下翻阅越是犯怵,整整八页的文字资料,一个字一个字记录着我出道至今的所有轨迹,不仅详细描述了石鹏程和我绯闻的始末,甚至连我注册微信用的,那张废电话卡的号码都记录得一清二楚。

    韩冰的事、曾翠屏的事、石鹏程和楚言之的事、银月的事,更别说我在酒店与风晨霆共度一夜,接着风晨霆和我又在酒店住了几天,之后风晨霆又留宿我家……

    现在这个情况下,这些东西发给任何一家媒体,都会卖个高端价。

    然而,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那让我一直提心吊胆的幕后黑手,所有的证据居然都指向了风晨霆,一种本能的直觉,让我第一次对赵如妤老爹的能力有了质疑。

    “不会是他!”我坚定地说,“如果是他,我早已经死一万次了。”

    赵如妤走过来,摸摸我的脑袋,叹道,“可怜的娃。”然后又递来一摞照片。

    我不敢去接,只抬眼看赵如妤,心里犹存一点希望,“妤妤……”

    “你该醒醒了,”赵如妤却直接被我浇了一大盆冰水,“记不记得我给你那个叫蔷薇的女孩的资料时,说的话?”

    “记得。”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原以为风晨霆是随口给我取的艺名,却原来是为了怀念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孩,做别人的影子,滋味不好受,尤其是你发现自己还傻傻地喜欢上了那个把你当影子的人。

    那时赵如妤说,“没有人能争得过一个现实中死去却永远活在他心里的女孩。”

    我不想争,我只是……我只是……只是想有个孩子,给我和胡丽的生活添置上色彩。

    可我,真的只是那么想的?

    我不确定,也不敢想。

    我在不知不觉间生了贪欲,有了些不该有的念头……

    赵如妤把她手中的照片,一张一张平铺在我眼前的玻璃茶几上。

    我被动地看着,照片上都有风晨霆,偶尔几张也有我,合照的人与文件上的如出一辙,文字描绘的每一个场景,都有相对应的照片。

    我的视线被最后两张照片牵住。

    一张是古陌和风晨霆,古陌穿着白色婚纱,风晨霆一身嫩黄色西服,背景是爱琴海的天地一色,古陌正把手里的鲜花丢向风晨霆 ,风晨霆微微笑着看向古陌。

    那一刻,风晨霆的眼里心里一定都是古陌的如花笑靥……

    我一下子捂住胸口,重重捶打了好几下,才缓过气来死死盯着另外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