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我很饿

    更新时间:2017-07-10 02:47:07本章字数:3126字

    我不记得已经有多久没有达到这种饥饿的感觉了。 

    自从我有了让自己吃饱饭的能力后,就不再让自己有过饿着肚子的时候,今天是第一次……我四处看了看。

    视线所及处,有一家叫私家厨房的店,透明玻璃窗内可以看见许多绿植,椅子似乎是秋千,依稀可见有人双脚悬空,前后摇荡。

    得左转穿过马路,才能到达那里。

    此时此刻,那家店里的气氛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魔力在吸引着我。

    绿灯亮了。

    我飞奔着穿过斑马线,心态太急躁,甚至在到达店门的时候,没看清门上写着大大的推字,一力往外拉。

     一个女服务员看到,跑过来给我开了门,或许是觉着我可能不识字,她略带歉意地说道,“阿姨,对不起。”

    阿姨?

    我怔了怔,转头看身后的玻璃门,玻璃倒映出我此刻的模样,皱巴巴的衣服,乱蓬蓬的头发,脸上还带着一些残余的妆容,平日从未晕染过的睫毛膏,此刻也让我变成了熊猫眼……

    再看看女服务员,十八九岁上下,脸蛋上满满的胶原蛋白,略施粉黛,虽不绝美惊艳,却也算清秀可人。

    阿姨也没差,不过一个称谓而已。

    “有座位吗?”我探头往店里面看了看问道。

    “有,”服务员热情地迎着我往里面走,“您是一个人?”

    我下意识朝身后望了望,“是。”但是下一刻,我意识到一个非常非常严峻的问题,我没有带钱……然后出来的时候太自我,手机什么的都没带。

    呃?说我带手机也没用。

    错。

    我提过我买了手机卡的事,有了卡自然是要好好耍一耍的。

    胡丽除了用手机打游戏,什么都不会,不过杨苗苗是个手机通,她教我和胡丽玩微信,下扣扣,浏览微博……

    我记得我的微信上有杨苗苗给我发的十六块六毛八的红包,杨苗苗教会我和胡丽微信抢红包、扫描二维码收钱付款,但现在没有手机,说什么都是废话。

    我停下脚步,扭头就走,也不去管女服务员惊讶的询问,和旁人奇怪的目光。

    门口台阶上,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侧身和一个胖胖的男人正在争论着什么,见到我推开门,他们一起转头看我。

    我心内狂喜,差一点冲口叫出楚言之三个字,但一转念,楚言之和大胖刚才在争论的会不会是和我有关?是不是我进店前恰好被楚言之发现,他要进来打招呼而大胖阻止?我要不要跟他们借点钱先填饱肚子?

    但所有想法很快就被我的理智压下去。

    对现在的我来说,楚言之或许可以解一时烦恼,但后续只会更麻烦,我也不是不经饿的,想我小时候饿了两天都没饿坏,断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在给我和楚言之招惹什么是非。

    楚言之上次和我传了一次绯闻,他老爸就出了车祸,而现在的我,比上次不知道要晦气多少倍。

    该走阳光道的人,就不能上独木桥,而该上独木桥的,就不要妄想走阳光道,因为阳光有强大的杀菌作用,会让带着霉菌的人连同霉菌一并消失……

    于是,我一侧身,放开脚步从大胖这边错了过去,楚言之只来的及在我肩头上抓了一把,便被大胖拦腰抱住,眼睁睁地看着我从他眼前跑了。

    跑出一段路,我发现自己离万盛街越来越远了,彼时连万盛街的影子都看不见了,我早已不辩东西南北,我知道自己又一次华丽丽地迷路了。

    前文我有没有说过我是路痴?应该不会,因为我很少迷路,这个很少的意思是介于身边天天有人陪的情况下,我一个人的时候也就那么一次两次三次的迷过……我忽然感觉有点冷有点害怕,我抱紧双臂,怎么办,我会不会就这么着到处流浪?

    我站在人行道上,像个迷失了方向的陀螺。

    不知过了多久,人群忽然多了起来,我想,横店的夜市要来临了,我看见大多数人都朝着一个方向走,抱着从众和随波逐流的侥幸心理,我跟着多数人走的方向走。

      是不是有人问,我怎么不去问路……说起这个有点尴尬,我意识到我迷路的第一个反应,自然是问别人,可没人愿意等我走近。

    第一个问路对象,我选的是一队年轻情侣,可是我刚在距他们五米外的地方做出笑脸,女孩就吓得扯着她的小男友一溜烟跑掉了。

    我知道我现在的形象,看在小年轻们眼里有点那啥,于是我准备选择年纪相对大一些些的。

    第二个问路对象,我看中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毕竟他们经历过动荡岁月,什么牛鬼蛇神没见过,我这区区凌乱在他们眼里,有可能会更入眼。

    老爷爷确实不跑,还很热心地给我比比划划,又带着我去找翻译,哦,因为他说本地话,我说普通话,我和老爷爷的对话就像是鸭同牛对话……当然,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夜晚八点多的时候,一个老爷爷和一个疯婆娘一起问路的景象,哪儿有人鸟我们啊。

    我千恩万谢的拜别了老爷爷,当时心里还默默想着,等我回到酒店,我要火羽带着我一起来这里找老爷爷,好好谢谢他。

    就我着脑子,自然没想过我自己随便乱走的路线,我自己记不住,谁又能找得到?这就像你给朋友讲一个刚发生过的事情,只有情节没有主角名字,谁能听懂……当然,这是后话。

    半个小时后,当我远远看到万盛街那熟悉的街道时,忍不住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开始了旋转欢呼跳跃。

    傻?有什么可高兴的?

    在前一刻,我是真害怕自己真的要变成流浪汉了。

    就在这时,我嗅到客气里飘来一股淡淡的熟悉的迷迭香,我心里马上想起相对应的名字,看过前文的,都知道此刻我有多么讨厌见到他。

    但是迅速围上来的是一圈交手而握着的黑衣保镖,他们在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就是风晨霆笼子里的鸟,无处可逃,无路可退。

    背后的人在靠近,耳边响起风晨霆好听到几乎可以浇灭我所有怒火的声音,“又迷路了,小乖乖……”

    要是风晨霆不叫我小乖乖,我想我可能会沉迷在他温柔版的嗓音里,我也不会这么这么的生气,但是他不但叫了,双手还从我的腋下穿过来,从背后抱住了我。

    我恶心!我头晕!我很饿!

    好吧……这个不关饿不饿的事情,是我脑子短路了,但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不妨碍我转身、抬手、用尽全身的力气朝风晨霆的鼻子,挥出我的拳头。

    风晨霆没有闪躲,他居然没有闪躲!

    看到从风晨霆那漂亮的鼻子里流出了红色的液体,我差点哈哈大笑,继而却又转念想到,他会不会是为了证明自己教的右勾拳很有用,而故意不躲闪的?

    管他。

    就算是风晨霆觉得是他自己教导有方,但以后想起挨揍是他自己,也够他受的,这么一想,我顿时心情大好,空气都清新起来,脑子也灵活了许多。

    我趁着保镖跑过来给风晨霆纸巾的间隙,大力推倒保镖,紧接着又用手肘用力朝后撞向风晨霆,或许是我拼了全力的缘故,竟真的把风晨霆撞得退了一步,我也不管,抬脚就准备夺路逃走。

    一根手指从后面勾住我的后衣领,然后一只有力的胳膊把我拦腰抱起,把我当道具一般夹了腋下。

    我被脸朝下夹着,和被我撞翻的保镖对了个正着,那家伙不恼我,居然看着我嘿嘿地笑,我本来是存着一点歉意的,毕竟人家也是为了工作为了钱,但现在看他没事人似的,我的歉意顿时烟消云散了。

    我给那保镖翻了个白眼,然后见他一个鲤鱼打挺跃起来,我愣住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刚才我把他撞翻了?怎么可能?我想要是我可以撞翻他,我一定是隐藏了什么巨大的潜力。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一如既往的纤细一如既往的无力……太过沉迷,我居然忘记大声喊救命什么的,但后来我认真回想了一下,喊不喊的也改变不了什么,那么一大群黑社会一样的人,谁敢惹?

    最多就是帮我报警,不过我想,就派出所那个出警速度,等他们赶到的时候,我早就被风晨霆带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退一万步讲,即便警察准时拦住风晨霆,就凭那几个身体单薄的警察和几把破枪,他们也就吓吓像我这样的普通老百姓,真遇上风晨霆这样的,估计就只有看着的份了……

    保镖们围成一圈,在夜色的掩护下,护着腋下夹着我的风晨霆到了车边,风晨霆先坐进后座,然后把我像一个玩具娃娃一样折叠着拉进车,放在他身边。

    当我挣扎着坐起来时,风晨霆伸出右手揽住我,然后顺着肩头而下覆住我的右手,并用另外一只左手拨开我的乱发,温柔地问我刚才打他那么用劲,现在手痛不痛。

    我心里在不屑,虚伪!恶心!讨厌!有多远滚多远!

    然而最终我只是缄默着,把脸扭向车窗外,我宁愿让飞速倒退的景物,加重我胃里的不舒服,也不想看风晨霆那张满是关心的眼。

    我饿着肚子坐车,就会特别难受。

     “是我的错,微微,”风晨霆温言细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