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有骨气的女子

    更新时间:2017-07-11 01:40:33本章字数:3218字

    风晨霆低眉垂眼的,用他不擅长却又不知道哪里刚刚学到的哄人技巧,“微微乖,我们定个约定好不好?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用消失来惩罚我,只要你让我看见你,其他事情你做主。”

    让你看见我?

    搞笑,那岂不是我要永远被你控制?

    不过,今天我还真不是玩消失,我只是迷路了,而已。

    就他那点破事能打击到我?

    我伤心愤怒的是他和古陌合起来诳我,平日被他诳就算了,谁让我要背靠他这课大树?他要和古陌好我也没资格阻止,可为什么要合起伙来欺负我?我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这么欺负我?

    但我不想告诉他这些,说了他也不会承认,他会用一大堆道理来说服我相信他是无辜的。

    然而,风晨霆接下来说的事,彻底让我蒙圈了,“微微,你托赵贵堂查我的事,我都知道,他得到的那些资料,有些确实是事实,但有些是我故意给他看的。”

    我震惊又不解地瞪大眼看向他。

    风晨霆见到我终于正眼看他,居然笑了起来,被我狠狠揍了一拳后,才又继续道,“那时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在查我,如果知道是你,我给他看得……就一定不会是那些内容。”说着,他居然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

    我眨眨眼,尼玛,我是第一次听说,被私家侦探查的人还可以自己选择内容。

    风晨霆显然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轻轻刮一下我的鼻尖,笑道,“赵贵堂不算是私家侦探,他的专长也不是跟踪人,是搜集情报。”

    我撇嘴,“跟踪人和搜集情报有什么区别?”哼,又想骗我?在我看来,搜集情报比跟踪人更难更专业,当然后面一句我是不能说出来的,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对我来说,赵贵堂的可信度比风晨霆的要大得多。

    “嗯,这两者的区别一时半会的也说不清,你只要明白一点就行,跟踪人的是狗仔,是躲在暗处的人,搜集情报的却不一定需要去跟踪,也不一定是他本人。”

    我还是没听出二者有什么区别,就我知道的那丁点知识,也没办法理解这种深奥的问题,我也不想理解,反正我就是相信赵贵堂,不为别的,就为他是赵奕欢的亲亲老爹,任凭风晨霆说的天花乱坠,我是都不会相信风晨霆的。

    风晨霆看了看腕表,“小乖乖,你今晚要不要和我一起……”

    “不要!”我不等风晨霆说完,就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我很不喜欢他给我起的这个称呼,他叫一下我就起一身鸡皮疙瘩,就想不明白了,平常挺严肃挺正经的一个人,怎么就想起叫个这么肉麻兮兮的名字。

    风晨霆也不恼,只是看着我笑,“你都没吃晚饭,肚子不饿?”

    先前我早已是饿到前胸贴着后背了,刚才太过生气忘记了饿,但现在经由风晨霆这么一提醒,顿感饥肠辘辘,前座司机放在方向盘上的手,都被我看成了肥肥嫩嫩地大鸡爪。

    我有点郁闷,尼玛呀,说什么今晚不今晚的,害的我以为他是要我今晚陪他睡觉觉,就不能爽快说吃饭吗,可现在拒绝都拒绝了,我要做个有骨气的女子。

    饿一会有什么。

    “不饿。”我挺直了腰背,带着一股革命党人慷慨就义的豪气。

    “不饿就好,”风晨霆慢悠悠地说,“那你好好休息,今晚咱们就在车上过了。”

    我一惊,这才发现车子已经远离了横店……

    “你要带我去哪里?”

    “回北京。”

    泥煤啊。

    我差点流下眼泪,横店到北京,那我就不是饿一会,一千多公里啊,我这是要饿一天的节奏啊……下午就没吃多少,晚上又滴水未进,我滴个亲亲胡丽哇,我滴个亲亲苗苗哇,我滴个亲亲咯咯哇,我要是饿死了,你们可一定记得给我烧烤鸭大鸡腿哇。

    我这又悲愤着又挨饿着,却听到身边风晨霆窸窸地做什么,我侧目去看,只见他不知从什么地方捧出一个三层的食盒。

    我双眼一亮,“给我的?”

    风晨霆漂亮的眼睛一眯,“这是我的私人餐,看着挺大的,但他们只准备了一个人的量。”他边说边从驾驶座的椅背上拉开一小块木板,手腕木板下一扣,居然扣出一个支架,成一张半圆形的小桌子。

    尼玛,有钱人就是有钱人,真会享受。

    我腹诽还没定性,风晨霆已经旋开了食盒盖子,薄薄紫菜裹着精良米饭和青红水果粒、一小碗不知道是啥熬制得奶白色的浓汤,淡淡香味随之在车内漾开。

    别说吃,单就这么看着,我的口水就没办法收了。

    我伸长脖子,吞了好大一口口水,眼睛盯着寿司就再也挪不开了,“那啥……这么多,你吃不完吧?”潜台词就是,分给我一点。

    “吃得完,今天他们量还给装少了,喏,你看,”风晨霆把食盒往我这边稍稍倾斜了一点点,给我看食盒里空出来的一角。

    就这种香味……就这个角度……就这个距离……本大人我岂能轻易放过?

    我飞快伸出手,想趁机抢一个过来吃。

    然而风晨霆收回去的速度却比我更快,然后他按了一下食盒的侧边,居然弹出来一双筷子。

    筷子用一层薄薄的白纸包着,风晨霆撕的时候眉眼微微蕴着笑意,像在跟那纸张告别,慢吞吞的文绉绉的……我连着吞了好几下口水,心里不知道有多渴望他能注意到我。

    风晨霆却只是专心专一地把撕碎的白纸揉成团,丢到他脚边一个小小的木盒子里,做好这一切后,他终于做正经事了,他十分优雅地夹起一个寿司,速度慢到我可以清晰地看见寿司里的各种配菜……寿司终于被他放进嘴里,咬一下,食物的香气顿时在车内愈加浓郁。

    我不自觉地随着他的咀嚼的动作而咀嚼,然后被他不经意的用余光一扫,我咂咂嘴,便也放弃了所谓的面子,别说面子,在这种时候就是里子也是可以不要的。

    “给我吃一个,”我说。

    “行,”风晨霆很爽快,“亲我一下给你吃一个。”

    这么简单?

    要知道这么简单,我早就不硬撑了。

    我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凑过去在他脸上响响亮亮地“啵!”一下,一亲完,顺着手就去抓寿司。

    “吔,”风晨霆却用小胳膊挡住我距离寿司一寸的手。

    我用力往下压了压,纹丝不动,我正要发怒。

    风晨霆笑了起来,“你肚子太空,得先喝汤。”

    我怎么觉着风晨霆越来越像一只藏着尾巴的狼,哦,不,狐狸比较贴切,因为狼有风晨霆的凶狠,但没有他骚气……我伸手去端汤,眼睛却没办法不去看风晨霆的脸,尼玛,喝汤就喝汤,用得着笑得这么妖里妖气的勾搭人么。

    汤端起来了,风晨霆来又压住我的手不让我喝,我忍不住了,大声道,“风晨霆,你特么到底想干嘛?”

    风晨霆愣住,魅眼里泛起与他极其不符合的呆懵,惹的我也不禁暗自嘀咕,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爆粗口?不管了,谁让他屡屡欺负我,哼,我是只兔子没错,但也会有被惹急咬人的时刻。

    啥时候也得让他体会一下饿了这么大半天的滋味。

    我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赶紧弯腰低下头伸长脖子,就着那个高度用力吸了一口汤,太饿,也顾不得我这个姿势,会让风晨霆的手放在我咽喉处。

    风晨霆如果这时手臂稍动一下,不但我的抢喝计划会完全流产,我还很有可能会出大洋相,幸好他一动不动,被高手点穴了一般。

    当然,我是不会放过这个好几回的,喝着汤,双手已经一边一个抓到了寿司,然后才堪堪直起我的腰。

    我往嘴里塞一个寿司,转动眼珠子去看风晨霆,没看到如期中的嫌弃。

    “慢点吃,别噎着。”风晨霆边说边把他的身体超后仰,尽量地和椅背上贴合,给我更大可以自如开吃的空间。

    我亦毫不客气开动。

    太饿了。

    民以食为天,更何况,我是一个被厨艺高超的胡丽宠坏了胃的吃货,嗯,我决定了,以后坚决把胡丽留在身边,坚决杜绝任何人她骗走!

    胡丽大概不会想到,我就这么一个念顷间,她以后恋爱的难度系数就翻了一翻。

    “我睡会,”我打着饱嗝,眼睛开始生疼,突如其来这些乱糟糟的事情打乱了我近些日子的生物钟。

    然后……我不愿意和风晨霆说话也是原因之一。

    闭上眼的刹那,我的心底泛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力感。

    我从未在风晨霆身边待过这么长时间,这是第一次,彼时我心底的紧张盖过了之前对风晨霆的怀疑和不满。

    暂且不去考虑风晨霆要带我去北京干什么,就眼下,近三十个小时,我要怎么度过去……

    风晨霆却表现的很热情,“微微,我有一件喜事要告诉你。”

    “喜事?”我一愣,下意识重复了一声,侧过去头看风晨霆,我能有什么喜事,他神通广大,一定对近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清二楚。

    “嗯,喜事!”风晨霆伸过手,把我拉入他的怀疑,下巴抵在我的左脸颊,“你之前不是一直说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吗?”

    我不知道风晨霆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但我也在只有一秒钟的迟疑后,说道,“没有一直,我就说过一次。”一次还是被火羽用曝光我的“秘密”逼着回答的……

    风晨霆转头亲了我一下,略略低下头,盯着我的眼睛看,“我找到了你的亲生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