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说故事的原因

    更新时间:2017-07-13 01:49:56本章字数:3153字

    “公立学校里有寄宿生,我想既然来都来了,也体验体验普通高中生的生活,于是就报了寄宿。”

    说到这里,风晨霆抓握着我的双手不自觉地用力,我能察觉到他情绪上的变化,很细微,但特别激动。

    “那年古陌念小学,因为要陪月月,她必须在那所学校读书,但蔷薇跟我一起转到这所公立学校了,她初一我高中,除了周末我俩一起回家,平时我和蔷薇也没什么交流。”

    “半个学期后,陆陆续续开始有女生给我写情书,有时候我去一趟厕所的时间,桌子上就堆满了各种卡片和信封,我特别烦,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我请蔷薇帮忙,让她假装是我的女朋友,给我挡挡那些女生,蔷薇答应了。”

    “我俩公开关系后,虽然还是有人会跟踪我拍我,偶尔也还是会有人给我递情书送卡片,因为有了蔷薇这个正牌女友的存在,我拒绝的时候可以非常直接简单。”

      “蔷薇因为我,经常被她的同学欺负,为了帮她,我时不时地就去她的班级转转,这样一来二去的,我和蔷薇的关系变得更亲近了些,在家里时,蔷薇偶尔也会来问作业,有一次她和月月玩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把月月惹哭了。”

    “蔷薇想尽办法哄月月,月月只是哭闹,非得要把蔷薇和她的父亲从我家赶走才行,我好说歹说,月月就是不依,当时我父母都不在家,月月不懂事,我自然不能顺着她,就呵斥了月月几句,把月月吓得好几天夜里做噩梦。”

    “那天古陌是不在家的,古陌的妈妈想她了,我父母就是送她回她家去,本来说的是有蔷薇陪月月了,可以让古陌待在她母亲身边不用过来了,不过古陌却在第二天就跟着又回来了。”

    风晨霆声音沉了下来,“暑假的一个下午,我正在睡午觉,忽然感觉很痛,我睁开眼,古陌正拿着一把削铅笔用的小刀,在割我的脸,被我推开后,古陌坐在床尾,手里握着小刀笑得很得意,她说要把我变成丑八怪,以后就没人跟她抢了。”

    我听得浑身冰冷,想象着要是我遇到那个场景,哪里还能笑,不得尖叫连连,古陌十岁时就那么可怕……幸好我那个时候不认识风晨霆,要不然恐怕被大卸八块了,我都不会知道……

    我不太明白自己心里到底在想神马,只是想着要安慰安慰处在那个时候的风晨霆,于是我从他掌心里抽出我的右手,扭过脸看着他,抬手去抚摸他眉尾的伤疤。

    风晨霆抓住我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后按在胸口,他还给我挪了挪姿势,似是想让我舒服些,我便不客气地把我的左腿挂在他的右腿上。

    “她那时才十岁,力道不大,而且刚动手就被我发现了,是我大叫一声把她推下床,却也顺带助力了她一下,要不然不会划得这么深。”

    “可,那也是她做的啊,”我为风晨霆话语里给古陌脱罪的言辞很是不满,“我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古陌,你也是男人,哼!就算她那么伤过你,你还是没办法讨厌她。”

    古陌有一双似雾非雾的眼睛,典型的瓜子脸樱桃小嘴,不管是微笑还是落泪,感觉都可以勾走男人的魂,别说男人爱古陌,若是她不莫名其妙针对我,我也是极喜欢她的。

    美丽的鲜花,不能拥有,看看也是幸福的,不过有毒的花儿在悦目,我也是不碰的。

    但是男人们想法自然不一样,男人不是有句名言么,宁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怎么,我的小乖乖吃醋了?”风晨霆却笑了起来,似乎心情很好,然后他把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那个结论不是我说的,是我父亲,是那个叫风家严的人说的!”

    这句话,让我听到了一股阴森森的冷意,情不自禁地转眸看他,却只见风晨霆笑意温暖情深柔软……风晨霆的父亲——为什么要那么说?

    然后,我听到风晨霆耳语般的声音,“为了记住那一天,我不让医生给我缝合伤口,伤疤越丑陋,我的眼睛就看得越清楚。”

    “风总,再过十分钟就到酒店了。”这个时候,老王闷闷地说了一句话,他已经把车速放的极慢极慢。

    “还是快点开,这都半夜了,胡丽他们会急坏的,”我摇下车窗,趴下来寻找酒店的招牌,我看见好几辆摩托车超过去了,我忍不住嘀咕,“这个速度也太慢了吧。”

    “别担心,火羽会安排好的,”风晨霆从背后拦住我的腰,把我往他怀里一带,我便仰面躺倒在他面前,我的眼睛正对着他的下巴,连他青色的胡渣渣都看的清清楚楚,他又道,“微微,你知道我为什么说这个事给你听?”

    我眨巴眨巴眼,答,“知道,”其实我的心里在说,为什么?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天天要我猜你的心思,要不,你也来猜猜我现在想神马……

    风晨霆轻轻勾唇,似笑非笑地道,“嗯?那你说说看。”他修长的手指在我胳膊上弹着,就像我的胳膊是他的钢琴键。

    我调动所有脑细胞努力分析,我不太敢胡来,因为这个样子的风晨霆,虽然在笑,但神色间已经恢复了那种深不可测的赶脚,有些时候,我可以和他撒泼可以和他耍赖,但有些时候,我知道该收敛该有自知。

    每一次,当我沉沦在风晨霆疑似宠溺得笑容里时,我都有没忘在心里为自己刻字,人家不过是开心了逗你玩,可千万千万别当真,一定要记住风晨霆和石鹏程才是一对,我呢,只是他暂时的性伴侣,如果继续睁着眼睛做美梦,会被别人当傻子的。

    虽然我也沦为了圈里各取所需的一份子,但我不后悔,我安慰我自己,我和那些接受潜规则的女明星们,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差别……至少……我目前为止只被风晨霆潜了,而且,我也不准备被别人潜。

    “你是要告诉我,古陌和你的关系没看起来的那么亲密?”我说。

    “no!”

    丫丫的,明知道我最讨厌外国话,他偏偏还给我秀英语。

    我敢怒不敢言,虽然我发起脾气的时候不顾一切,但平时超级没种,特别是面对掌握着我财路和前途的风晨霆,我用各自借口为自己开脱,就是不想承认是因为我有那么一丢丢喜欢他,因为喜欢而在意,因为在意所以做不到无谓。

    “那你是要告诉我,你不喜欢古陌?”对上风晨霆殷切的小眼神,我继续胡乱但却有一定理由地编造。

    我不是心理学家,也不是风晨霆肚子里的蛔虫,不过当下我还真得大略是能猜到他是什么意思,只不过我是这么认为哈,答案如果由他本人口中说出来,应该更能让我舒心。

    最近心情糟透了,难得遇到一件明白事,不得使劲儿拿捏拿捏?

    “这个是事实还用的着我说?再说了,你不觉着你猜来猜去都是一个意思?”风晨霆声调提高了那么一点点,手指在我胳膊上的弹跳速度也快速了起来。

    我发现了风晨霆的又一个秘密,他这个习惯性的弹跳速度和他的情绪有极大的关键。

    我转了转念头,立马换了个态度,“晨霆,你知道我脑子笨,还偏偏让我猜,你直接告诉我嘛,你就告诉我嘛。”

    “这就对了,”风晨霆的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我,“小乖乖,你要是一见到我就用这个态度,还有什么事不好说。”

      我眯起眼睛,笑的是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心里却已经把风晨霆恶狠狠地揉虐了一顿,你个骚狐狸,你以为大人我的萌态是那么容易看的,想看我卖萌?对不起,本大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忘记卖萌功能。

    然后我就想到,我现在心情也挺不好的,但还是被迫在卖萌,于是不免在萌萌哒的表情边上,勾芡了几丝心不甘情不愿。

    “真丑!”风晨霆对我辛苦维持着的笑脸给予了他的评价,然后在我迅速收起笑容的同一个时刻,又给来了句,“这么丑的笑容,以后笑给我看就行了,千万别出去丢人。”

    丢尼玛啊丢,我偏要,我丢我自己的脸,我愿意。

    车停好了,我挣开风晨霆,转身就去拉车门。

    风晨霆却一手按住车门把,重新把我拥入怀中,“微微,我知道古陌为了什么进娱乐圈,我比你更清楚她。”

    我侧眼瞧他,用目光询问,你确定你清楚?

    “是的,”风晨霆看懂了,在我脸颊落下一个令我安心的吻,“最近,我感觉韩冰有在帮她做事,不过目前还没有明显的证据,另外,前几日我的人发现曾翠屏在你住所外鬼鬼祟祟的,现在曾翠屏在我手上,你要不要见见她?”

    我想了想,“不用,没那个必要。”曾翠屏只是个小卒,她找我一定是她已经走投无路了,她今日的所有事,都是她当初种下的果,我帮不上她,见了也只是徒惹不爽。

    “微微,”风晨霆无奈地看着我,似乎是对我急于下车的态度意见很大,“你真的相信DNA什么的?”

    我,“……什么意思?”为了多和我呆一会,风晨霆这是是准备兜底了?

    “我可以找到你的……乔达房,根本不是DNA,而是曾翠屏说的……”